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36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4985 
( ← ) 上一章   下部第36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生活是贫穷的、艰辛的、劳累的,但新三婶却是无比的快乐,你看她,一边冲洗着血淋淋的猪内脏,一边无忧无虑地哼唱着,两只原本肥实、白的手掌,早已被冰冷的井水,浸渍成暗红色,泛着层层锉手的糙。

  “嘻嘻。”三叔正站在屋子中央,头大汗地割卸着猪后腿,新三婶迈进屋子里,悄悄地溜到三叔的身后,一把抱住三叔那熊背般的身:“嘻嘻。”

  三叔放下屠刀,转过身来,一把将美的新三婶搂进宽大的怀里,张开着酒气的大嘴,尽情地啃咬着新三婶那泛着滚滚冷气的、红扑扑的面颊。新三婶幸福地呻着,薄薄的红舌头,深情地着三叔那硬如钢针的黑胡茬:“唔唷,好扎啊!”冬天的白昼极其短暂,午后三时,暗淡的太阳便悄然而去,天空渐渐地朦胧起来,此时,新三婶便开始烧火煮饭,我与三叔对面而坐,一边海阔天空地谈笑风生,一边你来我往地推杯换盏,新三婶则含微笑,一会瞅瞅心上人三叔,一会又瞧瞧极其调皮,在她的面前越来越加放肆的我,嘻嘻地欢笑着,时尔给我夹块肥,时尔给三叔斟杯白酒。

  “啊。”酒足饭,我扑通一声,往土炕上一倒,新三婶乐呵呵地唉息道:“他妈的,这混小子,又喝多了!”

  新三婶抱住佯醉的我,开始给我衣服,我故意往新三婶的身上贴靠着,有时趁她不在意,手掌挑逗般地滑向她的大腿或者是酥,死皮赖脸地一番,如果新三婶还没有什么反应,我就壮着胆,试探地掐拧一下。

  “哎哟,这混小子,又瞎折腾个啥啊!”新三婶哎哟一声,轻轻地推开我的手掌,被我掐疼的大肥腿“哎哟,这混小子!”突然,新三婶深深地俯下身来,热哄哄的嘴,凑到我的耳畔:“小力子,老实点,哦,听话!”

  “这小子,可到是的,又醉了!”三叔抹了抹酒气薰天的油嘴,早已按奈不住,一把拽过正给我整理被角的新三婶,新三婶则轻轻地嘘嘘着:“嘘,别,先别啊,他还没睡着呐!”

  “嗨。”三叔肯定地说道:“他,早做美梦去了,他那点酒量,我最清楚,三两烧酒下肚,就醉成死狗了!”

  咕咚一声,三叔将新三婶重重地在身下,嘿,我说三叔啊,你真是隔着门瞧人,把我给瞧扁了,我可没有喝醉,更不是什么死狗,此时,此刻,我正偷偷地掀起被角,借着淡淡的月光,一双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你呢,正火难耐地欣赏着你和新三婶旁若无我地大搞西洋景呐!

  三叔搂着新三婶在厚重的棉被里,哼哼叽叽地折腾着,很快便传来清脆的、吧叽吧叽的声音,黑暗之中,厚棉被可笑地鼓起来又哗啦啦地伏下去,在三叔坚强而有力的撞击之下,新三婶得意忘形地呻着:“啊…哟,啊…哟,老张啊,你真有劲,把我的蕊,都撞麻木了!”

  “好不好啊!”三叔地问道,更加凶狠地大作起来,新三婶放地笑道:“好,真好,也不怪你以前的媳妇骂我,看来,我是真喜欢你这玩意啊,我真是很得意你这口啊!”“哈哈。”听到新三婶的糜语,三叔愈加兴奋起来,呼…他竟然不顾寒冷地掀掉身上的棉被:“去他妈的吧,太了,不得劲,用不上力气,起来不舒服!”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啊唷,啊唷,啊唷,啊唷,啊唷…”

  两个正值黄金年华,周身充着旺盛的男女,哼哼呀呀地撕扯在一起,纵声地颠来倒去,那疯狂的场景,直看得我热血沸腾,一只手握住硬如钢铣的,拼命地着。

  啊,新三婶的体是那般的洁白和肥美,看得我涎水横,顺着歪扭着的嘴角,哗哗地漫溢到枕头上,形成淋淋的一片渍迹。哇,新三婶的大腿更是感怡人,又又长,在如丝的月光下,反着晶莹的柔光,我真恨不得一头猛扑过去,抱搂过来,恣意咬啃一番,甚至将其撕成碎片,咽到嘴巴里,咀个粉碎,嚼个稀烂,然后,美滋滋地到肚子里,彻底据为已有。

