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231-235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大唐歌飞  作者:天策真鸾 书号:3841  时间:2014年5月18日  字数:19648 
( ← ) 上一章   第231-235章    下一章 ( →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飞雪连天,夺命冷箭

  李世民将我安置在他背后,替我挡风。

  我看着身前这人影,不知说什么好,表达感激还是维持倔强,难以抉择。风很大,割得脸生疼。

  李世民伸手,从马脖子上一掏,——他的白马脖子处一直挂着一个小小布袋,我并没怎么注意,现在看他一伸手,竟是扯出一件颇为厚实的金丝绣线大氅。

  风一抖,好似一面耀眼的旗帜。他说:“喂,看好了别掉下去。”

  大氅风展开,他的手臂当空一划,已经向后罩了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天昏地暗,我已经被罩在大氅之内。

  “你你,你在干什么?”我闷在里面,摸不着北,只好紧紧伸手抱住他的

  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装入了布袋的小老鼠,一时啼笑皆非。

  “把边角扯住,别头,不透风的话这样会暖和点。”隔着大氅他的声音有一丝丝闷。

  原来如此。听了他的话,我放弃挣扎出去的心理,果然乖乖地抓住大氅边缘。

  而前方,李世民也把两边向前扯了扯,就好像一个小型的封闭空间,我被罩在其中,猛烈刮过的风顿时消饵不见。

  李世民策马狂奔,赶得太急,身下十分颠簸。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

  但是我没有听清楚。

  “你说什么了吗?”我趴在他的背上,问道。

  “下雪了!”他的声音蓦地提高了不少,那清清的声,带着一丝久违的激动。

  我也莫名地跟着激动起来,左手一翻,将大氅从头顶掀起来,抬头看。

  一点一点,一团一团,雪白色的小雪绒花,从天纷纷扬扬降落。

  那纯洁的雪点,悠扬地掠过我的眼前。

  只不过一会功夫,眼前的大好河山,枯木,土地,山丘,慢慢地变得一层雪白,冰雪的,没有瑕疵的世界。

  “好美啊…”我叹道。

  伸出手,去接那落下的雪花。

  “了手,会冷的哦!”李世民大煞风景地提醒。

  “哼!”我瞪了他一眼“我乐意!”

  他见我如此执拗,也不再劝我,只是似笑非笑地一会看看雪,一会看看我。

  怕我只顾贪玩,会不小心从马背上掉下,他有意放慢了马的速度。

  雪花从脸颊,肩头,身边,纷纷地划过。

  天地之间一片雪白,这让我有种身处幻境的感觉。

  “喂,世民。”我叫一声。

  “嗯?什么事?”他不回头,拉着缰绳盯着前路,答应道。

  “没什么。”我言又止。

  我要说什么呢?我只是试试看现在在我身边的这个人是谁罢了。

  我只想要看看现在的场景,是真的亦或者虚假罢了。

  李世民见我不再说话,也随之沉默不语。

  我揽着他的纤,将脸靠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身子颠簸的弧度。

  侧脸看着从眼前点点划过的雪花。

  有几滴落在我的眼睫上,随即很快化成了水滴。

  滑入我的眼睛。

  眼中顿时朦胧一片,水出来,润了他的背。

  我怕被他知道,慌忙抬起头来。

  “为什么突然离开…靠的好好的…”他的声音随风传来。

  “我…”我刚开口,发现自己声音有些嘶哑,一瞬间惊诧过后,我故意大声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太颠了吧。”

  “要不要我放慢速度?”

  “不用…我们最好快点赶到。”我慌忙阻止。

  “你冷的话,就不要看雪了,罩上大氅吧。”淡淡的声音响起。

  “我没事…”我大声吼着“走吧。”

  幸好他没有回头,幸好。

  否则看见某人泪面的样子,那可真是丢人到家啦。

  “好像有人来了。”李世民忽然说。

  “嗯?什么?”我惊愕道。

  李世民忽然沉默,想了一会,随即说道:“抱歉。”转身,将我重新抱起,放在他的前面。

  被人像是搬大米一样梛来梛去,老子心中有点不,刚要报怨,忽然看到他凝重的面色——

  “怎么了?”我抬头,惊奇的问。

  “自从出了长安,我就感觉有人跟在后面,现在已经确定。”他低头,伏在我耳边说。

  “这是什么意思?”我悚然而惊。

  “有人在跟踪我们。”他皱着眉。

  “是谁?善意或者?”我问。

  “目前不知,不过…他们迟迟不曾靠前,趁着现在风雪加人迹罕至的时候却突然靠近,我觉得来意不善。”李世民沉声说道“等会…若真的遇上,你记住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凭什么?”我叫,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乖。”李世民低下头,伸手摸过我的头顶。

