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51-155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大唐歌飞  作者:天策真鸾 书号:3841  时间:2014年5月18日  字数:15288 
( ← ) 上一章   第151-155章    下一章 ( →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这一世英名我不要 下

  “呃…”口一疼,我张开眼睛,眼前一片光明照耀,刺痛我的双眼。

  嘴角一丝腥甜,我皱了皱眉,看到面前秦琼正伸出手,在我嘴边轻轻抹过,手指上一片嫣红,而他眼中是悲伤。

  旁边,是傲战狂狮跟戾天公主,后者正伏在前者的口,肩头一耸一耸的,似在哭泣。

  “月姬,你总算醒来了,你觉得怎样?”秦琼双眉不展,轻声问。

  “我…我没事…”我茫然地回答,蓦地想起方才在黑暗之渊的事情,难道是我昏之时所为?

  那么…那个契约,生效了么?

  我心头一动,想立刻转身看任天兴的状况。

  “月姬…不要再看了…”秦琼揽住我肩头,柔声对我说。

  “不…不是这样的!秦大哥你不知道,任天兴会活过来!”我愤怒地大声说。

  察觉秦琼想要保护我的异状,不又恐惧地瞪大眼睛,难道任天兴还没有复活?不是的,我明明已经跟暗魔之神订立下那个契约…难道,只是我的幻想?只是我伤心到极点的想象而已?

  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又冷了。

  “让我过去,让我过去!”我凄然大叫“秦大哥,我不信我不信!”

  我挣扎着向任天兴的方向伸出手,秦琼叹了一口气,将我打横抱起,搂在怀里,直起身,慢慢地走到任天兴的身边。

  我侧脸看去,仍旧是那张雪白的毫无血的脸,散发着冰冷的大理石的死亡气息。

  暗魔之神…你骗我?

  心痛如绞,眼泪刷刷落下。

  为什么最终不曾给我一次机会?为什么?

  就在泪水落下的瞬间,我恍然看到任天兴搭在边的手指轻轻一动。

  就好像走在沙漠里干渴濒死的人看到了水源一样,我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那手指。

  “秦大哥…秦大哥…”我颤抖着声音唤道。

  秦琼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顿时之间也怔住了。

  “不!这怎么可能?”他失声叫道。

  与此同时,察觉了异样的傲战狂狮跟戾天公主也靠了过来。

  在我们四个人注视之下,任天兴的手指再度一抖,接着,一声微弱的呻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

  “他不会死,他不会死!”我激动地叫起来。

  “不…这怎么可能?”戾天公主尖声惊叫“任将军,他明明已经断气了…军医也来看过,那肩头中心脏,而且含有剧毒,明明是神仙难救啊!”“哈哈…哈哈哈…我说过他不会死,不会死…”我看着那苍白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丝血,狂喜在瞬间占领了我的心,无边的欢喜好像电一样,从我的发丝到全身每一个角落。

  “这的确不可能,那毒箭见血封喉,药石无效,就算是绝世名医也无法妙手回,况且他原本就受伤极其严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琼伸出手指,探任天兴的脉搏,忽然惊讶说道“可是现在…他的脉象沉稳平和,好像正在快速恢复…天啊…”“秦大哥,你不信么?你看你看…”我欢喜地离开他身边,一把抓住任天兴的手,那原本冰冷如石块的手,此刻慢慢地浮起一丝温度,那个原本僵硬的躺在上的人,正慢慢地从口中发出一声叹息,他的双腿一动,紧闭的眼睛上,睫一颤,就好像蝴蝶落在一朵花上,引发那么绝美的让人动容的颤抖,这个原本已经归属了死神的男子,就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在场众人。

  “天呀!”戾天公主捂住嘴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她一边哽咽着,一边出了眼泪,我知道那是高兴的泪水。

  秦琼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同时,细细地打量着我,似乎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我却无心去管这些,我只是笑着哭着,拉着任天兴的手叫:“任将军,任将军,任天兴!”

  “公主?”那个人头一动,看到了我,嘴角吐出微弱却高兴的问话“你回来了?”

  “嗯嗯,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欢喜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是…”他的脸上忽然出苦恼疑惑的表情“我记得我中了毒箭,已经死了…怎么会又见到公主?难道说这是我的幻觉?”

