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剑奇僧录最新章节第六章古木苍茫穷长啸风华妖冷涉围攻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脂剑奇僧录  作者:小椴 书号:5463  时间:2014年8月10日  字数:12683 
( ← ) 上一章   第六章 古木苍茫穷长啸 风华妖冷涉围攻    下一章 ( → )
 ‘孤僧’果然不在谷中。海删删面上浮起的失望之似乎一点也不比甘苦儿少。半晌她才道:“他不在,咱们还是出去吧。”

  她似不想打扰释九幺这么个清静之地。甘苦儿想了想,只有跟在她的身后,心里却在道:这里这么暖和,为什么还要出去?

  俩人重又返入前,一时也没有什么话说。半晌海删删才道:“睡吧。”

  她久居北方,自有她抵抗寒冷的办法。只见她把适才生的那火堆向前挪了挪,腾空了火堆下的地面。内的地上本来,可刚才生过火的地方已烤干了。她把那块地整理了下,在中柴堆边寻了寻,又找出一大块狼皮褥子,铺在地上,口里笑道:“就这么睡吧。你是南方人,怕还从来没睡过烧地炕吧?”

  东北老林中的采参人野外宿用的都是这方法。甘苦儿不由大是新奇,笑问道:“这里怎么还有褥子?”

  海删删道:“这是他预备的呀——这里其实不是什么猎人过宿的山,是他备好了好给偶然在这儿避风过宿的人准备的。”

  甘苦儿心道:这个和尚心肠倒是不错,怎么恨他的人那么多?闹腾了一天,他也倦了,与海删删各守一头,蜷在那块大狼皮褥子上睡下了。可人虽躺下,眼睛却一时不想闭拢,直盯着那被火光映得一明一暗的山内壁只管发呆。半晌他问:“你说他现在会到哪里去了呢?”

  海删删摇摇头。

  甘苦儿道:“照你说的,他是个好慈悲的人物。我知道你哥哥昨天就与胡半田见面了,可能还会火并——是为了他的原因要打一架。那‘孤僧’可能也知道,他这么个慈悲人,肯定不会希望有人为了他而受伤死人吧?他会不会到了大树坡呢?”

  海删删闻言一惊,拍头道:“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你说的不错。明天、明天我们就到大树坡去找他吧。”

  两个人当下不再言语,一时各自睡去。甘苦儿虽在睡中,脑中依旧好,一时梦见妈妈,一时又梦见那还没见过面的释九幺,过了一时,又梦见自己在练隙中驹步法与那才看到的‘删繁就简剑’,一时又梦到了与小晏儿在相互嬉闹。就这么胡思忆,半踏实半不踏实地睡了有一会儿,忽觉身边好冷,起来加了一次火,回过身,就着火光看见正睡得甜甜的海删删的模样,自己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觉了。

  大树坡是个好大的坡。——这里本是长白山支脉,山势平缓,坡上长了针叶林,占地极大。林子里如今枝叶凋零。甘苦儿与海删删是一马双乘来到的这儿。那马儿本已力乏,走到坡下就再也走不动了。甘苦儿把它就拴在了坡下面,自己与海删删徒步上坡。地上积雪颇厚,甘苦儿走得疲惫,忽生不奈,笑向海删删道:“你且在后面慢慢地走,我先到前面搜它一圈。这个雪地,这么走要走到什么时候?”

  海删删一停身,笑道:“我可是顾及你才走得这么么慢的,你看我的!——可惜你不会滑雪,否则倒可快些了。”

  说着,她拨剑斩断了一颗小树,用手中的剑削了几下,就已削出了两块雪板,她用绳子将之缚在脚上,又寻了两直硬的树枝,啸一声,人已在雪地上滑了起来,果然甚快。甘苦儿一挠头,见她转眼已出数十步之外,回头笑看自己。甘苦儿笑道:“没想你还有这招。不过,你还是快不过我的!”

