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46-150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大唐歌飞  作者:天策真鸾 书号:3841  时间:2014年5月18日  字数:15917 
( ← ) 上一章   第146-150章    下一章 ( →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飞马传信,汗血之约

  烽烟四起,杀声震天。

  我不由自主地伸手捂住了耳朵。

  身后传来傲战狂狮的声音:“九公主,无须担忧,末将会保护你的。”

  “嗯!”我答应了一声。这任务真是难为他了:又要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又要防止我逃跑。

  不过对我来说,倒是一点没有逃跑的心意:第一,我也想要结束这场莫名其妙的战斗,顺便把幕后居心叵测的操控之人揪出来;第二,任天兴还在兽人族大营当人质呢,我可不想他因此而有个三长两短。

  “我们先去见小霸王,瓦岗军那边有李世民殿下,相对而言会比较容易控制一些。”狂狮继续说,他的声音很大,因为前方的喊杀声也渐渐地打起来,得我们的交谈几乎开始用吼的。

  “好的!”我大声喊,一边向着前面张望…玄霸在哪里呢?他不会又像在唐都一样发了狂了吧。

  我望着那如蚂蚁一样斗在一起的两族军队和唐都兵马,纷纷扰扰的相互砍杀的身影之中,我看不到玄霸的影子,却好似看了一场活生生的地狱杀戮,情不自地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正在这时,只听那堆混战的人马之中响起一个如雷般的声音:“香儿姐姐!”

  啊,是玄霸的声音,我赶紧顺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只见方才还混在一起的军团忽然之间劈水一样分成了两半,而从其中,飞速地奔出来一匹马。马上一个人,浑身如同血染,手持两柄铜锤,如飞一样向着我跟狂狮扑了过来。

  “玄霸玄霸!”我高兴起来,不停地挥舞双手,身子一晃,差点掉下去。

  狂狮眼疾手快,赶紧顺手一揽,将我牢牢抱住。

  “香姐姐!”玄霸大叫一声,愤怒地喊道:“放开她!”

  我还没反应过来。说话之间,玄霸已经快到身边。舞起两柄铜锤,向着我身后的傲战狂狮砸了下去。

  “小霸王。你休得目中无人!”狂狮地杀起,再加上以前因为戾天公主而吃瘪的事情,新仇旧恨,让血的狂狮冷冷一喝,从间拔出刀来战。

  “不要冲动!”我回身按住狂狮手臂,同时大叫一声“玄霸也住手!”

  就在铜锤跟宝刀相的瞬间。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停住了手。

  “香儿姐姐!”玄霸的小黑脸上零星溅着几滴血滴,看得我惊心动魄,但是他的双眼,黑白分明,十分清澈,他没有发狂!

  我看出这一点。高兴异常,心也安定不少,急忙说:“玄霸。暂时停战!”

  小黑脸略略一怔,看了看我身后的狂狮,忽然皱眉说道:“姐姐,这个人威胁你吗?”

  “不是不是!”我连连摇手,解释说道“狂狮人很好,你不要伤害他,具体的事情慢慢再解释给你,你现在让大家伙儿先停战!”

  小黑脸认真地看了我一会,眼中出坚毅表情,忽然把头一甩,大喝一声:“传令下去,唐都兵马停战!”

  与此同时,傲战狂狮亦一甩手中宝刀,仰天长啸一声:“停战!”

  两人的声音,一个震如响雷,一个宛如狮虎大吼,竟然各有千秋,震得我的耳膜快破了,想必周围正在厮杀地军团也很有同感,这两声震慑过后,大家居然不约而同地渐渐停手了。

  “姐姐,然后呢?你跟我回唐都吧。”玄霸见大家停手,拍马向前,眼巴巴地看着我。

  “这个…我还得等一会,我还要去一个地方。”我挠挠头。

  “什么地方?”小黑脸问“要不要我跟着你去?”

