标准岳母最新章节第八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标准岳母  作者:寄秋 书号:10718  时间:2015年3月7日  字数:8551 
( ← )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啊…你这魔在干什么?”

  喝!听她子卩恶呀!

  一手探向她小肮的滕尔东巧施力道将她上,一手按住她挣扎挥舞的拳头,眼泛望地吻住她,省得她喳喳呼呼。爱玩火的人终将遭火噬,反扑的力量是她始料未及。

  轻逸的嘤咛声很快地加入嘎的息声,她是拒还地霸住他的,野十足的不让他占便宜,该采取主动攻势的人是她。

  她想起白雪公主故事里的坏皇后,应该也是如此狂野的“攻击”国王,所以国王才会傻呼呼的任凭她掌控,连女儿不见了也不知情。

  这么把自己交给他对吗?好像少了一道步骤。

  “噢!疯女人,你干么咬我喉结?”是用牙齿咬而非挑逗。

  衷贫文得意的推开他。“咱们先好好的谈一谈。”

  “在这个节骨眼上谈?”他忍不住瞪她,一股热气往腔烧。

  “当然咯,不然要等到你兽凌驾理性之上后再用身体交谈呀!”她可不是被爱冲昏头的小女生,她有脑子。

  “我个人比较欣赏你最后五个字。”用身体交谈,他目前迫切需要。

  “你野兽呀!扁用下半身思考。”拧人要挑最痛的地方。

  他的耳朵。

  喔!她真会浇灭男人的望。“别忘了是你先挑衅的,我不过反驳而已。”

  “我哪有挑衅,本小姐纯洁得像新生贝比。”加之罪何患无词。

  “『他是个同志所以没法要你』,这句话你不陌生吧!”翻了个身,他与她眼对眼地相互凝视。

  装傻的眨眨眼,她以鼻子轻触他的鼻子。“我救了你耶!”

  “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女侠。”他大手已经乐意的伸向她的

  “要,不过呢…”她的“不过”阻止他心中生起的快。

  “麻烦你一次说完别分上下集,我是具有人的男人。”而且拥有男人最容易犯的错。

  冲动。

  “你别不耐烦嘛!忍耐是一种美德。”哎呀!他的贼手在干什么?

  是哦!她说得真简单。“你没听过忍无可忍毋需再忍吗?”

  男人在望高张时是不可能停得下来,除非生理机能有障碍,否则她的要求简直难如登天取月,一不小心会粉身碎骨。

  而他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面对常常拨得他不能自己的美丽体,他若真能忍得住,才该怀疑自己的向是否如她所言是个同志,他绝非圣人。

  想他渴望她多久了,如今她人就在他身边、他的上,不去尝尝味道有点对不起自己。

  “尔东,你好像欠了我一样东西。”不讨回来是她吃亏。

  一听见她柔柔地轻唤他名字,滕尔东心酥的想给她全世界。“什么东西?”

  “钱。”

  “钱!”他有一瞬间的迷茫,好像在云层中踩到小石头。

  “对呀!我的薪水你还没给我。”亲兄弟明算帐,何况他们只是未来的同林鸟。

  遇到大难还是会各自飞的那种。

  “薪水?”神智降落在地面,但仍有一丝惑。

  “喂!大老板,你不会想赖掉我当保母的薪水吧!”他干么像鹦鹉似地老是重复她的话。

  有付出自然有收获,她可是非常认真的尽忠职守,把小恶魔磨成未来的魔头。

  宝不在高,有灵就好,劳不在深,钱子拿来。

  他错愕的睁大眼“你在这时候向我要薪水!”

  她脑袋瓜里到底装什么,该抓她去实验室解剖研究,她大脑构造肯定异于常人。

  “一个月又五天七个小时,我允许你先付一个月薪水。”小老百姓是靠薪水过活。

  “请问七个小时是怎么算的?”五天他能理解,还是她薪水是算时薪的?

