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61-165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大唐歌飞  作者:天策真鸾 书号:3841  时间:2014年5月18日  字数:15159 
( ← ) 上一章   第161-165章    下一章 ( →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喜欢你,大坏蛋

  我从来未曾见过龙主大人如此。

  我说过不会想欠他什么,我只是他手中进退无度,任凭指挥的棋子,但是…但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

  他的头埋在我的颈间,发丝蹭过我的脸颊,有丝丝的温柔感觉,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伸出手,试图抱在前,他回抚摸在我间的手,将我的手臂掰开。

  “还不错么,月姬。”他居高临下,嘻嘻浏览着我袒的半身,讥诮般说道。

  热血全部冲到了我的脸上,我咬紧嘴,冷冷问道:“这就是龙主大人想要做的吗?”

  “不然怎样?”他挑眉。

  “骗子!”我大声骂道。

  “你说什么?”他的面色变得越发难看,好像寒冬腊月的冰层,透出丝丝寒冷。

  “你根本都是在骗我,什么有人会死,都是你危言耸听来叫我害怕担心的对不对?你不过,你不过跟那些人他们一样…你不过想要、想要我…”我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你以为我在骗你?”他玩味地看着我“是你自己选择的这条路,事到临头,你要怨谁?”

  “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这样,我不喜欢,我…”我喃喃地,别过脸。

  “你不喜欢?你不是还曾经想过要亲我的么?你不是还怀疑过我跟寒裳的关系地么?月姬…你那种反应,是——吃醋吧?”他冷冷地说道。

  “我没有!”我大声叫,用尽全身最大的力气。“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否认也没有用,因为我已经想要你了。”淡淡的声音回答。

  “不…你是修道之人,你不能…”我恐惧地缩紧身子,却感觉他浑身散发出一股热力,双双贴的这样近,我躲也躲不掉,虽然仍旧很愤怒,却仍旧情不自地红了脸。

  “我是修道人,不错。”龙主看着我“是秋水君说修道之人不能近女的么?”

  我摇了摇头。

  “没关系。”他嘴角一挑,笑。“就算是秋水君也阻止不了我,我佳御龙主。向来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只要我认定了的事,认定了的人,不论是谁,——都无法阻止。”

  他低头,细细地吻我,柔软的轻轻地擦过脸颊。在嘴上盘旋,连,随即滑过敏感的颈间,落在前。

  “啊…”我浑身瑟缩,想要缩成一团,怎奈他阻著我。让我不能动弹,只好混乱蹬动双腿。

  “别挣扎,月姬。”他暧昧的声音在前响起。“你难道不知道,有时候挣扎反而会更增添乐趣么?”

  “谁说地?无稽之谈!”我大声叫“龙主大人,你叫我做什么都好,但是,求你,求你别用这种方式!”

  “求我?”那个人一边说,一边伸出修长手指,在前,慢慢地解开一枚扣子,而他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一双红色眸子盯着我:“月姬,你求我什么?”

  “不是不是!”我急着辩解,急火攻心,眼前忽地一黑。

  而他不紧不慢地将衣服解开,向旁边一,修长颈下,是玲珑蝴蝶骨,鲜明感,引人无限遐思,而蝴蝶骨之下,光滑结实地肤形,若隐若现,风光无边,更是叫人罢不能。

  这不是引人犯罪么?

  我苦笑,而此时此刻哪里有那样浪漫的兴致,我只想摆这种尴尬场景,是地,很恐怖,很恐怖的感觉。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停了。”龙主大人笑着,伸手按住了我的肩,将我牢牢固定在上。

  “我不要!”这种人为砧板,我为鱼的场景让我很愤怒,也很悲哀。

  我拼命地扭动起来,头的苏随着我剧烈的动作,哗啦啦一阵抖动。

  不幸的是,因为我这一阵反抗,边本来用银钩挂住地帐子忽然也落了下来,两边帐子垂下,顿时成了一个半封闭的空间。

  粉红色的帐子将帐内的氛围影的越发暧昧。

  难道今天…要死在这里?

  我恐惧地想,感觉自己的瞳孔在拼命收缩。

  与其这样,我宁可死…

  不知怎地,一个念头冲入脑中。

  “你宁可死?”那个人地嘴里吐出这句话,不可置信般。

  “是的!我宁可死!”我大声叫,左右也是一死,不如把心底的话说出来:“我敬重龙主大人,我不要看到这样地龙主大人,我很讨厌这样的你,我不喜欢,我说了我不喜欢!”

