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第04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5083 
( ← ) 上一章   第04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李湘小我一岁多,她身材娇巧,瘦弱单薄。李湘最大的特征是什么都小,狭小的脸蛋,偏小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从那两条细般的小眼睛里淌着温顺的、温顺之中显着些许孱弱的、并且略带几分忧伤的目光。李湘那双纤细的玉手更是让我痴,光滑腻,宛如两块白里透红的碧玉,使我永远也亲吻不够。

  而李湘的小便,则更是让我如痴如醉,记得第一次抠摸李湘的小便时,永远都是孱弱的李湘苦苦地哀求着:“陆陆,不,不,不行啊,不能摸啊,太寒碜啦,让妈妈知道了,会打死我的。”李湘波鼓般地摇晃着小脑袋瓜。

  对于李湘的哀求,我根本不予理睬,手指早已探到李湘的部,李湘非常惧怕我,对我永远都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见我执意要摸,她无奈地起裙子,叉开两条细长的白腿,我兴奋不已地拽掉李湘的内,美滋滋地欣赏着她那平滑洁净的小部,李湘那娇滴滴的小豆羞涩地红了脸。

  我分开她的大腿,两片薄薄的片将小便深深地包裹住,活像是两个无比忠诚的卫士守护着皇宫的殿门。我翻开两位忠心耿耿、恪尽职守的卫士,粉的殿门在我的眼前开,我兴奋地进一手指。

  “啊,不,疼啊!”李湘顿时惊叫起来,瘦小的躯体因恐惧而颤抖着。

  “别动!”我按住李湘的腹部,手指毅然决然地进她的小便里。啊,多么奇妙的小便啊,比林红的还要滑润,比金花的还要狭小,探在里面的手指没有一丝游动的余地,随着手指的深入,李湘娇娆的身体愈加频繁地抖动起来。

  我开始从那细窄的小便里淌出来的分泌物,我突然发现李湘的分泌物渐渐演变成为血红色,浸漫着我的舌头和嘴,就像妈妈刚抹过的口红。哎啊,她淌血啦,我大惊失,慌慌张张地拔出粘血污的手指。看见自己的下体出了鲜血,李湘顿时号啕大哭:“啊,不好了,淌血了,完了,完了,我要死了,呜…呜…呜…”

  “哎,陆陆,过来。”我刚刚走进李湘的家门,李湘的哥哥李奇便不知好歹地一把拽住我的衣袖,他指着桌上的棋盘对我说道:“陆陆,来,来,来,咱们杀一盘吧!”

  “我,不想玩。”我哪里有闲心跟李奇对奕,我的心思都在李湘的部呐,可是,李奇却死皮赖脸地纠着我,没有办法,我只好心不在焉地坐到桌旁,一边胡乱挪动着棋子,一边暗暗地与李湘眉开眼去。

  李湘乖顺地站在边,笑嘻嘻地望着我,见我将目光游移过去,她挑逗似地起了内,将洁白、鲜的小部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直看得我魂不守舍,急得抓心挠肝。

  “走啊,快走啊!”专心致志的李奇对妹妹的可笑举动毫无察觉,一个劲地催促着根本无心走棋的我:“哈,你快死了,你没步了!”

  “嗯。”我转过头来一看,嘿嘿,好可怜,我的棋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李奇毫不留情地杀得片甲不留,只剩下一枚可怜的老帅,活象是身处绝境之中的希特勒,绝望地缩在狼里,无可奈何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将。”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临,李奇一挪棋子,无情地宣判了我的死刑:“将,哈,你死了,这叫双车错,哈,你死啦,走不动啦!”

  “不玩了。”我将棋盘哗啦一推,目光再次移向李湘那人的部,令人讨厌的李奇又抓过一本小人书:“陆陆,来,咱们看看书吧,这是我新借来的,打仗的,你看,长征路上,遇到了艰险,红军的尖刀连勇敢地入了敌人的心脏…”

  “嘿嘿。”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李湘的爸爸不知何时悄然地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听到儿子的话,李湘的爸爸冷笑道:“什么尖刀连,说白了,就是敢死队、炮灰、送死鬼!哼哼,长征,说得不好听点,就是逃跑!”