  “呃,这个嘛,我身在曹营心在汉嘛!”问这么多徒惹伤心。

  “慷文…”他声一沉地在她上施

  不能明说的时候一定有鬼。

  “我是怕你儿子一个人睡太寂寞,所以帮他想了个助眠的法子。”她是乐于助人,小马哥应该颁给她一面奖章。

  “你们又合谋整了谁…喔!我知道是谁了。”他该不该头痛找错保母?

  本来是照顾、看管小恶魔,谁知竟请来了恶魔导师助他早成魔。

  说不定哪天她一时兴起开了所恶魔养成班,魔化全市的小孩。

  “怎么,你心疼呀!”她嘴上含酸的一噘。

  纵容两人“行凶”的他好无力呀!却不内疚“先说说你用什么方法整嘉丽?”

  “也没什么…”

  “别又说没什么,我一听你说没什么就心惊胆战,你直接告诉我结果。”他打断她的话,暗自呻

  “没什…好嘛!别瞪人,我说就是。反正她爱衣服,我就让她不用穿衣服…”成全她的暴狂。

  她只是用了一桶快乾放置在无的化学薄膜上,再贴在单让人完全无从察觉,而人的体温会慢慢地融解化学薄膜。

  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吧,再辗转难眠的人也会难敌睡意的沉沉睡去,快乾便会在此时渗出薄膜黏上任何布料。

  “放心,不伤人的,我在快乾里加入两样小东西,使其不致黏上人的肌肤,顶多像是青春期的少年。”看吧!她多学以致用,看谁敢再说她不务正业。

  “我几乎不敢问你话里什么意思,麻烦你不要告诉我。”他爱上的是人吗?

  可是她爱和人唱反调。“青春痘而已,有点像水痘布全身。”

  “天呀!我真该把你和问云隔离,你一定会带坏他。”不,应该说已经带坏了。

  “哈!你在说笑话吗?你儿子不用我带就很坏了。薪水快给我,支票我也收。”她好像没和他谈到薪资多寡问题。

  “明天给你。”此刻他心脏跳得厉害,需要一点抚慰…用她的身体。

  不过她也懂得谦卑“我能问你一个月付我多少薪水?太少会显得人缺乏诚意。”

  物极必反,人一旦在同一时间遭遇到数件难以负荷之不可思议的事,磨的神经自然而然会变得短路,然后有什么也会变成没什么。

  滕尔东的情形正好符合以上条件,他先是麻木的睁大眼瞄了瞄她看起来不像开玩笑的脸,接着做了件他一直想做的事…

  吻她。

  往往情的吻会导致相当严重的后果,如同大火燎原般的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森林大火必须抢救十天半个月才能确定馀烬已不再复燃。

  衷贫文果然有令人崩溃的本事,尽管她自已也香汗淋漓,身上只剩内衣

  “等…等一下。”

  Stop。

  他的“暂停”仅限口舌,可双手不曾停歇。“你说我听。”

  “你结扎了吗?”话一说出,她感觉覆在身上的男人僵了僵手脚,低咒了一句儿童不宜的脏话。

  “我很健康用不着担心!”那一字字串起的句子宛如来自深谷。

  笑得有点慌的衷贫文不敢碰他的身体,怕走火的贯穿了她。“你好像很生气哦?”“原来你看得出来呀!小妖。”他故意咬了咬她的香肩,解下她衣的后扣。

  “你…呃,你晓得每年有多少只小虫虫造成不可弥补的后遗症,我们身为高知识份子应该极力防止。”“做人”要未雨绸缪嘛!

  “慷文,我很不想打断你的话,麻烦你长话短说。”他的耐心快消失殆尽了。

  是你要我长话短说的喔!她直接浓缩成简短的一句“你爱我吗?”