  说着,他一提气,只见他面上一抹淡青之升起,清气上升,浊气下降,海删删只见他身子登时似轻了许多。甘苦儿扬声一声清叫,已施出‘隙中驹’步法,不用雪板,人已在雪地上疾滑而去。那身法当真如白驹过隙,目不容瞬,只听他叫道:“这样,你搜东面,我搜西面,看看谁先找到。”

  说着,他不等海删删回答,人已疾向坡对面西首直掠了开去。海删删一愣:看不出这小子还有这手,果然又轻又快!一转眼,小苦儿身形已远,雪地上,只留下两趟淡淡的足迹。

  甘苦儿因昨眼见海删删练习‘删繁就简剑法’,一见之下,已觉海删删那剑法与自己修为的‘隙中驹’步法暗有楔合。细心揣摸之下,已另有所悟。这时,他将自己昨所得略加运用,渐渐只觉六经二脉之中顺畅无比,心里自是大为快。他此来本是为寻人,这时更觉得自己要找的那个‘孤僧’只怕真会知道妈妈的去向了——他这隙中驹步法本就不是得自姥爷的,而是六岁生日那年,从绮兰姐偷偷交给他的一个小册子上学来的。那小册子本是他妈妈留给他的,册上画的人似是个和尚,风华清绝。这隙中驹步法一但施展,当真没有一丝人间的烟火之气,甘苦儿心中想起那册尾的几句话:“百岁人生,如驹过隙;石火梦身,幻若无迹…”那笔迹间的意态大似昨所见的石室之侧所书的‘空外空’三个字。甘苦儿心里这么想着,脚下加劲,不一时就已驰掠到那山坡之顶,这里向下一眼望去,视野极为开阔。只见茫茫雪野,坦坦地就那么送入眼底。坡上生了好大一颗树,那是一颗古柏,想来这坡就是因这树而得名‘大树坡’的了。甘苦儿犹嫌立身处矮了,腾身一纵,人已如猿猴一般纵上了树巅。他张口一,一口冷冽已极的空气刀似地就劈入了他肺里,那股冷澈之味,让他头脑一清。他放目向下望去,忍不住差点惊叫一声——只见那坡正下方,有好大一块空地。空地两头俱是树林,相距数百尺。两侧林端,这时正各有一班人马立在那里。左首人多些,好有二百余人,俱是短衣革靴,手仗刀剑,打扮得极为利落。而右首的人却少,只有五六十个,却人人乘马。

  那马可真是好马,只见一匹匹都身高腿健,马上的骑手也个个剽悍。他们人人俱着青衣,一手执辔,一手握刀。那刀锋里泛出的冷光似是比那雪更白更亮。甘苦儿倒了一口气:好大的阵势!辽东绿林,果非小可,想来这就是海东青与胡半田的两拨人马了。怎么?他们前之会是不是被那突然而起的白风搅散了?所以今又在对阵。

  甘苦儿纵目极望,只见两阵正中,正站着两个人。一个人身裹重裘,圆敦敦地那叫个结实。一张冻红脸孔,太远,看不清面目,但其立身的扎实停稳一眼可知确是个高手。甘苦儿就猜他是胡半田了,实也没想到一个绿林大盗也有这般声势。他眼一偏,向胡半田对面那人望去,只见那人身材高挑,虽穿着冬衣,依然掩不尽他身形之间的剽悍。那人一身青衣,只见背影,可小苦儿还是感到了他身上传出的那一股凌历之气。两个人似在说话,隔得太远,全听不清。然后只见那两人似是语终话尽,互看一眼,各自回头,向自己队列中走去。

  甘苦儿忍不住恨骂一场:“这还叫土匪?放着好好的架不打,就这么言合了,一帮窝囊废!”

  他心里猜想‘孤僧’可能就在左近。以他爱热闹的脾气,是极愿看到两班人马火并的。何况他们一打起来,那‘孤僧’释九幺为人仁恻,只怕就会现身,这时见两人各回班内,只怕马上就要拨头而返,不由骂了出来。

  坡下那两个领头的人各回队内。他们约束部属想来极严。胡半田那边的人马草莽一些,隐有鼓噪。甘苦儿却在盯着那个海东青,他只见那海东青面色青白,长相却颇为不俗 。他才入队内,翻身上马,小苦儿料他就要走了,正在想着怎么现身挑拨,让这两帮狠人狠斗一场,引那‘孤僧’现身,虽知如此举动海删删定不会满意,但也顾不得她了。却听坡下那海东青猛地开声一喝:“咄!”

