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76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4798 
( ← ) 上一章   下部第76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喔…唷。”当听到都木老师那熟悉的,趿拉着拖鞋走动的脚步声,朴舅突然瘫软地向我贴靠过来,大酱块咣当一声低垂在我的肩膀上,非常老道地装出一副烂醉之态。

  哗…啦,房门缓缓地推开,我亲爱的都木老师依然披着那件薄薄的睡衣,一脸不悦地站在门口,我搀扶着佯醉的朴舅东倒西歪地走进屋去,都木老师一边关锁房门,一边气呼呼地嘀咕道:“唉,又喝成这个熊样!”

  “喝,喝。”我将朴舅刚刚放置在名贵的真皮沙发上,朴舅突然振作起来,顺手从茶几上抓过一瓶高档水果酒:“小子,来,喝,喝,还得喝!”

  “还喝,你还有完没完啊,那水有什么好喝的啊!”都木老师走过来,正夺过酒瓶,却被朴舅的黑熊掌生硬地推搡到一边,打了一个踉跄:“滚,他妈的,老子愿意喝,用不着你管!”

  “谁希罕管你啊,喝吧,喝吧,往死里喝吧,早晚得喝死你,哼,喝死拉倒!”

  “老师,蓝花呐!”我急忙扶住都木老师,悄声问道。

  都木老师秀眉一皱:“唉,疯去了,又疯去了,唉,这一家人啊,瞅他们爷俩,我真是活够了!”

  “老师。”我将脸怨气的都木老师搀扶进卧室,笑嘻嘻地凑过脸去,都木老师立刻将方才与朴舅的不愉快全然抛至脑后,燥热的面颊出娇的微笑,玉嘴一张,吧嗒亲了我一口,我用手掌拨开都木老师薄薄的睡衣,手指在都木老师的间隔着短小的内顽皮地起来:“嘻嘘,老师,您早点休息吧!”

  “嘻嘻。”都木老师的体微微地抖动起来,白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面庞,情意绵绵地瞅着我。

  突然,都木老师令我震惊地一股瘫坐到宽大的席梦思上,大大方方地起睡衣,叉开两条肥腿,冲我糜地微笑着。

  我则乖顺地蹲下身去,手指拨开都木老师的内,腥红的舌头快速地一番都木老师的小便,然后,悄然站起身来,拍了拍发的都木老师:“老师,等一会,等朴舅醉死啦,咱们,嘿嘿。”

  “嘿嘿。”都木老师会心地笑道:“孩子,去吧,照顾好你朴舅,让他少喝点!”

  “小子,过来,喝!”我正站在卧室里与都木老师眉来眼去的偷偷传情着,甚至还肆无忌惮地一番都木老师的小便。客厅里的朴舅扯着沙哑的嗓门,大声小气地冲我嚷嚷起来,我不敢再与都木老师没完没了地亲热,极不情愿地冲着都木老师打了一个飞眼,然后,一边着粘都木老师的手指,一边依依不舍地退出都木老师的卧室。

  朴舅已经将一只斟水酒的高脚玻璃杯推到我的面前,我抬起手来,手指尖故意移到朴舅的鼻孔下,不怀好意地希望他能从我的指尖上嗅闻到自己老婆的气味,我心中暗骂道:,还他妈的喝呐,一分钟之前,你老婆的小便又让我给抠了。而表面上,我假惺惺地摆着手:“不行,舅舅,我不能喝,一会,我还得开车回家呐!”

  “他妈的,逃…兵,没种的逃兵。”朴舅一把拽住我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回什么家、回家,今天,你就住在舅舅家里吧,哼…你这个没种的家伙,什么事都想逃,当兵,逃,喝酒,也想逃,哼,小子,你知道么?如果没有舅舅我帮你四处打点,你还能他妈的美了吧叽地开着高级轿车,跟着我到处肥吃肥喝么,如果没有你舅舅我,你就得他妈地要饭去喽。小子,告诉你,今天,如果你不陪舅舅我喝好,明天,你就别他妈的上班了…”

  “舅舅,干!”听到朴舅这番话,我懊丧地坐下身来,尽管手臂气得哆哆颤,可我还是努力地端起了酒杯:“舅舅,干!”

  “干!”朴舅终于收起阴沉的面庞,大酱块出一丝可贵的,但却是极不自然的笑容:“啊,干,,荣光嘶噫哒!”