  “不用不用!”我连忙推辞“你将唐都兵马安顿下来,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翼人族跟兽人族的军马暂时也不会有所举动,具体事宜,等我回来再说,好吗?”

  “好!”小黑脸将铜锤挂在马鞍上,抬起头说:“不过你要答应我,这回事做完之后,你跟我回唐都。”

  他拍马上前,孩子气般地扯住我地袖子:“不然我不放你走。”

  一股暖涌上我的心头,我一时冲动,说道:“好!我答应你!”一边抬起手摸了摸他地头顶。

  “拉勾!”小黑脸出笑容,雪白牙齿闪闪发光。

  我瞅着他的脸,乌黑的脸上,有烟灰,有血滴,十分仓皇的模样,他可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呀,本来应该在爹娘面前承膝下的,可居然就担任起上阵杀敌的重任,而且是众人闻风丧胆地小霸王…

  我心内叹了一口气,不由怜惜地说:“好的,拉勾!”

  拉勾完毕,小黑脸得意洋洋,说道:“哈哈,这会我可赢了。”

  “什么赢了?”我好奇问道。

  “先前在山上的时候,三哥跟我打赌,说你不会去唐都了,我偏不信,便跟他赌你会去,现在你答应了,——这可不是我赢了么?”他笑道,又说“三哥可败了一次,他那匹能够行千里夜行八百的汗血宝马终于要归我了,以前可是让我摸一摸都不能够的,不知他得知了这个消息会是怎样的心疼呢!”

  玄霸高兴地拍着手笑。

  我地心一动,李世民?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跟玄霸打这样的赌呢?

  奇怪,难道…真的只是闲地无聊?

  算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是不想他了,那个家伙,也许是真的无聊吧!

  我抬起手,在玄霸的脸上轻轻地擦过,细细地将他脸上的烟灰跟血滴全部擦干净,小黑脸一动不动,任凭我慢慢地给他擦拭。

  末了,我端详着他干净了的脸,才说:“好了,你安心等着,千万不要动,我会飞速回来的,知道吗?”

  “我知道了!”

  他乖乖地点头,忽然叫道:“香姐姐!”

  我以为他有什么事儿,应了一声:“嗯?”一边掉过头来,冷不防小黑脸正凑上来,努起嘴,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亲。

  我大惊,全然没有防备,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啊”一边慌忙闪开。

  而两族联军外加唐都军马,众目睽睽之下,看得清楚明白。

  我顿时红了脸。

  “我看二哥三哥他们都这样,我也要。”小黑脸兀自得意洋洋地看着我“香儿姐姐,你快去吧,我等着你跟我一起回唐都,然后跟三哥要他的汗血宝马。”

  我偷眼四顾,身后的傲战狂狮,以及周围的战士顿时都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我。

  我感觉我的脸上正在血,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低声说道:“狂狮将军,情况紧急,我们,我们快去后军那里吧!”

  “好!”傲战狂狮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向着后军部飞速驰去。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军丛中,城下之盟

  我跟狂狮同乘一骑,掉头去后军部,黑马在兽人翼人两族的大营之中如飞奔驰,风从耳边呼啦啦掠过去。

  “九公主,”身后的傲战狂狮忽然道“末将可否问你一个问题。”

  “啊?是什么呀?”我将手挡在面前,一边着被风吹起的长发,一边大声吼着问。

  跑的太急了,风呼呼地刮着。傲战狂狮问道:“九公主,你是否已经认定了唐都四位王爷之中,有一位是天下皇者?”

  “啊?”我吃了一惊,呛进一口冷风“咳咳!”大咳起来。

  狂狮为什么会突然之间问起这个问题?我忽然想起戾天公主所说的清源世子之死,难道…他们一族之人心中,对此事仍旧怀有芥蒂?