  他鞭子扬起,那个鞭花舞得甚是夭矫。这一声却脆,声音一响,只见他座下的马儿就打了个响鼻。甘苦儿还没回味过来,已听得海东青喝道:“弟兄们,给我灭了姓胡的,别放了一个回去!”

  甘苦儿大惊,他还没回过味来,只见那五十多匹马已卷蓬似地就冲了出去。那边胡半田的人却似没太大准备,想来胡半田那老小子上了海东青的当,小苦儿一拍大腿:“好的小子!我甘苦儿喜欢你!”

  他一语未落,那两帮人本相距不远,加上海东青属下俱都骑马,那马儿都个顶个,一匹匹身高腿长,这么放蹄一奔,只见一片青衣青云似地就向胡半田手下冲去。胡半田手下发了下呆,可他们哪时好惹的,愣了下,忽吐口大骂,提刀带,已杂杂沓沓地了上去。两边人马一,只见先翻起的是那雪,传来的声音也是人足马步踏在那雪野上的一下下嘎吱嘎吱的雪声;接下来飞溅而起的就是血!那么红、那么烫的鲜血。那血一洒入空中,扬跳跃。甘苦儿大惊,颤声道:“好胡子,果然说干就干上了。”

  坡下却只听兵刃相击之声不断,间夹的是坡下悍匪马贼们出招劈剑时的一声声喝叱。那声音劣莽重,几百人沉重的呼吸织在一起,端的不是好耍的。

  甘苦儿也不是没有见过打群架,不过那多半是街市里的青皮氓们的互殴,再怎么打也不会象这样的刀刀入,剑剑夺命。他一时只觉都惊呆了。呆了以后,他看见雪地上那血和被众人足踏雪浅处翻起的黑泥。只听他喃喃道:“这么狠,这可不好玩,这可太不好玩了。”他心里忽生起了小晏儿读书时给他讲的仁恻之心,心里揣想着刚才还那么活生生的生命这一下就热血四溅,滚落入地,只怕马上就会冻之成冰。他抬头看了看天,原来火并一点也不象他想象的那么好玩。他的手下意识地一伸,想握住想象中晏衔枚的手——小晏儿如在,他们二人一定会为这有生以来头次见到的大战而瞠目对视。

  胡半田的人胜在人多,可海东青属下个个狠勇,仗着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并没落下风,反似占着优势。那海东青本人更是见人杀人,见刃折刃。他用的是一把好刀,那刀并不象他属下舞得泼风也似,却又冷又狠,一出一个准,一刀之下,必有一个对手肢残倒地。胡半田已红了眼睛,他在众人之中穿梭,要找到海东青单挑。他身子重,挪动得可并不慢,只见他一个敦敦实实的身子在人群中一窜一窜,那海东青虽有意先躲开他,杀人为先,一折其锋锐,可还是被他逮住了机会。

  甘苦儿只听得一声喝叫,却是那独脚大盗胡半田的怒喝。他已发怒,只见他那敦实实的身子忽一跃而起,双手如鹰,直搏向海东青马上的身体。

  海东青也一声笑仰脸高望,手里一刀就向正落向自己的胡半田劈去。

  那胡半田想来急怒攻心,略避锋刃,居然右手一掏,一式黑虎掏心直向海东青口抓去。海东青一刀落空,反刀一劈,用刀背直劈向胡半田右臂。

  好胡半田!仗着四十余年生练的功夫,一咬牙,竟以右臂直挡那钢刀之背,左手加急已极快地拍上了海东青的右肩。甘苦儿都似听到了‘咯’的一声。那刀背虽钝。胡半田左手击中对手之时,右手却也挡不住海东青那刀背的重击,一咬牙下,人已落地。

  一招、仅只一招,双方俱已挂彩!小苦儿倒一口冷气。只见那海东青面上杀气大起,人已从马背之上腾了起来,右手刀锋忽灿,凌空一击,攻守之势已换,竟是‘苍鹰搏兔’——他就是那夭舞于天上之鹰,而敦实实落在地上的胡半田就是他要所搏的那只悍兔。

  甘苦儿情怀之下,也不由叫了一声:“好!”

