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阙梦华最新章节第十四章情中之蛊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九阙梦华  作者:步非烟 书号:5290  时间:2014年8月6日  字数:8342 
( ← ) 上一章   第十四章 情中之蛊    下一章 ( → )
 荀无咎脸色一片冷肃,他盯着昏在地上的江玉楼,目光冰冷如月。

  天行剑悄悄望着荀无咎,对这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生出了一丝惧怕。

  荀无咎的眼太冷,冷到有些异。

  无论什么人,有了这样的眼神,这世间就没有任何事能挡住他,因为他已不惜任何手段,不怕任何代价。

  天行剑忽然觉得伴在这样一个人身边,是件极为可怕的事,他想逃,但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一动,荀无咎的刀立即就会穿他的咽喉。

  他本是叱咤江湖的英豪,从未听命过任何人,但现在身受重伤,又遭红云火蟊噬体之苦,功已废身已残,哪里还有本来的豪气?红云圣母的出现,已让他胆裂心沮,惶惶不可终。他再也不是九华堂上叱咤威武的天行剑,而变得畏缩,胆小,委曲求全。

  荀无咎也变了,他居然找回了江玉楼留给他的丹药,服了下去。惊香加上这救命三丹,他的功力几乎完全恢复,这让力竭心悸的天行剑更感受到了压力。

  何况,荀无咎为防止他逃跑,在他的双手双脚上各砍了一刀。

  他的心好狠啊,天行剑哀哀地想着。

  荀无咎这一盯,就盯了整整一天。连姿势都没换过。

  黄昏的阳光格外的温暖,也融化了荀无咎那冷漠的脸。

  他突然转身,对天行剑道:“你是个坏人。”

  天行剑吓了一跳,忙陪笑道:“本来是个坏人,跟着贤侄这段时间,也逐渐变成个正人君子了。”

  这几的变化太烈,天行剑早就丢弃了大侠客、老前辈的身份,只求不惹怒荀无咎。

  荀无咎固然可怕,一旦打斗惊动了红云圣母,那就不仅仅是“可怕”能形容的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他能够在九华灵堂上指斥怒骂荀无咎,就能够和颜悦相向,拼命地陪尽小心。

  荀无咎突然出手,一刀斩在他肩上:“你若不是个坏人,或者不够坏,我现在就一刀杀了你!”

  天行剑吃了一惊,急忙尖叫道:“够坏!够坏!我是个大坏人,天下再没有人比我坏的了!”

  荀无咎点了点头,道:“那好,你给我想个法子,我要让江玉楼爱上我。”

  天行剑皱眉道:“这…这只怕有些不容易。”

  荀无咎目光一寒,刀芒骤厉!

  剧痛入体,天行剑急忙惨叫道:“行!行!我有法子!我有法子!”

  荀无咎冷笑道:“你若是敢骗我,我就一刀杀了你!”

  说着,断刀在天行剑肩头中搅动,直痛得天行剑惨叫连连,方才慢慢回。

  天行剑大口大口着气,在心底不住怒骂,但脸上却丝毫都不敢表现出来,刚想说什么,只觉心中一阵剧痛,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他这几叠受折磨,真气几乎油尽灯枯,哪里受的起荀无咎如此一刀?眼见荀无咎脸色越来越冷,天行剑不敢怠慢,急忙伸手从怀里掏出个盒子,咬牙递到了荀无咎面前。

  这盒子显然是他珍藏多年的宝贝,天行剑送出之时,脸上肌不住抖动,就连被红云圣母丢进火蟊中,都不曾这么痛心过。

  荀无咎一把夺过来,道:“这是什么?”

  那盒子黑沉沉的,上面隐隐透出一圈圈木纹来,但极为沉重,比铁都重了几倍。盒上镂刻着极为精致的花纹,仿佛是烈火,仿佛是水,仔细看时,又仿佛是不知名的怪虫,诡异地扭曲着。再多看几眼,那花纹似乎渐渐自盒上出,化成一道道转的光芒,浮动天地之间,令人忘却所有的烦恼。

  天行剑努力息几口,中翻腾的真气,道:“贤侄可曾听说过苗疆蛊术么?”

