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22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4647 
( ← ) 上一章   下部第22章    下一章 ( → )
  姥姥家仅存的几间房屋,在老舅的一意孤行之下,终于变卖掉,姥姥将卖房款与两个儿子均分后,便与姥爷在小镇的边缘,买了一间极其廉价的、东倒西歪的小草房,苦度残生。爱酒如命的姥爷,在一次烂醉之后,不慎摔了一跤,从此,再也无法站立起来,终哆哆嗦嗦地躺在冷冰冰的土炕上,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

  “打,打。”当妈妈与爸爸走进姥爷家的破草房时,病卧在炕的姥爷,伸着弯曲的手指,冲着妈妈比划着:“打,打,打我九回了!”

  “咋的。”还没等妈妈回答,姥姥没好气地走进屋来,冲着姥爷吼道:“活该,你该打,你自己找的,谁让你没深拉浅地喝大酒,这下可好,喝瘫了,你看。”姥姥顺手从地板上拣起一只断了气的小雏,对妈妈说道:“这个老东西,自己起不来炕,就拿我的小煞气,只要一看见小飞到炕上,他就一把抓住,咔哧一声,把脖子掐断!”

  “你。”姥爷指着姥姥,告状般地对妈妈说道:“你妈她,就,就,就知道伺候小,根本不管我,我,我瘫了,没用了,挣不到钱啦,她就不管我啦,你看。”姥爷指着他的身下,爸爸走了过去,起姥爷的被角,顿时冒出滚滚腐臭的气味,我不捂住了鼻子,爸爸惊呼道:“我的天,岳父,你的背都烂了!”

  “能,能不烂吗!”姥爷讲述道:“她。”姥爷指着姥姥:“她,总也不给我翻身,我一天到晚就这么躺着,一动也动不了,能不烂吗!”

  “哦。”大舅和老舅相继走进屋来,老舅冲着爸爸,冷冷地问道:“二姐夫来了?”

  “嗯。”爸爸也不很友好地答应一声,看得出来,他们似乎有些什么隔膜,两人草草地问候一句,便再也不肯进行任何交谈,大舅则热情地与妈妈嘘寒问暖,我感觉到姥姥家的空气,比屋外还要寒冷一百倍,同时,更是沉闷的让人窒息,我拉了拉妈妈的手:“妈妈,咱们回家吧!”

  “哎哟。”大舅转过身来:“大外甥,这是干么,刚进屋,就要走哇!”

  “二姐夫。”老姨冷气嗖嗖地推门而入,看到爸爸,她既兴奋,又尴尬,眼睛里冒着极其复杂的柔光:“二姐夫,什么时候来的啊?”

  “哦,我,来了三天了!”

  “燕子。”看到老姨热切地望着爸爸,妈妈又来了醋意,她故意用身子挡住了爸爸,心不在焉地问老姨道:“你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啊?”

  “唉。”老姨感叹道:“二姐,我还能怎么样呢,凑合活着呗!”老姨一边说着,一边拉住我的手:“小力,过年到老姨串门去啊!”“嗯。”我胡乱应承一声,想起那个赌徒姨父,我便再也没有心情去老姨家串门。老姨今天穿着很是整齐,这是当地的风俗,有客人来,一定要穿上最新、最好的衣服,来接待客人,否则,将被视为对客人不尊重,同时,也降低自己的身份。

  “妈…”看到姥姥屋里屋外地忙碌着,老姨放开我的手“妈…我来吧。”老姨掉外衣,出一件深红色的、自己手织的线衣,丝毫也不感的脯还是那样的平展,一对小巧的房,极不合谐地扣在干枯的前

  老姨弯下来,抓起煤铲,往炉膛里充填着煤泥,瘦削的小股正好冲着我的面庞,我悄悄地扫视一番,心中嘀咕道:这一段时期,老姨又瘦弱许多,本来就干瘪的小股,竟然瘦出一对可笑的骨头尖,两条细腿夹裹着的间,其空隙更加巨大,也更让我浮想联翩。