  这一招凛然狂,果是一等一的刀法,全无花哨,是阵前军中杀敌于一瞬的刀术。胡半田在地上弓起了背,双手在间一撕,大皮袄已经裂成两半,他手里从间就解下了一三节,他手持两头,只听得崩然一响,封住了海东青那必杀一刀,海东青翻身一退,一退就已退回了马上。那马儿虽健,却也似承受不住他那倒挫之力,忍不住挪了步子向后连退了两步。两人说话已不似开始密谈时那么谨慎。小苦儿只见海东青一脸铁青,扬声怒叫道:“胡大掌柜,‘妖僧’的人是我的,你不让,我让你血溅当地!”

  胡半田一张红脸上也怒容极炽,喝道:“改姓小子,我辽东之地不是冰宫,还不容你这般随便撒了野去!”

  他两人一言之下,已又上了手。甘苦儿心情已代入了场中局势,见海东青刀锋一出,不由脚下就微动,似在想对方这一招劈来,自己要用隙中驹的哪一步才可躲了过去。见到胡半田的三节起,他也不由肩膀一晃,似要用隙中驹避开了他这一去。

  坡下两人斗得极为悍烈,哪想到坡顶大树之上的甘苦儿也是头大汗。他一向小视天下英雄,这时才发觉自己未免大错特错了。如此悍斗,极端凶险,可不是寻常名家子弟可以凭几套家传工夫轻易躲了开去的。

  只见甘苦儿鼻息加重,似比坡下狠斗的两人还来得紧张刺。他渐渐已觉闪转不开——如果对方招式所指的就是他小苦儿的话,他只怕立时就要中招倒地。忽听得一声极惨极惨的惨嚎响起,甘苦儿心头一惊,眼光一转,眼角里已极端不忍地见到:一个胡半田手下的悍匪本已受伤倒地,这时挪动不开,生生被海东青疾动的属下座下之马一蹄踏入了口,血蓬地一下就了出来,接下来只见到那人在雪地上动的身影。小苦儿心中不忍,然后才接连见到海东青手下的两个马匪一一掉落在了马下。他们人虽跌落,可马儿并不停,只见众蹄踏落,那几人被人脚马步踏着,一个一个眼看着就要碾成泥。

  那一摊摊摊在雪上的红血骨渣可全无赏心悦目之处。甘苦儿双眼一闭,情愿永生永世不要再看到这般恶斗了。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却是一个女孩儿惨叫道:“够了,你们够了吧!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

  他一睁眼,只见海删删已从东首坡角冒了出来,双足疾滑,竟直冲向阵中去。

  海删删冲向的方向正是海东青与胡半田悍斗之处。如此险恶之地,甘苦儿眼角一扫之下,已知两人接下来招式之所向,海删删卷进去的话,以她的功夫,加上此刻的心情,怎知闪避,怕不要被那利刀猛削成泥?

  甘苦儿惊叫一声,猛一提力,人已从大树之巅急跃而下。无意之中,他的‘隙中驹’步法竟发挥到他此生未曾达到的极致!山坡本高,他距战阵也较海删删为远。但他步法已施之下,只见他一个不高的还没长开的身子如一只燕子似地在高空翔下。甘苦儿双臂张开,直如御风,口里叫道:“删删闪开。”

  海删删却没听清他的话。她不忍见此恶斗,身子一滚,人已半迷糊地快扑进那海东青与胡半田的战团里。直到她眼里看到那正招呼向她身上的一缕刀芒与一片影,她的眼睛才猛地一闭,闭之前眼角扫到了小苦儿疾掠而至的身影,脑中却想起一个清致已极的和尚的风姿:他怎么没来?他怎么还没来呢?

  她明白,这可能是自己此生的最后一刻了。她忽觉得自己好没用好没用——为什么她化解不开人世里的这些争斗和仇恨?连她最亲的哥哥心底的仇恨她也化解不开。一滴泪滴下,透出她长长的睫,从她温暖的眼底滑进这冰天雪地里。

  甘苦儿眼见她遇险,心头大惊,疾叱了一声:“石火”石火本为隙中驹中最捷快的提气之法,但却轻易不可动用,耗力极大。只见他一叱之下,身影当真如星石火溅 ,一眨眼间已冲到海删删身侧。那影刀芒距他眼角已不足一指。甘苦儿当此急险,口里喝道:“梦——身!”