  英俊的脸上出了惆怅又悲伤的表情,眼前这个刚刚从死亡线上回来的男子,仿佛自言自语一样继续说道:“不过,就算是幻觉,我也很高兴了,我以为,不会再见到公主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最后一面,我…属下我,很高兴,就算是死也无怨。”

  他安慰地笑了起来。

  这个笨蛋!

  眼泪哗地涌上来,我扑倒在他身上,叫道:“你试试看,是不是在梦里?今后我不许你说半个‘死’字儿!你说过要保护我,一直一直保护我下去,你是我不死的将军,你是神族不死的天兴大将,知道吗知道吗你这个笨蛋?!”

  “公主,这是真的吗?”那个声音又惊又喜。

  我抬起脸看着他,伸出手抚摸过他的脸:“傻瓜啊!”转手将他的手握住,慢慢地,抬着那只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擦过:“你试试看,是不是做梦?”

  糙带伤的手慢慢地擦过我的脸颊,略略有点生疼,但是我不在意,我不在意。

  “不是…不是…你是真的公主,真的。”那个人痴痴地看着我,好看的眼中慢慢地出了泪水。

  在欢喜的海之中,有一股暗涌正慢慢地爬上了我的心头。

  就好像有一个调皮的小人拿着一把大锤在我心头猛地敲了一下一样——我浑身一惊,握住任天兴的手忽然无力松开。

  那大锤再度落下,比先前更加重。

  我捂住心头,踉跄倒退。

  秦琼眼疾手快,从后将我抱住。

  “公主?”任天兴察觉不妥,挣扎着从上爬起来,但他刚刚醒来,浑身还没完全恢复,一个不慎,竟然从上跌落下来。

  “不…别过来…”我瞪着他,一边苦苦压抑心头越来越急促的打击之痛楚。

  “舞月姬…”戾天公主跟傲战狂狮将任天兴扶起来,扶到我的身边。

  “别过来!”我拼了一口气大声叫道。

  而喊完这句话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鲜血好像血箭一般,从我口中涌而出,洒落在任天兴的身上,一片凄厉耀眼的红。

  “终于…来了么?”我气吁吁,嘴角却出一丝苦笑“暗魔之神…你来索取你的代价了么?好快呀…不过…”嘴角一扯,我让自己笑,一边笑一边说——“值得!”

  身后,抱住我的秦琼的身体忽然一僵。

  “你在说什么?”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秦琼。

  “没事…没事…”我笑着回答,一边笑一边不停地咳血,前在瞬间已经透了一大片。

  “公主,你这是怎么了?”任天兴呆呆地看着我,挣脱戾天公主的搀扶,强行扑到我身边,伸手捂住我的嘴“不要再吐了,不要再吐了啊!”血从他的手指里慢慢地渗透出来,而我看着他,微笑。

  就算是死…能看到你活过来…我也值得…

  我看着那张脸想。

  就算是污了我的名,跟黑暗魔族签订契约,我也值得。

  就算是背弃了神族九公主这个身份,如此黯然去死,我也——值得!

  我看着他望着我的神情,想。

  其实我原本就是自私的。

  我不想承担失去所爱的痛苦,我害怕去面对失去一个人的感觉,那种好像硬生生从心头挖去一块一样的痛楚,如此不堪忍受,最可怕的是——他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痊愈的,甚至,会耗费你一生一世的时间,去抚平这伤口。

  我不想承担失去所爱的痛苦,我因此而宁可失去我自己!

  任天兴呀,你可知,我其实是自私的呢…

  浑身的力量好像飞泉一样转动,流逝,流逝到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里去。

  黑暗之渊,那是取力量的地方吧?

  我茫茫然地想。

  “你的头发!舞月姬!你的头发!”戾天公主忽然失声叫道。

  在她旁边的傲战狂狮脸上也出惊骇之极的表情,随即,他好似明白了什么似的,将戾天公主搂在怀里,伸手把她的头埋在了自己口,不让她看这一幕。

  “好…”我点头。

  低头,看到垂在前自己的头发,原本因为濡血而变得诡异的发丝,就在我目光注视之下,慢慢地,一点一点变成了银白了…

  从发梢慢慢地爬上去,就好像银白色是种有生命的东西,将我乌黑的头发全部染成了银白。

  二十年的寿命,到底会折磨我成什么样呢?

  我看着那雪白的发丝,悠悠然地想。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死而复生,公主却…”任天兴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很累,我很想闭上双眼好好地休息,就算永远都无法醒来也好。

  而就在我睡过去之前——

  “你不是舞月姬…你…你到底是谁?”