  他的眼神在我脸上停过,随即很快移开。

  那感觉就好像一只蝴蝶在花朵之上,温柔却短暂的停留。

  而就在这瞬间,急促的马蹄声从后面迅速地追了上来,起初还细小,到了后来,已经势若奔雷,震耳聋。

  腾腾的杀气逐渐地包围上来。

  连我都觉得寒意入了心。

  我靠在李世民怀中,仰头看他脸色。

  他却毫无忧虑之,双眼只有坦坦的坚毅,双手也极其的稳,拉着马缰绳一点都不发抖。

  “嗖!”一箭从后面跟我们擦肩而过,随即没入前方的雪地之中。

  可以看出这箭来势凶猛,箭头深深地没入坚硬的土地,箭尾发出抖抖地颤。

  “啊!”我看着那枝箭,惊得眼珠子快弹出来。

  幸好这一枝箭偏了,否则的话…

  同时我也想到为什么李世民忽然将我移到马前来的缘由。

  如果我在他身后,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完美的箭靶子。

  原来他都考虑到这所有的一切了。

  心中感动,但我说不出。

  我抬头看他,他依旧不动声,只是乌黑的双眼迅速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安抚。

  就在这片刻“嗖!”第二枝箭从右边擦身而过。

  李世民仿佛闷哼一声,随即再无其他话。

  第二枝箭擦过去,如前一支一样,直直地入前方土地。

  我心中大骇。

  就在这片刻我已经清楚知道,——这两支箭,绝非是失手。

  而是故意的。

  这只是警告。

  发箭的人,目的是让我们停下,所以在第一支发出却无效之后,重新又发出第二支。

  可是李世民居然丝毫都不让步。

  他不着急,我着急。

  “停住!”我抓住他的胳膊,大叫。

  “现在不能停。”李世民的手臂稳稳的,也冷冷的。

  “这两支箭的如此的准,不过是警告我们停下而已,你若再不停,第三支…”我急得惊出一脑门的汗,热汗遇上冷风,冰火五重天的滋味。

  李世民的嘴角忽然出一丝笑容:“你怕我死吗?”

  “我…”我一愣,随即恼道:“是的,我怕,就算现在在我身边的是阿猫阿狗,我都会怕他会死掉,何况是堂堂的秦王。”

  “还在赌气,你啊。”他的声音淡淡的,不生气。

  这人真是好涵养。

  若我对李元吉说这句话,那家伙十有八九会一巴掌打过来,然后毫不犹豫地踢我下马。

  “喂,听我的,停下,我们问清楚了再动手不迟…”我皱起双眉“我可不想你不明不白的…”

  “迟了…”李世民说。

  “什么?”我扬眉。

  “第三支箭,已经到了。”李世民笑道“看样子我果然是惹恼了对方,不仅是第三支,第四支很快也就来了。”

  我惊得魂飞魄散,连忙从他怀中探头出去看,一看不打紧,惊得我发都竖起来。

  “喂,这样危险!”李世民喝道“给我回来!”他忽然伸手,将我的头按回他的怀中。

  “可是那箭…已经来了…”我急的声音嘶哑,抖抖的。

  是的,那箭,直直地冲着他的后心而来,而且,就在我看的那一瞬间,那支箭距离李世民的背不过三尺之遥。

  电光火石之间,白马一声长嘶,斜刺里向右手边跃了过去。

  李世民一手拉住缰绳,伸出左臂,向着旁边一抓。

  那支过来的箭,被他牢牢地握在了掌心。

  李世民挥舞这支劈空夺来的箭,努力一挡,只听“叮”的一声,箭箭相,第四支追上来的箭被李世民打落在地。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不过瞬间。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比电影特技更加难以拿捏的高难动作却被李世民轻松地完成,刹那之间,心中对李世民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情杀手,雪中夜枭

  但我还没来得及表达我的崇敬之意。

  只听身后有个凶狠的声音大声吼道:“好小子,你够胆!”

  李世民不回头,策马狂奔,只冷冷地说道:“敢来惹本王,你也很够胆。”

  “哈哈哈哈,有种再接你爷爷几箭!”那说话的猖狂声音大声叫道。

  我本来以为说这话的人肯定是个莽夫,但没想到居然是个披着莽夫外皮的狐狸,他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搭弓箭,等到他话音刚落,那夺命的箭已经冲破飞雪,嗖地到了眼前。

  这家伙居然一边叫李世民分心,一边搞偷袭。

  我一惊,但更怒。

  而李世民仿佛早有预知一般,嘴角泛显一丝冷笑,换了左手握住缰绳,右手向着间一探,只听一声清越的响声,李世民间的长剑出鞘,带着一丝寒光,向着那毒蛇一般冲过来的箭头砍了过去。

  “当啷!”一声,箭跟宝剑相撞,顿时断成两截,被李世民宝剑之上的内力压制,两截短箭啪啪落在地上。

  “很好!临危不…”啧啧的赞叹声。

  但那个人的身手却没有给李世民留一点息的空间,随着这人的赞叹,空中响起了“呜呜”的声音,我趴在李世民肩头,看得目瞪口呆,倒一口冷气。

  这就是传说中的连珠箭吧…

  一支两支三支数不清…更多的箭如飞蝗一样怪叫着嗖嗖嗖地冲了过来。

  李世民冷哼一声,吩咐我:“握住缰绳!”

  我下意识答了一声“好”接替他将马缰绳握住,虽然好歹也骑过数次马,但叫我一个人策马狂奔还真是第一次,比较有难度,白马似乎知道换了主人,顿时有点发脾气,跑的歪歪扭扭。

  我顿时失声大叫,但为了不让李世民担心,只好装作内行的样子,大叫一声:“驾!乖马好马!给我快快跑!”

  白马扭了扭脖子,脚下终于没有停。

  我一看奏效,顿时大喜,出笑容继续赞美:“好马儿乖马儿,只要你跑的比这帮坏人快,我一定给你一个如山的上好草料堆吃,让你吃到过年都吃不完!”

  “嗯嗯,我替它谢过九公主殿下了!”耳畔传来李世民的笑声。

  我扭过头瞪他一眼,却看到追在他身后而来的无数支铁箭,顿时又害怕的赶紧扭过头。

  真要把人的心都要吓出来。

  就这阵仗,一不小心的话,就会变成一个人型刺猬。

  真是好狠毒!

