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和我的女人们最新章节第二章兄弟跟我抢老婆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康熙和我的女人们  作者:魏育民 书号:4172  时间:2014年5月24日  字数:7296 
( ← ) 上一章   第二章兄弟跟我抢老婆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妈的,说大话容易,真要下山可就难了,先不说老妈在山口处布的那个魂大阵让你一出城就寸步难行,就连家里这道关,那也是上天容易出门难。

  老爹出了门,家里就是娘说了算,别看娘平时跟我笑眯眯的,真叫起真来,我是股上挨过板子,手板上受过打,跪墙角,一跪就是一天整,疼的我那个娘哭得眼睛都肿了多老高,事后抱着我还得说:“笑天,别怨你娘心狠,她是怕你不成材呀!你知道,咱们家现在是在刀口上活着呢,你要是不学会点真本事,将来就站不住脚,就得让人家撵的东躲西藏,咱们韦家就永远也直不起来呀!”

  其实那个理我早就知道,可就是一玩起来就管不住自己,谁让咱是个皮小子呢!

  你看人家一个个小姑娘,不都猫在绣楼里扎花描草的,可要是让她去淘怕也不会出个带响的来!给她两个胆子,她也想不到去山下抢个康熙的姑姑给捂被窝呀!

  娘是天山玉女门的第十四代传人,本来是不准嫁人的,偏偏那年爹奉旨在山东查个贪官,案子眼看就要结了,爹也回到了京城,准备第二天面见皇上,就在那天晚上,爹收集的证据突然在一夜间全没了,连御赐的上方宝剑都被人给连窝端了。爹吓得小脸刷白,赶紧把家里的全部金银拿出来,分给大家,把随身带的人都打发走了,自己砸上大枷,坐在大厅,等着皇上召见。

  皇上的带刀侍卫来了,刚要带人出门,十几名家人齐刷刷地自己捆了起来,跪在了大门口,原来谁也没走,他们刚刚去求了一位世外高人韩士杰——就是韩越的老爹,老爹已经派了一位他师妹的弟子去捉拿盗贼去了,他们恳求侍卫总管再等一时片刻。

  侍卫总管也知道我爹是被人给害了,可他哪敢跟皇上玩拖拖拉拉的游戏呀,他们坚持要带人,但他们这一拉拉扯扯,就真的把方如冰——就是我的娘,终于给等来了!

  只见娘头扎英雄巾,身穿紧身衣,一手持着寒光闪闪的宝剑,一手拎着一个半死不活的汉子,身背着一个小包,英姿飒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姑娘见爹还没被带走,她小嘴一抿,巧笑倩兮地说:“状元郎命还真大呀,难找的人找到了,难斗的人我也斗倒了,给,人给你抓回来了,东西给你带回来了,上方剑也可以完璧归赵了!”我爹当时就给她跪了下来,脑袋都磕破了。

  姑娘慌忙也跪了下去,双手搀着爹爹:“嗨,状元公,你这不是折杀小女子了吗?”

  当然,那一次爹的小命是拣回来了一半,那一半竟让我的娘给带走了,他整天茶不思饭不吃,痴呆呆的坐在那发呆,直到我爷爷从陕西回来,才知道爹是害了相思病。爷爷没办法,只好去找韩士杰,却不料韩士杰一听就乐了:“怎么这么巧,我师妹正托我去你家提亲呐!她那个爱徒回去也是大病不起,整天不吃不喝,现在人已经瘦得风都能吹走了。

  师妹问了好几天才哭着说,她爱上韦公子了。气得我师妹发了三天火,最后心疼徒弟,才羞羞搭搭地找我来了。”

  韩士杰这两头一说,爹就把娘娶回家了,两个人恩爱倍至,转年就有了我。可从那以后,妈妈就再没开怀,爹说是那年娘陪爹爹在西北查个大案,娘在冰河里救出个证人落下的病!

  这么多年,要不是娘一把剑陪着爹,爹那些年几个死也死了,更别说爷爷那场大冤案,全家要想远避世外,没有一把子人杀出一条血路行吗?