  在昏过去之前,我听到身后,那个曾温柔的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地响起,却宛若惊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再逢龙主,读心秘术

  一隈风吹来,竹子风抖动,发出簌簌的声音。

  镶嵌着水晶珍珠等物的华丽扇子轻轻扇动,半遮住背后那张叫人仰望咋舌的惊面孔。

  如果不是看到这标志物的扇子,以及背后那人紫的发髻上斜着的珍珠坠饰,我一定会疑心自己被暗之魔神骗了,他不是只要了我二十年寿命,而是要了我整条命。

  “你醒了?”尖锐讥诮的声音响起。

  唉,如果佳御龙主大人只是像维纳斯那样不说话的人儿的话,那么这个世界简直就太和谐了。

  一来会增添很大的观赏价值,二来的确会免除天下大的可能

  “你在想什么?”见我不回答,那华丽的人儿问话之中隐隐带了几分怒气。

  我捂住口,从躺椅上斜着身子倚靠起来,不经意间低头一看,咦…原来被吐出的鲜血的一塌糊涂的衣裳…怎么没了?

  现在穿着的,是一件柔软而摸上去很光滑的丝质袍子,从上到下,纤尘不染。

  我不为了自己的新造型感觉十分惊

  除了…垂在肩头的那一缕银白色的头发,提醒我——那刚刚发生的一切,任天兴死,我跟暗魔之神签订契约,二十年寿命的偿还代价…都是真的。

  我叹了一口气。

  “龙主大人,感谢你…”这句话是由衷而发,本来我以为我会被暗魔之神的索偿活生生死…

  “哦?你谢我什么?”那声音仍旧带着几分讥诮。

  “呃。谢谢龙主大人,救了小的一命…”我谦恭地从躺椅上爬下来,微微躬身。

  口还是有点疼痛,但是跟在兽人族大帐之内地感觉,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了,我很知足地想。

  “你这条命!我还不放在眼里!”那个华丽人儿怒道。

  “呃,是…是的。”我苦笑。

  “什么是的?!”他又怒道。

  “龙主大人说的是!”我低眉顺眼地回答。

  这家伙的个性,真是越来越恶劣了呢,事到如今,我真的比较想念秋水君。

  我正心念一转。忽然听到冥冥之中有个熟悉声音讥讽说道:“哦?你比较想念秋水君?你想要他做什么呢?”

  我吓了一跳,赶紧歪头向旁边看。——没有人。

  难道…

  “月姬!”一声冷笑,那个紫的华丽人儿快步走到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怒视着我。

  “小的在!”我垂下双手,毕恭毕敬地回答。

  “你好像忘了我会读心术这回事了么?”佳御龙主大人说道。

  嘴角一挑,那好看的上闪过一道光芒。

  这个嘴,我曾经吻过地呢…心中对佳御龙主大人说的话反应过来之前,我不知死活地想。

  “够了!不许再想!”佳御龙主大人气急败坏地说道。

  “啊!读心术?!”我这才反应过来,吓得赶紧捂住嘴巴,随即又松开。信誓旦旦地说道“龙主大人,小地我绝对没有想什么不纯洁的事情,绝对绝对不敢!”

  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那个人好看地嘴角,近在咫尺…近在咫尺…很想扑上去…

  “月姬!你真是…”龙主大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怎么地。我感觉他那张万年不动容的俊脸好像在微微泛红。

  “哎呀呀舞月姬,你真是找死呀,明知道龙主大人会读心术的嘛。居然会在他面前想东想西这么龌龊,难不成真的嫌命长想死了吗?”我背对着龙主大人,拐到一个阴暗的角落,默默地数落了自己几百遍。

  “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定要控制!”在狠狠地念叨了几百遍几乎连自己都被催眠了之后,我才重新站到佳御龙主大人面前。

  “放心,我不会再用了!”拿着扇子轻轻摇动的人儿看也不看我一眼。

  呃?不用读心术了?不过,他地侧面还真是精致…

  我来到异界,佳御龙主大人算是我见过的男子之中首屈一指的美男子,如果说是群男之中的第一也是当之无愧。

  这个男子的美,简直超越了别超越了时空,是男女好少古今中外通吃又风靡的那一种。

  而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佳御龙主大人脸上掠过一丝得意地笑容。

  这种笑?咦,好可疑!

