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第02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年6月29日  字数:5296 
( ← ) 上一章   第02章    下一章 ( → )
  林红,林红,这是隔壁的林红用她的钢板尺给我发出了信号,正式邀请我去她家玩耍,我顿时兴奋起来,呼地从阳台上跳回屋子里,顺手拽过一把小掌锤当当当地,狠狠地凿击着暖气管,向林红发出反馈信息,然后,我将小掌锤往底下一丢,忘乎所以推开房门,跑向隔壁的林红家。

  “儿子,你干什么去啊!”“找林红玩去!”

  “妈妈让你读的两页书,你读完了么?”

  “等一会,等我玩完了,回来的时候,再给你读!”

  林红是我最为亲近的小女伴,这是一个性格开朗、有些懒散的小女孩子,当我呼呼地息着冲进她家的房门时,只见林红穿着一条花裙子,懒洋洋地站立在暖气边,白细的小手握着亮闪闪的钢板尺,我悄悄地走到林红身旁:“林红!”

  “哼。”林红非常不满意地厥着小嘴嘟哝道:“林红,林红,我林大某人的大名是你叫的么,你应该叫我姐姐,懂吗?”

  “嘻嘻。”我则不以为然地嘻嘻笑了起来,一把拽住林红的长辫子。

  林红长我两岁多,身材比我高出一些,秀美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对人的小酒窝,一对晶莹的大眼睛放着只有气质高雅的女孩才拥有的,那种傲然的、洒的、总是让我失魂落魄的光芒。

  林红那香气四溢的脑袋瓜上梳着两长长的、乌黑闪亮的、令我永远着魔的大辫子。每次看见林红,我都要仔细地品味一番。

  这不,我又贪婪地抓起了林红的大辫子,津津有味地来摸去,林红的脸上泛着得意的微笑:“你瞎摸个啥啊,烦不烦人啊!”“我喜欢,好漂亮的大辫子啊!”“嘻嘻。”听到我的赞赏,林红更加骄傲起来,幸福地坐到铺边,花裙子哗啦啦地飘扬起来,出两条人的秀腿,我乐不拢嘴地与林红并肩而坐,起她的花裙子,嬉皮笑脸望着她那细的白腿,我正将小手伸进林红的小内,林红惊讶地冲着厨房呶了呶嘴,警告我道:“嘘…妈妈和爸爸都在家呐!”

  “唉。”听到林红的话,我既胆怯又失望地放开林红的花裙子。

  我虽然对女的小便极感兴趣,也许是有着某种本能的胆怯,对成年女的小便,我尽管无比的痴,却绝对不敢造次,随便抓摸。于是,我只好在童年的女玩伴中,通过抓摸她们那稚的、尚未发育成的小便,来足这种莫名的兴趣。

  而我的女玩伴们,无论是眼前的林红,还是与林红家对门的金花,或者是我家东侧隔壁的李湘,也与我一样,对了本能的,却又是无知的神往。我们或多或少地受到大人们的影响和薰陶,认为既神秘,又是羞的。

  你看,我们的爸爸总是尽一切可能地避开我们的注意,偷偷摸摸地摆妈妈的小便,如果不慎被我们撞见,无论是爸爸,还是妈妈,都毫无例外地感到非常的难堪,无地自容的尴尬。而小玩伴之间对于小便的摆,一旦被家长撞见,是会受到严正警告的,甚至,会受到无情的、让人极其难堪的惩罚。

  有一次,正在埋头写作业的姐姐,无意之中叉开了双腿,出令我神往的小便,望着那白乎乎的小包以及人的小,我先是一阵惊讶,继尔,便忘乎所以地悄悄溜过去,我蹲在姐姐的脚前,手指尖轻轻地探到她的间,受到无端触摸的姐姐,本能地收拢起双腿,同时,惊叫起来:“妈妈,你看啊,我小弟摸我的小便啊!”“混蛋!”妈妈闻言,呼进冲进屋子里,挂着水珠的肥手掌无情地扇在我的腮帮上:“混蛋,混蛋,这个小混蛋。”妈妈狠狠地扇了我一记难忘的大耳光后,又掐拧着我的小脸蛋,面色严肃地问道:“陆陆,你说,以后,还摸不摸了?”

  “不。”我胆颤心惊地摇了摇嗡嗡作响的脑袋瓜:“妈妈,我不摸了!”