  就在这时,脸颊边上忽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我伸出手摸了一摸,感觉右边脸颊上如火烧一样的,正在发热。

  这…这岂非正是那桃花瓣痕迹所在之处?旁边有一道痕迹,是戾天公主曾经用指甲给我划破的。

  就在我心如麻的时候,眼眶里忽然映入了一袭锦衣。

  不远处,在战团之中,他如此醒目,如此皎皎不群,长剑如同寒芒,身姿宛如游龙,乌黑的发,金冠束顶,面白如玉,双目如有神,一招一式,不疾不徐不忙,尽显气度。

  我一时看怔了。

  有个声音响亮地说:李世民,是他。

  而千军万马之中的他,似感知了什么一般,蓦然回首。

  两道清亮目光,穿过军丛中,直直地看到马背上的我身上来。

  他嘴角动了动,却寂然无声,不,也许只是我听不到而已。那张好看的脸上,朱红色的嘴角斜斜一挑,仿佛是一个淡淡的如梦幻般的笑。

  而就在这瞬间,他手起刀落,将旁边一个正在扑上来的兽人族战士砍落在地。

  他纵使分心,仍旧丝毫不,浑身上下,一点破绽都无。

  他睥睨四顾,气度超然,纵然千人万人,你第一眼看到的,永远只有他一个。

  这个人…这个人…

  天下皇者?

  四个字在我心头重重地敲落下来,得我沉甸甸的,几乎无法呼吸。我伸出手按住口。

  黑马长嘶了一声,被傲战狂狮拉住。

  狂狮仰天长吼,我早有所准备,事先捂住了耳朵。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我仿佛看到天空的云也抖了抖。

  而狂狮怒吼过之后,翼人族跟兽人族的战士便陆续停了战,李世民在军丛中一挥手,月白色的衫子仿佛一面权威的旗帜,瓦岗寨的士兵们一眼看到,也都停了手。

  双方几乎是同时停止,傲战狂狮一抖缰绳,黑马迈动四蹄,缓缓向前,两军士兵自动闪开两边,一直走到李世民跟前。

  “李…世民。”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涩涩的。脸颊边上的印记越发火辣辣地疼痛起来,就好像要从我的脸上挣扎着飞起来一样。

  “九公主殿下…”李世民应声答道,从马上翻身而下,单膝跪倒在地,恭敬喝道:“李世民参见九公主殿下。”

  周围顿时静寂无声,连一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哈…我低头,看着地上那个恭敬的人儿,他——竟然如此的理智?

  刚结束狂战,生死之后的第一次重逢,他——居然如此有条不紊的,安静的,当着千军万马的面,恭敬行这近似于君臣之礼?

  不知怎地,我的心中竟一点欢喜都无。

  反而,有一股淡淡地悲凉的滋味,慢慢地涌现上了我的心头。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冷冷清清地,回答说道:“秦王殿下,何必多礼?请起。”

  李世民答道:“是!”从地上慢慢地站起,翻身上马,方略略低声说道:“九公主殿下,可好?”

  我方要说一声“很好,

  不芳挂心”从旁边的士兵丛中呼啦啦地钻出一人一马来,莾撞撞地赶到我跟狂狮面前,来人笑道:“喂,多天不见,你的脸上怎么多了这么多伤?”

  随即又笑地看着我,唤道:“妹子,让哥哥好想念!”

  是程咬金。

  我的心顿时从冰冷里苏醒了过来,我回看老程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笑道:“臭老程!你还不是一样,胡子更长了些!”

  “哈哈哈!”老程哈哈大笑起来。

  而他周围,并肩立着秦琼,只是没有看到书生大叔徐懋功。

  我眼光一转,正要问,秦琼微微一笑:“军师说瓦岗军交给秦王殿下指挥,便不用他亲自前来了。”

  我听了这话,心中更是一动,徐懋功竟然如此放心,让李世民带着瓦岗军的精锐前来?这说明了徐懋功对于李世民的才能已经给于充分的认可,甚至对李世民的人也给于了充分的信任了吗?

  秦王李世民,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个聪明绝顶,警惕比狐狸还高的徐懋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给于这么大的信任?