  “你…见鬼了,你明知故问。”她简直是女巫化身,将简化繁。

  “人家又不是神,怎么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没有心灵透视能力。”两手稍稍的挪向他脑后,她施展女魅力地爱抚着。

  很卑鄙的手法,但非常有效,如抚猫般的安抚果然让他的怒火降了几分,相对的火越燃越炽。

  “我的表现还不明白吗?”他拒绝了感尤物嘉丽却接受小家碧玉的她。

  说她是小家碧玉也不正确,她是朵野生玫瑰,企图心强烈得要消灭周遭的野花野草,只许她一株占地为王,不放其他植物越雷池一步。

  “女孩子都很爱慕虚荣嘛!你说一句来讨我心好不好?”她撒娇地摩挲他膛,引起他的轻颤。

  低出声的滕尔东毫无招架之力。“小妖,你…”“不对、不对,是『我』开头,『你』做结尾,中间字不难理解吧!”她纠正他并给予小孩子都听得出来的提示。

  “我要你。”同样有三个字,他低头含住她的花蕾。

  她简直快要哭给他看了“滕尔东大混蛋,你敢占我便宜试试。”

  “嘘!小保母,安静做事,你应该唤我大老板才是。”像他一心探索她美妙的身体。

  “尔东,你不会让我吃亏是不是?”她的神智已开始有些涣散,像飘浮在天堂入口。

  但她仍坚持出他口中的甜言语。

  他轻笑的吻吻她,俯在她耳边低语“我爱你,无恶不做的小妖。”

  “我也爱…啊…好痛…”不…不公平啦!为什么痛的人是她!

  上帝太偏心了,创造亚当、夏娃时就有别歧视,她让身为女的夏娃背负一层原罪,以薄膜象徵她的纯洁无垢。

  而亚当却是那个不负责的小虫拥有者,自己贪吃苹果梗了喉,还把罪名推给那尾蛇,怪它引他犯罪,害他被逐出伊甸园。

  神话故事里“偷尝果”便由此而来。保母曾经对她们说过。

  “别哭,一下子就不痛了。”他也痛呀!不过是因为望堆积而衍生的疼痛。

  一颗晶莹的泪滑下她脸颊“我哀悼逝去的贞不行吗?”

  他很想笑出来,但是紧窒甬道的收缩让他低吼地冲进谷地,夜正漫长…

  夏夜里,主卧房中笼罩着一股

  “啊…”尖叫声外加拳打脚踢,死人都会被吵得翻身一睨,何况是欺至极的赤男子,瘦修长的有力身躯向身旁一覆,揽住了差点掉下的小疯子。

  滕尔东真的不晓得她又发什么疯,而他也懒得问,反正她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地他听。

  瞄瞄腕上的表正指着清晨五点三十五分,那表示他睡不到四十分钟,极度困乏的身体一被她吵醒又有复苏之迹象,他迟早会为她尽人亡。

  “如果你要痛哭失身请随意,当我不存在。”睁不开的沉重眼皮又轻轻阖上。

  “你太没有诚意了,居然理都不理我。”枉费她叫得那么辛苦。

  他勉强撑开一条眼配合她。“支票明天…不,等我睡了自然给你,我不会赖掉你的薪水。”

  “谁跟你说这种无关紧要的蒜皮小事,我担心的是『虫虫危机』。”男人喔!全是享乐派生物。

  “什么虫虫危机…”他半醒半眯眼地搂着她的细不懂她在说什么。

  衷贫文气恼地拉开他撑不开的眼皮一吼“我刚梦见一群没穿衣服的爬行类生物叫我妈。”

  “蛇吗?”还是巨蜥?

  “滕、尔、东,你再给我装傻试试。”她一气之下使出拿手招。

  掐他腋下。

  “噢呜!你在搞什么?我真的很累了。”如果她要再来一回,他恐怕是心有馀而力不足。

  纵真伤身呀!三十四岁的他已出现老化现象,可能不到四十岁就成为她口中的什么虫了。

  谤本睡胡涂的滕尔东察觉不到她所谓的严重,抓抓发疼的腋下,撑起下颚打哈欠,睡眼惺忪的陪她耗,反正他八成得休假一天,有得是时间补眠。

  “谁管你很累,你都不管我死活呀!”早该知道男人都没什么良心。

  听起来好像愚公把山移到家门口,他不一探究竟都不成。“说吧!我清醒了,请挑我听得懂的字义解释。”