  那时候,听爹说,娘的一帮子小师妹可顶大用了,她们闻讯赶来,我家正被御林军围着,娘一口宝剑横在门口,危险万分啊!娘的那帮小师妹那把是大开杀戒了,她们跟着韩老爹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个个浑身带伤,血染透了青衫,硬是从三千御林军的刀尖里把我们三亲六故全都转移到海边,上了韩老爹预备的十几条大船,她们才告别了大师姐,仗剑飘然而去。我们这一千多人就从海上绕到江南上了岸,在大山丛林里住了下来。

  现在我想出去,娘那一关就比登天还难,没办法,我也只得瞒天过海了,先走出家门再说,她要是听说有韩越跟着我,知道那小子鬼点子多,不会有什么闪失,也许会放我一马呐!

  不带东西,到街上疯呵,逛呵,门口的家丁也不管,真要是背着个小包想出门,那可真是门也没有!可这是出远门,不带点东西,出门吃啥喝啥?

  打出去?做梦吧!就那八大高手,在当今世上可都是武林榜进了前五十名的高手呵!

  特别是那欧欣,那更是进了前十名的英雄人物。他的一杆断魂使的连水都泼不进去,轻功别说是一苇渡江啊,没苇子人家也照样点水无波飞跨江湖!不过现在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啦,我和韩越都跟他学得八九不离十了!

  欧叔叔是爷爷时的老人,爷爷曾经救过他的命,后来听说爷爷出事了,他背着我带着他夫人,两杆银断后,杀的御林军那些高手魂飞胆丧。逃到船上,他和我的身上都让鲜血染透了,吓得他夫人哭了起来:“阿欣,是不是把小主人伤了呀?”

  妈妈把我抱出,看我在那睡得正香,就狠狠地打了我股一下说:“这小子遇到你这福将,命不大也得大了,今后让他给你当半个儿子吧!”

  什么叫半个儿子?我不知道,那年我才三岁,除了吃、淘什么也不懂,不过欧家有没有女儿我还真不知道,反正从那以后我见了他得叫老爸!

  在他面前想逃,我有那个胆子吗?

  其实这也不是老爸他小心,我们家是避世躲进这里的,就家里藏书楼里的那些武功秘籍,传到外面,哪本也能造就出几个高手来,那天下岂不得大起来?更何况当今皇帝是我们家的仇人,爷爷就是被他下令给推出午门砍了的,他还下令要灭我们的九族,要不是韩越老爹和老爸、妈妈的一帮子小姐妹听到信儿,舍命带人保着我们一家三亲六姑一千八百多口子避到深山老林,建起这清平小镇,我们还有命吗?

  看着我为难的样子,韩越竟“扑哧”一声笑了:“你不是能吗?怎么现在熊了?怎么,还去不去抢媳妇了,我可是等着拜堂成亲呐!”

  妈的,这算什么兄弟?啥时候了,还拿我打哈哈!

  韩越笑着说:“咱们要抢到了康熙他姑姑,是给你呀,还是给我呀?”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给我了,什么东西不得先可着大的给呀!别忘了,我可是比你多吃了两年咸盐呐!再说,你才多大个小孩,要个女人你能摆的了吗?”我这方面可不能客气,有让吃的让穿的,可没有让老婆的,兄弟也不行!这可是原则问题!我当然不会傻的冒气,这方面也让着他。

  “那我就什么也不上手了!你不是多吃了两年咸盐吗?你不是能摆女人吗?你自己去吧!”韩越往上一坐,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子。

  没办法,我只好让步:“行,等我到手,再给你也说一个柴禾妞!”

  “那不行,康熙的姑姑得给我,剩下的女人都归你!”韩越不依不饶。

  妈的,就一个黄衫儿小妞,我能让给你吗?皇帝也不能开个养闺女的饲养场吧?真要是那样,那闺女还值钱吗?还值得我去抢吗?