  我声嘶力竭地叫着,随即身子一软,倒了下去,刚才剧烈的挣扎加上精神压力,再这么一叫,我浑身酥软无力,感觉汗滴慢慢地渗透出来。

  我躺在上,半死一样,说道:“你如果现在来,我是反抗不了,但是我会恨你,我讨厌你!我会永远都讨厌你…”头一歪,声音慢慢地微弱下去,我闭上眼睛:“我不喜欢讨厌龙主大人的感觉…我不想讨厌龙主大人,我…不详讨厌你,你知道吗?”

  鼻子酸酸的,眼睛很难受,不知不觉,有泪水涌出。

  “你会觉得很傻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鼻子,自顾自地自言自语说道:“你想要…想要我,你就来吧…可是在这之前,我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我…”

  我张了张嘴,重新又闭上,很累…很累…

  “是什么?”那个人停了动作,淡淡问。

  “我…”我勉强张开嘴巴“我…”我喃喃地,耳边自己的声音越来越低,一直到没有声音,太累了,我想要睡觉。

  “喂!醒醒,你还没说呢!给我醒醒!”

  有个人伸出手,拍打我的脸,一边暴地大叫:“再不醒我就要不客气啦!”

  “随便你…”我喃喃地“大坏蛋。”

  就在我陷入昏睡的刹那,在心中,有个小小的人快地跳着,大叫着,双眼闪闪发光,她挥舞着双手,冲着遥远地方的那个紫的华贵人影大声喊道:

  “我喜欢你!”

  怎么可能?我会说那么无聊的话么?这是谁这么无聊加无呀!我漫无目的的想,一边拼命想看清楚这个无的表白者是谁——近了,很近了,那双灵活的眼睛闪闪发光,虽然很开心仍旧带着一点点呆像,这个人很眼很眼,就好像每天早晨起来照镜子看到的那个人一样。

  我顿时吓了一跳,唉!生出这样的幻想来,我一定是疯了,一定是疯了,被活活疯的。

  第一百六十二章 宵一刻值千金?

  醒来之后,我吓得浑身汗倒立。

  我衣衫不整地,被抱在某个温暖的怀抱之中,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眼珠转动,看到那半掩的衣襟,是紫的。

  龙主大人。

  “你醒了?”漫漫地声音问。

  终于还是…发生了?我心头一酸,他…他最终还是做了…这个坏蛋,他怎么可以这样趁人之危?

  我鼻子,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你知不知道?”那个飘渺的声音继续说道。

  “什么…”我闷闷地,很不想理他。

  “如果你…如果不这样做,我会杀了那个人的。”

  “谁?”我骨悚然,抬头望他。

  深红色的眸子褪了,是浅浅的淡红色,散发着柔和光芒,这张脸,还是我熟悉的那张脸,他回来了…

  “你用二十年寿命换回来的那个人,黑暗魔族说如果要打破契约,有两个办法。”

  我顾不上骂他,不由自主问道:“什么办法?你果然是去过黑暗魔族了么?”

  “是的,我去过,我跟暗之魔神手,竟然没有能杀死他…”他恨恨地说道。

  “你的伤,也是因为如此…”我心中略略有些愧疚,将头靠在他的口。

  “第一个办法,是杀了那个你救回来的人,如果他重新死去,契约便会毁损。”

  佳御龙主大人淡淡地说。

  好像一个惊雷在我头顶炸响,我叫道:“这怎么行?!”

  “那么第二个…”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是什么?我想要第二个。”我急切地问。

  “就是你…你跟我…”他低头,打量了我一眼。

  “什么?做什么?”我抓住他的衣服,问道。

  “你怎么这么笨?还要我说吗?”他好看的脸上忽然出不耐烦的表情,很是鲜明生动。

  我的心中忽然一震,缩回手捂住嘴:“你是说…你说得难道是我跟你…发生…”脸色涨红,我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样。”他忽然板着脸,问。

  “我…我…”我张口结舌,说不出来。

  “你肯定不会选第一种,对么?”他冷冷问。

  “是!”我痛快地点头。

  “其实我很想选第一种。”他忽然说道。

  “不行!”我大叫。

  “你那么关心那个任天兴?”又是杀死人的眼光。

  “是的!你如果杀他,还不如直接杀我!”我大声叫。

  “杀你吗?”他嘴角一挑,出笑容“是的,与其叫你永远生不如死,因为我杀死别人而恨着我,不如叫我亲手杀了你,我亲手杀了你的话,我的心中也会好过点。”

  “哦,是么…好的。”我不知说什么,只好闷闷地。

  “你傻的啊!”佳御龙主大人低声说,抱着我的手臂忽然紧了紧。

  “你说什么?”我没大听清楚,随即皱了皱眉:“你在干什么?”