  百忙之中,我一边拉着缰绳一边恨恨地猜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想要死我们?究竟我们害着谁的眼了要下这样的死手?

  而就在这片刻,耳边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连串响起。

  前方有一片萧瑟树林,还有一小段路就是拐弯。

  我惊魂未定地侧眼向后去看,却看到李世民一手持着那夺来的铁箭,一手挥舞宝剑,将那漫天来的铁箭一一打落在地。

  “别分心,快走!”

  李世民冷冷一喝。

  “好,好的!”我慌忙转过头“驾驾驾!好马好马,快点跑!”

  而李世民也大喝一声:“驾!”

  白马似乎也知道主人危险,奋力向前。

  就在这时候,身后本来紧贴着李世民的地方忽然一冷。

  “怎么了?”感觉李世民离开了我,我大声问,却不敢回头看。

  “听我的,快走!别回头!”身后传来他的叫声。

  虽然很好听,但是…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遥远?

  我下意识的很想回头看,可是…

  “别回头!别回头!”李世民的叫声,如命令,如喝斥。

  牵着缰绳的手在抖。

  “妈的,你说不回头就不回头,当老子是死人吗?”我把心一横,大声骂道“我偏要回头你能拿我怎样?”一边义无反顾地转头。

  就在这时候,白马转过树林。

  而我的眼眸之中出现这样一幅场景——

  那青黑色衣服的人,身影腾空,宛若鹰隼,宝剑划破苍莽的长空,直指追上来的十几骑为首之人。

  那为首之人头蒙黑巾,生的修眉大眼,看起来倒是英姿飒,但手中一柄长长的铁弓,身后背着大大的箭筒。

  我一看对方这幅打扮即刻知道:这家伙,便是方才放箭我们的人。

  可恨!白长了一副假书生样。

  李世民剑光如电,向着这首领之人斩去。

  黑巾人一声长笑:“秦王殿下,你的勇气真是叫我刮目相看。”同时举起铁弓,挡住李世民的剑势。

  “让你刮目相看的还有更多呢!”李世民冷冷哼道。

  剑弓击,空中似乎有灿烂的火花。

  李世民矫健的身形仿佛随

  着剑弓胶着而被定在了半空,维持那鹰隼般的姿态,印在我的眼中。

  眼前景一变。

  白马狂奔,已经拐弯了。

  李世民跟那一众杀手,被抛在身后。

  白色雪花扑面而来。

  落在我的脸上,漉漉的,额头的发丝滑落下来,被融化的雪水透,紧紧地贴在脸颊上。

  天地之间,寂静无声。

  我只听到我急促的心跳,跟呼哧呼哧的呼吸声。

  连风的声音都没有。

  连马蹄纷飞踏地的声音都没有。

  眼前一片空白,脑海之中都是李世民的影子。

  他腾空而出,他拔剑出鞘,他说:快走,不要回头。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

  可是,这个混蛋,他怎么可以擅自自己行动?

  他凭什么这么认为?

  难道我长着一张“你去死吧,我要自己逃命”的脸?

  靠!这个死蠢蛋!

  眼泪莫名奇妙地出来,为了一个蠢蛋?

  才不是呢,都是风太冷了,害得我。

  我终于恢复知觉,身后使劲儿一拉马缰绳:“宝贝马儿乖马儿,给我停住,给我转头…”

  下半句的安抚还没有说出来,身子一晃,浑身无力,我感觉自己快要跌落下来。

  一惊,下意识地紧紧捏住马缰绳,却仍旧无法阻止下滑的趋势,手心一阵火辣辣剧痛,是马缰绳摩擦过手心导致。

  “嘭!”我重重地落在地上。

  幸好是泥地,否则的话,这一下子,还不来个骨折什么的?

  我来不及喊痛,先大叫一声幸运,手掌拍地,想要支撑起来。

  手心钻心刻骨地疼,我倒一口冷气,抬起手看。

  手心一道长长的血痕,鲜血丝丝地渗透出来。

  刚才赶马的时候,努力握住缰绳,将手磨得厉害,偏偏又不小心落马,马缰绳顿时磨破手心。

  地下被我按住的积雪上出现一抹血红。

  眼泪扑啦啦出来,不是为了伤痛。

  只是想:我为什么会这么无用,或者说,为什么我在他的心中是这么的没用。

  我鼻子,站起身来,重新拉住马缰绳。

  伸手拍拍马脖子:“乖乖马,让我骑上去。”

  白马不耐烦地打了个嚏,扭了扭脖子。

  我使劲一拉,它反而不卖我的帐,向着相反的方向歪过去,我抵不过它的力气,顿时被扯的一个趔趄,向着路另一边摔了过去。

  我居然被一匹马摔倒!连一匹马都要欺负我?!膝盖一阵剧痛,我咬着牙,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白马瞪了我一会,似乎在喃喃咒骂我的无能。

  它自顾自跑了。

  我看着白马离开的背影,连破口大骂的力气都没有。

  我真想一头倒在地上,就这样,让天空纷扰的雪花慢慢地埋了我。

  遥远处,传来了刀剑相的叮当声音。

  心顿时揪起来,李世民,你怎么样了?

  我咬紧牙关,捂住受伤的膝盖,一瘸一拐地向着来路跑了回去。

  雪地里,几个人影正在围攻一个人。

  他们的目标是:秦王李世民。

  自始至终都是。

  黑巾之人抱着弓,冷眼看着手下围着李世民,斗得正烈。

  这个男人,果然不愧是大唐最有能耐的皇子,明明是受了箭伤,在那女人面前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本来以为他会跟着她一起逃,没想到性命攸关的时候,他竟然能舍自己而保全那女人。

  究竟是要说他愚蠢呢…还是…

  只是,心中这一抹蠢蠢动的欢喜是什么?