  “不行,康熙他姑姑得给我!别的女人都归你!”我在这方面可不能再让步了。

  韩越又拿出杀手锏,他什么也不说,往上一躺,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

  臭小子还真跟我鳔上了,得我头又变成了两个大。

  没办法,我又让步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好好,康熙他姑姑送给你!”

  妈的,两个傻小子在这抢开康熙他姑姑了,也不知道康熙老儿有没有姑姑,更不知道他姑姑都多大了,反正这要是让康熙听见不气的吐血才怪了!

  见他的目的达到了,韩越跳下抿着小嘴笑了。其实我早想好了,出门碰见个柴禾妞,当康熙他姑姑给他,生米成饭了,他还有什么辙!

  既然满意了,他就开口说话了:“咱们俩得分开行动,我想法带东西出去,你呐,还是空手出门,就说是上街找朋友玩儿!”

  就这馊点子?还得意呐!我都白给,你就能把东西带出去了?

  我是真的气了!下山抢皇家女人还***真不容易!

  “你到山口那等我,你先走吧!”韩越不知道长了个什么脑子,他还有把握似的,说着竟把小包背在了自己身上:“我不管你了,我可先走了!”说完出了屋,一扭身就没影了!妈的,成天在一起练,她竟比我的轻功强多了!

  “好,我信你一把,我到山口那找你!”我说完,摇着把大蒲扇就出了门。

  老爸还真不开面,上下打量了我半天,口气不善地说:“你小子今天出去怎么不带韩越呵?这么多年,你俩可是没拆过伴呀?人家都说天不离月,月不离天!”

  “带他?差点没气死我,一个小孩,斗个蛐蛐都不知道让我,硬是赢去我十两银子,我还带他?让他在家眯着吧!今天我就得好好气气他!别以为离开他我就活不下去了!”说着,我把蒲扇摇得哗哗响,脚步可一步都没停。

  “等等,你小子别跟我耍花***,想自己出去可不行,老爷夫人知道了,还不得骂我们呀!来,我给你带个小丫头吧,管咋的是个伴!”说着,他的大手已经把我给挡在了门口。

  嘿,这个老爸怎么这么多事儿!没办法,我出了门,股后面跟了个小俏丫头。

  本来,我想出了门就能把她甩开,谁知道,小家伙鬼机灵,我转了三四条街,使了不少心眼。也没甩开她,后来我说上茅房,她才在外面等了起来。

  我费尽巴力地从茅房后墙上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刚迈开步,那小姑娘竟在后边开了口:“少爷,咱们还上哪去呀?全镇可让咱们逛了三遍了,没新鲜地方了!”

  她这一嗓子,差点没把我吓趴下!妈的,她怎么是属狗皮膏药,还真粘上了!十二属里也没这么个属啊?她怎么寻思的,跑到厕所后边堵我来了,真是白瞎了她这么个人了,要是到宫里当个宫女,准是皇帝的好眼线!说不定皇帝一高兴就把她给临幸了,还能混个小偏妃呐!

  没办法,还得陪着她在镇里兜圈子。妈的,娘怎么竟找些鬼机灵的丫头呵!

  在小镇里又逛了两圈,还是甩不开这小丫头,急得我汗都下来了,小姑娘到不急,瞅着我一个劲儿笑,像是说:“你跑啊!怎么不跑了,就你那两下子,白给了!”

  我正在着急冒火呐,我一眼看见韩越大大咧咧地站在前面大道上看着我偷笑呐。我可找到了救星,知我者韩越也!

  我捞到了救命的稻草,忙上前一把抓住了韩越:“得,你别看笑话了,你陪着哥哥我走走吧!带着个小丫头,想光股洗澡都难!”

  韩越冷冷地说:“哟,您不是韦少爷吗?咱们可是谁也不认识谁呀,您怎么想起找我来了?吃错药了吧?你不是不用我吗?不就是赢了你两个钱吗?小器鬼!没见过你这样当大哥的,赢了人家,又是秧歌又是戏的,输了就耍赖,啥人!”