  “嘻嘻,好啊!”新三婶突然停止了放的呻,嘻笑起来,我仔细一瞧,三叔再次重重地在新三婶的体上,布硬胡茬的大嘴岔,死死地紧贴在新三婶的脯上,厚厚的大舌头,肆意着新三婶的美,两排能切碎猪肋骨的大牙齿,卖力地叼拽着新三婶那圆浑的大头。

  “嘻嘻,轻点,轻点咬哦,该死的,你要把我的头咬掉啊!”新三婶秀眉微锁,哼哼叽叽地护住被三叔咬痛的房,三叔放开新三婶的大头,呼地一下,再度跃起身来,两只有力的大手掌,生硬地按在新三婶两壮的、光滑的大腿部。然后,三叔将自己那大的,挂的,在月光中泛着点点光亮的大巴,对准新三婶一片狼籍的小便,咣当一声,捅扎进去,继尔,便狂放地拽起来。

  “啊唷,啊唷,啊唷,啊唷,啊唷…”

  新三婶直地呻着,我则继续着已经得又醉又麻的,当听到三叔杀猪般地狂吼一声,红通通的大巴从新三婶的小便里猛出来,粘稠的哧哧在溅到新三婶的小腹上时,我再也按奈不住,心头狂一颤抖,手指肚死死地拧着头,几乎与三叔在同一个时刻,白森森的呼呼地涌出来!

  “小力子。”排完憋闷难忍的,我在三叔与新三婶一阵恩恩爱爱的唧唧我我声中,悄然睡死过去。朦胧之中,感觉到新三婶坐在我的身旁,正轻轻地拽拉着我的手臂,我乘势将手掌贴到新三婶肥美的股蛋上,新三婶已经察觉到我放肆的举动,试图躲开我,但,来不及了,我不失时机地在新三婶肥美的股上,狠狠地掐拧一下:“好热啊!”“嘻嘻。”新三婶还是本能地躲闪一下,假惺惺地愠怒道:“混小子,别闹!”说完,新三婶将我拽扯起来:“来,穿上衣服,跟三婶上站,卖猪下水去!”

  “唔。”我顺势歪倒在新三婶软乎乎的腹上,脑袋瓜地顶撞着新三婶那颤微微的酥:“唔哟,好累啊,人家还没睡醒呐!”

  “那,你就接着睡吧,三婶自己去了!”

  “不,不。”我慌忙从新三婶的怀里坐起身来:“三婶,我去,我要去。”

  “那好,要去,就快点穿上衣服吧!”

  “哼。”每天凌晨,新三婶都像对待不懂事的小孩子似地,亲手帮我穿衣服,我则别有用心地,或是盯着她的,或是瞅着她的美腿,每当我们的目光有意、或者无意地碰到一起时,新三婶总是秀眉一展,珠一撇:“哼,混小子,跟你三叔一个臭德行,你三叔是个老包,你,混小子,是个小包!”

  尽管新三婶嘴上佯怒地斥责着我,但是,从她那无所谓的神态上,我真切地感受到,新三婶并不讨厌我这个一有机会,便在她面前搞点下小动作的小包,甚至,更不主动回避我,有时,还美滋滋地、极具挑逗地与我放肆地撕扯一番。

  这不,我和新三婶一人拎着一只大口袋,顶着寒风,快地登上通勤火车上,我们把脏口袋往旁边一丢,便扒着车窗,你一言,我一语地戏笑起来,继尔,便半推半就地撕扯起来。

  中午,我与新三婶一路说笑、嬉戏着,从钢铁厂返回到自由市场,新三婶照例接过三叔的大砍刀,站到案前,持刀上岗了。我依然跃跃拭地抢夺着新三婶手中的大砍刀:“三婶,我来卖,让我卖几刀吧!”

  “别闹。”新三婶笑嘻嘻地掐拧一下我的脸蛋:“别闹,你割不好,人家不会要的!”