  李湘的爸爸中等身材,其貌不扬,尤其是那张令人生厌的大长脸--真乃是造物主旷世无双的杰作啊,并因此而得到一个响亮亮的、极其贴切的外号:卡斯特罗。

  我永远也搞不清楚,武大郎般的卡斯特罗怎么能造就出李湘这样漂亮美的小千金。

  卡斯特罗对媳妇,亦就是李湘的妈妈,那可真是千依百顺,媳妇指向东方,他绝对不敢往西去。

  “就我这副模样,这辈子还能找到一个蛮不错的老婆,真是三生有幸啊!”这句话被卡斯特罗永远挂在嘴边上,逢人就讲,因此,大家完全理解卡斯特罗为什么如此敬畏自己的漂亮媳妇。

  卡斯特罗非常喜欢吸烟,可是媳妇却不准,在媳妇面前,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一只烟也不敢,更不敢掏钱去买。其实,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口袋里从来也没有过能够买得起一盒香烟的钱,哪怕是最为廉价的香烟。

  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每月的工资全部上缴给活祖宗般的媳妇,自己往往是分文没有。媳妇不给他零花,卡斯特罗就不敢开口索要。

  真的,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有一次,卡斯特罗奉媳妇之命去火车站接千里迢迢赶来看望女儿的岳母大人,岳母大人大驾光临,我们的卡斯特罗岂敢怠慢,他蹬上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赶到火车站。

  可是,当他准备存自行车时才发觉自己的口袋里竟然一分钱的硬币都没有,万般无奈之下,卡斯特罗只好推着自行车,厚着脸皮左一家右一家地央求着饭店的经理,希望把自行车推到饭店的走廊里,可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断然拒绝。眼看着火车即将进站,卡斯特罗急得尤如热锅上的蚂蚁,终于,有一家饭店的经理被卡斯特罗那可怜的窘相所打动,动了怜悯之心,点头同意帮他照看一会无钱可存的自行车。

  唉,卡斯特罗穷得连自行车都存不起,哪里还有钱买烟啊,可是,他又没有足够的毅力抗拒烟味的惑,每当看到同事们吸烟时,那枭枭升腾着的烟雾立刻勾起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的烟瘾:“给我一支烟吧,我都馋死啦!”

  烟瘾难奈的卡斯特罗厚着脸皮伸出手去向同事索要香烟,有的时候,当看到有的同事把香烟放在办公桌上时,卡斯特罗便乘其不注意,毫不客气地、一接着一地狂起来,直至把整盒香烟全部光。

  “给我支烟吧!”

  久天长,办公室的同事们谁也不敢再把香烟大大咧咧地放置在办公桌上,再也偷不着香烟的卡斯特罗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再度向同事们伸出乞丐般的手:“给我支烟吧!”

  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不仅爱好吸烟,同时,对酒也颇有偏爱,可是媳妇不准,卡斯特罗在媳妇的面前便一口酒也不敢沾。那么,如何解决自己的酒瘾呢,卡斯特罗总会想出适当的办法来的,每次的工程设计论证会后都有一场盛大的宴席,这可是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大过、特过酒瘾的绝佳时机。

  李湘的妈妈是这个家庭里绝对说一不二的独裁统治者,这个地位是永远也不会有过丝毫动摇的,是固若金汤的。

  李湘的妈妈非常热爱生活,并且也很会生活,每天的生活都必须一成不变地按部就班来进行。早晨六时起,七时开饭,晚上五时开饭,八时就寝,几十年来完全如此,犹如天朝的铁律,雷打不动。

  李湘的妈妈每次烧饭时煤气的开关不能拧得太大,以免煤气量增大从而多缴煤气费,早晨蒸的米饭用厚厚的棉被覆盖上,晚上用餐时仍旧余温尚存,这便可以省却因重新给米饭加温而不必要地耗费煤气。

  非常遗憾的是,李湘的妈妈患有重病,长年病休在家,无所事事之余便坐在上把大米一个粒一个粒地挑拣好,然后方能清洗下锅。同时,卡斯特罗是整个单位里唯一不出公差的人,其理由当然是因为她的媳妇有病,需要他在家里关心和照顾。

  媳妇长年患病固然是卡斯特罗不必出公差的充分理由,其实,既使媳妇不患病,我们这个被媳妇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惯坏的卡斯特罗也根本出了公差。

  早年,卡斯特罗也勉强出过几次公差,可是只要一出门,一改变他早已养就的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方式,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便会感觉到极不适应,每次出差不超过一个星期便会患病,不是感冒就是发烧,不是上吐就是下,回来之后不是打针就是吃药,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发生了生命危险而被送到医院抢救,鉴于此,单位历届领导干部均不安排我们可怜的卡斯特罗出公差。

  “这是干么。”卡斯特罗正振振有词地给我们讲述着尖刀连与敢死队的共同本质,长征与逃跑的同等关系时,走廊里突然传来李湘妈妈的叫喊声:“这是干么,嗯,为什么把厕所门给锁上了,难道这是你一家的厕所么?”