  “你…还好么?”秦琼说完,笑微微地问道。

  “还好。”我回看着他,老程,心中暖洋洋地。

  “傲战狂狮,这次跟九公主前来,是为了什么事?”李世民见我们寒暄完毕,双目投向一直默不作声的傲战狂狮,问道。

  狂狮看了我一眼,我开口说道:“戾天公主有意停战,秦王,你看能不能暂时休战?”

  李世民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答道:“停战的话,可以免除无谓的杀戮生死,很好。”

  “嗯,既然如此,请秦王传令全军原地驻扎,具体事宜,等跟戾天公主商量完毕再行决定,如何?”我又问道。

  “但凭九公主吩咐。”他略略低头致意。

  “好的!”我微微一笑,心头一块巨石放下。

  狂狮见一切事宜安排妥当,才仰首喝道:“两族军士听好,公主下令全军暂时休战,若有妄动,一律定斩不饶!”

  士兵们听说休战,脸上都出轻松的表情,有的忍不住欢呼起来,看样子他们也真的不愿意打仗。

  老程皱眉问道:“妹子,你还要去哪里?俺不放心,让俺跟着你去吧。”

  秦琼的脸上也写着浓浓地担忧。

  我心中一酸,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看了李世民一眼,却看他正在跟手下将领吩咐什么,全然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我咬了咬,强自笑道:“老程,秦大哥,我没事,狂狮将军对我很好,他会保护我安全的,我回去之后,跟戾天公主商量好了事宜,会尽快赶回来的。”

  “就算如此…起码让我们派一个人跟你在一起也好…”老程嘟嘟囔囔地。

  “大哥!”我心头一热,冲口唤出。本来我跟老程只是相处了不到几天时光,但这个豪又朴质的家伙对我极好,现在竟又如此的关心我,担忧之情,溢于言表,我怎么会不感动。

  当下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发誓般说道:“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

  “妹子…”老程看着我握住他的手,脸上慢慢地泛起红来。

  我蓦地警醒,缩回手来。

  “那…那…你如果怕俺老程鲁坏事,叫秦琼跟你去吧,这个家伙跟徐懋功差不多,都有好几个心眼儿,会帮你的。”老程闷了半天,重又说道。

  “这…”我目视秦琼。

  秦琼的脸上,由始至终挂着一丝浅浅的笑,见我看他,才说道:“我没意见,只要你答应就行。”

  我扭头又看了看狂狮,狂狮知道我的心意,说道:“双锏神将愿意同行,狂狮乐意之至!”

  “那好!”我拍手笑道“如此就劳烦秦大哥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魔魇,血泪,死亡预感

  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进行的如此顺利。

  玄霸跟瓦岗军方面双双摆平,原地待命,现在我最想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赶紧回去见到任天兴,向他诉说这个好消息。

  呵呵,这次一定会叫他刮目相看的吧!

  想象他会惊讶然后钦佩的样子,我在马上乐得笑出声来。

  狂狮的黑马跟秦琼的黄膘马一前一后,急速奔驰,正当我想的出神之时,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厉声喝道:“滚开!”傲战狂狮一拉马缰绳,黑马硬生生刹住去势,而旁边的秦琼手臂一伸,金锏之光在我面前闪过,差点就会砸到我的脑门上。

  时间配合的刚刚好,就在我惊魂未定之时,秦琼的金锏不知跟什么撞在一起,发出“叮”的一声。

  与此同时,我跟傲战狂狮并乘的那匹黑马忽然前蹄一软,毫无预兆地向前倾倒了下去。

  “啊!”我全没有预防,身不由己地向前撞飞出去。

  傲战狂狮从马背上跃起,冲着我扑了过来,而旁边却有个更快的人影,掠到我身边,手臂一伸,已经将我抓住,稳稳地放在地上。

  是秦琼。

  “有人暗算!?你有没伤到?”秦琼站在我身边,两道眉毛微微皱在一起。

  我受此一惊,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见他问才摇了摇头。

  傲战狂狮见我没事,匆忙走到黑马跟前,黑马倒在地上,四肢微微搐,口里也慢慢地出白沫。

  “这!是暗箭!”傲战狂狮惊叫一声,从黑马口轻轻一拔,拔出一柄略带黑色的小箭。

  秦琼护着我向前一看,顿时也变了脸色:“这箭上有毒!快点扔掉!”