  我拉着他就走,边走边回头对那小丫头说:“兰,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本少爷有人陪着了,带着你,上个厕所都不方便!再说一会儿我还得洗澡呐!我可是爱光着股洗,你能陪着一起光腚洗澡吗?走吧,走吧!”

  小丫头脸一红,气得一跺脚,嘴里不知道嘟哝着什么,匆匆跑了。

  见小丫头走远了,我大了口气,一股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边擦汗边说:“哎呀我的天呵,小丫头谁给训练出来的,真能人!累的我都弯了,腿都跑直了也没甩开!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片子就这么厉害!”

  见我夸张地槌著背,韩越抿着嘴笑个不停,气得我踢了他一脚:“笑,不怕把大牙笑掉了?你不在山口等我,跑这干什么?是不是也混不出去了?我早说了,妈妈的大阵连我爹都得让我妈给接送出去,搁你肯定也是白给,再说有我老爸那个把家虎,把门管的登登的,能落那空?唉,出门难,难于上青天呵!”

  “嘿,你还有理了,我在那等了你小半天了,你还在这磨蹭呐,我要不来,你还有个出去吗?笨蛋!连个小丫头都斗不过,还吹武功天下第一呐,天下第一的大笨蛋吧!”

  “谁知道小姑娘这么多心眼,那腿脚还出奇地利索,我走街串巷想甩掉她,她竟一步都落不下,连我从茅房后墙跑出去,都让她给抓住了!”我沮丧地说。

  “那都是你娘的小跟班,玉女剑、寒山剑都练到出神入化的程度了,那么好甩的?不过你还亏了没把她甩开,她要是把你给看丢了,欧大叔还不得扒了她的皮呀!”

  韩越就会虚乎,我老爸跟谁发过威?不过小丫头真要把少庄主给跟丢了,她的日子不太好过到也是真的。

  “走吧,东西都放在山口那里了!”韩越拉着我就跑。

  我就爱握着韩越的手,有柔有硬,不知道他那手是怎么长的,成年练功,那手还那么柔,可握到手里,要是一捏,不把你手硌得生疼才怪呢!

  唉,谁让人家武功比我高呢!妈的。练了四年,还是人家手下败将!真扫兴!

  一气儿跑到山口那里,我们站在了魂大阵前。

  大阵是老妈安排的,里面暗和着八卦,走错了,不但出不了阵,过不了山口,而且还有生命危险,里面机关重重,有暗箭,有mi药,有狂风巨石,有虎豹豺狼,更有地火雷和飓风,想要走出这大阵,没两下子,比登天还难!

  就是凭着这个大阵,使我们现在三千多人才有了十几年的和平生活。

  “咱们是不是从旁边绕过去?”我对这大阵可是真有点打怵。

  “四面山上都布了地火雷和连环弩,要不然你能安全在这呆着吗?”韩越笑着说,他现在到悠闲,拿着把大蒲扇,坐在行李上游哉悠哉地煽着风!

  站在大阵前我看得脑瓜仁疼,也没看出个四五六来,气得我往地上一坐:“妈耶,这么难干啥?这不是难为你儿子吗?唉,我算没辙了!”

  韩越把眼珠子一瞪:“起来,看你那个能耐,就这两下子还想出去抢媳妇?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了?康熙他姑姑就摆在那白给你拿呀?算了,还是回去再练三年五载的吧,大姨这个大阵,可不是你能过去的!”

  我真急了,敢说我是癞蛤蟆?小瞧谁呀?不就是个魂阵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难道我学的那些阵法都是就饭吃的?什么叫‘不是你能过去的’?我就那么衰?难道你就比我强?真***小看人!我就不信我就过不去!

  我又站了起来,仔细端详着那些树木,巨石和大坑,心里把那学过的阵法过滤了一遍,妈的,我学了那么多,怎么里面就没这个阵呢?我这人属懒猫的,平时就是不爱钻那个牛犄角,一看那阵法七拐八绕的,我就烦了!谁知道今天就考上门了!