  “抱抱而已,怎么啦?”

  “不要碰我!”我想起他趁我昏的时候…对我做过的事情,忍不住很愤怒。

  他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忽然释然笑道:“哦…嗯…这样也好。”

  而就在话音落后,他忽然放开抱我的手臂,蹭到边,掀起帐子,下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裳,那长大身子向着门口走去。

  “你…你去哪里?”我犹豫了一会,终于问道。

  “怎么?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么?”那人不回头,只是戏谑般问。

  我羞红了脸,大声嚷嚷:“快走快走!你爱去哪里去哪里,最好再也不要见到你!”

  “哈,哈哈哈…”他身形顿了顿,最终发出那种类似得意般的笑声,慢腾腾地走出了房门。

  晕!这家伙究竟在得意什么?!

  我抱住被子,愣在了上。

  本来醒来的时候,很想要一脚将他踢下,然后狠狠地拼命地踩他的,但是,竟然又得知了那么天大的秘密。

  如果说那样做…那样做可以不必让任天兴再死一次的话,好像也…好像…

  想到这里,我倒不怎么责怪龙主了…

  毕竟,他也知道我的心意:不想要任天兴死,所以才…

  嗯嗯。

  可是…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吗?

  我呆呆地想了想:什么感觉也没有…

  可是为什么人家说什么——宵一刻值千金?

  那个混蛋那!

  “呜呜呜…不…”我抱住被子,翻倒在上。

  不久,就在我躺在上装死外加头脑一锅粥的时候,虚掩的门“吱呀”响了一声,开了。

  难道是他回来了?

  我轻手轻脚地从被子边上扒出一条,偷偷地看过去。

  咦,这个身影很熟悉,但却不是佳御龙主大人,而是…寒裳姐姐?

  我很想掀起被子,跟她打招呼,但忽然之间想到自己浑身的狼狈样子,衣服都破破烂烂,衣不遮体了,怎么好见人?如果被她知道了龙主大人跟我做的事情,天啊,我还是找个地钻进去行了,不然的话,一头撞死在头上也比较遮羞一些。

  就在我心如擂鼓的时候,那个人影慢慢地走到了我的边。

  “月姬,你醒着吗?”温柔的声音问道。

  我的鼻子莫名地一酸,顾不上不好意思,闷闷地回答说道:“寒裳姐姐,我…我…”

  “没事,如果醒着,就出来吧,我带了一些东西给你。”那温柔的声音继续说道。

  “是什么呀?”我好奇地问,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一些…衣物等。”她将手中托着的东西放在边,整整齐齐的衣服叠在一起。

  我顿时双眼放光,随即大羞,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呐呐地说道:“寒裳,寒裳姐姐…我…我…”

  “没事呀,来,要不要我帮你穿上衣裳?”她柔和地看着我。

  “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来!”我慌忙裹紧了被子。

  “呵呵,怕什么呀,你还真可爱呢!怪不得主人他喜欢你…”她抿嘴一笑。

  “呃…呃…”我只觉得脸颊通红,嘴巴好像被胶带封住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

  “对了,有件事我要对你说,”她微微一笑,看着我。

  “什么?”我抬起头。

  “主人去过黑暗之渊你知道吧?”她看着我。

  “嗯!”我点点头,是暗之魔神住的地方。

  “本来主人可以杀了暗之魔神的,可惜的是,暗之魔神所居住的黑暗之渊具有一种奇怪的能力,会食外来者的功力,而且黑暗之渊同时会释放出一种奇毒,如果暗之魔神不加控制,奇毒便会不知不觉地渗透外来者的身体,主人一时没有防备,所以才会受伤,但就算如此,主人也将暗之魔神重创。”

  “是这样啊!”这我倒不知道,只好惊叹地张大嘴巴。

  “是啊,不然以主人的武功修为,怎么都不会吃亏的。”寒裳看着我,认真地说。

  “这点我很赞同!”我只好猛点头。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主人他才需要我替他解毒。”寒裳继续说道。

