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40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4603 
( ← ) 上一章   下部第40章    下一章 ( → )
  望着老姨一只手按着被儿子吴涛拽扯得破破烂烂的内,另一只捂着淌泪水的秀脸,绝望地悲泣着,我叉着两手,不知如何是好;望着老姨父那垂死的,但依然是那么愚顽、刁钻的丑态,我实在不愿意在这令我窒息得行将断气的屋子里,再多滞留一分钟,我无奈地推开了房门,表姐冲着我的背影嚷嚷道:“表弟,你要干什么啊?”

  “去厕所!”

  说完,我啪地关上房门,像个贼似地、偷偷摸摸地溜出老姨家狭窄的院子,着剌骨的西北风,向着三叔家,狂奔而去。

  “三婶。”新三婶独自一人站在灶台旁,正埋头切菜,让我极其费解的是,如此寒冷的隆冬,新三婶却仅穿着一条薄薄的内,我悄悄地溜到她的身后,一把搂住新三婶那肥硕的身:“三婶,我回来了!”说完,我诈着胆,手掌在新三婶的薄内上,狠狠地掐拧一下:“三婶,你不冷啊!”“哎哟,混小子!”新三婶放下菜刀,笑嘻嘻地推搡着,试图挣脱开我:“别闹,混小子,没看见屋子里有外人么!”新三婶一边假意地推搡着我,一边抱住我的面庞,亲切地吻了我一口:“去吧,进屋跟你三叔喝酒去吧!”

  我依依不舍地松开新三婶,冲她顽皮地笑了笑,从新三婶那无所谓的情态中,我似乎感觉出什么?是什么呐?一时间还说不清楚。现在,我也没有闲暇的时间去思忖,我兴奋不已地推开了里间屋的房门。

  烟雾弥漫的屋子里,酒气薰天,三叔面色红晕,嘴里着滚滚酒气,大大咧咧地端坐在土炕上,他穿着一条深红色的、已经又脏又皱的着惺忪的眼睛,见我进来,和蔼地说道:“小力子,过来,跟三叔喝酒!”

  透过呛人的烟雾,我方才注意到,在三叔的身旁还坐着一位瘦弱的干老头,端着酒杯,正嘻皮笑脸地望着我,三叔见状,郑重其事地对我介绍道:“怎么,不认识吧,这是你老爷!”三叔放下酒杯,一边瞅着干瘦老头,一边一本正经地扳起了手指头:“他是河东的,如果从你爷爷那辈论起,我应该叫他老叔,,你瞧瞧,人么不怎么样,辈份可不小!可到是的,唉,怎么办呢,谁让咱比人家小一辈啦,叫老叔叫就叫老叔呗!”

  我冲着这位莫名其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老爷”静静地点点头。我始终也搞不明白故乡这些让人费解的辈份,而三叔论起来却头头是道,有有据,简直能论到三百年以前去。

  无论任何一个人,三叔都能给我安上这样或者那样的称呼:“这是你二大爷,那是你四舅,他你认识不认识?你瞅瞅,怎么这么糊涂哇,这不是你郑大叔吗,你呀,怎么啥也不明白啊,让我怎么办呢!可到是的。”

  有时,面对着一位芳龄女子,三叔不容置疑地强迫我称呼人家“老婶”得我脸通红,对方也极不自然。当然,也有令我扬眉吐气的时候,有一次,一个高出我一头多的大小伙子,竟然毕恭毕敬地叫我爷爷,我乐得差点没断了气,十几岁的我,还是个淘气孩子,竞然莫名其妙地有了一“孙子”真是让我好不兴奋啊!

  “老爷”冲我笑了笑,抓过一瓶白酒用牙齿咬开瓶盖,然后坐下来:“来吧,力啊,咱们喝酒!”不需三叔多加介绍,我也能猜想出这位“老爷”一定是三叔的朋友,三叔广天下,朋友到处都是,他家里的这种人,从未间断过,有时甚至不止一个。

  三叔帮我倒一杯白酒,美滋滋地告诉我道:“力啊,三叔今天发了笔意外之财,我跟你二姑父出去抓猪,碰到一只揣着猪仔,却有病的老母猪,我们就用最低廉的价钱,买了回来,哪曾想,运回家里,老母猪不仅病也好了,还给我下了一窝吱哇叫的猪崽仔,哈,这不,没人喂猪,我就把你老爷找来了,让他帮我伺候一阵子,等大了,再卖掉,哈,我大致算了算,这窝猪崽仔,最少能赚这个数!”