  连死活都抬到嘴边呢!他还能无动于衷吗?除非他是死人。

  “你没戴保险套。”她指控的一瞪。

  “那又如何?”他一向不用保险套,因为英雄无用武之地。

  半年前他还是已婚男子,有需要时只要直接越过一面墙找子纡解,没必要多此一举地套个没有用的东西,而且戴了保险套感觉像隔靴搔不自然的。

  之后光是忙子的后事就耗去他两、三个月时间,接着又是马不停蹄处理堆积如山的公事,根本没空闲让他多想其他事。

  好不容易事情告一段落可以让他稍微口气,答答答的高跟鞋声走入他的世界,他能不被她搞疯就该庆幸了。

  “你居然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万一我怀孕怎么办?”瞧他多自在呀!一点都没有为她着想。

  保母说的故事全是骗人,什么王子与公主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都是假的,她被骗了。

  他发出一阵低哑的笑声摸摸她小肮“有了就生下来,我们又不是养不起。”

  一个像她的女儿肯定很有趣,身边的人将会飞狗跳,不得安宁。

  “你叫我生!”他有没有搞错呀!老人家说生一个小孩会老十岁耶!

  而她梦见一群…

  打了个冷颤的衷贫文不敢再想下去,一脚踢开他抢过被单包住身体,将散落一地的衣物一件件拾了起来准备离开。

  她的计画是当一个伟大又毒辣的后母而非生产机器,谁看过白雪公主的后母生小孩,又不是颠倒版博君一笑篇。

  她考虑要再踩他几脚,把他那话儿踩扁。

  “你要去哪里?”一头雾水的滕尔东看她步履微微蹒跚,好奇的对着她背影一唤。

  “离开你。”她挑错对象了。

  他忍不住轻逸一声叹息,起身走向她。“说出来咱们研究研究,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英年早逝”四个字突然跃上他脑海,女人的心复杂得连大海都包容不下。

  “你要我生孩子。”她闷闷地道,似娇似嗔地要甩开他揽向自己的大掌。

  “你不喜欢小孩子?”他有点惊讶,他没见过有哪个女人比她更受小孩子的

  显然她对小孩子相当有一套。

  “问题不是我喜不喜欢小孩子,而是你要我生。”身为孩子王的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小孩子,重点是他的心态。

  换他气闷的黑沉一张脸“你不想生我的孩子?”

  “请问我为什么要生?”没理由嘛!

  “因为…”他被她考倒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要怎么答。

  “回答不出来就把手放开,我要走了。”离他离得远远的,老死不相见。

  若不幸有了孩子就丢给周义军养,反正他很闲,念完大学再念研究所,博士班念个十年小孩也长大了,用不着她费心。

  “慷文,你明白的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事,生我的孩子有这么困难吗?”他呐呐的环着她不肯放手。

  她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凭什么要我生,我又不是你死鬼老婆。”和死人争风吃醋有点离谱,可是她不甘心嘛!

  他顿时一悟的为之失笑“你喔!心眼特多又爱摆谱。”

  “你再多说一句批评的话我就咬你。”她就是心眼小怎样。

  表面上说要离开,可是心比她老实的定住脚,做做样子使使子,真要她放弃咬上口的肥,她可是怎么也舍不得,他是她计画了一年的上等人选呐!

  何况她非常不小心的爱上他,而他也宣称爱上她,眼看着梦想就要实现了,断无可能自毁前途。

  好吧!她承认自己在耍心机,而当个坏女人得时时刻刻表现出心机深沉的一面,不然人家会以为她好欺负,软土深掘。

  “跟我来。”他拉着她走向房间的另一头。

  “你被我疯了,打算手刃我再分尸装箱?”她想像力丰富的说。

  滕尔东轻笑的亲吻她,并递给她一只丝绒小盒。“看看合不合,不喜欢我再去换。”

  “你要送我礼物呀!我的生日还没到不好收…”礼。她倏地下最后一个字。

  “会不会太小?我挑了好久才觉得这最适合你。”他也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眼眶微泛泪光的衷贫文有说不出来的感动“你怎么想到要送我这个?”