  因为终于遇到了真正的强者了吗?

  而对他,杀手之中最为强悍的——夜枭而言,最喜欢的,就是强者,尤其喜欢强者在自己手心呻血的样子。

  而面前负隅顽抗的秦王,正是最佳的对象。

  一想到这男人身上血,却仍旧一脸不屈的样子,夜枭觉得身体里的血都在沸腾了。

  至于那个女人…就让她去吧。

  反正任务之中没有她的名字,而自己对那传说中能颠覆乾坤的女子也没什么兴趣。

  夜枭舒展了一下手臂,正要亲自上场。

  脚步迈动了一下,却又停住。

  他皱眉看着远方,眼眸之中映现出来的——是那正一步步地从雪地里一点点挪动出来的小小身影,那一身淡淡金色的衣裳,银白色的头发,玉的脸,若不是她的身影歪歪扭扭,显得很狼狈,夜枭一定会认为这是从天而降的仙子。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好女不提当年勇

  李世民一个人对上十几个夜枭组的杀手,一番厮杀之后,渐渐地已经力气不支。

  地上已经倒了三个杀手,还有两个已经受伤,但仍旧坚持战斗,只要没死,剩下的夜枭杀手依旧丝毫退意跟半点恐惧都没有。果然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杀手组织,个个身上都具有一种不怕死的彪悍气质。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野兽身上所有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若是遇到别人,恐怕早就被他们这种恐怖气势吓倒了吧。

  所以才会有“夜枭一出,阎王索命”的说法,而夜枭组织的酬金也越发的昂贵,这次找他们的人,可真是不惜血本那。

  李世民想到。

  ——可惜,这次他们遇上了错的人。

  李世民将包围在身边的杀手开,趁机急促地息了一会儿。

  从方才起,他就有意无意地站在了舞月姬离开的方向,阻住杀手们的去路。

  只要他站在这里,就别想有一个人走过去。

  他暗自发誓。

  但从这阵厮杀,李世民看出来,这帮杀手似乎并不急于开他去追舞月姬。

  一滴汗从他的鬓角滑落,悄无声息地钻入了衣领。

  既然如此…

  必须将这帮虾兵蟹将赶紧解决,只有这样,才能夜枭出手。

  那冷冷站在原地观战的夜枭,他,才是最棘手的那个。而他现在还没出手呢。

  只要他没有出手,自己就没有安全身地可能

  可是李世民的心中还是想着要离开这里的啊,拖延了这么长时间,那个家伙…现在已经逃到远处去了吧,应该会安全吧。

  既然这群人的主要目标是自己,相对而言,她的安全可以保证。

  但,仍旧不放心她一个人入大雪峰呢,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很难想象她会安全爬上爬下。

  哈。所以,还是想要去陪着她呢。

  所以。在此之前,不管是夜晚也好。夜鹰也好,都要一一解决!

  李世民横着宝剑在口,伸出舌尖,落一滴剑尖上摇摇坠的鲜血。

  “惹上我,是你们的不智。”

  秦王李世民低吼一声,双眼出慑人的光芒,似乎方才入的一滴血发了他体内潜伏地野

  他仿佛一只雪豹一样。敏捷地从雪地之中一跃而起,宝剑挥出,顿时有两个杀手猝不及防,中剑倒地。

  夜枭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很好,要地就是这样。

  不要像是一个娘们一样手下留情,李世民。将你的真正实力拿出来吧。

  让我看看传说之中地“大唐军神”究竟是什么样的风采!

  李世民腾空,跃起,剑势如虹。遇着披靡,周围倒下的杀手越来越多,但与此同时,他身上的伤口也同样越来越多。

  周围的积雪已经被践踏的一片迹,地上星星点点的血红色,已经分不清是他地鲜血还是敌人的。

  鲜血渐渐地模糊了双眼。

  那家伙怎么还不出手?

  李世民停下,面前,只剩下六个夜枭杀手还围在身边,他们仿佛也被李世民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镇住了,望着眼前这个浑身是伤却仍旧屹立不倒的人,以及周围地上的夥伴尸体,向来是不怕死的夜枭杀手第一次觉得对手之可怕,杀伐之残忍。

  李世民伸出左手,冲着夜枭,直直地指着他,然后,食指轻轻地屈了屈。

  是向我宣战吗?——夜枭挑挑眉毛,笑了。

  哪里有这么容易?

  夜枭手握铁弓,望着雪中地这男人,嘴角挂上了一抹探究的笑容,而他的目光,越过李世民,看向了他地身后。

  李世民忽然觉得有一丝的不安。

  背上冷飕飕的。

  他冒着上当受伤的危险,下意识地转过头去。

  雪地里,踉踉跄跄的,出现一个淡金色的身影。

  舞月姬…

  她回来了…

  眼眶忽然润了。

  李世民下意识地了一口气。

  那家伙…怎么会这么笨啊。

  夜枭不动声地站在那里,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手掌一翻。

  夜枭杀手们齐齐注意到这个动作。

  夜枭微笑,忽然开始向着李世民的方向走了过去。

  “终于要出手了吗?”忽然有一丝的紧张,李世民握紧手中宝剑,准备对敌。

  可是…

  总感觉有什么是不对的…

  不…

  敏锐如鹰隼的双眼盯着夜枭的身影,李世民细细搜索心中的那一抹异样是什么。

  他看着夜枭脸上的诡笑。

  他细细观察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蓦地!