  三叔得意洋洋地伸出数大手指,我讨好的奉承道:“祝贺你,三叔!”

  “怎么。”三叔突然问我道:“我听你三婶说,你去大舅家了!”

  “嗯。”我点点头,端起了酒杯,三叔微微一笑,红堂堂的脸庞上,立刻泛起淡淡的不屑:“你大舅可不了起啊,那可是个人物啊!”“他。”我瞅了瞅三叔:“我大舅,穷得要死,穷得连房子都没有了,是个什么人啊物,应该是个无产阶级的模范人物吧!”

  “嘻嘻。”新三婶端着一盘切好的酱猪,扭着肥硕的大股,走进屋来,她拣起一块酱猪进嘴里,一边香甜地咀嚼着,一边顺嘴接过三叔的话茬:“小力子,你大舅可了不起啊,照相不放胶卷!”

  “哈哈哈。”三叔和“老爷”同时大笑起来,新三婶将酱猪放到桌子上,搂着我的脑袋问道:“混小子,三婶嘱咐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我的照片呐?”

  “唉。”我放下酒杯,双手一摊:“我说三婶啊,你明知我大舅给你照相不放胶卷,你还让我跟大舅要的什么照片啊!你这是故意让我大舅出丑、现眼啊!”“嘻嘻。”新三婶松开我的脖颈,满意地嘻笑起来,同时,指着我的脸蛋,以讥讽的口吻说道:“这混小子,长得真像他大舅!”

  “嗯。”三叔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像,三辈不断姥家么!”

  “什么。”听到自己与乞丐般的大舅连相,我又羞又恼:“不,不,我不像大舅!”

  “像。”新三婶故意挑衅道:“像,哪都像,连说话的声音都特别地像!”

  “哼。”我啪地扔掉筷子:“不喝了!”

  “哎哟。”见我当真动了气,新三婶立刻堆起了笑脸,像对待不懂事的小孩子似地抱住我,往桌前拽扯着:“别生气啊,大侄啊,三婶跟你开玩笑呐,不像,我大侄哪能像那个要饭花子似的大舅呐,来,吃口菜,消消气!”说完,新三婶拣起一块酱猪到我的嘴里,我一边咀嚼着,一边冲着可爱的新三婶,又是挤眉,又是眼,又是吐舌头。

  让我极其反感,心中甚是不悦的,不仅三叔和新三婶异口同声在认为我与大舅长得特别相像,就连也是如此。然而客观地说,我确确实实长得很像大舅,我曾经多次仔仔细细地端详过大舅的面容,然后再对着镜子审视一番自己,心里偷偷地说道:不可否认,果然如此,我在许多方面,长得的确很像大舅!

  “嘿嘿。”见我有些消气,三叔又以挖苦的口吻说道:“力啊,你大舅在镇上,净是热闹节目,有一次,我从你到大舅家门前路过,突然,看见姥姥从屋子里窜出来,怀里抱着一台东方红牌收音机,慌不择路地奔跑着,大舅随后也冲出屋门,手里拎着一把切菜刀,一边骂着,一边怒气冲冲地追赶着你姥姥。

  我急忙拦住你大舅:大哥啊,你这是干么啊?可到是的,只听你大舅气鼓鼓地骂道:这个老王八犊子,我非得杀了她!我问:这是为什么?你大舅说道:三弟啊,你不知道哇,这老东西太不是物啦,她手里有钱老儿子怎么花都行,我没钱买粮,跟她借点都不行,这不,看我没钱还她,就把我的收音机给搬走啦!三弟,你说,世上还有这样的妈妈么?