  我吃了一惊,跟着打量过去。傲战狂狮听秦琼如此说,脸色一变,赶紧甩掉。

  秦琼反手握住傲战狂狮手腕,振起双眉细细打量他捏过暗箭的手指,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幸好,这暗箭是见血封喉的那种,只要遇到血,就会随之传播,一旦中了此箭,可谓神仙难救,狂狮将军你手指没有破损,是不幸之中大幸。”

  傲战狂狮在安下心来的同时怒道:“大营之中,竟然是什么人如此歹毒!”

  秦琼跟着说道:“而且此人轻身功夫十分了得,连我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若非那肩头一点光引起我的注意,恐怕…”

  两人双双看向我。

  “是冲着九公主来的?”傲战狂狮担忧说道。

  秦琼点了点头:“方才若非我及时用金锏击飞另一只暗箭,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浑身一抖,知道自己方才已经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若不是秦琼观察敏锐,此刻的我恐怕就跟傲战狂狮那匹黑马一样下场了。想到这里,我不在后怕之余,向秦琼投出感激目光。

  秦琼伸手拍拍我的肩头:“有我在,不会有事。”

  我点了点头。

  傲战狂狮皱着眉看着那匹马,恨道:“现在如何是好?这贼子真是太可恶了,杀人又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的心一动。

  却听秦琼说:“此人潜伏的如此严密,肯定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方才针对九公主而来。若不尽快将放暗箭的人揪出来,恐怕将会造成我们难以想象的后果。”

  我呆呆站在原地,感觉身体一点一点地僵硬起来。

  “月姬?”

  秦琼发现我的异样,惊诧地出声招呼。我木然地看着他,感觉脸上凉凉的,不知怎么了,是风吹得冷吗?

  却在

  此时,我看到秦琼跟傲战狂狮脸上出十分恐惧的神色,秦琼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一眼不眨地看着我,嘴角抖动,几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九公主…你…你…”傲战狂狮在一边,不可置信地瞪着我,结结巴巴说道。

  “我怎么了?”我张口问,就在这说话瞬间,心头一阵剧痛。

  “我怎么这么难受?”我伸手捂住口,喃喃自语“心疼得好像要撕裂了一样?”

  面颊上一阵温暖,我慢慢地抬头,发现秦琼伸出手指,轻轻地抹过我的脸颊。

  “秦大哥?”我轻声唤道。

  “月姬…”他抬起双眉,深深地看着我“你…为什么会流泪?”

  “流泪?”我茫然地抬起头。

  “而且…是这种——血泪。”秦琼的声音,浑厚之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惊诧。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在他手指上,一滴淡红色的眼泪凝聚在那里,仿佛是从有伤口的心头上爬出来沁出来的泪一样。

  我浑身一抖,心头更加痛。

  眼前,那个人雪白的脸一掠而过。

  他挡在我面前,对着翼人族战士说:除非踏着我任天兴的尸体过去,否则,你们别想动九公主一头发。

  他努力从身后将陷在黑暗魔魇之中的我抱住,唤道:公主,公主,月姬,月姬,回来吧…

  他浑身血,受了重伤,躺在上,却强作笑脸安慰我。

  他伸出大手,拍在我的肩头:放心。

  公主,请相信我,我会等你回来。——他笑着说。

  额头上的血凝宝石在闪闪发光。

  “等我…回来?”

  我毫无意识地吐出这句话,自言自语说道:“不…不会的,不可能,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我拼命摇了摇头,继而迈动脚步,发疯一样向着秦琼的黄膘马跑了过去。

  “月姬!月姬!”身后秦琼紧跟着追了上来“你怎么了?”