  “你妈。”

  突然,从我们的身后,传来阵阵恶声恶气的谩骂声,新三婶冷冷地、若无其事地嘀咕道:“嘿嘿,又打架了,这里真是好热闹啊,天天都像唱大戏似的。”

  熙熙嚷嚷的自由市场,同时也是一处群雄争斗的竞技场,为了争得那蝇微之利,商贩之间时常出言不逊,继尔便是大打出手。因此,小小的市场,每时每刻都蕴藏着腾腾杀气,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尤如那枯的干柴,只要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星星火花,便唰地一下熊熊燃烧起来,并且立刻就象突然发的火山,瞬息之间,便一发不可收拾,但只见,自由市场里刀光血影,狼烟四起,争斗到险恶惨烈之处,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直打得天昏地暗。

  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大家早已顾不上什么颜面和人格。一旦你从竞技场上,像只斗败的公,灰头灰脸地败下阵来,嘿嘿,真是不好意思啊,以后,就别来这里厮混了,丢人现眼了。

  万般无奈之下,这些斗败的公,便只好溜到邻近的钢铁厂去开拓新的生存空间,将一车又一车的疏菜、瓜果、鲜贩到那里,渐渐地,这伙人成为钢铁厂的工人们菜蓝子的重要供应者,当然,钢铁工人们必须经常地、不可避免地品尝到这伙人所供应的劣质的蔬果和病畜的腐

  凶悍的三叔,凭借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豪迈气魄,和棕熊般的健壮身体,以及紧握在手中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大砍刀,很快便在自由市场里确立了自己的王者地位。如果有谁这此表示怀疑,甚至不服气,显现出丝丝的不敬之意,三叔便会毫不客气地予以回击,绝不手软地将其打翻在地。

  有一次,我亲眼目睹三叔用大砍刀,啪啪地砍切着敌人的脑袋瓜,那血淋淋的场景,吓得我慌忙捂住了眼睛,不忍再睹,事后,我余悸未息地问三叔道:“三叔,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把人家的脑袋砍碎了,可怎么办啊,你不得偿命去!”

  “哼。”听到我的话,正在卸的三叔瞅了瞅手中血淋林的大砍刀,很在行地说道:“嘿嘿,大侄,你不懂,人的脑袋骨最他妈的硬,轻易砍不碎,并且,我下手也是有分寸,既砍不碎,还把他砍得头破血,大侄,这叫杀给猴看,让旁边的家伙们都知道知道,我,可不好惹的!”

  “哇。”听到三叔这番高论,我顿时哑口无言,呆呆地望着他。

  在自由市场里,比起那些虎背熊,而头脑却极其简单、顽愚的屠夫们,三叔绝对够得上是个秀才,完全有资格给那些徒有一张人皮的蠢货们当老师。

  三叔虽然没念过几天书,但却很爱阅读,中国的、外国的、世界的、古代的、现代的各种重大事件他都知晓,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他尤其热衷于阅读中国古典的武侠小说,臂如:《水浒》、《小五义》、《小八义》、《续小五义》、《包公案》、…从这些书中,三叔领悟到许多混迹江湖的真谛。

  三叔不喜欢阅读《红楼梦》“婆婆妈妈的,篇娘们腔娘们气的,没什么看头!”三叔也不太喜欢读《西游记》“净瞎白话,全都是些糊小孩的玩意!”三叔最爱读的书是《三国演义》,这本书伴随了他大半生,使他从中学会很多计谋,三叔把这些计谋一一牢记在心,随时随地都加以施展。

  我对《水浒》和《三国》的了解,都是三叔在儿童时代灌输给我的,他经常绘声绘地给我讲述那些精彩的、扣人心弦的故事。然而,非常可怕的是,三叔却把这些故事看成是中国的正史。成年后,我经常为此与他争论,有时辩论得面红耳赤,甚至不而散。

  三叔把从书本上通晓的真理学以致用,并且发扬光大。面对众多的竞争者,他强硬起来比钢铁还要坚强;而软弱时却比绵羊还要柔顺;强硬时,他手持锃亮的、闪着人寒光的杀猪刀市场撵着人打杀;软弱时,他脸堆起和蔼可亲的笑容,给人家赔理,并掏钱请人吃饭店。

  有时出于某种需要,三叔会非常隐蔽地,却又相当出色的挑动他人互相争斗,直至打得狗血头,最后他渔翁得利。由于三叔具有极高的智商和丰富的知识,以及走南闯北的阅历,很快就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所有的贩们全部俯首称臣,活像一群温顺的绵羊依服在三叔的脚下。

  “哎呀。”我正与新三婶一边看着商贩们争斗的场面,一边嘻嘻哈哈地相互抢夺着大砍刀,突然,身后传来非常熟悉的喊叫声,我转身一看,嘿嘿,原来是大舅。大舅背着一只破布袋,还是推着数年前那辆吱呀作响的破自行车,我又将目光移到他的身后,哈,大舅股蛋上那块旧布丁依然滑稽可笑地搭拉着,在寒风中,摇来晃去:“小力子,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大舅。”我正回答大舅的问话,身旁的新三婶一脸迷茫地惊呼起来:“啥…小力子,混小子,他…是你大舅?”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下部第36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36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