  “哼。”这是李湘家的隔壁,一个无比凶悍的女人,冷酷的回答:“瘟大楼的,你不想好好活着,还想把我们也捎带上吗!”

  李湘的妈妈染上一种可怕的顽疾:肺结核,每当病重发作时便大口大口地吐血,那场景甚是赅人。

  “她活不了几天啦。”宿舍楼里的人们私下里悄悄议论道:“完啦,得了这种大痨病还能有好!”李湘家与隔壁邻居共同使用一个厕所,隔壁邻居一家怕传染上那可怕的肺结核病而蛮横地不准李湘家使用厕所,为此,两家不可避免地经常为此发生争执,久而久之,隔壁的邻居索把厕所门锁死,将钥匙往口袋里一揣溜之乎也,他想借此迫卡斯特罗与他人调房搬走。

  然而,李湘家的这个邻居,声名可谓狼籍透顶,无论单位的领导怎样苦口婆心地进行调解,可就是没有任何人愿意搬过来与之为邻。

  看到卡斯特罗这个“瘟神”迁走无望,情急之下的隔壁邻居顿然野大发,为了表示抗议,把许许多多没有任何价值的破东烂西一股脑地堆放在卡斯特罗家的走廊里,把架摆到卡斯特罗家的大门旁,搞得地,臭气熏天,令人生厌的大大方方地溜进卡斯特罗家的卧室。

  同时,还嫌做得不够劲、不过瘾,干脆把硕大的酸菜缸摆放在卡斯特罗家的大门后,迫使卡斯特罗家的大门只能勉勉强强地推开一半。每次到卡斯特罗找李湘玩时,我一开门便会将大门撞击到又又胖的酸菜缸上,发出一阵极其沉闷的“咣当”声。

  李湘家这户严重缺乏道德水准的邻居很快便将整个走廊全部侵占,摆了破烂,天长久这些营养丰富的破烂滋养出品种繁多的各类小生物--大腹便便的黑蟑螂、茸茸的灰蜘蛛、无孔不入的黄蜈蚣,当然,更不会少了老鼠这一人类永远也无法避之的最为讨厌的邻居。

  “怎么的,怎么的。”听到媳妇与邻居的争吵声,卡斯特罗不顾一切地冲出房门,他刚刚冲到小走廊,便被蛮横的邻居面挡住,一阵阵剌耳的叫骂之后,便传过来一阵阵可怕的撕打声。噼里叭啦,西里哗啦,木帚把横扫之处,锅碗瓢盆顿时地翻滚。

  “不好了,打人了!”李湘的妈妈绝望地哀吼起来,李奇拎起托布怒火中烧地冲出房门,极其勇敢地参加到打斗中去。

  “妈妈,妈妈。”看到这赅人的打斗场景,胆小如鼠的李湘吓得,可怜巴巴地哭涕起来,我昂然走到李湘的面前,以男子汉的姿态拉起李湘的小白手:“李湘,别怕,跟我来!”

  我哗啦一声推开李湘家的窗户,将哆哆嗦嗦的李湘推上窗台,李湘家与我家共有一个阳台,我随后跳上窗台,将可怜的李湘领到我家。

  “哎哟。”妈妈正扒着房门,摒住呼吸地盯着一片混乱的走廊,见我领着李湘从阳台跳进屋子,向她走过去,妈妈急忙冲我摆着手:“又打架了,别过来,别过来,好好地在屋子里呆着…”说完,妈妈转过头去,踮起脚尖,又默默地窥视起来。

  撕打之中,卡斯特罗父子显然不是敌方的对手,对方因为孩子多,且年龄较大,占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敌方几个孩子,人人手中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默默地躲藏在父亲的身后,只要看准时机便对卡斯特罗父子发动突然的袭击。

  “快,快。”李湘的妈妈推搡着头破血的李奇:“快,快,快去找院长,找老书记,让他们来评评理!”

  在重病身的妈妈驱赶之下,李奇捂着鲜血横的脑袋,哭哭涕涕地抹着眼泪去找院长和书记来主持公道。

  可怜的卡斯特罗被实力雄厚的邻居及其英勇无畏的子女们打得落花水,只好捂着脑袋败退回屋子里。于是,女人们上阵了,两家女人各自掐着站立在自家的大门口唾沫横飞地破口对骂,李湘的妈妈声嘶力竭地冲着邻居喊叫着:“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大罪犯、…”

  而邻居那母夜叉般的女人则毫不示弱,干枯的手掌叉在硬板板的身上,嘴里唾沫横飞:“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瘟大楼的、…”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第04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第04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