  “九公主!”是傲战狂狮的声音“发生什么事了?”

  “我要回去,我要尽快回去!”我头也不回,踉跄跑到马身边,大声叫着,声音嘶哑。

  我伸手去抓那匹马,那匹马不认识我一样,四处躲着我,恨得我大叫:“我要回去我要回去!”眼泪出来,我却管不了那么多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秦琼追过来,替我拉住马缰绳,大声问。

  我回头看他,他的脸上带着深深地担忧表情,看着我。

  眼泪迅速模糊了双眼,而我大叫:“是任天兴,是任将军,我预感到他会出事!秦大哥秦大哥!我该怎么办啊!”我带着无助的哭腔嘶哑地大声问。

  我挣扎着,抓住马缰绳努力地想要爬到马背上去,却浑身无力,一个踉跄,脚从马镫上滑落下来,顿时失去支撑摔倒地上,膝盖撞破,血慢慢地渗了出来,而我不管不顾,努力在地上爬了爬想要爬起来,但手脚酸软无力。

  一股真切的恐惧感觉笼罩了我的心头,如此绝望,如此黑暗,我挥之不去,无法控制。

  于是,我伏在原地嚎啕大哭,一边哭泣一边大声喊道:“是我的错!我不该留他一个人在那里的!秦大哥,秦大哥你知道吗,任将军出事了,任将军一定出事了!”

  心碎如裂,眼泪哗啦啦地出来。

  第一百四十九章 相见,失控,见血封喉

  我不要失去他,我不想失去他。

  但是我没有办法,晚了…一定来不及了…这种死亡的预感实在太绝望了太黑暗了,我丝毫抵抗的力量都没有。

  我精神恍惚地想:不想失去的,最终都会失去吗?

  一双温暖坚实的手臂从旁边伸出来,将我从地上抱起来,抱在怀里。

  身子腾空而起,可是我眼泪模糊,泪痕狼籍,我看不清是谁,但是我感觉得到。

  ——是秦琼。

  “月姬,不用怕…”耳边,他沉稳的声音静静地响起来,却有种安定人心的奇怪力量。

  “还来得及,我带你去。”他说道。

  走到马旁边,他脚下用力,翻身上马,将我抱在怀里,紧紧地。

  “驾!”缰绳一抖,黄膘马似乎知道主人心情,发力向前狂奔出去。

  “狂狮将军,我们先走一步!你随后赶来!”马上骑士回头扬声说道。

  “好!千万要…小心!”傲战狂狮大声回道。

  “知道了!”秦琼大喝一声。

  我的眼泪在风里散飞走。

  是他…又是他,秦琼,这种感觉…为什么这么的熟悉这么的温暖,就好像一个在黑暗寒冷的夜晚走了很长很长的路,长到失去所有的希望,下一步就会踏脚入深渊的时候…有个救星忽然出现了。

  他温暖,可靠,光芒四

  我忽然想到上次——也是秦琼,在我最为绝望的时候,毅然带我去找小黑脸。

  是的是的,那次,我将小黑脸的天命挽回。

  我咬了咬,精神一振:是的,我不要放弃,也许这次…也会跟上次一样的幸运?

  是的是的是的!

  我大声地告诉自己:“舞月姬,你不能放弃,一定可以来得及的,一定可以的!”

  我努力地让自己在脸上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但是感觉到的却仍旧是冰冷的眼泪。

  “混账!混账混账!怎么可以还没见到就先绝望!舞月姬,九公主,香子姗,你真***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我试着在心底大声骂自己,企图激励自己。

  黄膘马四蹄飞快,如掀起一阵旋风般卷过大营。

  本来有想要上前拦阻的兽人族跟翼人族士兵,见到马背上的秦琼跟我,也忙不迭地停住了脚步。

  不多时,戾天公主的大帐远远在望,我伸出袖子,擦干眼泪,打起精神,凝起双眸看过去。

  进进出出,好像有不少人。

  他们在干什么?