  荀无咎点了点头。苗疆蛊术见识过的人极少,但听说过的人极多。当真是神妙恶毒,令人防不胜防。就以天行剑养的九幽金蚕,红云圣母的火蟊来讲,就绝非中原武人所能想象。荀无咎本是世家子弟,不语怪力神,但此时也不由得心怀敬畏。

  天行剑脸上显出了一丝光彩,蛊毒于他一生密不可分,说起此事来当真是如数家珍:“苗疆蛊术乃以人之血饲养虫类,从而使其通灵变化,别具神通。世人都知道七禅蛊乃是蛊中第一,其他的红云火蟊、金蚕蛊亦具有绝世威能,却不知在苗疆蛊神经典《神魔録》的最后一篇中,却记录着真正的万蛊之王——情蛊。它以七禅蛊为护卫,以金蚕蛊为食物,灵应变化,已不是这世间之物。”

  “传说,情蛊专摄一切有情之物的魄,越是通灵之物,就越容易受它之制,所以情蛊一出,万蛊慑服。这情蛊本身软弱无比,但攻击时无影无踪,无迹可循。当年天下第一高手常青子身穿天荆软甲,自谓神鬼难伤,但情魔碧城的情蛊一出手,常青子立即心碎而亡,座中高手无数,竟然无一人看出他是怎么死的!”

  本身软弱无比,但却能伤人于无形,这岂非就是情?

  荀无咎淡淡道:“这与我又有何关?”

  天行剑微笑道:“贤侄天纵奇才,对这些化外之术自然没有什么兴趣了。但情蛊还有另一妙用,我想贤侄一定会动心的,那就是情蛊的炼制之法!”

  荀无咎不答,等他说下去。

  天行剑本想卖个关子,见荀无咎毫不动容,知道若再不勾动他的兴致,只怕立即就会一刀砍过来了。他也就不再隐瞒,道:“情蛊以情以蛊为食,是以修炼情蛊之人,首先要让情蛊入脑,让它寄生脑浆中,与自身七情六融为一体,然后再服万种蛊毒,供给情蛊所需的养分。一般来讲,情蛊入脑后,三年方才会孵化,但若是有金蚕为食,或是蛊母血哺育,则三之内,就可破壳成。金蚕蛊本身珍稀之极,培育繁难,也非易得之物。是以情蛊极难现世。好在我身上还有金蚕蛊残余,此时一并献给贤侄。”

  “经金蚕蛊喂养之后,情蛊可迅速成活,其威能也逐渐显,宿主变得如神如魔,绝非常人能挡。一双眸子会变得妖异之极,只一眼就能勾走敌人的魂魄——因为传说敌人能从宿主眼中,看到自己一生的所爱。而且情蛊身具七禅蛊的部分威能,宿主内力会暴涨,武功大进,相貌也会变得如同神仙中人。”

  荀无咎淡淡道:“我要的不是武功,你难道要我杀你?”

  天行剑慌忙道:“贤侄且听我说完!情蛊在宿主体内成后,便会将宿主的一切魄全都走,化作一点伤心泪,从宿主双眼中坠下。此后宿主全身武功尽废,瞬间苍老,但承载这滴伤心泪的人,却继承了情蛊所有的威力,而且消去蛊毒戾气,再无危害。此人功力将超飞到不可思议的境界,举世再无人能与之相抗。最重要的是…”

  他偷眼看了荀无咎一眼,续道:“重要的是,承载这滴伤心泪的人,将会永远永远爱着情蛊宿主,再也不会变心。此后宿主若是不欢喜,他就会伤心;宿主若是伤心,他就会心痛;宿主若是心痛,他就会心碎死。他将永远无法忘记流泪给他的人,他将用一辈子的泪水,来还这份情债。”

  荀无咎喃喃道:“会用一辈子的泪水,来还这份情债么?”

  天行剑仿佛也陷入了对情蛊的想象中,叹道:“世人都以为蛊物为妖为毒,但只有真正对蛊物了解的人,才会明白,只有至情至的人,才能养出真正厉害的蛊物。苗疆女子多将蛊物下在心爱之人的身上,那只是因为她们所养的蛊物中,寄托了她们所有的情啊…”

  他说到此处,喃喃道:“我当时也不是不明白红云是如何对我的,但我…”

  他叹了口气,闭口不言。

  荀无咎的手慢慢按到了木盒上。隐约之间,盒上的花纹仿佛汇成了一双眼睛,一直看进了他的心底。

  打开,这是你全部的爱。

  荀无咎忍不住用力,他的指节发白,他紧紧咬住嘴

  天行剑盯着他:“我必须提醒你,一旦你出这滴伤心泪,你将会立即立即衰老,而且武功全废,手脚残缺,面目狰狞,全身伤病。你将连镜子都不敢照,因为连你自己都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荀无咎淡淡道:“我愿意。”

  天行剑道:“情蛊寄居在你脑中之时,你虽然武功剧增,面容更加秀美,但却每时每刻都遭受着地狱的煎熬。情蛊裂生的痛苦将被放大几万倍,烙印在你的脑海中。情蛊生长之时还会从你体内收养分,那是刮骨髓一样的痛苦!”