  记得当年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上网偷看无限的时候,也曾出过类似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地愉悦,是忍也忍不住的。

  我鬼使神差地想:龙主大人他真的没有用读心术吗?

  “咳!”一声咳嗽,龙主大人将扇子在面前扇了两下,有意无意地将脸挡在了扇子背后。

  当扇子移开之后,那张俊美的脸上赫然已经收敛了所有笑容,只剩下一片吓死人的冷冰冰的表情。

  “汗,好像变脸一样,速度真快呀…”我想。

  龙主大人的脸色越发的寒料峭起来,两道眼光杀死人一样投过来,比冰棱还要冷上三分的声音,硬梆梆问道:“月姬,我问你!你是不是跟黑暗魔族有所关联了?”

  我的心一跳,不由自主低头,回道:“是的。”

  “你…”龙主大人气结,继续问道“你跟他们有没有什么契约关联?”

  我的头垂的更低:“有…”

  “你这个…”龙主大人的声音好像是刀子在石块上磨动,他提高声音又问道:“是什么契约?”

  “呃…为了救一个人,我答应给他们二十年的寿命。”我的声音越来越小。

  而就在我说完之后,身边冷风飘过,龙主大人的身影如飞一样到了我跟前,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脸上一阵疼痛,却是他伸出手来,左右开弓“啪啪”重重地打了我两个耳光。

  好像我真的触怒了他,龙主大人这次下手毫不留情,我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情非得已,痛中之痛

  “你可知你多么混账?!”龙主大人一张俊脸怒气发,双眼出杀人的光。

  “龙主大人…对不起…”我喃喃地,不知说什么好。

  “对不起?你做的很好!”他赌气一样叫道“本来我还想要找黑暗魔族去讨回这笔帐,却原来是我的人主动跟人家订下的契约,现如今你叫我怎么做?”那好看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如此焦急不安的神情。

  我知道事情真的严重了,看了他一眼,随即垂下眼睑:“龙主大人…”

  “够了!现在你最大!”他蓦地打断我的话,厉声叫道“二十年的寿命!哈哈哈!如果让你死在黑暗魔族手里,还不如我现在就…就…杀了你算了!”他咬着牙说。

  我听出他话语之中的杀机,不由自主抬眼去看,却看他面怒容之中,当真的杀气四溢,无法掩藏。

  我心一跳,无言以对。

  “对不起,龙主大人,这次我是情非得已,我要救一个人。”我把心一横,小声解释。

  “是什么人,值得你用二十年寿命来换?”他怒气不减,大声问道。

  “是一个对我来讲很重要的人。”我呐呐地。

  “哦?重要到何种程度?”他语带讥讽。

  “重要到…我可以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我小声,却坚定地回答。

  “啪!”一巴掌落在我的脸上。

  他打的极其大力,那股无以伦比的霸道力气将我整个人掀翻在地,心头一痛,一股血气顿时又到了嗓子口。

  我努力忍了忍,终于忍不住,头一低,一口鲜血吐在了那白玉的地面之上。

  红白相衬,看起来如此醒目。

  额头的汗滴丝丝落下,我心下一片惨然,只好喃喃重复:“龙主大人,对不起…”

  “重要到用命去换?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他冷笑说道,极其恼怒的样子“对不起有什么用?你给了黑暗魔族二十年的寿命…哈哈哈,你倒是很慷慨,但你知道你自己一共有多少年寿命吗?月姬!你真是无知!无知到在自寻死路!”龙主大人怒道,随即话锋一转“可恶的黑暗魔族,如此狡诈!居然敢动我的人!”