  “我想也该是时候了,总之先备着以防万一。”她到底点不点头?真叫人不安。

  “什么叫以防万一,你还想送给谁?”她没来由的吃起莫名的醋。

  “除了你能有谁,我敢把这种东西送给别人吗?”她第一个就不饶他。

  “谁晓得,女人都很好骗。”表面硬撑着,但衷贫文眉眼间有止不住的笑意。

  “要不要戴戴看?你的手小戴起来会很好看。”十指纤纤葱白笋。

  她笑睨了他一眼“应该是由你戴上吧!”

  “嗄?”他局促的一笑,慌乱地取出色彩鲜的晶钻。“你同意了对不对?”

  “同意什么?不过是一份礼物罢了。”她故意曲解他用意地瞧瞧指上的大钻戒。

  沉甸甸地,至少有十克拉,而且是罕见的红钻,价值不菲。

  看来他的诚意是够重了。

  滕尔东不许她再出难题的包住她的手。“嫁给我。”

  “你确定?”她有给他后悔的机会喔!别说她使招设计他。

  “虽然你坏得让人心脏无力,却是我唯一的选择。”她是由他的心所选择的终身伴侣,不附加任何条件。

  心田冒出朵朵甜蜜,嘴上却不饶人。“骗人,人家哪是唯一。”

  “你不会是指嘉丽吧!我和她没有不该有的关系。”他马上直觉的反应道。

  “什么叫不该有的关系,搂搂抱抱算吗?”手下败将不足言勇。

  “那要看你的容忍尺度咯!我只跟你搂搂抱抱。”他取笑地顶顶她额头。

  “好呀!你嘲笑我气度小,那你前呢?”就不信他们光躺在一起就能生出小恶魔。

  他神情转为严肃。“不论死者是非,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是政策婚姻,我不爱她。”

  “那她爱你吗?”一方的付出是很痛苦的。

  “不爱,她谁都不爱,嘉娜最爱的是自己。”她甚至不曾关心过自己的儿子。

  “好可怜喔…”她不自觉地说出同情话语。

  “该可怜的人是我吧!头一回求婚还遭人怀疑。”搞不清方向的笨妖

  “难道你没向…呃,她求婚?”

  “我说过我们是政策联姻,两方家长安排好就各自出席礼堂。”前后不过约会三次,一次是相亲,一次是订婚,一次是拍婚纱照。

  “哇!难怪她有外遇…我是说你们两个都很无辜。”吐吐舌头,她当没事的把话一转。

  “别太相信报章杂志的小道消息。你现在还敢说我是同志吗?”他俯身啮咬她肩头。

  “喂,尊重点,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她笑谑地羞羞他的脸。

  “抱歉,钻戒既出,概不退回。”她是逃不掉了。

  “不行、不行,我要求鲜花、美酒和星空下的烛光晚餐,不然不够浪漫。”还要有部编花环的马车来接。

  “要不要顺便跪下?”他挪揄地拿掉她裹身的被单。

  她像个高傲的皇后昂起下巴。“如果你肯的话我不反对。”

  “如你所愿,女士。”他猛地将她放倒,随即跪在她腿间进…

  噢!他…小人!

  “满意吗?夫人。”不能怪他太暴,是她自找的。

  失去言语能力的衷贫文不断地哦出古老的旋律,合他的勇猛。

  在载浮载沉之际,她想起那则临实验,男人在清晨时最旺,果然并无虚言,她领受到了。

  然后她飞向天堂,一生从此定了。

  一扇门内外有着两种心情,门内青光无限,门外妒芒如炽,错着喜与悲。

  终夜无眠的文嘉丽扭曲着妒恨的脸,她很清楚在那扇门内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却没有立场阻止,只能任嫉妒腐蚀自己已然残缺的心。

  幸福是她的,谁都不能夺走。

  不管是谁阻碍了她的幸福之路,生命都得走到终点,不会有例外。

  包括她的异母姐姐。

  她们都该死。 Www.3wxs.CC
( ← ) 上一章   标准岳母   下一章 ( → )
养错男人邪佞恶情人正中玫心恋爱直达车茉莉奇遇记爱情摩天轮对不起,纯属我的呆呆女友女人有所畏爱情溜滑梯爱呀好正点
三围言情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寄秋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标准岳母》第八章及标准岳母最新章节第八章在线阅读,《标准岳母(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言情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