  荀无咎目光中夹杂了一丝坚定:“我愿意!”

  天行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荀无咎缓缓将木盒打开。他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振翅声,向他的脑部飞去。

  那情蛊色彩鲜之极,仿佛是早醒来的一个梦。

  但他并没有看仔细,因为他的目光,深深盯在江玉楼的身上。

  ——在接受情蛊的最后时刻,让我再看你一眼。这一刻之前,我仍然是江湖上的那个少侠荀无咎,这一刻之后,我将只为你而存在。

  ——如果这世间真的没有那个不存在正道魔教之别的地方,那就让它存在于我的情意里,让你与我都存在于我的情意里。

  尖锐的振翅声嵌入了他的脑海中,荀无咎眼前的世界,渐渐变成了无尽的黑暗。

  只有那浩瀚到无极的灼痛,水般蔓延…

  有一种蛊,以情为名。

  它将赋予你倾城的容颜

  绝世的力量

  不老的青春。

  每一个看到你的人,都会顶礼膜拜。

  ——因为他们从你眼中

  看到了一生的爱。

  七七夜后

  它凝结成一滴眼泪

  坠落在你所爱者心头。

  那一刻,美貌、智慧、力量、青春…都将灰飞烟灭。

  唯有那个人,将永远爱上

  苍老、丑陋、孱弱的你。

  至死不渝。

  辛铁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从这么多高手手下活着逃掉。

  他只知道,遍天下都是追杀他的人。他每跨一小步,哪怕只是一小步,就会有无数的人涌上来,跟他死斗。

  他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就连神医那仿若察一切的聪明才智都没用。

  因为敌人太多了。泰山的,嵩山的,少林的,武当的,天下所有正道的人都汇聚而来,所有的仇恨都对准了他。

  刀,,剑,掌,凡他能想到的兵器,都有成千上万。男人,女人,僧人,甚至孩子,无论他们出的是多么温和、天真的笑容,都会拔出一把兵刃来,恶狠狠地向两人刺来。

  辛铁石只能麻木地拔剑,刺出,收回,格挡。到后来,他甚至连思考都不再思考,只依照着神医的指点而动。

  天地茫茫,仿佛只有她站在自己的身边。连若华、江玉楼都变得遥远起来。

  他甚至无法思考自己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去的是哪里,哪里的剑光少,杀气少,他们就走向哪里,直至现在,他的精神跟体都几乎到了最后的极限。

  面对眼前的这三柄剑,他的心中是深深的无奈。

  那是三个一看就知道才初出茅庐没多久的年轻剑客,辛铁石甚至能感受到他们对于血的渴望。

  当然,也是对于成名的渴望。

  对于他们来讲,这只是个剪除败类的机会,他们渴望着用自己的剑,划出人生完美的第一步。

  辛铁石很想笑,不知怎么的,被到了穷途末路之处,他竟然忽然想笑。

  但他笑不出来。神医也狼狈到了极点,就算这只是臭未干的几柄剑,他们依旧无法笑出来。剑气人,竟是如此难挨。

  三位少年也在犹豫着,他们没杀过人,还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他们都想让同伴刺出第一剑。

  突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娇笑道:“不如让我来吧。”

  三位少年身子一震,就见山坡上走下来一位红衣少女。

  她背上背了个很大的包裹,但她的风仪不但丝毫不减,反而更见风致嫣然。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完美,仿佛不是在行走,而宛如落花一般,从这悠悠的山岭上飘落。

  闲与仙人扫落花。

  少年的脸立即红了起来,尤其是当这位红衣仙女笑道:“你们可真是勇敢,我从没见过这么勇敢的剑客。”

  三位少年的了起来,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勇敢,又英俊又勇敢,简直就是这溷浊武林中的三大才俊。

  中间的少年还悄悄瞥着璇儿,因为他想知道,她认为三人中谁最勇敢。

  璇儿也瞥着他,这让他的脸更红了起来。

  璇儿轻笑嫣然:“但是打打杀杀这么俗的事情,你们这些勇敢的人怎么会做呢?不如这样好了,你们放了他们吧!”