  “解毒?你们那时在解毒?”我一下瞪大了眼睛。

  “呵呵,你有所不知,承蒙主人所赐,我曾经吃过一颗琉璃珠,那颗珠子能化百毒,所以我会运功将主人身上的毒到我身上,这样主人才会恢复功力,不然对功体耗损很大。”

  “哦!”我恍然大悟,随即想到自己对那些呻声的不纯洁联想,真想自己。

  一想到龙主曾经用读心术知道我当时的想法,我又很想在自己的同时龙主…可是太不可能了。

  “九公主,主人对寒裳而言,是高高在上,永远不可触及的存在,你知道吗?”寒裳姐姐的声音忽然放低下来。

  “我,我知道!”我连忙说道。

  “可是主人这次…”她叹了一口气。

  “寒裳姐姐,怎么了?难道毒没有全部出?”我吃惊非常,赶忙问。

  “这倒不是…九公主,你也知道主人想要打破你跟暗之魔神的契约吧?”

  “是啊!”“主人可对你说过要打破契约有几个方法?”她又问。

  “两个呀!”我回答。

  “两个…哪两个…”寒裳姐姐脸色变了变。

  “一个是我救的那个人死,另一个就是…就是我跟龙主大人…”我咬了咬,娇羞脸。

  寒裳轻轻一叹,看了我一眼,言又止。

  我的心一动:“姐姐,你怎么了?难道龙主大人说的方法不对?”

  寒裳向外张望了一下,又转过头,忽然之间,握住我的手,急切地声音说道:“九公主,你,你救救主人吧!”

  第一百六十三章 真相,抉择,惑的心

  我惊得几乎从上跳起来,事实上,如果不是没有穿衣服,我一定会跳起来。

  笑话!让我去救龙主大人?龙主大人是谁?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存在,倾国倾城,无所不能的佳人,而我是什么?是他指尖的一枚棋子,进退都身不由己。

  我有什么能耐,有什么资格能救他?

  况且,他又有什么需要我来“救”?

  “哈哈哈!”愣了一会之后,我嘎嘎大笑“寒裳姐姐,真好笑哈,我刚才幻听了,看样子我老了!我竟然听到你让我救龙主大人,实在太好笑了哈!”我拍着脑袋笑得乐不可支。

  “唉?这是什么?”眼角有些润,我疑惑地抬起手指摸了摸,晕,居然是眼泪。

  真是莫名其妙。

  而对面,寒裳静静地看着我一举一动,当看到我举手抹下一滴眼泪的时候,面上才凄然一笑,握住了我的手,说道:“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我浑身好像触电一样,顿时不能动弹。

  “你…你说什么?”我结结巴巴问。

  “你难道以为,我会拿主人的性命开玩笑吗?”寒裳姐姐的脸上出凄楚表情。

  我倒一口冷气:“寒裳姐姐,你说什么?”

  寒裳盯着我,幽黑双眸仿佛两潭深水,她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对我说道:“我想说的是,毁掉黑暗魔族契约的方法有四种,而主人,他只告诉了你一种。”

  “嘶…”

  是我倒气的声音。

  就算是裹紧了重重棉被,我还是深刻的感觉在瞬间,好像我整个人被抛进了南极冰水里面,就连每个头发梢都在叫:冷冷冷!疼疼疼!

  龙主大人,他——他骗我?

  我不怕去死,但是我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寒裳姐姐?”我闭了闭眼睛,镇定了一下情绪。

  “我在。”女子沉稳地回答。

  “你能不能告诉我,有哪四种方法,龙主大人,他为什么要隐瞒我。”

  我看着她,清楚的问道。

  “月姬,”寒裳脸上忽然出悲伤的表情:“你知道主人跟李唐一族有仇怨么?”

  “是,这也是他将我召唤来异度空间的原因。”我点头。

  “那么…你也知道,你是主人安排好的一枚…棋子么?”

  我忍着泪,拼命点了点头,是!我是棋子!

  “所以,主人应该不会甘心你就这么被暗之魔神取走性命的,你了解吗?”