  嘿嘿,大侄啊,那天,我说歹说总算是把大舅劝进了屋:大哥呀,可到是的,有话好好说么,这娘俩还舞刀用的,让外人看了多不好哇!大侄啊,还有你姥姥那么狠心的啊,嗯,儿子穷得连饭都吃不上了,还去搬他的东西,可到是的,你大舅他还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啊!…”

  “三哥。”三叔眉飞舞地讲述着,我则与新三婶暗暗地眉来眼去着,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一前一后地走进来两个人,我认识他们,却叫不上名字来,只知道他们也是在自由市场上练摊贩卖猪的,只见两个猪贩子,一个手捂着眼睛,另一个则面恶气。

  “三哥,他打我!”捂眼睛的贩子开始向三叔告状。

  “你他妈的该打,有你那么卖的吗?”另一个人指出他为什么挨打的罪名:“人家明明想买我的,可你这小子却死皮赖脸硬往你那边拉,有你这么做买卖的么?”

  三叔闻言,放下酒杯,缓缓地点燃一支香烟:“算啦算啦,都一个生产队住着,你少卖点他少卖点能怎么地啊,可到是的,嗯,非得动手才好吗。耗崽子,不管怎么说,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可到是的,我看看,哎呀,可到是的,眼睛都给打肿啦,你他妈的下手可真狠啊。我看这样吧,耗崽子,你拿出五百块钱给他。你呢,你拿这钱回家好好看看眼睛,养几天伤,可到是的,病好啦,我请你们俩喝酒。若不现在就喝,可你肿着个眼睛怎么喝呀,可到是的,再说啦,你们俩个现在都还没消气,别越喝越来气,把桌子给我掀了!可到是的…”

  经三叔这一番调解,被称作耗崽子的那个人当着三叔的面,掏给被他打坏眼睛的人五百元钞票,做为医药费,此事便算了结。

  “三叔你真行啊。”我感叹道:“你家快成派出所啦,打架斗殴都到你这平评理!”

  “你三叔是谁呀!派出所算个啥啊!”“老爷”说完,站起身来,去取汤勺。

  “老叔,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别惹我生气,行不行啊!”三叔向“老爷”翻了翻白眼,冷冷地嘀咕道。

  “我又怎么把你得罪啦,我说的都是真事啊!主席管不了的事,你都能管得了!”

  “你拉倒吧!”

  “小力啊,明年,你再来的时候。”“老爷”一本正经地冲着我说道:“你三叔就是咱们人民公社的社长啦!”

  “你去去去,一边凉快去…”三叔哭笑不得地嘟哝着:“我说老叔啊,咱们说归说,笑归笑,喝完了酒,你赶快给我喂猪去!”

  “三哥,不好了。”外出抓猪的二姑父惊慌失措地冲进屋来:“三哥,不好了,猪跑了!”

  “啊。”三叔啪地放下酒杯,连外都来不及穿,与“老爷”一起,跟在二姑父的身后,在茫茫的荒野里,顶着寒风,拼命地狂奔起来。

  “啊…”望着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下的三叔,早已醉的我,独自一人,冲着窗户,举着酒杯,若有所思地胡言语起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嘻嘻。”身旁的新三婶笑地推了我一把:“混小子,又他妈的臭词用啊!”“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行,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

  咕噜,我脖子一仰,一杯白酒便痛痛快快地灌进肚子里,新三婶惊惧地夺过我的酒杯:“混小子,咋能这么喝啊,会喝坏的!”

  “啊,没事。”一杯白酒下肚,短暂的烧灼感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法自制的兴奋,我扑到新三婶的怀里,佯装着去抢夺空酒杯,却是地在她的身上胡抓摸,新三婶哎哟哎哟地抵挡着,过了片刻,肚子里的酒开始发生效力,我顿觉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扑通一声,瘫倒在新三婶的间,隔着薄薄的内,我非常幸福地享受着新三婶那人的软绵和臊热。

  “这混小子,又喝多了!”

  新三婶用力将我抱起,我借着滚滚而来的酒,终于鼓起了憋已久的勇气,呼地将手掌滑进新三婶的间,一把拽住那片极其养手的黑

  “啊…呀…”新三婶完全被我赅人举动彻底惊呆住,一时间竟然茫然不知所措,我醉眼惺忪地望着新三婶,嘴里着呛人的酒气,喃喃地嘀咕道:“三婶,让我摸摸,让我摸摸么!”

  “混小子。”新三婶依然呆若木:“你…这…”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下部第40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40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