  李世民从雪地之中跳起来,转身,向着舞月姬前来的方向奔去。

  “拦住他!”冷冷的命令声音,出自夜枭之口。

  夜枭杀手们心领神会,六个人六把刀,齐刷刷伸出,拦住了李世民的去路。

  夜枭好整以暇地,冲着李世民的方向走去,但在快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却跟他…擦肩而过。

  李世民暴跳起来,挥剑拦住夜枭去路,夜枭身形一晃,已经飘远。

  李世民拔腿追出,夜枭杀手重新出手,封死他的退路。

  李世民暴怒之下,叮叮当当,刀剑击,又一个夜枭杀手葬身剑底。

  “香儿,快跑!”李世民冲出战圈,大吼一声。

  夜枭那家伙,他的目的不是自己,他…是冲着你去的。

  香儿,快跑啊!不然的话…

  李世民挥剑,扭头,看着风雪之中遥遥而来的那家伙的影子,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傻,为什么明明逃走了还要回来,为什么啊你到底为什么?

  风雪

  蒙了双眼,一滴热泪,从眼角悄悄地沁出。

  风雪越来越大了。

  如果不是因为隔得不远,而且有兵器击的声音指引,我想我一定会迷路的。

  只是…

  现在这幅造型真是太狼狈了太难看了,不仅仅没有一点公主的威风,反而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乞丐。

  我瞅瞅膝盖处被渗出的血染得红了一片的袍子,我珍贵的袍子,就这么毁了!恨!

  我再看看双手,被马缰绳勒的血模糊的口子——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的手啊!

  想当年老子…

  算了算了,好女不提当年勇。

  我悻悻地想。

  从路边上捡了一破烂树枝当临时拐杖,我一瘸一拐地向着来路返回。

  李世民那小子,落入我的手心我一定要…狠狠地掐你一顿。

  害得我还要走回头路,殊不知我最恨的就是返工么?

  怒死了!

  不知道“爬行”了多久,我终于看到眼前几条生龙活虎的人影,跟地面上趴倒的七八条类似尸体状的东西。

  呃,我擦擦眼睛:对不起,还真是尸体呢。

  我忍不住出笑脸,冲着那个站在杀手中央的人挥挥手:“世民!好样的!”

  李世民忽然激动地冲着我叫了一声什么。

  我细细地竖起耳朵听,好像是“快走”之类。

  臭小子烦不烦啊!

  都说了我不是木偶了,脸上也没有写“我要独自逃命”几个大字。你干嘛一看见我就喊那老一套。

  我愤愤地把树枝丢掉,免得它影响我的形象。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那个黑巾裹头,带着一脸卑鄙无龌龊略带笑容地男子,向着我走了过来。

  对不起,贬意的形容词比较多,但那家伙的确给我一种这样的感觉。

  那嘴角的似笑非笑,一双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让我打心里不舒服起来。

  那是什么眼神啊,就好像恶狼看到好玩的食物。就好像怪大叔看到LOLI,***。偶分明就是御姐型的。

  看到那么猥琐的眼神我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去查一查这家伙的身份证。我甚至用我开阔地思维想到结果:如果是在现代的话,这家伙十有八九,一准是个出身不良地通缉犯。

  “夜枭!你敢动她的话…”李世民地声音遥遥传来。

  夜宵?我一愣。

  那家伙笑容不改也不回头,仍旧盯着我,向前走。

  “喂,你想干什么?”我大声问。

  额头滴落一滴汗,真是三的对白。

  想到这里重新又说:“我警告你。再往前走我就不客气了。”

  叫夜枭的这家伙好像是个直的聋子,脚步不停不说,脸上令人讨厌的笑容仍旧一点都没有减少。

  “靠!”真是个不知悔改的臭小子,我很不地骂了一句。

  看样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真的要把我这大老虎当没用地病猫了。

  伸手,从间摸索了一阵,终于找到我想要找的东西。

  “这位大哥。你再向前走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哦?”我掏出我的法宝,脚下摆了个姿势。举起,对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挑挑眉毛,笑眯眯地。

  他同样也笑,不过我认为那是百分百的笑:“哦?不知道你对我要怎么个不客气法?”

  “看样子你还真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地人呢!”我说“如果我数到三你还不给我乖乖站住的话,不好意思,我就要为唐都的棺材业发展贡献一具尸体了。”

  “哈哈哈哈!”他歪着头,很好笑地笑了几声。

  “一…”我说。

  他向前一步。

  “二…”我继续数。

  妈地,天这么冷,冻得我的手都有点僵硬了,赶紧活动一下关节,在这个紧要时候可千万不能掉链子。

  臭小子不知死活地继续走。

  “三!”我嘴角一挑,这可是你自找的。

  手指一动,我勾动扳机。

  世界一片安静,没有地震没有海啸没有暴风雨,总之什么都有没发生。

  夜枭一脸的不可思议,同时停下脚步,摊开双手问:“怎么了?你拿着那奇怪的东西对着我,是不是会发生点什么?可惜…现在好像我还好端端的。”

  他看了看他浑身上下,仿佛感觉有点遗憾,脸上的笑越发的浓了。

  “啊咧…哦…”我的心在瞬间跳了一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摆了一下,随即有点赧颜,挠挠头笑道“对不起不好意思,叫你失望了,刚才我有点冷外加一点点的紧张,所以没开保险。”