  “我了解我了解!”我使劲儿点头,趁机把眼泪甩走。

  “那么,如果想要你活下去,或者就算要你死,也要达成毁灭李唐江山的目的,那有四种方法。”寒裳紧紧地盯着我,眼睛之中,闪烁寒光。

  “姐姐,请你,请你告诉我。”我抑制心头冷寒,问道。

  “第一种,杀了任天兴。”寒裳说道。

  我点头,我知道,龙主大人没有用这一种,我感激他。

  “第二种,杀了暗之魔神。”

  我点头,怪不得龙主大人去找暗之魔神的晦气,可惜黑暗之渊能够食外来者功力,而且有奇毒,暗之魔神不出来的话,龙主大人也无可奈何吧。

  “这两种都可以让你活下去,而且第一种,在我看来,最为简单。”寒裳悠悠然地说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主人竟然没有用,呵呵!”

  我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用这种。

  因为他说过——“与其叫你永远生不如死,因为我杀死别人而恨着我,不如叫我亲手杀了你,我亲手杀了你的话,我的心中也会好过点。”

  我当时以为这是说笑,原来竟然不是。

  “第三种,”寒裳盯着我,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就是——破了你的极之身,然后…”她目光一寒

  “在男女合之时,杀了你。”

  我心头一窒。

  “只要你死在那时,光明之体玷污,以及死去的恐惧跟不忿,将使你体内的神族精灵将产生强大怨愤的力量,跟以前的灵体结合,形成亵渎之力,神族灵脉从此断绝,江山将变为火海,百姓生灵涂炭。无法挽回,就算是神仙也无法挽回。”

  我情不自地捂住耳朵,喃喃地:“天啊,天啊…”寒裳伸手,将我的双手捉住“九公主,继续听下去,最后这一种,是我猜出的,主人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是什么?”我茫然抬头。

  “第四种,能保你性命。就是有个具有浑厚内力之人,不停地将功力输入你的体内,替你封印住暗之魔神之力,但,如果长时间如此,对方将丧失千年道行,最终芶延残,百年之后,灰飞烟灭。”

  寒裳慢慢地,说完。

  我周身一阵阵发冷,手上却没了力气,松开,棉被慢慢地滑落下来,出半边身子,更加冷。

  我全然没注意,只觉得浑身上下连目光都开始呆滞。

  寒裳叹一口气,替我将被子拉起,盖住我的身子,轻轻地叫:“九公主…对不起,我本来不该告诉你这些,主人他一心隐瞒,想必也不愿让你知道…可是我…我…”

  她张张口,言又止。

  “可是…”我木然调转目光,看向寒裳姐姐,呆呆地说:“可是我跟他,我跟他明明都已经…他本来可以…”

  寒裳愣了愣,想要说什么,却忽然又咽下。

  “但是我没有死…那么…”我忽然心头一跳,颤颤地问:“龙主大人不会傻的想用第四种方法吧?”

  寒裳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知他是否有此打算。”

  “这种法子,主人都没有跟我说过,是我看他的举动,自己悟出来的。”寒裳轻轻笑“主人,他向来是个出人意料之人,他想的做的,从来都不会按照常理。”

  “嘿嘿,那就好…那就好…”我喃喃地,身不由己的说道。

  但是他为什么不用第三种,为什么没有趁着那时候…趁着那时候将我杀掉?那岂非易如反掌?

  “寒裳姐姐…你也是怕龙主大人用第四种方法么?”我想起她求我救龙主大人的话,心中一凛,问道。

  寒裳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还有,第二种。”

  “去杀暗之魔神?”我惊呼。“是的。因为,如果主人想要用第三种话,方才都应该早就做了。而第四种…据我猜测,他应该还在犹豫。”

  “但是去黑暗之渊,不是说很难…很难吗…”我喃喃地。

  他说不会为了我做什么。龙主大人曾经说过,绝对不会为了我而去特意做什么的,可是他为什么出尔反尔?为什么会这么傻呢?就算他刚刚杀了我,我也不会觉察到呀!

  而只要用第三种方法,杀了我,他召唤我来这里的目的也就达成了,多么容易?傻子都知道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所以姐姐你担心,龙主大人不敌,或者…或者…”我不知说什么好。

  “月姬。”寒裳忽然唤道。

  “嗯?”