  “我…我不在乎…只是,对不起你…”我小声说。

  心头的痛又浮浮沉沉泛了起来,我以手按住心头,忍住,忍住。

  “怎么?难受了?”那人儿终于发现我的异样。

  “没事…我没事,龙主大人你无须挂怀…”我咬紧牙关,额头的汗滴顺着脸颊,聚集到下巴上,随即滴落。

  那雪白晶莹的手指从旁边伸出,将我的下巴强行抬起。

  “月姬,该让你吃点什么样的苦头,你才会后悔呢?”那双好看的眼睛细细地眯了起来,凝视着我。

  “龙主大人…”我苦笑,感觉嘴角正抑制不住地渗出血丝来。

  “你可知…我心里多么的憎恨你么?”他看了我半晌,忽然放手,恨恨地说。

  一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块丝帕,狠狠地擦了擦刚碰过我的手指。

  “我知道,我知道…”我心头一酸,说道。

  “唉…”龙主一声叹息,忽然转身,指尖点在我的眉心。

  一股好看的光华从他的指尖慢慢地渗入我的眉心,接着,我感觉有一股暖从身体内萌生出来,这气流如此强大,将心头的那股痛楚慢慢地重新压抑回去。

  “你别得意!”他施法完毕,收回手指,一声冷哼。

  “我

  没有…”我呐呐地。

  “我只是暂时将魔神的力量封印住而已,什么时候再发,我也不知道,能否再行住,也是不知,你…你真是爱给我找子!”他猛地掉转头,恨不得一口咬死我的样子。

  而我…看到他那副愤怒的表情,真恨不得让他一口咬死我算了…

  “寒裳!”龙主回头,忽然叫了一声。

  我正在疑惑,却见一个娉婷的身影从竹林之中袅袅快步走出,走到龙主大人跟前,施礼之后说道:“主人,唤寒裳何事?”

  咦,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姐姐…长得真俏丽呀!

  我正在打量。却听龙主大人哼了一声,羽扇一挥,指了指我:“寒裳,这个麻烦,就让你暂时照顾一下,在我离开这段时间,不许她四处走动,同时不许任何人来见她,知道吗?”

  “遵命,主人。”

  “对了,包括那个…秋水君!就算是他来,也不许见,知道了吗?”龙主大人跟想起什么似的,又特别嘱咐说道。

  “是的,主人,主人要去哪里?”侍女寒裳问道。

  “哼!我要去解决某人给我惹下的麻烦!”龙主大人冷哼,一边侧目看了我一眼。

  正当我有点惶恐的时候,眼前人影一晃,那紫的华丽人儿,居然当空消失。

  我目瞪口呆地在原地,不知所措。

  “姑娘…”

  耳畔传来温柔的呼唤。

  我登时醒了过来,抬头看,是侍女寒裳,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注视着我,微笑说道:“地上凉呢,跟我来吧…”

  她伸出手,将我的手挽住,扶着我向前走去。

  “谢谢姐姐!”我怀感激地说道。

  “不用谢…”她抿嘴一笑“你是叫做月姬么?神族的九公主?”

  “是,就是我,姐姐也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奇地问。

  “呃…我对你早就闻名已久了呢…”她淡淡一笑。

  “闻名已久?”我汗颜“寒裳姐姐,这话从何说起?”

  “嗯…我虽然比你大上两岁,称得上是你的姐姐,但是我想主人不会喜欢你这么称我…”她避而不答,忽然话题一转,说道。

  “啊?为什么?”我问道。

  “这个么…我也说不清,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寒裳瞥了我一眼,眼光之中却没有敌意,只有一种类似意味深长的神情…

  “那…如果龙主大人在的时候,我就叫你寒裳好不好?他不在,我就叫你姐姐。”我说道。

  “呵呵,好吧。”寒裳笑道。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一所屋宅外面,寒裳推开门,说道:“昨晚你便是睡在此处,今依旧在这里歇息吧。”

  我的心一动:“昨晚,是姐姐帮我换了衣服?”

  寒裳看着我,目光闪闪,笑道:“是呀…当时你气息微弱,若非主人耗费内力替你医治,恐怕…”

  “呃…”我吐吐舌头。

  “主人说不许你四处走动,你一定要听话,否则的话,连我也要受罚呢,知道吗?你若有什么吩咐,直接叫我就成。”寒裳将我引到边,嘱咐说道。

  “好的。”我苦笑着。

  她安顿好了我,转身要出去。

  我看着那玲珑身影向外走,一句话忽然冲到口边:“寒裳姐姐,龙主大人,他是个怎样的人啊?”

  第一百五十四章 龙主,侍女,暧昧呻

  寒裳已经走到门口,听我问话,身子赫然停住,肢一转,已经正对着我,她不回答,反而微微笑,问道:

  “在九公主你的心目之中,主人,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我看着寒裳,眼前仿佛又浮现那个华服丽装的人儿,身不由己说道“我也不知…有时候觉得他很恐怖,很残忍,让人不敢靠近,有的时候却觉得他好像孩子一样,很任,喜欢赌气,不讲道理…可是有的时候又觉得他很温和,很好骗…”

  说到这里,我忽然醒悟过来,赶忙住嘴,低头自言自语:“我在说什么啊…”的确,佳御龙主大人,他这个人,只能跟强大,恐惧,让人望而生畏联系起来,如果加一个任不讲道理也成,但至于“温和”“好骗”——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汇统统应该被扔到南极冷冻起来。

  我是哪里的脑子不对头短路了,才冒出这些跟龙主大人根本沾不到边儿的形容词呀!