  而且,大帐周围,围着比平常多三倍的兽人族士兵!

  我心头一疼,情不自地闭上眼睛。

  不…事到如今,我忽然很不想去面对这个…我忽然很想逃避,也许,只要没有见到,一切就不会发生?就不会如我预感之中那样,无法挽回的发生。

  但是…

  “月姬…”秦琼在耳边叫。

  “秦大哥…”我嘶哑地回答。

  “无论怎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那个声音,沉静如水,坚定如山。

  我的心一动,张口说道:“谢谢你,秦大哥。”

  黄膘马在大帐之前停住,秦琼翻身,下马,伸出双臂,将我抱下来。

  “可以吗?”他揽着我的肩头,问。

  “可以…我…我可以。”我死命咬着嘴,扶着他的手臂,深深地了一口冷气,才急急地向着大帐走去。

  一掀帐帘。

  里面站了人,我不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但是他们看到我,立刻全都鸦雀无声,扭头,亮晶晶的眼睛都盯着我。

  我打量那些眼眸。

  有悲伤…有同情…有惊讶…有恐惧…

  形形,我辨认不出那个才是给我任天兴讯息的。

  而我现在,只要那个。

  “你们…除了医官,其他人全部出去!”有个声音,细细地,微弱却又不失威严地响起。

  是戾天公主!

  为么她的声音这么虚弱,如此无礼?这不像是那个一贯骄纵见无比,目中无人的刁蛮公主的口吻。

  倒好像是一个苍老的老妇人费尽心力黯然绝望的声音。

  我的心猛地一跳,兽人族的将官听戾天公主如此吩咐,齐齐地迅速出了大帐。

  我终于看到戾天公主了。

  那个女子,柔弱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双眸黯然,看着我。

  我咽下一口气,强笑道:“戾天公主,那个…我回来了…任将军呢?”

  她看着我,不语。

  “我问你任天兴呢?!”我提高声音,大声问。

  她仍旧不说话,双目呆呆地盯着我,含着绝望。

  不,不是这样!

  我推开秦琼,快步上前,一把揪住她的衣领,厉声喝道:“我问你话,你怎么敢不回答?任天兴呢任天兴呢任天兴呢?!他是人质,他如果有事!我告诉你,你信不信我***会铲平了你翼人族跟兽人族!”

  愤怒之火在熊熊燃烧,不…也许不是愤怒,而只是,因为怕面对绝望而产生的愤怒,是这样的吧。

  戾天公主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悲伤,她调转目光,看着旁边。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浑身一抖,顿时手一松。

  戾天公主坐回椅子。

  几个医官围在我临去之前,任天兴躺着的那张上。

  我木然看着这一幕,脚下迈动,走过去,一个一个将那些医官拨拉开,而我凑上去,走过去。

  医官们面面相觑,后又慢慢地向两边退去。

  那个人终于在我面前。

  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养伤。

  “任将军!”我大喜,叫了一声“我回来了!”

  他不动。

  我的脚步蓦地停住,身子一晃。

  我咽下一口泪,强笑说道:“你在干什么?我都回来了,你还不起来接驾?”

  他仍旧不动,好似长睡着,睡得很

  我大怒,暴跳如雷:“任天兴你这个混账!想造反吗?公主在跟你说话,你干嘛装模作样躺着不动?”

  旁边,秦琼走过来,一把抱住我。

  “月姬?”他叫。

  “走开!”我用力地挣扎“秦大哥,你别拦着我,我要教训这个不知上下的家伙!”