  “小子。”朴舅再次抓过酒瓶,咕咚咚地将我的空杯重新斟,话题又让我很不舒服地转到当兵那档子让我永远不堪回首的往事上来:“小子,告诉舅舅,你为什么要开小差?嗯,当兵不好么?你看我,当了半辈子的兵,实话说,我还有点没当够呐!可是,老邓这一大裁军,我不得不转到了地方。”

  “舅舅。”听到朴舅的问话,我哪有胆量和颜面合盘托出自己开小差的真情实况,万般无奈下,我便信口开河地胡扯起开小差的缘由来,只见我双肩微耸:“舅舅,你是军官,在部队里,当然舒服自在,当然不会当够,可是,舅舅,你当过小兵么,你知道当个小兵有多苦么?”

  “再苦,还有囚犯苦么?”朴舅不服气地问道。

  “差不多,跟囚犯差不多!”我坦然答道。

  “此话怎讲?”朴舅追问道。

  “囚犯受管教的凌辱,当兵的,受小官的欺侮,舅舅,你说说,这跟囚犯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谁欺侮你了,嗯,哪个小官欺侮你了?”

  “班长,最基层的班长,最能欺侮我们这些小兵!”

  “哦,班长是怎么欺侮你的,嗯,能不能说给我听听啊?”

  “哼哼。”听到朴舅的话,我顿时心澎湃,感慨千万,我啪地放下酒杯,愤地讲述道:“舅舅,我到了军用机场,班长一看见我,就好像前世跟我有报不完的冤仇似地黑上了我。

  舅舅,你知道么,我妈妈从来不做针线活,她没那个耐,可是,为了我,妈妈终于耐着子拿起了针线,妈妈怕我在部队挨冻着凉,起早贪黑地给我制了一件羊坎肩,舅舅,那个小坎肩,别提有多制了,我一穿到身上,就喜欢的不得了哇,一看到那件小坎肩,我就想起妈妈了,一想起妈妈,我的身上就暖洋洋的。”

  “嗯,嗯。”朴舅赞同地点点头:“是的,是的,你妈妈长得的确不错,虽然谈不上特别的漂亮,可是,你妈妈的皮肤,特好,特有感!…”

  他妈的,我心中好生不悦:好个老啊,对我的妈妈也评头品足起来,我急忙打断朴舅的话,继续讲述道:“舅舅,可是,一到了部队,班长看见我身上的小坎肩,就郑重其事地警告我:部队里有规定,当兵的不允许穿民间的衣服!得,没收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件小坎肩!舅舅,那可不是一件普通的坎肩啊,它含着妈妈对我的一片关爱之情啊!”“嘿嘿。”朴舅咕噜喝了一口酒,然后,咧了咧厚嘴地笑道:“嘿嘿,小子,刚才,咱们说到哪了,哦,对了,想起来了,小子,你知道么?过去,我追求过你妈妈,可是,她不同意,这不,就把你的老师介绍给我了!其实啊。”

  朴舅瞪着红通通的醉眼:“小子,舅舅最喜欢的,还是你妈妈啊!可是,你妈妈嫌舅舅我学习成绩不好,没有考上正牌的大学,不得不进了一所吃喝穿用全部免费的军校,你妈妈骂我没出息,总他妈的说:好男人不当兵!哼哼,人各有志吗,荣光嘶噫哒!不过么,话又说回来了,我和你妈妈的事情,还有一个最大的障碍,这也是无法逾越的障碍…不是一个民族的!唉…”

  说到此处,朴舅非常伤感地叹息起来:“唉,小子,还是你妈妈好哟,在学校那咱,你妈小人不仅长得很不错,穿戴上也是最漂亮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每到夏天的时候,你妈妈最喜欢穿一条当时最为流行的布拉吉,并且,总是打着一把遮伞。哦,对了,你妈妈还特别喜欢玩相机,小子,那个时候,有几个学生能够买得起相机啊,哼,荣光嘶噫哒!别说相机,平时连吃饭都要打细算的,可是,你妈妈人家就有相机,据说还是相当不错的进口相机呐!”

  望着大酱块嘴角缓缓淌着的涎,我恶心到了极点:好个大酱块,你真是他妈的赖蛤蟆想吃天鹅哇,如果我是妈妈,也断然不会嫁给你这么个大酱块的。

  不过,我突然为朴舅感到荣幸:大酱块,你啊,你啊,没有娶到我妈妈,算是便宜你了,你偷偷地乐去吧。大酱块,坦白地讲,我的妈妈只是徒有其姣好的容貌、人的身材以及特别令你垂涎的肌肤,而妈妈的心灵,套用一句日本鬼子的话,那就是:良心大大的坏了!如果朴舅你真地与我妈妈结合在一起,嘿嘿,我敢用脑袋跟你打赌,我的妈妈能折磨死你,用妈妈的话来说,就是:让你骨头不痛,痛!