  “嗯?那现在…”夜枭笑盈盈地。

  “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我向你保证!您老如果不信的话,就再向前走试试看。”我笑着,笑得很无辜,仿佛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手持糖的怪大叔,在引天真无的小正太。

  虽然这家伙简直是天真无的相对体。

  “既然如此,我只好…”夜枭一笑,不在乎地向前走了一步。

  “很好,非常好,非常的完美,就那样站好,对了,不对…”我连连点头,不停地称赞,仿佛一个高明摄影师正在寻找模特的最佳POSE。

  同时脑中想起了《东成西就》里面张学友大叔在踢梁朝伟之前的经典对白:你站的这个位置实在是太正点了,让我忍不住…

  勾动扳机,用力。

  “砰…”

  响。

  夜枭身子一震,迈出的脚步,猛地停在了原地。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大唐李世民

  声一响,震得李世民那边的杀手也愣了愣。

  但他们仍然很敬业地拦着李世民,不让他向我这边多走一步。

  而在我面前,夜枭愣在原地,随即慢慢地低头,看着口。

  我得意洋洋地瞅着他一脸惨白的样子,那抹看起来无比讨厌无比刺眼的笑容终于消失不见了。

  哇哈哈哈!我叉,仰天长笑,声震林岳响遏行云:“哈哈哈!丸子君,怎么样,汝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

  夜枭的口慢慢地渗出血来,这还是老娘慈悲为怀,没想要痛下杀手,所以中他的右边口,留他一条生路。

  夜枭伸出手,捂住口,鲜血从他的手指出来。

  “丸子君,别怪我没提醒你,风这样大,你不赶紧包扎加疗伤的话,得了破伤风一命呜呼,到阎王面前可别说是我死你的。”我笑眯眯地看着他。

  夜枭嘴角扯动一下,最终抬起头来,双眼透出奇异神色:“丸子君?”

  “你不是叫夜宵嘛,一提起夜宵,我觉得吃点热乎乎的丸子比较不错,噢呵呵呵呵!”我掩着嘴,女王笑起来。

  夜枭眉角搐了一阵,沉声说道:“白痴!我是夜枭——枭雄的。”

  “呃…”我停住笑“夜——枭,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你说得夜宵才更奇怪好不好?!”夜枭声嘶力竭地,很激动。

  “安啦安啦,大不了叫你蝙蝠君。”我挥挥手,不在乎地说。

  看着夜枭气急败坏的脸色,我顿时想象到自己额头上写着大大的“不良”两个字,心中暗

  夜枭的脸色更加难看:“什么蝙蝠君?”

  “夜晚出没的生物,鄙人窃以为蝙蝠比较常见比较普通也比较的…可爱!”我一边说一边悄悄地移动脚步。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你…你…”夜枭咬牙切齿地。

  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在越发惨白。

  “啧啧,小心哦,你已经受了重伤,如果再这么激动的话,一不小心背过气去也是可能的哦!”我伸手在嘴角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你…你要去哪里?你这个死女人…”夜枭本来要破口大骂,眼光一转,看到我已经离开原来的地方,走到了离他不远的一边,立刻警惕问道。

  “你管我?”我笑起来“噢呵呵呵真是笑死人了!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要你管?”

  冲着他扮了个鬼脸,我加快脚步,冲着李世民的方向挪过去。

  夜枭脸色惨白,没有一点血,忍着痛向着我的方向追了几步,蓦地停住脚,整个人无力地委顿倒地。

  剩下的夜枭杀手见到头领倒地,立刻停了跟李世民争斗,纷纷地向着夜枭的方向扑过来。

  我怕碰上他们,我又不是西部牛仔快手一时之间消灭不了这么多人,于是赶紧迅速地奔向李世民。

  但是不用我多走,眼前人影晃动,李世民正向着我的方向奔了过来。

  “香儿!”他大大地叫了一声,本来好看的脸上如今一片迹,鲜血混合着雪水,一片模糊。

  “世民!”我没来由地欢喜起来。

  只要看到他,心中就充了喜悦的宁静。

  眼前雪花纷纷而落,在我跟他的面前,仿佛隔着一层淡淡的垂帘,而对面那个人正奔着我前来,我跟他之间,近在咫尺。

  腿上一疼,脚下一顿,我差点踉跄倒地。

  李世民抛了手中宝剑,张开双手前来抱我。

  就在刹那间,他的手臂快要抱住我的时候。

  身后一阵冷风扫过。

  “臭丫头,我要你死!”熟悉的讨厌的声音。

  我浑身起了一层皮疙瘩,惊悚地回头看——

  头裹黑巾的男子,夜枭,提着一柄沾血的长刀,高高凌空举起,冲着我的背上劈落下来。

  我惊得魂飞魄散,他明明中了,倒地不起,怎么可能这么快接近我身边?

  大意了大意了大意了!