  我忽然想到寒裳还在,抬头看她。

  一看之下,我顿时愣了愣。

  侍女寒裳站在门边上,一双美丽的眼睛光华闪烁,直直地看着我,那里面——似乎有一丝惊诧,一丝喜悦,一丝悲伤,还有…还有什么,我看不出。

  我想象不到能够在同一个人的眼睛之中看到如此多复杂的表情,不愣住了。

  “寒裳姐姐…你…”我呐呐地叫了一声,又解释说道:“对不起,我刚刚都是瞎说的,你别放在心上。”

  “没什么…”寒裳微微一笑,那笑容竟然极动人。

  我蓦地发觉,她也是个极美丽的女子,也许是久久地住在这不沾人间烟火的地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清新殊丽,与世隔绝的脱俗气质。

  “那么寒裳姐姐,你觉得龙主是怎样的人呢?”我又问。

  “主人么…”她的嘴角浮现朦胧的笑容,随即低眉说道:“主人在寒裳的心目之中,是天地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她话语之中散发出来的敬畏跟由衷的爱慕之意,将我深深震撼。

  我愣在原地。

  一直到她离开,我仍旧沉浸在寒裳说话时候的那种氛围内。

  “天地之中独一无二的存在?”我喃喃地。随即点头“是呀,佳御龙主大人,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斯的男子了吧…”

  不过,说起来,他去了哪里?

  说是要解决某人留下的麻烦——某人——岂非就是我?

  想到这里我不悚然而惊,我本来在兽人族的大营之中,如果就这么忽然昏不醒,或者腾空消失,会造成多大的动?

  我辛苦劝说玄霸跟瓦岗军停战的效果,会不会因此而重新被破坏?

  而任天兴,他是否会安然无恙地复原?戾天公主,还有傲战狂狮…想到这,我眉端一挑,想起了我昏之前,耳畔有人说的话——“你不是舞月姬…你…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分明是秦琼!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说?而且语气那般笃定?

  那道…我忽然有个很大胆的想法:难道秦琼跟舞月姬以前认识?

  我想到那次救玄霸的时候,他口而出喊我“香儿”而不是月姬公主,后来才慢慢地改口…难不成真的…

  可是跟这个相比,我更关心的是兽人族跟翼人族还有神族之战。

  另外,就是那个操纵全局,不动声安排所有的幕后黑手!

  他会不会再行动

  作,掀起另外一场滔天波澜?

  想到这里,我不如麻,坐立不安起来。

  我躺在上,半梦半醒之中,看到窗口的天色慢慢地浮现出通红的颜色来,已经黄昏。

  寒裳几次三番来探望我,看到我老实躺在上休息,重新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从头到尾,我没有发现此地有第三人出现。

  到最后,我不知不觉地在夕阳光照之中睡着了。

  隐隐约约中…我忽然听到…

  “主人…你…你受伤了?”寒裳的声音响起。

  “什么?”我浑身一灵,龙主大人回来了?怎么可能?还受伤了?不!我不信!

  我匆忙从上爬起来,下,向外面走去。

  不远处,我看到龙主大人扶着寒裳,慢慢地隐进了另外一所宅房。

  我向前走了两步,蓦地又停下来。

  “我要过去探望吗?”我问自己。但如果龙主大人再迁怒于我的话…凭着他那个臭脾气,盛怒之下,一掌拍死我也是有可能的吧?

  我裹足不前,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

  到最后,我忽然想:龙主大人毕竟是为了我的事情而去忙碌的,他受伤跟我也有不了的关系,我去瞅一眼,表示一下我的歉意跟关心也无伤大雅吧,就算他再怒,一掌打死我,横竖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那我也不吃什么亏…

  唉,我真是个典型的小心之心呀…

  我象征地左右打了自己两个耳光,实际上我才舍不得打自己,只是轻轻地摸了摸脸颊…然后轻手轻脚地向着龙主大人跟寒裳姐姐消失的宅房走去。

  没有动静?