  “主人他不会伤你,起码目前绝对不会。”寒裳盯着我,慢慢地说道。

  她的脸上还带着温和的微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笑容之中有些我说不出来的东西,藏着,而那声音,就好像刀子一样,一点一点,割在我的身上。

  “姐姐,”我低下头,静静地想了一会,忽然抬头问:“请姐姐指教,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才能‘救’龙主大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当初只道是寻常

  “我不知。”寒裳避开我的眼睛。

  “你肯定知道!”我怒道。

  “我告诉你这么多,主人若知道了,我性命难保,以后的,靠你自己。”

  “可是我不知该怎么做!”我大声叫。

  “你必须知道!”寒裳狠狠地说道“事到如今,你不能推卸责任!你必须知道你要怎么做!你说我自私也好,冷酷也好,我拼着一死告诉你这些,都是为了保住主人,不要让他做傻事!”

  她扭头,双眼通红,盯着我继续说道:“我不怕你说我冷血自私,主人他就好像一个孩子,他本来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好恶情仇,但是,他不幸为了李唐而妄动怒火,想要改变天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算主人他不说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已经离他的掌握了!他控制不住,你知道吗?舞月姬?!他控制不住!这是惩罚,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

  “是什么是什么?什么是龙主大人控制不住的?”我问。心中升起不详预感。

  “你不知是什么?他为什么没有选择容易的方法来解决这一切?他为什么要手下留情舍近求远,他明明唾手可得的结果他却不要!你说为什么?!”寒裳几乎开始大叫起来,声嘶力竭一样。

  我呆住,身不由己的闭上眼睛…天啊…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意思…

  半晌,我张口说道:“不是这样的,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你说得都是假的!骗子骗子!我不要听!”我大声讲。伸手拼命捂住耳朵。

  “你必须听!”寒裳硬生生将我地手掰下来,直视着我,声音如寒冷天的冰棱,一刺入我的心头。

  她说:“主人控制不住的东西——是他的感情!是他忽然动了的爱!而导致这一切的源——是你!是你!是你舞月姬!”

  怎么会是我…

  这一切,是梦吗?

  我愣愣地坐在上,抱着膝盖,让自己静静地想。

  说我是口是心非的人,原来骄傲如他,也不过同样!

  说什么不会为我做任何事情,说的那么强硬那么不屑一顾。好像我是一只不起眼蚂蚁一样,他想要踩死就踩死。

  但是实际呢。还不是偷偷地做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傻瓜一只。亏我那么视他如神明,如大敌。

  傻瓜!以后绝对不会崇拜你了!

  我抹抹眼中扑啦啦落下地泪。暗暗下定决心。

  将寒裳留下的衣服穿好,顺便梳理了一下糟糟地头发。

  我站在铜镜面前告诉自己:“是的,不能推卸责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起地吗?那么就让我来负责结束吧!”我冲着自己,咧嘴笑笑,夸奖说道:“嗯嗯,香子姗啊舞月姬啊,你真是太帅了太帅了!”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将门拉开。

  外面果然是静悄悄的,我向着遥远的亭子间张望了一下,果然没有那个熟悉的可恶的紫人影。

  很好!果然如寒裳姐姐所说:那家伙在静修疗伤,一时半会出不来。

  正是我逃离的大好机会。

  我捏了捏手中的佩玉,这时候正是结界最薄弱地时候,加上寒裳姐姐教我的口诀。我一定可以顺利的出结界。

  离开他,只要离开他…

  我就不是他的麻烦了。

  我一口气跑到竹林旁边,林子外头。眼前一片空阔,借着点点星光,野地里一片幽静。

  只要踏出去,只要一脚踏出去就行了。

  我伸出脚,向前迈了迈,忽然又停住。

  就这么走了吗…如果走了,龙主大人发现之后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地想着,眼光一转,我看到旁边,有一株折损的小花。

  我蓦地想起来,这是我跟龙主大人聊天过的地方。

  眼前蓦地浮现这样衣服场景,就是在这里,外面鸟语花香,蝴蝶飞舞,而有个浑身素白地少女,银发披肩,她郁郁地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喃喃地埋怨着。

  在她旁边,是个身着紫衫的华贵人儿,高高的发髻,珍珠地坠饰摇动,他手持华丽的羽扇,动一动,光影绝美倾城,笑一笑,嘴角边酒窝隐现,他谈笑着,目光投向那地面坐着抱膝的人儿。

  浑身素白的少女不忿一样抬起头,赌气一样说了两句什么。

  而那个人洒然一笑,不在乎一样摇了摇扇子。

  这场景如此熟悉,这两个人…如此搭配。

  虽然是在吵架,虽然是在赌气,但是…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被酒莫惊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眼眶酸酸的,泪水涌上来,飘落夜之中。

  我硬了硬心肠,伸出手“啪”地一掌,在自己脸上。

  “你这个混蛋!还在胡思想什么!你再恋恋不舍的下去,迟早龙主大人都会被你害死!”我大声骂自己。

  随即又装作恭敬的模样:“是,是的是的,我知道了,我不想了。”

  然后在这一切平静之后,我猛然捂住那边脸惨叫:“疼死了!自己打自己也会这么重手,放水都不会!真是服了!”