  她脸上的笑容如花,三位少年情不自地点了点头,但随即醒悟过来,叫道:“不…不行!”

  说到“不”的时候,他们的底气还很足,但在璇儿的笑容下,这底气迅速坍塌,融化。璇儿娇笑一声,盈盈从他们身前走过,带起一阵香风:“有什么不行的呢?”

  她扶起了辛铁石与神医:“你们觉得香么?”

  三位少年脑袋一阵恍惚,他们都醉心于那阵香风中,何止是香?简直是从未闻过这么好闻的香!他们心旷神怡,忍不住赞叹道:“香!”

  但他们连一丝声音无法发出,甚至连嘴都没有张开。他们就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三位少年再也顾不得转动香念头,纷纷出力挣扎,但他们的身子却宛如泥塑木雕一般,任他们怎生努力,都丝毫都转动不得。

  璇儿盈盈浅笑中,与辛铁石、神医并肩而立,笑道:“好在你没忘了我们约定的地方,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她是对着神医说的,辛铁石心下一震,这几天他被天下格杀令追杀,打得昏天黑地的,却不料神医竟然还能够镇定如斯,居然方寸丝毫不。他心下更是惊佩。

  神医淡淡道:“你是我们惟一的救星,我怎能忘了?不过你是不是还约了别人?”

  璇儿叹了口气,道:“还不是那讨厌鬼!”

  只听一人豪笑道:“我可不是讨厌鬼,我是天下第一杀手。”

  悠悠暮色中,只见金衣侯倚剑而立,傲然望着他们。

  他的长剑指处,遥遥对着辛铁石:“你要小心些了,再不快些证明你的清白,我只好送那夺命之礼了。”

  辛铁石苦笑:“天下格杀令已经下了,这足以证明我是个坏人,你动手吧。”

  金衣侯冷笑道:“天下格杀令?那是什么东西?能指使得动我这天下第一杀手么?”

  璇儿皱眉道:“先不要吵!女人说话,男人什么嘴?神医,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神医默然,突然,一个声音道:“你们哪里都去不了!”

  璇儿霍然回头,就见灵均、韦雪衣、君天烈、商赤凤全都脸色凝然,猎猎衣响中,联袂而来!

  他们的功力已完全恢复,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深深明白《正道详录》的重要,就算他们还顾念着与辛铁石的同门之谊,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击倒,将这本书搜出来!

  隔着这么远,璇儿就能感受到他们身上那凌厉之极的杀气。

  天行剑在叹息着,因为他见到了杀戮。

  荀无咎缓缓将双掌自白水二侠的头顶回,他的双掌明如白玉,一丝纤尘都无,但就是这双掌,却将白水二侠的功力噬得干干净净,再没有半分剩余。

  白水二侠双目睁得大大的,他们至死都无法相信!

  荀府的大公子,向来以名侠自命的荀无咎,居然会在他们受伤时偷袭他们,以恶残忍的法将他们的功力走,使他们髓枯干而死!

  他们始终忘不了荀无咎的笑容。

  那是温煦,秀美,甚至有些妖的笑容,那笑容让荀无咎看上去如同簇拥羽衣、闲步重楼的仙人,浑身都笼罩在一道圣洁的光芒中。

  这笑容宛如清风,宛如月光,宛如九天垂下的鹤,没有丝毫的恶与污秽。

  随着意识的模糊,白水二仙渐渐觉得,荀无咎并非在杀害他们,而是在超脱他们进入缥缈的仙境。

  落花飞云中,有一点盈盈的笑意。

  这是他们少年时曾有过的爱。

  豆蔻梢头二月初。

  落花树下,盈盈一笑,已笑了两人的心。

  但这一幕,早已淡忘在江湖风雨中了,笑容的主人,也已为他人母。却在这一刻,荀无咎的目光宛如记忆中那道久违光芒,照亮了他们已如铁石一般的心。

  多年前的一刻,仿佛又重回眼前。

  心,瞬间变得极为柔软,极为纯净。忧伤与爱意,宛如水草一般,在这被剥开的心灵上静静滋长。

  谁不曾有过这样一段少年心事?