  我竖起耳朵,好像一只警惕的猎兔一样,慢慢地,蹑手蹑脚地靠近,再靠近,顺便让神经保持一级戒备状态,如果有任何不对头的风吹草动,我就立刻逃之夭夭。

  在距离那间宅房有十几步远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种声音。

  我猛地站住了身子。

  毫无疑问,那是一种呻声。

  如果是佳御龙主大人的呻——那情有可原,他刚刚受了伤,挨不住疼痛呻两声也无可厚非。

  要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可以做关云长,能够刮骨疗伤而谈笑自如。

  我明白我谅解我深刻地表示同情。

  但是问题是——

  房间内传出的,是女子的呻声。

  根据我的观察,这里只有龙主大人跟寒裳姐姐,外加我三个人,其中寒裳姐姐跟我是女子,现如今我好端端站在这里,那么屋内传出呻声的,只能是跟龙主大人一起进房的寒裳姐姐。

  好像有人用石头砸到我的心头一样,我忽然觉得窒息。

  而那声音越发大了起来。

  不…一定是我幻听了…

  我闭上眼睛,咽一口气。

  龙主大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而且他刚刚受伤了不是?

  可是可是可是!我真的很不想承认我也真的很痛恨自己是个现代人!因为我是个现代人,所以在我不幸接触过的电视电影等媒体之中,有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常常会出现类似的“呻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此刻屋内传出的声音,就是——那种。

  我的心蓦地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拦路,隐私,正面

  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忽然反应过来,我在这里干什么呀?

  就算龙主大人真的跟…寒裳姐姐在做什么,又关我什么事儿?

  呵呵,龙主大人真是神威盖世,受伤严重还能如此生猛,佩服佩服…

  我一边想着一边后退,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赶紧从这个尴尬之地溜走!免得被发现了,双双不好看。

  我向后退,脚下忽然碰到什么东西上,绊的我身子一歪…“啊!”忍不住惊叫起来。

  这一声尖叫响起,屋内的声音慢慢地停了下来。

  我哭笑不得,赶紧用手紧紧地捂住嘴巴,转身撒腿就跑。

  “主人…要不要我去解释?”屋内的人儿说道。

  “不用!”带着怒气的声音凛然回答。

  “可是…”寒裳抬头看着佳御龙主大人脸上慢慢退去的黑气,担忧地向窗外看了一眼。

  “吾会亲自对她‘解释’!”佳御龙主大人冷冷一哼,将衣服合起来,大袖一挥,已到了门口,忽然扭头说道:“你好好调息一下,不用担心其他。”

  “是,主人…”屋内,仍旧只剩下寒裳一个人,她痴痴地看着佳御龙主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原本红润的脸上笼罩着淡淡的黑气。

  她深一口气,盘腿坐下,慢慢地调息起来。

  “真是太尴尬了,比自己亲自被人捉还难堪…”我撒腿就跑,一时之间没有看清楚方向,直直地窜入竹林之中。

  左冲右突,就是找不到出口。

  “天啊天啊!”我跺着脚在原地暴跳如雷“这可怎么办,如果被追上来的话…”

  我现在很想自己仍旧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间属于我的小房间内,不言不语地做大梦,那么我就不会听到刚刚那些让人产生不好联想的声音了,我就可以装作一切都不曾发生了。

  正在我在竹林里四处窜的时候,有个声音从身后悄然响起:“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浑身发寒,是龙主大人!

  来的好快…衣服穿好了吗?我心理扭曲地想着。

  但是我仍旧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笑眯眯地回头,说道:“回龙主大人,小的我正在…呃,散步?!”

  “散步?”他那双好看的眼睛深深地瞥了我一眼,不相信地问道“你在散步?”

  “千真万确,毫无疑义!”我恭敬地回答,一边低着头,用眼角打量他浑身上下。

  嗯…衣服仍旧是很整齐的,头发…好像也没怎么,从外表看来,似乎依旧是那个华丽的死人的佳御龙主大人。

  如此说来,我便可以当刚刚的事情是没有发生啰?

  可以这样吧?我试着在心中说服自己,随即又转念一想:靠呀,我到底在想什么担忧什么又在在意什么?佳御龙主大人跟寒裳姐姐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发生关系,关我什么事?

  不论你是香子姗还是九公主舞月姬,好像都没有这个资格去多虑这个问题吧?

