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148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4752 
( ← ) 上一章   下部第148章    下一章 ( → )
  “二小子,,瞎折腾什么呐,快点过来啊!”“老瘪蛋子,你他妈的干点啥玩意,能不能沙楞点啊!”我正搬着老姑的双腿,站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浑身漉漉地撞击着老姑一片水汪的,楼下的院子里突然叽叽喳喳地喧嚣起来,老姑催促我道:“大侄,快点吧,马上要开席了!”

  听到楼下吆三喝四的嚷嚷声、说笑声、打闹声,老姑的兴致立即被吸引了过去:“力,快,快点吧,三嫂,马上要回来了!”

  “哦…哦…哦…”在老姑的摧促之下,我又胡乱捅撞一番,然后,草草收场。老姑扑楞一声,跳到地板上,首先穿上衣服,待她打开卫生间的房门,这才发现,新三婶早已将我的旅行袋,悄然放在卫生间的门口,老姑面色微红,默默无语地拎起旅行袋:“来,大侄,把新衣服换上,然后,姑姑带你坐席去,嘻嘻!”

  老姑拉开旅行袋,掏出一件上衣,贴到我的脯上,认真地笔划一番:“不好,这件衣服,颜色太旧了,穿在身上,显得老气横秋的,呶,这件怎么样?”老姑又反复地端详起来:“不行,这件衣服,样式,早就过时了,太土了!”

  “嗨。”我不耐烦地嘀咕道:“姑姑,什么新的、旧的,随便穿上一件,不,就行了呗!”

  “不。”老姑不厌其烦地挑选着:“那可不行,我要把大侄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好好地馋馋她们,让她们看看我大侄,小伙子多帅啊,溜光水滑的,嘻嘻,呶,这件,不错,穿着很合适!”老姑终于相中一件上衣,精心地帮我穿戴好,然后,踮起脚尖,捧住我的面庞,既娇嗔又关切地吻了我一口:“咂…啊,好啦,大侄,走吧,咱们下楼,坐席去!”

  当老姑拉着我手,谈笑风生地走出楼门时,一群忙三火四的人们,也恰好鱼贯而入地冲进原本空空的院子里,彼此间没好气地、半真半假地互相挖苦着、咒骂着,你冲我撞,好像一群蚂蚁大搬迁。有搭台子的;有支帐篷的;有砌炉灶的;有摆桌椅的;有端碗筷的。

  “豁豁豁。”我不屑地咧了咧大嘴:“这可真够热闹的!”

  “力。”见无人注意我们,老姑贴到我身上,双手搂住我的部:“力,赶明,咱们的楼房上梁的时候,姑姑也要好好地办,也会搞得这么热闹的,嘻嘻。”

  “唉,有啥意思啊,陋习!”

  “有意思。”老姑又悄悄地吻了我一口,然后,津津有味地审视着纷纷的院子。

  伙夫们系好白围裙,有的收拾猪蹄、猪排、猪下水;有的杀鱼刮鳞;有的拈菜洗菜;有的扒葱剥蒜。人人都匆匆忙忙,但却忙而不,忙而有序,工作起来相当麻利。

  “嘀…嘀…嘀。”

  音响师架起高音大喇叭,接通了电源,再与录音机相连,整个院落里立刻响起刺耳的、时下最为流行的歌曲,浮躁而又做作。

  突然,据老姑介绍,那位身材矮胖的楼房落成典礼的主持人,不耐烦地命令音响师关掉吵人的录音机,然后,起麦克风,走到刚刚搭起的木台子中央:“哎,我说呀!大家伙都快点干呀,啊,沙沙楞楞的,别磨磨蹭蹭的!…老疙瘩,炉灶早就砌好啦,你怎么还不生火呀?别他妈的老在那抽烟啊,不花钱也别这样啊!”如今,益富足起来的故乡小镇,请客送礼、大大办之风如初的狂风,愈刮愈烈,更似那燎原之火,越烧越旺!无论什么大事小情,都要如此这般地折腾一番。

  起房造屋大搞典礼;取媳妇嫁女儿大设宴筵;生孩子十二天,亲朋好友要同喜同贺;老迈之人亡故,需重金聘请庙里的和尚,给度亡魂;大难不死、大病初愈之人,更要庆贺自己死里逃生、重获新生;公仆升迁或孩子升学,也要请乡邻里同来贺喜;…等等,等等!