  于是,为了足对的无限神往,又不会因此而受到家长的训斥和惩罚,我们也模仿着爸爸和妈妈样子,背着他们,偷偷摸摸地互相欣赏着、摆着对方的小便。

  “哦哟。”林红的妈妈漉漉的双手,上身穿着既短又薄的小背心,下身套着一条粉红色的三角内,光着白森森的两条大长腿,大大咧咧地走进房间来,见我与林红并肩坐在上,她热情地向我打着招呼:“小鬼,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我怎么没看见你进来啊!”林红的妈妈姓杨,名丽娜,我和姐姐都称呼她谓杨姨,我始终也没有确切地记住林红爸爸的名字,只知道他的名字极其古怪,非常的绕嘴,绕得我怎么也叫不上来,为了方便,大家都叫他阿,于是,我和姐姐便称呼他谓阿叔。

  林红的爸爸和妈妈都是上海人,杨姨生硬的普通话里掺杂着浓重的上海味,话说得愈快这种味道就愈加明显。

  通常来说,南方女人大都身材矮小、体质瘦弱而单薄,然而,我这个上海杨姨却恰恰相反,她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四十多市斤,体态丰硕秀美,皮肤白滑腻,显着细微的、健康的淡红。

  她长着一头浓密的、光泽四的齐耳秀发,美妙绝伦的瓜子脸上泛着人的红晕,一双魅力横溢的大眼睛嵌在深深的眼窝里,亮晶晶的发出人的光芒。

  杨姨是个开朗的、好说好笑的乐天派,那极其感的朱起上海普通话来不停地翻动着,叽哩哇啦地尤如机关。因刚刚洒完名贵的香水,杨姨的身上散发着一股令我陶醉的芳香。

  她是这栋住宅楼里、并且也是整个单位里一致公认的第一大美人,对此,任何人都没有丝毫的异议。

  杨姨和我的爸爸关系非同一般,这在整个宿舍楼里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为这事,我的妈妈曾经不止一次地哗啦一声推开窗户扇,煞有介事地威胁着我的爸爸,要从楼上纵身跳将下去,一死了之。

  绝望的妈妈除了屡屡以跳楼来要挟爸爸之外,还有更为惊险的一幕我觉得在此非常有必要讲述出来,我依依稀稀地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妈妈和爸爸又为有关杨姨的事情吵得天昏地暗、不可收拾。

  喋喋不休的妈妈突然丧失了理智,只见她顺手起桌子上一把锋利无比的剪刀,恶狠狠地抛向爸爸,爸爸本能地把头闪向一边,锋利的剪刀只好重新寻找目标,咔哧一声撞击在惨白的、坚硬的墙壁上,哗啦一下掀掉一块厚厚的沙灰。

  无论妈妈如何示威、报复,不择手段地威胁、要挟爸爸,我那在妈妈面前永远都是软弱无骨的爸爸,在这件事情上,却不可思议地起了杆,无论妈妈怎么样,爸爸依然是我行我素。哼哼,你爱怎么闹就怎么闹,我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与杨姨那种超出同志界限的特殊关系,一天也未曾中断过,直至今

  令我永远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妈妈要死要活地与爸爸无休无止的折腾着,可是,妈妈在杨姨面前却从来没有表出任何的、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不悦之,这一点,一般的女人是很难克制的、很难把握火候的、很难做得到的。

  对于那种极不正常的关系,杨姨与妈妈俩人都心知肚明,可是,俩人多年来从没有为这事直接吵过一次嘴,真的,据我所知,俩个人一次也没有发生过天翻地覆的、昏天黑地的吵架事情。

  再后来,俩个女人还非常友好地在一起干革命,成为一个战壕里面最为亲密的革命战友!

  “陆陆过来玩喽,啊!”林红的爸爸,阿叔和善地尾随在杨姨肥美的股后面走进屋来,阿叔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与他的子、林红的妈妈、我的杨姨截然相反,大概造物主有意把他们俩人捆绑在一起,以此形成一种鲜明的反差,借以达到某种艺术上的特殊效果。

  因为患有严重的胃病,阿叔瘦弱得可怜,干枯的胳膊上一条条纵横错的青筋和血管非常可怕地突起着,好像稍不小心便会撑破皮肤溅而出。阿叔的皮肤比爸爸还要黑沉,看上去干巴巴的,没有一丝水份,瘦骨嶙峋的身体上好象包裹着一张破旧的牛皮纸。

  阿叔生着一副典型的上海人的相貌,棱角分明的五官像是被锋利的刀刃整齐地切割过。阿叔从来不像杨姨那样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地唠唠叨叨,他喜欢保持沉默。阿叔会理发,那干枯得可怕的手掌不止一次地摆过我的小脑袋瓜。

  “啊…”听到杨姨和阿叔热情的话语,我立刻感到既幸福又温暖,身子呼地向后翻去,嗖地一声来了一个大倒立,双脚搭在墙壁上,而一对倒掉着的小眼则死死地盯着杨姨双腿之间那块在薄布遮掩之下,微微隆起的小包。

  杨姨见状,惊呼起来:“哇,小鬼,小心摔倒喽。”说完,杨姨便溜到铺边伸出手来准备抓住我,我倒悬着的双眼依然死死地盯着杨姨的大白腿以及充神秘感的粉红内

  待杨姨走近我,当嗅闻到杨姨身上那令人心醉的香水气味时,我故意瘫倒下来,重重地撞到杨姨那乎乎的酥上,乘机深深地呼吸着,享受着杨姨那人的体味,杨姨一把拽住我:“你看看,摔倒了不成,别闹啦,好好地玩!”