  我很想扇自己耳光。

  就在沉默之中,龙主大人也不曾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我。

  在我想自己耳光的时候,龙主大人忽然举起扇子遮住了半边脸,只剩下双眼从扇子背后瞅着我,我听那声音问道:“月姬,此刻的你,正在想什么?”

  我一愣:“没什么啊。”

  “哦?”他探究地问,随即一笑“没什么?那么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什么叫做我跟寒裳发生了关系?”

  那双眼睛跟带电一样向着我了过来。

  晴空霹雳。

  而我就是被霹雳劈中的那个人。

  我站在原地,呆若木,浑身僵

  硬。

  我竟然忘了眼前这家伙是可以用读心术的…太可恶了实在太可恶了…

  不过…他好像不懂什么叫发生了“关系”那么证明我可以蒙混过去了?

  我怀着一丝侥幸。

  “蒙混过去?”那个人的声音非常适当地响起来:“月姬,你想要怎么蒙混过去?”

  靠…

  谁也别拦着我,我真想一头撞死在竹子上!

  我恼羞成怒,把心一横,怒视着佳御龙主大人:“龙主大人,你可不可以不要擅自使用读心术?”

  “为什么?”他毫不在意地问。

  “因为这很侵犯人权耶,你这样,让我感觉我没有一点隐私!很没有安全感的说!”我继续强词夺理。

  “人权?隐私?安全感?你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你还要什么人权跟隐私?安全感?如果我这里没有安全感,你想要到哪里去才合适?”他得意洋洋地说道。

  貌似秋水君是个不错的人选…

  我鬼使神差地冒出这个想法。

  佳御龙主大人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嗖嗖地向着我扔了过来,意思是:秋水君?你想死是不是?

  天啊天啊,不活了!我捂住脸,如果说人的嘴巴是雷声,那么脑中的想法无疑就是闪电,科学证明:光总是比声音传播的快!

  我无法阻止我的思维转动!

  天啊!难道只有我变成植物人没有任何的思维才可以?

  “你为什想去秋水君哪里?”佳御龙主大人硬梆梆地问。

  “我只是想想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去。”我委屈地说。

  “真的只是想想?”他问道。

  “属下对天发誓,绝对是真的。”我指天誓地说。一边挤眉眼地看天有没有被乌云盖上。

  幸好,还没有。

  “原来是这样啊…”佳御龙主大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本来我看你这么喜欢秋水君,还想要大发慈悲,放你去秋水君那里呢。”

  “什么?”我疑心自己耳朵出错。

  “这里,只要你踏出这片竹林,向前走一段路,然后右拐,顺着那条路走上去,那就是秋水君的居处。你完全可以去。”龙主大人好整以暇地摇着扇子,说道。

  “啊?”我脑袋有一秒钟的呆滞,随即问道:“可是…龙主大人…我没有想过要去秋水君那里呀。”

  这是实话,如果说在此之前我的确没有想过要去秋水君那边,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已经在考虑这个行动的可行

  是龙主大人提醒了我。

  但是我不能这么痛快就表示我想去的决心,否则这家伙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

  我必须放两个烟雾弹出来。

  “哦?你到底是对我比较忠心些,不过呢,我先前还在担心,你万一出了这片竹林,离开了我设置的结界范围,我就无力阻止你的行动了,因为…我现在有伤在身。”他浅浅地咳嗽了两声。

  真的假的?我心中狂喜。但是要同时压抑这种狂喜,真素艰巨的高难度动作呀。

  “月姬,话说你方才真的没在竹屋那边么?”他又问。

  “绝对没有!”

  “难道我听到的声音是幻听?”他自言自语。

  “很有可能。”

  “但是结界之外的人进不来呀…”他兀自在考虑。

  “备不住他们会挖地道…”我将纯真的龙主大人向着荒谬的道路上指引着。

  好…继续考虑下去吧,而我…要继续的——脚底抹油!

  我向着竹林外狂奔而去,光明呀,自由啊!没有佳御龙主大人这座大山迫的生活——我来了!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穿越之大唐歌飞   下一章 ( → )
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妇皇穿越之决红尘穿越之明月何我的灵魂在古穿越之爱起落穿越之平凡王穿越之醉红颜诱惑小王妃穿越之瑾皇妃穿越之清国倾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天策真鸾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穿越之大唐歌飞》第151-155章及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51-155章在线阅读,《穿越之大唐歌飞(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