  当然,庆贺或者同喜,绝对不能仅仅表现在口头上,必定要付诸实际行动,方才能真诚地表现出庆贺或者同喜之意。

  最具实际意义的行动莫过于用金钱来表示,金钱这种尤物驱使着人们终生为之奋斗,却永远也无法得到足。人们称这种表示为“上礼”上礼因亲疏远近、关系薄厚又分为几等,大的礼钱动辄上千元,甚至数千元;中等一些的礼钱也需五百元方才拿得出手;一般的礼钱亦得二百元;最低的礼钱是五十元,也是底线,再也不能低于这个数字!

  “上礼”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已经是一笔庞大的开销,很多情形之下,其开销之大,往往超过一家人正常的衣食住行之所需,为此,频繁的、不止不休的“上礼”常常把人们搞得狼狈不堪,甚至是襟捉见肘,因此,借贷“上礼”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早已不足为怪。

  同时,这又是一笔绝对不可以从帐本中勾掉的开销,每年都要列入财政支出的首位。尽管此项开销庞大而又繁重,但每家每户都有机会通过举办一次盛大的典礼,从而收回一年或数年中随出去的“上礼”钱,因而,人人对此都有成竹,从此乐而不疲。

  时下“上礼”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围绕这一时尚,又形成一种了新兴的产业,并且,还有一系列的,与之相配套服务项目。

  放眼望去,故乡小镇里为死人提供各种纸人、纸马的小作坊,遍地尽是。纸人、纸马,愈作工艺愈加湛,当然,价格也就愈加攀升。据老姑介绍说,一个纸制的奔驰轿车的模型,售价在千元以上。

  在蛋丸之地的故乡小镇,居然有数十家家专门为举办各种典礼和宴席而提供各项服务的、所谓的“公司”这些“公司”不仅人员素质高、专业化,而且设备先进、齐全。一旦张家、李家逢遇重要红白喜事,便前去与他们商洽,谈妥费用后“公司”所有人员在约定的时间内,带着所需设备准时赶到,并且,迅速走上自己的岗位,尽职尽责。就像现在这样!

  由于人丁兴旺,同时也是小镇益繁荣昌盛,小镇上几乎天天都有这样的盛大的宴席,平里,只要置身于小镇的街头巷尾,便会听到高音喇叭声嘶力竭地大喊大叫,吹鼓手比赛似地拼命吹奏,鞭炮此起彼伏地炸响!这已然成为故乡小镇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中午时分,前来贺礼的人们陆续赶到,入席之前,必须先到管帐先生那里,去缴“礼钱”而今天,管帐先生被三叔安置在楼内一个僻静的小房间里,盘腿端坐在暖洋洋的土炕上,身旁备有香烟和茶水,同时,还有一名极为称职的副手,协助老迈的管帐先生点验钞票。当有人进来写礼单时,老先生接过钞票,数一数,然后,便在本子上写就送礼人的尊姓大名,所送钱数。完毕,副手再将钞票数点一遍,确认无误后,小心奕奕地放入盒中。

  “各位,各位!”高音大喇叭再次喊叫起来:“各位都听好,张××的豪宅落成典礼现在正式开始啦!大家伙上完礼后,都各就各位,找好自己的位置,坐好,马上就要开席啦!”

  啊,开席啦,典礼最为热闹的时刻终于来到啦!人们三三两两地拥到餐桌前,分别寻找识的人,客客气气地围桌而坐。我特别地注意到,在每个餐桌的一角,都系着一个瓶起子,哇,看“公司”的经理,考虑得是多么的周全啊。

  “哦,闪一闪,让一让,别刮着,别烫着,来…喽。”

  院子里空前热闹起来,服务生穿梭地往来于餐桌之间,很是熟练地将菜肴一道接着一道地端上餐桌,于是,人们抓起竹筷,纷纷伸向盘中,争先恐后地大嚼大咽起来。

  “老姨。”大表哥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毕恭毕敬地站在老姑的身旁:“老姨,你来啦!”

  “嗯。”老姑刚刚夹进嘴里一口菜,看见大表哥,立刻摆出长辈那高不可攀的神态,赏赐般地拽过一把椅子:“大外甥,坐在这吧!”

  “嘿嘿。”大表哥将椅子拉到我的身旁,一脸和善地坐到我的身边:“我跟小力子喝点,啊,小力子,这一晃,咱们可有年头没在一起喝酒喽!”