  救不救得了海删删和自己,就看这隙中驹步法中的‘梦身步’了。他左足自踩右足的足尖,只觉右足刺心一痛,手里已捉住了海删删的小手。他带着海删删原地一旋,身影忽真似幻化成梦中之身。海东青与胡半田也没想到这时会接连有两人扑进自己战阵里——就是一高手,也不会有如此胆,敢独撄他两人杀气所向。他们也没来得及看清扑进来的是谁,只知是年纪还不大的一男一女。那男孩来得极快,抓住那女孩后,身形忽似变了,变成一个梦的影子。可就是这,还并不足以抵挡躲避海东青那迅如雷奔的刀法与胡半田怒如捣海的三节之

  甘苦儿已知单凭躲是躲不开的了。他一咬牙——他身无长器,左手忽在海删删下解开了她所佩之剑,连鞘也不及,反臂一伸,攻敌之所必救,口里喝道:“枝柯瘦尽、沧海石、虹奔天下杳无迹”——他一出手,居然已用上了昨所悟的‘删繁就简’剑中的第七、第九和第十三招。只听一片铮铮密响,海东青的刀光、胡半田的影,居然在他连点之下被开了一隙!

  甘苦儿当此生死这际,脑中忽电光石火一闪,如有所悟,人已在那一隙之间带了海删删钻了出去,手里竟依‘删繁就简’剑,施出了有生以来头一次自创的一招,只听他喝道:“简约——方——通——神——”

  那一剑当真简约已极,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在海东青与胡半田变招之前,竟幻化为二——小苦儿右手松开海删删的身子,让她就那么靠在自己身上,一拨拨下了那剑上之鞘,以剑击胡半田三节之钝,以鞘海东青迅冰刀之利,同时袭向两人口。

  海东青与胡半田俱是一声高叫,身形一翻,极力一避,才险险避开甘苦儿这简约一剑。

  他两个翻身一退,小苦儿才觉喉中一甜,刚才使力过甚,一口血逆腾而起,直出口来。而怀里海删删这时已惊得昏死过去。

  只听海东青与胡半田已几乎异口同声道:“你是谁?与那妖僧是什么关系?”

  接着,海东青才看清倒地的是自己的妹子,大叫了一声“删儿,你怎么会到了这里?”

  海东青与胡半田同时惊叫的声音太大,坡下两帮正在搏死相拚的人马闻得不由一愣,手底俱都慢了下来。海删删正悠悠醒转过来,看到她哥哥,低声道:“哥,你们别打了。”

  海东青提起的心一放,一摆手,人已又一跃而起,在空中冲甘苦儿叫道:“你很好,护住我妹子,等我杀了这姓胡的再说。”

  他跃起出刀,一招又向胡半田斩去。

  甘苦儿不服他那份睥睨之态,冷哼了一声:“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两边人马见首脑没事,鼓噪一声,又自紧打紧的拚斗开来。海删删不忍去看场中争斗,注目向甘苦儿道:“你快叫他们别打了。”

  甘苦儿也不愿见这两帮悍匪再次争斗。胡半田的人这时已知这一男一女两小俱是海东青那边的人,出手已在向他们身上招呼。好在甘苦儿身法妙,虽在阵之中,却带着海删删左窜右转,一时别人倒还伤不到他们。

  海删删不忍抬头怕再见到有人死伤,可低着头,也见得地上一片片血迹泥污,口里已有哭腔,又冲甘苦儿道:“求你,让他们别打了。就算我哥哥他有血海深仇,就算胡半田想要那一大笔财宝。可人还没见着,财宝的影子还没呢,他们就这么拚死斗上,值得吗?”