  “哇。”我身体一扭,躺倒在杨姨白的光腿上,杨姨的大腿不仅又又长,并且极其地光滑,我在上面的身体,立刻感受到空前的软绵,以及微微的温热。

  杨姨挪动一下双腿,无意之间,间恰当凑到我的嘴边,我不失时机地张开嘴巴,深深地息一下:“啊…”一股臊热的,夹裹着呛人香水味的气,从杨姨的间,缓缓地向我袭来。

  我顿时沉浸在无尽的幻想之中:哇…好人的气味啊,杨姨的小便,长得是什么样的呢?跟她的宝贝千金,林红的小便有什么不同吗?

  “嘿嘿。”杨姨将我拽了起来:“好好玩,别淘气!”

  说完,杨姨抹了抹白的手掌,笑地走进里间屋,我偷偷地窥视着那对一扭一扭的肥股,仍然努力地想像着杨姨小便的真实模样。

  阿叔冲我摆摆手,然后,尾随在杨姨的肥股后面,溜进了里间屋,只听哗啦一声,杨姨将屋门锁死,很快便传来两人的嬉笑声“嘻嘻,你干么,轻点哦!该死!”

  “嘿嘿。”林红望了望紧闭着的屋门,冲我神秘地笑了笑,然后,问我道:“陆陆,咱们玩点什么啊?”

  “随便,玩什么都行!”

  “那,咱们玩过家家吧!”

  “行!”

  “我当妈妈,你当我的儿子!”

  “不。”我摇晃着小脑袋瓜,断然拒绝道:“不,谁当你的儿子啊,没门,你才当儿子呐!我当爸爸…”

  “也行。”林红抓过一只布娃娃:“那,让她当咱们的孩子吧!”

  “嘻嘻,你干么。”里间屋传来杨姨放的笑声,以及板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响声,我瞅了瞅林红,林红也瞧了瞧我,我不想起爸爸着妈妈时,板也发出这种吱呀声。看到林红煞有介事地摇晃着怀里的布娃娃,我顺茬说道:“林红,孩子困了,该睡觉了!”

  “可是。”林红像模像样地起衣襟,出雪白的,尚未发育成:“孩子还没吃呐!”

  “好啦。”我迫不急待地将林红按倒在铺上,呼地骑到她的身上,学着爸爸的样子,股蛋重重地撞击着身下的林红:“孩子已经吃了,该睡觉了!”

  说完,我一边继续迫着身下的林红,一边将小手伸进林红的间,拽起她的小内。林红笑嘻嘻地望着我,非常清楚我将会做些什么,只见她极其配合地叉开了白腿,我非常顺利地将一手指轻轻地进她的小便里,在一片随之而来的紧迫和滑润之中,幸福地搅起来。

  “嘻嘻。”林红得意洋洋地笑起来,开始解我的带,然后,掏出我的,握在手里,两眼一眨不眨地凝视着。

  “哦,哦,哦…”随着不停地抠摸,林红慢慢地兴奋地起来,脸上显现出热切的神情,那是因获得某种足才会有的神情。因屡次三番的抠挖,林红的小便已经非常的宽松和滑,两片粉红色的小片呈着狭窄的柳叶状,又细又长,粉红之中,泛着可爱的白,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好似一对含苞待放的小花瓣。

  每当我的手指在林红的小便里搅动一下时,林红便本能地哼哼一声,同时,两片小花瓣温柔地将我的手指围拢住,唯恐我的手指会立刻溜走似的。在我肆意的抠下,林红的小便更加、滑润起来,清沏的,发散着女童体香的爱从林红那缓缓收缩着的小便里汩汩出,顺着圆浑的、白部漫延到单上。

  我再也无法抗拒这种让人销魂的、让我沉醉的人香气的惑,鬼使神差地俯下身去,贪婪的,大口大口地淌出来的爱。粘稠的漫浸到我的嘴巴里,清香之中混杂着丝丝酸涩。我继续幸福地着,暗红色的,稍显短小的舌头轻柔地按摩着林红热翻滚的蒂。

  “哦!哦!”林红继续忘情地哼哼着,小股快速地扭动着,热辣辣的小脸蛋变成为深红色,两只大眼睛紧紧地关闭起来,嘴巴赅人地扩张开来,一股细长的口水从嘴角溢出缓缓地滴落在她光滑细润的粉颈上,那是一条只有完全忘情地置身于对的虚无飘渺的幻想这享受之中才能造化出来的大瀑布…我正抠得起劲,突然,哗啦…里间屋的房门哗啦一声,响动起来。 wWW.3wXS.cc
( ← )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混乱生活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不详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静静的辽河》第02章及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第02章在线阅读,《静静的辽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