  没想到一时心慈手软,反而坏了大事。

  我在心中起誓如果以后再有机会我绝对不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但也许已经没有下次了。

  长刀破空,即将落在我的背上,我甚至可以预料锋利的刀锋嵌入我的脊椎骨的感觉。

  就如同那次李元吉将我摔落马下。

  那样的痛不生,只是,我希望这次,最好能够一刀毙命,那样我不用受苦。

  我转过头,看着李世民的脸。

  “对不起啦…”喃喃地,我向前扑倒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李世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飞速地冲了过来,抱住我的身子,用力一转。

  将我紧紧拥入怀中,他将他的身体曝在夜枭的刀光之中。

  我顿时觉得在瞬间,有人硬生生地将我的心扒开。

  一点一点将我的心撕裂开来,那种痛楚。

  我的眼眶之中看到那柄长长的刀正正落在李世民的背上。

  长刀劈破他的铠甲,深深地嵌入他的背部。

  夜枭抬手,拔出长刀,鲜血大面积地涌出来。

  李世民双臂用力抱住我,不松手,嘴角沁出一缕刺眼的血痕。

  “怎么会这样…”我僵在他的怀中,傻傻地看着一脸杀气的夜枭,傻傻地看着李世民在刹那间变得无比难看的脸。

  “臭丫头,让我告诉你,如果要对付一个人,千万不要让他只是受伤而已,尤其是对像我这么危险的对手,你必须确定我已经断气,或者我的头已经不在脖子上才行,知道吗?”夜枭冷笑着,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

  “你…你最好也记住这句话。”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哆嗦,有点颤抖,却很坚定,充了怨恨一般“你…你给我记住这句话,如果你今天杀不了我,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付出这一刀的代价。”

  “是吗?可惜,我向来不会犯那样的地极错误。”夜枭冷笑着,重新举起长刀。

  就在瞬间,李世民伸手,握住方才扔在地上的宝剑,举起,抵住夜枭的长刀,并顺势向着夜枭腹部刺去。

  “大唐李世民,可惜,我本来还想要见识一下你真正的实力,看样子,已经不需要了。”夜枭轻而易举地躲过李世民的攻击,笑道。

  李世民抱我在怀里,慢慢地站起身来:“是吗?现在的话也未尝不可。”

  “哈哈哈!”夜枭大笑“现在你已经没资格跟我斗了,可惜,本来你可以的。”他的话中带着一丝讥诮。

  李世民横剑在前:“你可以试试看。”

  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

  他低头看我,勉强笑笑:“没事的。”

  我摇摇头。

  “真的。”他笑着,眉宇都舒展“不疼。”

  眼泪夺眶而出。

  可是我很疼。

  我想。

  “让我来吧。”我着泪,握紧了他的手“相信我。”

  “香儿!”李世民急促叫了一声“没事,我可以保护你,我…”

  他的身子一晃,再也无法忍受“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你,你给我住口!”我身后,捂住他的嘴。

  “要卿卿我我,去地府吧。”夜枭桀桀笑了起来,提刀,向前。

  李世民身,抱住我。

  我任由他抱着,暗暗闭上眼睛。

  心头难受的感觉一点一点聚集起来。

  我念动口诀,让恶的杀人咒发在脑中慢慢地苏醒。

  “九公主,杀人的咒封不能用呢。”秋水君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为什么?”我记得当时我是这么问的。

  “你多用一次,就多了一分入魔的危险啊…”秋水君回答。

  入魔…

  就算是入魔又怎样?!

  我要救这个男人!我一定要救这个男人!就算是入魔我也认了!就算是灰飞烟灭我都认了!我唯一知道的是:他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我一定要——救他!

  第二百三十五章 被点燃的恨海

  手指在前,摆出莲花造型。

  遍搜脑中,黑暗中有什么在苏醒了,发出恐怖的尖叫,是的是它!我想到了…隐匿于黑暗之中的恶咒法…

  恶的气息似乎嗅到什么一样,兴奋地蠢蠢动,起初是一小股,好像潺潺溪,接着一发而不可收拾,仿佛江河决堤。

  脑中飞舞盘旋着的,全部是咒杀人的法咒。

  我忽然有点惊慌…

  这么多咒封一拥而出,我没有把握将他们完全控制住。

  但我已经没有退路!我皱着眉,咬咬牙,一股银白色的光从手心泛出来,如波一样,向外扩散开来。

  夜枭的刀劈落下来,跟银白色的光芒撞在一起。

  就好像有一股电力顺着刀蔓延到夜枭的手腕上,夜枭的手臂一阵抖动,宛如触电,虎口的地方“啪”地自动爆裂,血管处有鲜血汨汨出,夜枭的表情亦开始扭曲。

  算他反应迅速,一看情形不好,立刻决定松手,同时将刀扔掉,身子迅速后退。

  一直退到距离我跟李世民十数米远地地方,夜枭才停住脚步,抬头,捂住息不定地看着我跟李世民。

  而笼罩在我跟李世民身上的光圈还在不停地扩大,强势的光圈将天空飞舞的雪花一一击碎。

  “香儿,香儿!”耳畔传来李世民的呼叫。

  ——我在这里,我就在你的身边。

  心中有个声音回答。

  但是我张不开口。

  脑的咒语叫我浑身沉重如石块,几乎无法挪动一下。

  “奇怪!怎么会这样!”气急败坏的声音遥遥传来,是夜枭。

  “头领,这个女人好像…”

  “滚开!我才不相信!”夜枭的声音继续吼道。

  我明明紧紧地闭着眼睛,但却看得清清楚楚,夜枭捂住口,脸色难看,忽然一咬牙,将背上的铁弓取下来,然后拔箭,一连三支,搭在弦上,蓄势待发。

  仿佛在虚空之中,漫天飞雪隐蔽之下有一只眼睛在俯视盯看着全局,透过这只眼睛,我甚至看得到我自己,——仿佛一个毫无知觉的木头人一样,站在雪地里,身后,是身受重伤,却一脸焦急盯着我的李世民。

  是的,他的身上那么多血。

  他后背的伤口,若不及时治疗…

  心头剧痛。

  他受伤如此之重,若不是为了我…

  悔恨夹着怨愤,心中一丝恨意“砰”地跳出来,好像一小火苗窜起,那脑子窜动的咒封就是无边无际的石油的海洋,这火苗一闪,呼啦啦,点燃了所有的海。

  “啊…”一丝痛楚的呼叫从我的嘴角发出。

  “香儿,你怎样?停下!快点停下。”李世民伸出手,扶住我的肩头,在我耳边叫道。

  我也想要停下,但是但是,我没有能力停住…

  身不由己地,我打在前的莲花结慢慢地散,手臂发出吱呀呀地响声,我的双臂慢慢地伸开,慢慢地张开,向着天空,仿佛是要拥抱什么。

  但是,这只是仪式开始的前兆。

  接受你!黑暗之中的灵!