  甘苦儿此时哪还有余力劝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他不愿伤人,仅求自保已经很难了,不由心里一声苦笑。他带着海删删尽力躲闪,可人在阵中,自保艰难,正在这时,忽听坡右首那片密林中忽传出一声长啸。那啸声并不如何沛然豪迈,但清锐高亢,直干云宵。场中人一愣,海删删闻声却一惊一喜,抬目望去。甘苦儿也顺她眼光随声望去,只见不远胡半田手下身后的那片密林的林梢上,这时忽现出一个白色的影子。地上的雪是白的,被马蹄翻出的泥土是黑的,洒在雪地上的鲜血是红的,树干枯耸、都近于褐色。那片褐色的枝头顶上,本只有一片灰茫茫的天空。可这时,天空下,树丛上,在那一场穷声长啸后,忽现出一个白衣的人影。那袭白衣本也不见得很干净了,可在那人身上,却皎如玉树。只见那人头上光光,这么寒冷的天也没带个遮寒的帽子,身上穿得也极为单薄,一身白衣在风中猎猎,几凭空而去——那却是个和尚。甘苦儿心里叫了一声:“孤僧!”

  四下里的人不由也闻声扬首,他们大叫的却是:“妖僧!”

  只见那‘孤僧’释九幺垂头下顾,见到一地狼藉,他的脸上不由现出了一丝悲凉。

  他脚下只踩了一极细极细的树枝,人在枝上随风摇曳,一身宽大的僧袍罩在他的身上,从一字的肩上直披下来,竟不似穿上的,而是披上的。

  甘苦儿心中一动,口里轻轻念了声:“啊,是隙中驹,是隙中驹中‘挂杪头’中的‘拣尽寒枝’。”

  他说的是隙中驹中的一式身法——拣尽寒枝。

  拣尽寒枝——不肯栖,那样的人,这样的风度,当真称得上‘拣尽寒枝不肯栖’了。可纵是拣尽寒枝不肯栖,在这嘈杂杂的人世,他却又能栖身何处?

  海删删与他所见却又自不同,她的眼里只看到那人颔下肩头突出的一截锁骨,那么孤横、那么清锁的两锁骨——那要命的、屠杀她眼光、屠杀了她腔温柔的锁骨。在她心里,一个男人最能显示他生的位置就是他的锁骨了。只听她自语呢喃道:“唉,他又瘦了。”

  释九幺果然瘦极,只见他颈上的喉头轻轻耸动,一双眼空空茫茫,不似看向坡下众人,而是在看着人生中那无涯的苦与无穷的争斗,清声低诵道:“凡三千世界,一切有常之苦,俱为无常之灭…”

  他身形清拨,可清拨过后,却别有一种风华妖冷之致之处。他的颊脸为那寒风冻出一抹妖红,甘苦儿一见之下,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叫他‘妖僧’了。那种风致,那么气味,已全非人间所能有,如要用一字形容,当真只有‘妖’之一字可以庶近了。甘苦儿虽一向自许滑稽,却自知一向也颇讨女孩子们喜欢。说起相貌,他一向认为小晏儿那相貌才可以说是一种极致。可看到那个僧子之后,却发觉:这样的男人才会是天底下所有女子都会一见倾心的吧?因为他冷隽下面那难以掩藏的一抹生之妖异,那近乎到极处却洗之澹极的眼眸。他觉得怀中海删删的身子轻轻一阵抖动。这时,只听那边树林下传起了几声呼叫:“妖僧,休走!”

  小苦儿大惊,他认得那声音,那正是胡记酒家中那晚见过的辜无铭、曾一得与周馄饨的叫声。怎么?他们也找上了‘孤僧’。那尉不平呢?还有张溅与覃红帘何在?

  释九幺轻声一叹,那声音虽轻,小苦儿却觉得那种感喟似是就在自己耳边响起,只听他道:“唉,我还是来晚了。”

  林中周馄饨三人分明已快追近。只见那‘孤僧’向众人群中一望,似就已找出了双方首领。他一双目光竟似可以分视两人,只见他左眼似望着海东青,右眼却望着胡半田,清冷道:“你们想找我,何必枉伤生灵?想找我,就跟来吧。”

  说着,他身形一拨,人竟似凭空而起,僧袍袍角掩住了他的双足,只见那边树梢上一阵轻颤,一条水纹似的漾去,他竟在树尖梢处向北飘然而逸。林下周馄饨三人怒哼一声,也腾身上树,他们轻功不及释九幺,只能在树半处立身,直向前面追去。胡半田还在微愕,海东青忽一挥手:“追!”