  我想起老姨那朦胧画般的小便,稀疏的黑,尤其是那堆臊咸的、淋淋的,真是让我心驰神往,我恨不得一把抱住老姨股,痛痛快快地啃咬一番,尽情地品偿着那堆

  “滚!”我正望着老姨的股发呆,妈妈突然恶狠狠地捶了爸爸一拳,悄声骂道:“不要脸,看啥呐,瞅你这臭德,一看见小姨子就发傻!想啥呢,还想着…”

  “得,得。”爸爸低声吱唔道:“你真是个神经病,我看啥啦,我,我…”

  大舅和老舅坐在炕梢,一边咕嘟咕嘟地云吐雾,一边漫无边际地高谈阔论,老舅得意洋洋地向大舅吹嘘着,他正准备做一桩很大、很大的投机倒把的大买卖,利润大得惊人,甚至比贩卖毒品赚得还要多。大舅则不甘示弱地、瞪着昏浊的眼睛胡擂着,说他下乡照像时,无意中收集到一件古董,一个青铜古鼎,至于年代,正准备找专家鉴定,据保守估计,至少应该在千年以上。老舅一听,把脑袋摇得像只波鼓,说死也不肯相信,于是,两人脸红脖子地争执起来,根本没有注意到爸爸、妈妈和老姨这方面。

  老姨似乎听到妈妈和爸爸的耳语声,她放下煤铲,默默地站起身来,走到外间屋,避开妈妈咄咄的目光。

  我偷偷地瞅了瞅妈妈,只见妈妈脸色甚是赅人,呼呼地息着,死死地盯着爸爸,而爸爸则故意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抓过土炕上一本残破的旧书,胡乱翻阅着。

  我努力地猜测着:爸爸与老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何把妈妈气成这样?难道,爸爸也像妈妈那样,把老姨也给了?把老姨那堆,给啃了?哼,好个大坏蛋,老姨的,我还没把玩到,却被可恶的爸爸捷足先登了!真是气死我也!

  “喂。”姥姥冲着大家嚷嚷道:“都别瞎嚷嚷了,饭好了,大家都过来吃饭吧!”

  咣当…老姨将饭桌推到土炕上,爸爸站起身来,帮助姥姥将一盘盘热气升腾的菜肴,端到桌子上,大舅与老舅终于停止了烈的争执,坐到饭桌前。

  “嘿嘿。”当大家一一落座后,躺在炕头的姥爷,非常和善地端着小酒盅,冲我笑道:“外孙子,能不能喝点啊?”

  “哼。”姥姥一把推开小酒盅:“喝,喝,喝什么喝,大点个年纪,就喝,喝,等喝成你那个样子,就美喽,是不?”

  “二姐夫。”大家刚刚拿起筷子,老舅郑重地对爸爸说道:“二姐夫,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爹的房子卖了,现在,不仅什么也没有了,还瘫巴了,二姐夫,你看,我爹、我妈,今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呐?”

  “哦。”爸爸瞅了瞅老舅,反问道:“你说怎么办啊?”

  “我看这样吧,咱们大家好好地商量商量、合计合计,每人每月给我爹、我妈一定数目的生活费…”

  “哟…”爸爸不悦地撂下了筷子:“内弟,给老人生活费,这是每个做儿女应该的,我们没有意见,可是,岳父的卖房钱呢,哪里去了?”

  “这。”老舅问道:“这,给老人生活费,跟卖房子钱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你们把老人的房子给卖了,钱给分了,反过来,让我们大家平摊老人的生活费,你可真好意思,你可真想得出来!”

  “哼。”老舅不服道:“赡养老人,是每个儿女的义务,你不摊钱,我到公社告你去!”

  “哼。”爸爸回敬道:“这我比你清楚,可是,继承老人的财产,也是每个儿女的权利,你告我,我还要告你呐!卖房子的钱,你二姐也应该有份。”

  “啊…”老舅顿时哑口无言,木然地望着爸爸,大舅深有感触地嘀咕道:“嗬嗬,还是念大书的厉害啊!懂得法律,谁也糊不了!”

  啪…啪…啪…爸爸跟老舅正斗般地争吵着,房门突然响动起来,只见哗啦一声,赌徒老姨父阴沉着脸,走进屋来,看到饭桌上的老姨,恶狠狠地吼道:“哼哼,看把你乐的,啊,原来是你二姐夫来了,哼哼,我说怎乐成这样,临出门又是洗啊、又是擦啊,哼哼,臭不要脸的小,你寒碜不寒碜啊,你害臊不害臊啊,还忝着个脸吃饭,你的脸,早就让熊瞎子给了吧!”