  “是啊。”我抓过白酒瓶,礼貌地给大表哥斟白酒,老姑见状,急忙告诫我道:“大侄,你可喝不过你大哥啊,听姑姑的话,千万别瞎撑啊!”“嗨,老姨。”大表哥端起酒杯:“老姨呀,你大外甥老喽,可不能跟当年比喽!小力子,来,干一杯!”

  “好,大表哥,干一杯!”

  “干!”

  “啊,喝呀,喝呀,你他妈的倒是干呀。干呀。”身后传来几位青年人极不礼貌的大吵大嚷声,立刻没了我与大表哥以及老姑的谈话声,使我很难听清大表哥与老姑在谈些什么:“唉。”一位青年放下酒杯,叹息道:“他妈的,这个月呀,我算是来着啦,一连串有三份大礼啊,看来,我得借钱啦,不然,实在是打不开点喽!”

  “呵呵。”另一个大大咧咧地接茬道:“三份礼钱你就打怵啦,昨天,我一天就随出去三份大礼,啊,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里,同时去三个地方随礼,还要连吃三顿饭,实在是去不过来啦,怎么办,我先去第一家,媳妇去第二家,我急急忙忙吃几口饭,再跑到第三家!”

  “哎哟。”见我与大表哥你来我往地频频干杯,老姑极力阻止着:“大侄啊,不能再喝了,会喝醉的!”

  “这个小子。”从天而降的新三婶一把夺过我刚刚举起来的酒杯:“别喝了,小子,我看你又喝上听了,走!”新三婶将酒杯放置在餐桌上,将我拽起身来:“走,三婶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休息,醒醒酒,过一会,你三叔还要跟你喝酒呐,瞅你又醉成这个熊样,怎么跟你三叔喝啊!”“哦哟。”我站起身来,佯装着沉醉,身子故意往新三婶的身体上贴靠,新三婶挽住我的手臂:“走,小子,跟三婶走!”

  天空渐渐地黑沉下来,新三婶拉着我的手,嘟嘟哝哝地绕过一张张混乱不堪的餐桌,推搡开蚂蚁涌动般的人群,又踏上摆锅盆的缓台,七扭八拐,终于将我引领进一间幽暗的小房间里。

  一阵怡人的微风缓缓吹拂而来,我的头脑顿然清了许多,耳畔的嘈杂声,也全然消尽,望着静寂的小屋,望着铺陈着凉席的小土炕,望着丰的、的新三婶,我心中空前地喜悦起来:“啊,三婶!”我伸出双臂,忘情地抱住新三婶墩墩的肥,同时,张开着酒气的大嘴,不顾一切地狂吻起来。

  新三婶那热滚滚的脯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体上,一只手咚地揪住我的间的子:“啊,小子,你让三婶好想啊!”哧…嘣…咣…哧…嘣…咣…窗外传来震耳的巨响声,我慌忙松开新三婶,的醉眼溜向窗外,只见我与新三婶畸爱的结晶—张伟,领着几个小伙伴,嘻嘻哈哈地爬上楼顶,饶有兴致地燃放起礼花,将庆典活动推向最高

  哧…嘣…咣…哧…嘣…咣…顿时,震耳聋的爆竹声响彻云宵,向故乡小镇的人们宣告这栋非凡的建筑物,大功造成;流星般的焰火肆无忌惮地划破宁静的夜空,向苍茫的宇宙发出可笑的示威;呛人的烟雾四处弥漫,非常讨厌地笼罩住凌乱的院落,使我本来就极为烦燥的心境,愈加烦燥起来。

  “噢…唔,快来看啊,放焰火喽!”

  人们从四面八方蜂涌而至,挤了院落和道路,交通被迫中断。心急火燎的司机气急败坏的按着喇叭,久久不肯放开,尽管他知道这么做是无济于事,却依然死死地按着、接着,仿佛要跟爆竹比赛。

  咚…咣…一颗手榴弹般硕大的双响突然偏离了方向,一头撞到巨大的彩球上“嘭…”的一声,无辜的彩球登时粉身碎骨,一股股刺鼻的焦糊味,从窗溜将进来,扑入我的鼻息。

  “哇,好呛人啊!”我不捂住面庞。

  “嘻嘻,小子!”早已按奈不住的新三婶,伸出有力的手臂,将我推向小土炕,毫无准备的我,一股瘫倒下来。

  咕…咚…咚…咣…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下部第148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148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