  而那边,夜枭恨意升腾,迈步,扎稳,然后张了弓,冲着我和李世民的方向,瞄准,松手。

  三支铁箭“嗖嗖嗖”准确地向着我跟李世民的方向来。

  李世民抬起双眉,一眼看到那箭头,手中宝剑一抖,慢慢地抬起来。

  “杀了他们!”心中有个充了怨恨地声音响起。

  “给我血!”

  那声音继续叫着,仿佛一个干渴了很久的人,正在磨牙齿,准备血。

  而我祈祷,——“九天之上充怨恨的灵魂,释放你的狂暴跟杀吧!以吾之名起誓,血者必将取回代价,让其仇敌以性命偿还所有!”

  耳畔,听到自己嘴角呻般念出这几句话。

  同时,李世民提剑,

  挡在那几支铁箭之上。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

  来势汹汹的铁箭忽然凝结在了半空。

  从局外看来,就好像李世民的长剑跟那几支过来的铁箭胶着在一起。

  所有人对此目瞪口呆。

  李世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剑抵在那三支铁箭之上,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双眼。

  他本来已经竭尽全力,并没有完全击落铁箭的把握,但…现在的场景,叫身经百战的他也觉得太过诡异,难道…

  李世民看了身边的我一眼,眼神之中充了疑惑跟探究。

  夜枭组之人目惊悸之,有人已经站不住,悄悄地向后退。

  夜枭大怒之下,再次搭弓,三支铁箭凝风雷之气,再次袭来。

  忍耐力终于到了极点。

  在此之前,我一直压抑心头的那股杀

  我忍的好辛苦!

  是你!是你挑起来的!

  似乎一个坏孩子找到一个做坏事的正当理由,我顿时浑身放松,任凭那股嗜血的望遍走全身。

  就好像笼罩在心头那片火海之上的霾被刺穿,有个声音疯狂地大声叫道:“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服从我了吗,舞月姬!哈哈哈…”有个长发遮面的人掠过眼前,她说:“给吾血,给吾新鲜的血吧!”

  “给你…都给你…”我喃喃地“替我杀了他们吧,杀了吧!”

  夜枭第二次出的铁箭如前三支一样,胶着在李世民的箭上,与此同时,我猛然张开双臂:“杀吧!”

  一股狂暴的白光从天而降,落在李世民的剑上,顿时之间,宝剑之上白光万道,六支箭触到白光之后,猛然之间全部转头,如灵蛇一样,向着来路窜去。

  一时之间,只听耳边惨呼之声接二连三。

  虽然没睁眼,我看的很清楚。

  夜枭的铁箭,全部返还回去。

  夜枭手下硕果仅存的五人,各吃一箭。

  六支箭,六个人,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全部是穿脑而过。

  人的脑袋好像忽然变得跟豆腐一样柔软。

  那六个人翻着眼睛,看着脑门上穿过去的铁箭,嘴角吱吱呀呀,说不出话。

  鲜血合着雪白脑浆一点一点滴落。

  夜枭愣在原地,似乎已经呆了。

  半晌,他才狂叫一声,极端的愤怒过了极端的恐惧:“术!你这诡异的丫头,我跟你拼了!”

  他向着我冲过来。

  而我嫣然一笑。

  拼了?你拿什么跟我拼?

  新鲜的人脑跟新鲜的血,真是好久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了,而强者的血跟脑更是难得。

  来啊来啊来啊…有个声音迫不及待地叫。

  “当啷…”却是李世民的剑忽然落地。

  李世民转身,伸出双臂,握住我的肩头。

  “醒来,香儿,醒来!”他摇动着我的肩膀,大声地叫起来。

  这家伙难道没有看到夜枭提刀过来了吗?

  算了没关系,反正我能搞定他。

  我轻松地笑着,一边考虑,该让他怎么死呢?

  怎么死会比较有趣,怎么死会血更多,怎么死会…让我觉得比较快乐。

  啊…啊…咦,奇怪,哪里的惨叫声?

  凄惨痛苦的惨叫声从我的心底传来,是从我心底传来的,天啊!

  心脏忽然在紧缩,好像有人猛地捶了一击在上面。

  我疼得几乎弯下去,但在虚空里我看得到,那个脸色苍白,几乎快跟雪一样的女子,她仍旧站着,一动不动,任凭眼前的李世民如何呼唤如何摇动,她都毫无知觉,宛若石像。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

  宛若…尸体。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穿越之大唐歌飞   下一章 ( → )
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妇皇穿越之决红尘穿越之明月何我的灵魂在古穿越之爱起落穿越之平凡王穿越之醉红颜诱惑小王妃穿越之瑾皇妃穿越之清国倾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天策真鸾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穿越之大唐歌飞》第231-235章及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231-235章在线阅读,《穿越之大唐歌飞(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