  “你。”老姨羞愧面地站起身来,冲着老姨父嚷嚷道:“你又在哪喝了,瞎嚷嚷个啥啊,二姐夫来了,我就不应该来看看么?”

  “当然得看看了,不要,今天晚上能睡着觉么!”

  “小连襟。”爸爸气鼓鼓地站起身来:“你胡嘞嘞些什么啊,你是什么意思?”

  “…”老姨父狠了一口烟卷:“什么意思?我是什么意思,你比谁都清楚,你们之间的好事,好意思让我讲讲么?”

  “什么好事,你说,我们有什么好事,我帮助小姨了,这还有错了么?”

  “哟…”老姨父啪地甩掉烟蒂:“你少来,还帮助小姨呢,你你小姨了吧!”

  “你。”爸爸扔掉筷子,冲向老姨父,瘦弱的老姨慌忙横在两个男人的中间:“别,别,可别…”

  “想打仗,好啊!”老姨父一把推开老姨,呼地站到爸爸面前:“来吧,打啊,好长时间没打仗了,这手真的有点啦!”

  看到爸爸与老姨父在屋地中央箭拔弩张地对峙着,姥爷苦涩地咧了咧嘴:“你们,都给我消停消停,别,别在我家,胡闹,有什么想法,就好好地说,如果想打仗,就另找个地方,我家,可不是战场!”

  “唉。”姥姥哧溜咽下一口白酒:“热辣不热辣啊,笑话不笑话啊,哎,这是什么事啊,这是什么好事啊,大吵大嚷的,很怕邻居不知道,是不?”

  “哈。”老舅皮笑不笑地嘀咕道:“好,好,小姨子么,就是姐夫的半个股啊,这有什么…”

  “哼。”听到老舅挑火般的话语,老姨父登时怒不可遏,他一把揪住爸爸的衣领子:“啊,玩我的媳妇,我跟你没完,我跟你拼了!”

  说着,老姨父以令我不可想像的速度,向爸爸伸出铁拳,爸爸则机灵地一闪,老姨父的拳头落空,身子猛烈地向前倾去,爸爸见状,脚掌向前一踢,老姨父毫无准备,一股瘫坐在地。

  “好哇…”老姨父更加气急败坏,呼地爬起身来,准备继续再战,大舅冲过来,拽住他的手膊:“老妹夫,消消气,可别闹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老姨依然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呜地涕着:“我是说不清楚了,我是说不清楚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白了!”

  “哼。”对于眼前的一切,妈妈是那样的平静,仿佛根本与她无关,她不屑地瞅了瞅地上的老姨:“哼,真是没事找事,如果不往我家跑,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哼,你们啊,你们…”

  “你听着!”爸爸整理一下被老姨父扯的衣服:“我和小燕,什么事也没有,如果不信,你问她!”

  “呜呜呜,呜呜呜。”老姨突然站起身来,一边继续涕着,一边指着老姨父吼道:“老吴,你不是怀疑我么,好,我还不跟你过了呐,我以为你是谁啊,你还有个什么啊?连房子,都是借修配厂的地皮盖的,死皮懒脸地懒在那里,这日子,我早就过够了,走,到公社去,我跟你离婚!”

  “不,不。”看到老姨当真动了气,老姨父却软弱下来,一眨眼的功夫,突然不可思议地变成非常乖顺的小绵羊:“小燕,我,我,喝多了,我,我太过份,我,我不对,我…”

  “哼,喝多了,喝人肚子里去了,还是喝狗肚子里去了,一喝点酒,你就穷耍,这日子,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过了,我,说啥也得跟你离婚!”

  “小燕!”

  咕咚一声,人高马大的老姨父,一头扑倒在老姨的身下,就像当年在大食堂那样,壮的手臂死死地抱住老姨的细腿:“小燕,我不对,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小燕,我,不能没有你啊!”“呜呜呜,呜呜呜。”老姨再次捂住泪水涟涟的面颊,更加悲痛地涕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下部第22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22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