  谁不曾为情而痛,为情而伤?

  氤氲的山岚中,光芒越来越强烈,白水二仙也忍不住出了一丝微笑。

  他们不应该恨荀无咎的,毕竟这个世界是如此冰冷,就这么沉醉在当年的回忆中,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他们甚至惊讶,原来自己也曾这样无畏、无惧、无所思的爱过。

  哪怕只有一瞬。

  原来爱的感觉是如此美好,那又何妨沉醉…

  荀无咎感受到白水二侠身子渐渐冰冷,缓缓将手掌收了回来。

  他的笑容像是一道光芒,那么洁净,空明,在这个污秽的大地上,仿佛是最后一缕夕照,带着无穷的温暖与感伤。

  他抬头,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猛地,一道黑气自他眉心冲起,荀无咎一声惨呼,双手抱着头,摔倒在地上。

  黑气不住涌,将他的头颅紧紧包围住,渐渐化成实质一般的浓黑,不住地在他的眉心处钻进钻出。

  荀无咎拼命咬住牙,想要忍住体内的痛苦,但他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发出沙哑的痛啸来,宛如野兽般在地上翻滚。

  长发瞬间散,被冷汗与尘埃沾染。

  这个如今清俊如仙的美少年,就在剧痛的折磨下,在尘土中苦苦挣扎。

  一道道漆黑的纹路自他的眉心蔓延开来,宛如狞恶的恶魔之羽,覆遍荀无咎的全身,又仿佛是摧骨裂筋的刑索,将荀无咎紧紧缚了起来。

  他的肌肤苍白如纸,随着黑纹蔓延,隐约可见他全身的血化成隐隐的脉动,向眉心倒而去。

  他的眉心处仿佛有一个无底的黑,正在张开,贪婪地噬着荀无咎的血脉。每噬一口,荀无咎就是一声惨叫!

  良久,黑纹缓缓收缩,那股黑气也仿佛消褪了力量,疲乏地缩回了荀无咎的额头。

  荀无咎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着气,冷汗沿着散的长发,淋漓而下。他就仿佛刚死过一次一般,虚得几乎连一手指都无法挪动。

  但慢慢地,他苍白的脸颊上显出了一丝嫣红,这仿佛是一朵生命之火,将他整个人都点亮起来。

  荀无咎喉中发出一阵仿佛痛苦又仿佛愉的沉,缓缓张开双臂,瞑目仰对夜空,仿佛他的身体已化为熊熊燃烧的荒原,甘愿奉献出一切,只为让这朵妖火烧得更猛烈。

  光在他身边氤氲萦绕,片刻间,他的脸已恢复了原来的白玉。他整个人都变得一尘不染,圣洁,空明。

  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力与美。

  而这美与力量仿佛潺潺动的溪,在月下缓缓增长着,让荀无咎原本清俊非凡的面容,带上了一种可怕的魅惑。

  他看了天行剑一眼。

  天行剑心中猛地一震,这一眼,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底,他忍不住想将所有的心底话都掏出来,讲给荀无咎听。

  他的目光是那么温和,天行剑竟有种冲动,愿意为荀无咎死去!

  这难道就是情蛊的力量?

  天行剑暗暗吃惊,急忙移开双目,不敢再看荀无咎。

  荀无咎的笑容丝毫不减:“还要杀多少人,情蛊才会化成伤心泪?”

  天行剑默默计算着,道:“大约还要十人!”

  荀无咎轻轻抚摸着江玉楼的秀发,他的动作中有无比的爱怜。

  江玉楼仍在昏睡着,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此刻的样子,他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痛苦。

  她要承继他的爱,如凤凰翱翔在没有人能约束的天上。

  似乎怕惊醒了江玉楼,荀无咎轻轻道:“那就继续跟着他们,他们伤一人,我们就杀一人!” Www.3Wxs.CC
( ← ) 上一章   九阙梦华   下一章 ( → )
金陵残梦金剑雕翎九阴九阳九月鹰飞绝代双骄绝塞传烽录绝顶开唐傀儡戏狂侠天娇魔女连城诀
三围武侠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步非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九阙梦华》第十四章 情中之蛊及九阙梦华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情中之蛊在线阅读,《九阙梦华(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