  他手下众骑一鞭马,已向前卷奔而去。胡半田焉肯落后,已率众疾追。

  甘苦儿一抬头,他要问出他妈妈的下落,也想前追,可怀里还有个海删删。这时,他见那‘孤僧’一扭头,似温似凉地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似就把他的前身后世统统看穿了。只见‘孤僧’袖角一挥,众人光顾追他,倒没望见,甘苦儿却见他袖中掉下了一包什么东西。怀里海删删犹在痴望中,望着树梢头那远去的背影,口里犹在道:“…你不要引开他们。他们要争的终归要争的。你一个人,怎么斗得过呀。”

  小苦儿听她语意,不知怎么,心底就划过一丝微微的气恼。直望着那‘孤僧’与跟袭的众人去远了。海删删还在寄目长风,不肯收回她的目光。小苦儿口里不由微妒道:“我的大小姐,你的情郎去远了,别看了。你这么靠着我,你倒舒服,我可累了。”

  海删删还没有听清,只知道他在说话,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甘苦儿不由更气,他还没见过这么不在意他的女孩子。除非那丫头是对小晏儿别有心许,否则他没有不怒的。他一把松开海删删的,怒道:“我说——你的情郎走远了,光看是看不到的了!”

  海删删这时才明白过来。外面天寒,她的脸本因虚泛白,这时却腾起一片羞怒。只见一蓬红在她的脸上漾了开来,扬手就一巴掌打来:“你胡说!”

  甘苦儿早防她这一招,身子一逃跳开,笑道:“还说我胡说,你自己找个镜子看看你那花痴的模样吧。羞呀羞,居然爱上个和尚。他大你多少?你知不知,他最少也有三十五六岁了。虽是男人,可当了和尚的就不算男人了。偷和尚的名声很好听吗?”

  他口里胡沁着,其实是在发着心头的不。不知怎么,他自己也明明倾心于释九幺的风神,可见了海删删情痴目就觉万般看她不来。至于当了和尚怎么就不算男人,他一时倒没想明白。平时他嘲笑人心底意有丝快乐,爱看别人又急又恼的样子,可这次,不知怎么,他心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感受。

  海删删的手僵在了空中。甘苦儿以为她还在盘算怎么发做,等了半天却没声。他侧过脸,这么一拳打空了的感觉可不好受。他偷偷凑上前,一拨海删删,海删删不妨之下,被他把脸扭了过来。然后,甘苦儿只见海删删一颊一脸都是泪水。那泪水里裹挟的哀愁却让小苦儿一向乐天的心思都悲哀起来。只听他柔声道:“好了,算我没说。你别哭了吧。”

  海删删这么要强的女子,却似已忘了掩藏,忍不住自己的伤心,眼泪继续扑嗒扑嗒地往下掉。那一颗颗热泪滴在这天寒地冻里,让甘苦儿的心里也一滴滴地烫。

  他海删删的肩膀,也不知怎么解劝她才好。可他一向狡狯多智,脑子一转之下,一拍手:“你要再哭,我们就没法去捡他扔给你的那包东西了。”

  海删删果然闻声收泪,疾道:“东西?什么东西?”

  甘苦儿计谋得逞,心下得意,也不理她,自己往那林中奔去。海删删果然在后面就跟了上来。走到林中,甘苦儿在地上疾扫了几眼,才看到地上一块白布包裹。那白布与雪近于同,很难发现。他一下拣起,海删删已到了他的身后。甘苦儿轻轻打开那包裹,只见里面装了两个瓶子,轻轻扭开,气味一瓶清香,一瓶微辛,倒出一点,竟一是丹丸,一是药散。甘苦儿还愣着,海删删却已明白,轻叹道:“他还是这么记挂着别人,他留下伤药,是要咱们给倒地的人疗伤呢。”

  见到‘孤僧’如此举动,甘苦儿心头一时也怅怅的。海东青与胡半田的人都走得急,没留下人来照顾自己受伤的人。海删删捧了那药,找那犹未毙命的就开始施治。那药似大有灵效,何况伤者体质也还算好,外涂内服之后,血都止了。海东青这边死了两个,受伤四人,比较少。胡半田那边就多些了。那些人得到救治后,也不吭声,甘苦儿救得不耐烦,怒哼道:“你们是为了追杀别人受的伤,别人留药治你们你们也真有脸就让治。能动的话,快都给我滚!”