  手掌碰到一片灼热…那是…桃花癣吗?为什么又在发热?

  我心中一动,忽然想起寒裳在代完之后,离开之时的那一幕…

  当时,她站起身,走向门口,忽然之间,却又停了下来。

  “九公主,你知道你脸上这是什么吗?”寒裳看着我右脸的桃花痕,问道。

  “这…这是桃花癣…”我愣了愣,随即略带羞愧的回答。回答了那么多人这个问题,谁知道越到最后越感觉底气不足。

  果然,寒裳喃喃念道:“桃花癣?”

  就在我心中打鼓的时候,她忽然又嫣然一笑,说道:“嗯,就算是桃花癣吧。”

  难道这片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东西还有什么来头吗?佳御龙主大人那里是不能问了,问了估计也不会回答,嗯,我该去问谁呢?

  忽然之间我想到一个人,他一定可以解答我的问题。

  那浑身素白,一尘不染的人儿身影瞬间在我心头滴溜溜转了一个来回,——秋水君!

  我念着口诀,迈步,踏出结界。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世外仙境,婢女之心

  在竹林深处的静室内,紫眉的人儿端然稳坐,正在努力将体内受创的真气聚在一起,让那股暖暖的气流在浑身上下通。

  半晌之后,淡淡的白色气息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起初是浅浅的,后来聚在一起,反复一朵洁白的云朵,笼罩在他的头顶。

  那华贵的紫发髻上着两只长长的白玉钗子,顶端都用黄金裹着,垂下来一串明亮圆润的珍珠坠饰。

  那张略见清秀的脸上,宽阔的额头有着明显的美人尖,而在细密的发丝之中,隐隐透出了小小的汗粒。

  眉间一挑,佳御龙主大人朱微张,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气。

  “黑暗之渊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觑,看样子如果要达成心中所想做的事情的话一定要费很大的力气,首先…”好看的眉尖微微地蹙在一起,佳御龙主沉着,从竹之上起身,下

  “都怪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居然能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也亏得她…真是慷慨,二十年的寿命,如果不是我发现的早,恐怕那家伙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佳御龙主气恼地想。

  但他不曾察觉的是,在他好看的嘴角,梨涡浅浅隐现,那是一丝笑意,不知不觉地爬上了那天下无双的美丽脸颊。

  “该去看看那家伙吗?”脚刚踏到地面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心慌意

  “可是…她还真够迟钝,居然以为自己跟她已经…”佳御龙主恨恨地想,她也不想想——我堂堂佳御龙主大人是那样的人吗?

  龙主暗暗沉,随即莞尔一笑:这样也好!将错就错罢了,免得她以后不认账…呼呼!想到这里,不由得心情舒畅,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嗯,去看看她睡下了没,不会又在胡思想而睡不着吧。

  他向前走了一步。

  心头忽然一震。

  “这…这是什么感觉?”

  千年修行,已经得到半仙之体,无无情,心海不生波澜。

  但是这种…

  佳御龙主大人捂住口,惊骇地察觉自己的心海仿佛掀起了惊涛巨,而自己就宛如巨之中的小舟,摇摇摆摆,随时都有沉没可能。

  “难道,难道…这种感觉…”他皱着眉头,伸出纤指轻轻一阵掐算…

  不过一会功夫,龙主顿时察觉自己浑身冰凉,肩头一阵抑制不住的大抖,珍珠的苏碰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有人过结界?!怎么会这样?怎会这样?难道是那个家伙!可恶!”