  “平时一学阵法你就迷糊,这下子到用的时候找不着南北了?”韩越坐在行李上说着风凉话,手里的大蒲扇煽的我心急火燎的。

  南北?我心里机灵一动,头脑里立刻闪现了北海冰雪阵。对,就是它!这么简单,难谁呀?不就是走坎方,奔离方,入亘部,转到乾部,再——想到这,我撒腿就往坎方走去。

  腿刚迈了两步,韩越竟拿石子啪地一打,把我的道给封住了,腿抬不起来了。妈的,这是哪跟哪呀,练了这么长时间了,还让***小兄弟玩我像玩小孩一样。

  “你捣什么?”我可真急了,天眼看就黑了,老爸看不见我们回去,还不得追来呀?那可就什么女人也别想抢到手了,还他妈得顿臭骂,说不定老爸的大巴掌把我股都能打爆了!

  “你真是光股撵狼胆大不知死啊,你看这是什么阵就想闯坎门?”韩越竖眉立眼地问。

  “当然是北海冰雪阵了,不走坎门走乾门呀!”我理直气壮地说。

  “你好好看看坎方那块石头,那是火雷标!这叫天涯绝情阵,走乾方,奔离宫,过坎部,转震方,入艮宫,绕巽方,走兑部,从坤部出山。”韩越侃侃而谈。

  “哎,这不明明是——”我不服,还想争辩,可突然看见那个石尖的指向,一拍自己的脑袋:“妈的,还真错了,差点引来身首异处的大祸!”

  “怎么样,不学无术,显些命丧黄泉吧?”韩越瞪了我一眼,站起来说:“跟着我走!见龙在田!”他喊着,我跟着他就冲进了大阵的中心。他转身奔向了一处平坦的小道,口里喊:“利涉大川!”我知道进了离宫。这离宫还真不是玩的,一进去就是狂风暴雨,劈雷闪电,更有那数不尽的虎豹狼虫张牙舞爪向你扑来。

  “打山水拳,行虎跳步,小心点,别走岔路!”韩越嘴里说着,手里拼打着。

  好容易打到了一马平川地,他又转进了一处坑坑洼洼的地面,嘴里喊着:“习坎入坎!小心飞石,注意头上!”妈的,这里竟是飞砂走石,磨盘大的石头像下雨一样,还有个躲?幸亏小爷的拳头硬,要不然还不得砸成酱!

  “念清心诀,走之字步,把头低一点,别慌,找空隙!对,挥拳劈开,脚踢,腾跃!”韩越边拼打,边照顾着我,总算有惊无险,我虽然让小石头打了几下,但大石头还是都避开了!妈的,这几年的罪真还没白遭,值!

  刚了口气,鸡蛋大的冰雹劈头盖脸砸了下来,而且带着一股怪味。韩越急喊:“把嘴闭死,憋住气,护住心脉!打飞虎拳,行飞云步,跃起,大回转!”

  我就这样一步不离地跟着他,边打边走,走了足有三个多点,最后他终于喊着:“凤鸣九皋!”一个腾空飞出了大阵,我也紧跟着腾空跃到了阵外。

  出了大阵,我已经累得气吁吁,汗水涟涟了,我擦着脸上的汗,不好意思地说:“妈的,又输给你一次!”

  “别不好意思,我也是为了我那个小美人啊!咱们可是有约在先,抢到康熙他姑姑,可得归我哟!”韩越笑着说,不过笑的很诡异。

  妈的,便宜事儿他总不忘,这还是兄弟吗?友不慎呵! Www.3wXs.CC
( ← ) 上一章   康熙和我的女人们   下一章 ( → )
仙道厚黑录魔教名芳谱洪荒之天命所天元仙界走私大鳄仙有仙归我的修道生涯无赖剑神渡劫专家的后雷火
三围仙侠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魏育民最新创作的免费仙侠小说《康熙和我的女人们》第二章兄弟跟我抢老婆及康熙和我的女人们最新章节第二章兄弟跟我抢老婆在线阅读,《康熙和我的女人们(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