  胡半田的人恨恨地望了他一眼,知现在伤中,不能拿他怎样,相互扶着就此去了。海东青手下海删删却是认得的,只听她黯然道:“你们也回去吧。”

  那几个抱起死者的尸体,向她行了一礼,当下也黯然而去。

  坡下一时重又安静。海删删一抬头,竟又望向‘孤僧’去的方向,发起呆来。

  有一时,她没听到甘苦儿说话,回头一望,只见甘苦儿一脸恼怒。海删删道:“你怎么没声了?”

  甘苦儿冷冷道:“不想打扰你想情郎呀。”

  海删删面色又一怒。她不能忍受甘苦儿话里的讥刺之意——更不能忍受‘情郎’这么一个听着好轻薄的称呼。其实在她心底,她也不知自己对那‘孤僧’究竟是个什么感受。

  甘苦儿一指受了伤犹未去远的海东青的属下:“你老哥的属下为你情郎受的伤,你怎么也不照管,你还是跟他们回去吧!”

  海删删还想说什么,甘苦儿怒道:“快走,赖在我身边干什么?想找偏宜老公吗?”

  海删删心中一痛,一甩脸,甩下两颗泪水,双足一展,头也不回地去了。

  见到海删删绝决而去,甘苦儿几乎忍不住伸手要拉,可手伸到空里,却又没拉她。刚才看她留在这里,那么怔怔地想她自己个儿的心事,甘苦儿心中不快。不知怎么,海删删掉头一走,他心里又也无端难受起来。他低头发气,踏了两脚地上的雪,怒道:“好希罕吗?长得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偷和尚。”

  他年纪小,也不见得知道自己所骂的话是什么意思,可骂过了后,心里就舒服了些,却转而替海删删担起心来。接着一股自怜自惜的心情不由浮了起来——好容易有了个朋友,原来她掂记别人还是比掂记自己要多些。女人呀女人,原来如此不可信的。他倒忘记那海删删认识孤僧原较认得他为前了。他怒踢了下脚下的雪,心里忽想起晏衔枚,口里喃喃道:“还是小晏儿好”接着不由想起:可他以后要是有了中意的,还会跟自己那么好吗?他心里一痛,突然又想起从没见过面的母亲——妈妈、妈妈,你现在在哪儿呢?

  他心底这么想着,脚下却向自己系马之处折去。还是、还是先找到小晏儿吧,他现在还 知怎么样了呢?见不着自己,他还不知有多急呢?

  这么想着,他心底高兴了些。只顾低了头走,却没看路,这时,耳边忽有个声音道:“你见到孤僧了?”

  甘苦儿一惊:谁在说话?

  他一抬头,只见自己已走到了坡顶,那颗大树下,这时正坐了个人,一张脸看来好冷好倦,脸上出几个。他倦倦地用一双瞎眼看着坡下,甘苦儿惊道:“瞎子!你怎么在这儿?”

  他叫完之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那老头龚长却并不为忤,微笑道:“我虽瞎,可看到的知道的怕比好多明眼人还多呢。”

  他的语意似在指向海删删,小苦儿脸一红,又踢了踢脚下的雪:“你是怎么摸来的?”

  龚长笑道:“瞎老头一个人虽摸不来,但有人相帮呀。”

  小苦儿愣道:“是谁?”

  龚长笑道:“一个你也认识的人。”

  甘苦儿一跳而起,大笑道:“小晏儿?”

  龚长笑笑却没说话。小苦儿已跳上前摇着他的臂膀,笑着追问:“他在哪儿,怎么没看见,快带我去见他。”

  龚长笑道:“那你快扶我走吧。几里之外有个小酒店。找到了酒店,你也就能见到带我来的人了。” <!--/HTMLBUILERPART0--> Www.3wXs.CC
( ← ) 上一章   脂剑奇僧录   下一章 ( → )
越女剑鸳鸯刀游侠录湘妃剑五胡战史天蚕变天蚕再变山河破碎虚空吴钩霜雪明武当一剑
三围武侠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小椴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脂剑奇僧录》第六章 古木苍茫穷长啸 风华妖冷涉围攻及脂剑奇僧录最新章节第六章 古木苍茫穷长啸 风华妖冷涉围攻在线阅读,《脂剑奇僧录(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