  脸上出愤怒的表情,佳御龙主大人身形一闪,已经从门内掠到门外,他提一口气,想要急奔向前,怎奈大伤没好,脚步一阵踉跄,他焦急之下,顿时觉得额头冷嗖嗖地,浑身也汗重衣。

  “天啊…”佳御龙主扶住竹枝,心头又是愤怒又是悲哀。

  绣林之中一阵簌簌地抖动声音。

  有个身影慢慢地走了出来,月光洒在她的肩头,看起来如斯圣洁,那发端一片银辉闪耀。

  龙主双眼一亮,心头热血翻涌,她没有走?都是自己的错觉吗?原来是自己错怪她了。一阵热切,龙主竟然不由自主唤道:“月姬?你…”话音未落,那人已经走出竹林,借着檐下的灯光,龙主清楚的看到她的脸,那下半句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原来是…”

  “主人!”

  寒裳拨开竹枝,一眼看到龙主脸上失望的表情。

  她不是聋子,也不是木头人。刚刚

  主人那声“月姬”多么凄切,多么热烈,她都听得出。

  可是她竟然只觉得愤怒!

  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从异界莫名其妙而来的女子,一个丝毫不懂得礼数的女子,居然能让一向无所不能的主人失态成这样!

  就算以往的日子里跟秋水君斗嘴,主人都好整以暇,丝毫不曾落过下风,但是现在!

  这还是以往的那个主人吗?

  都是她害得!都是她!

  寒裳压抑心中熊熊怒火,温柔叫道:“主人,夜深了,你该休息了。让寒裳伺候你吧。”

  “不用!”

  龙主不耐烦说道,大概是察觉自己的情绪失常,他略略侧过脸去,淡淡说道:“你去过九公主那里了?她还好么?”

  寒裳不为人知地抖了抖,如果主人他知道是自己放走的舞月姬,不知…

  寒裳深深了解龙主的喜怒无常,曾几何时,在这纤尘不染的世外仙境,曾经有一个师兄跟她一起伺候主人,但是有一次那师兄不知说了什么触怒了主人,便被他毫不犹豫地一掌打死。

  她一心为龙主,心中也只有他佳御龙主大人一个,自然以为他什么都是好的,那师兄死了,她不伤心——一定是师兄做的不对,做的不好,为什么要触怒主人呢?主人向来什么都是对的。

  因此那件事她从来不曾放在心头。

  但是现在…

  轮到自己了么?

  那师兄可只是说了极无足轻重的一句话啊,而现在,自己放走了舞月姬,那个目前在龙主大人心中最为珍视的女子!

  叫她怎么说?

  可是不得不说,就算她不说,主人自己去看,也迟早会知道。

  寒裳了口气,躬身说道:“寒裳无能,主人,九公主已经离开了。”

  “你说什么?”紫眉一振,一股怒气从佳御龙主大人的心头猛地升腾起来,他厉声喝道:“你有胆再说一次?”

  “主人…”寒裳凄婉地唤了一声,目光触到龙主大人已经变为赤红的双眼,逐渐冷酷的面色,顿时心头一震,强忍住心头悲伤,说道:“回主人,九公主舞月姬,已经离开。”

  “喀嚓…”

  佳御龙主大人信手一挥,几十株的竹子齐刷刷应声而断,刀砍得一样整齐。

  “她为什么要走。”龙主沉声问道。

  他没有杀自己…难道,就是为了问有关她的问题?

  寒裳心头一阵悲哀,把心一横,说道:“九公主说,要去找秋水君。”

  “找秋水君?”紫眉一挑“为什么?”

  “这个,寒裳不知道,她求寒裳告诉了她出结界的方法便离开了。”

  “那么你就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开的?”

  “是。”

  “寒裳,我不知你竟然能如此的大胆。”话语之中有隐藏不住的怒火。

  “寒裳只想为了主人好。”——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寒裳硬生生地把冲到口边的这句话又了下去。

  她不配。她不配说这种话。

  而且就算说了,主人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行为,索,让这所有都埋在心底吧。

  眼角的,她不抬头,为了主人,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最后看了一眼那绝美的容貌。主人,原谅我吧。寒裳以后…不能再照顾主人了…

  寒裳闭上眼睛,等待最后那一刻的来临。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穿越之大唐歌飞   下一章 ( → )
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妇皇穿越之决红尘穿越之明月何我的灵魂在古穿越之爱起落穿越之平凡王穿越之醉红颜诱惑小王妃穿越之瑾皇妃穿越之清国倾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天策真鸾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穿越之大唐歌飞》第161-165章及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61-165章在线阅读,《穿越之大唐歌飞(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