  “你妈妈好哇。”对妈妈的心灵毫无所知的朴舅,依然痴呆呆地意着妈妈,笨拙的黑熊掌模仿着妈妈给同学们照相时的靓姿,大酱块可笑地摇动着:“站好,别眨眼,哦,好,我按了,啪…完了!啊,小子,我跟你妈妈还合过影呐,我记得,那张照片你妈妈收藏起来了,你看没看到啊?”

  “舅舅。”我喝了一口水果酒,望着朴舅的态,更加气忿难当,重新将话题扭拽到难忘的兵营生活中来。

  “舅舅,舅舅,你听我说,你听我说!这还不算,班长还问我有没有现金,当时,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他的真正用意,就实话实说了:有哇,临走时,妈妈揣给我不少钱,说是留着平时零花用的。

  班长一听,严肃地说道:现金可要看管好,不能随便放,万一丢了,可就麻烦了。

  我刚说完谢谢,班长手一伸:把你的现金放我这里吧,我替你保管,你什么时候想花,什么时候就冲我要。朴叔,你说,我敢不给他么?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无论我怎样努力,班长就是说我站立得姿式不对劲,总也不及格。晚上,我趴在被窝里思来想去,苦苦想了大半宿,最后,我终于想明白了:我训练不及格的原因不应该出在我的脚脖子上,而应该出在班长帮我保管的那些现金上。第二天,我找到班长,悄悄地,非常含蓄地向他透:你帮我保管的那些现金,我不要了。”

  “结果呢?”朴舅暂时忘记了妈妈以及妈妈的肌肤,瞪起了醉眼,关切地问道,我双手一摊,嘿嘿一笑:“及格了,立马就及格了!”

  “哈哈哈。”朴舅闻言,顿时开怀大笑起来,继尔,表情冷峻地嘀咕道:“我虽然在部队多年,可是对基层这些事情真的一点都不了解,看来,腐败这股臭气,已经刮进了军营,可怕啊,可怕啊!”“哼哼。”我接茬道:“舅舅,什么还已经啊,腐败之风,大老早就刮进了军营,现在早已是彻底的腐烂开了,正如列宁所说的:正在散发着臭气!

  舅舅啊,现如今,在部队里,像我这样多少有点钱的老爷兵,日子还好混一些,而那些来自偏远农村的,家境贫寒的小兵们,还不比囚犯呐。班长看你没钱,根本榨不出什么油水来,一瞅你就特别扭,一看见你,气就不打一起处,想打就打,一点也不用客气,一点面子都不用讲,那架式,跟管教对待劳改犯一个样。你妈的。”

  我放下酒杯,模仿着班长的兵痞之相,手掌啪地往朴舅面前一挥,做出扇的姿式,朴舅因恐惧,本能地将大酱块,向沙发靠背上移挪开:“这,这,班长竟敢无故打人?”

  “为什么不能。”我收回手掌:“舅舅,怎么能说是无故打人呐,班长想打你,理由很多啊,并且很充分。最起码,你的风纪扣没有扣好,军容不整,妈的,老子就揍你了,咋的吧?…”

  “傻…爸。”我与朴舅面对着面,坐在客厅的茶几旁,正且饮且聊着,蓝花那娇巧可爱的靓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里,那原本极为清秀的面庞,因饮酒过度,红得好似透的大栗子,即使这样,却丝毫也没有忘记习学着影星那造做的微笑:“傻…爸。”

  已经彻底沉醉,但行为举止依然处处模仿影星的蓝花以前进一步,后退两步的可笑步履,一摇三晃地踱到沙发旁,一股瘫坐在朴舅的身旁,纤细的小手非常自然地,或者说是习惯性地探进朴舅的兜里。

  朴舅喜滋滋地抚摸着女儿臊热的面庞,明知顾问道:“我的宝贝姑娘,你又要干么啊?”

  蓝花的小手在朴舅的兜里尽力地搜寻着,同时,另一只小手做出娴熟的,数点钞票的样子:“嘻嘻,傻…爸,女儿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啊,这个呗!”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下部第76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76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