  “他…他已经…”秦琼声音嘶哑。

  “他怎么了?”我强咽下一口泪,扭头,怒视秦琼“他说他要等我回来的,现在我回来了呀,他会怎么样?秦大哥,你说他会怎么样?”眼泪呼啦啦地淌出来,在我有所意识之前,我已经哭出声音“你说他会怎么样他又能怎么样?他要给我好端端地站起来,给我行礼!他说过要保护我,一直一直都保护我!他还能怎么样?他不能怎么样!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我彻底失去控制,大吼大叫,歇斯底里。

  身子一软,我倒在地上,双手成拳,猛烈捶地,喃喃叫道:“他能怎么样?他能怎么样?!”坚硬的地面将手撞破,出血来。

  秦琼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月姬月姬,你,你要…”

  我借着他的力气站起来,踉跄走到任天兴身边,出手,摸在他的脸上。

  冰冷,僵硬,没有温度,宛若大理石一样。

  我的手抚摸过那熟悉的额头,血凝宝石,好看的眉毛,紧闭的眼睛,鼻子,微微泛白的嘴,慢慢地下滑。

  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这个人,看这张脸。

  眼泪哗啦啦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看起来就好像他在流泪一般。

  我的手下滑,碰到他口的一支小小箭头。

  那箭头深深在他的口。

  暗黑色,泛着死神的光芒。

  是暗杀我的那一支,一摸一样。

  我想起秦琼的话:这样的箭,见血封喉。

  第一百五十章 这一世英名我不要 上

  我伸出手,握在那箭尾上,用力,一拔。

  “噗…”箭头被拔出。

  淡淡地黑血顺着伤口了出来,而躺着的那个人,仍旧是毫无声息,没有反应。

  我紧紧握着那支毒箭,凄然咧嘴一笑。

  见血封喉,见血封喉,果然如此,真是厉害。

  “月姬…”秦琼涩声唤道。

  “对不起,是为了我…”戾天公主微弱的声音响起“不知是哪里来的蒙面人,闯入大帐,想要暗杀我,任将军是为了保护我才身中毒箭。”

  我不说话,只痴痴地看着上的人。

  “对不起,舞月姬,真的对不起。”戾天公主继续说,声音之中带着哭腔。

  “没什么…他本来就是个笨蛋。”我含笑说。

  “不过…他不会死的…”我微笑着,看着那个已经冰冷的身体,对不起呀任天兴,我也接受不了这种场面,我无法面对这种场面,一个方才还对我含笑说等我的人,一个前一刻还信誓旦旦说要保护我一生的人,现在就这么躺在我的面前——不言不语不笑。

  且将永永远远如此,永远离去,若干年后,甚至我会连你长得什么样子都忘记。

  对不起…我也不能这么残忍。

  我不想忘记,我也不想放弃。

  我闭上眼睛,将心苦涩的泪水下去。

  该怎么救他?只要能够救他。

  我站在原地,手打莲花结,是什么口诀可以救人…是什么力量,可以让一个死去的人重生?!

  我让自己陷入冥想状态,上天入地,碧落黄泉,我一定要找到这种方法。

  口忽然一痛,渐渐地,那种疼痛在慢慢地蔓延,扩大。

  我一边尽力压制这种痛,一边想着救人的方法。

  最终,这痛楚仿佛是长堤压抑之下的汹涌水,他们汹涌澎湃,一波一波地向前攻击,最后长堤终于抵挡不住这种猛烈攻势,出现缺口,这缺口越来越大,而那蔓延汹涌的疼痛之一涌而出!决堤千里!

  “噗!”我一张口,出一口血雾。

  身子摇摇晃晃,好像风里断了线的风筝,身不由己地向后倒了下去。

  “月姬!”秦琼大叫一声,伸出双臂将我的身子揽住。

  “舞月姬!”戾天公主踉跄扑到我的身边,按着我的胳膊:“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可是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呀!你…你要保重啊!”“他死了…我还保重什么?”我勉强张开双眼,方才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量就在瞬间消散了,四肢没有一点力气,现在,就算是一个三岁小孩也能轻易的将我杀死。

  但是,我还没有做完,我还没有…

  我告诉自己站起来,但是仅仅手指一动。

  “舞月姬,你不要这样!任将军他,他临死之前曾经嘱咐我,让我告诉你不要伤心,不要伤心不要哭呀!”戾天公主跪倒在地,伏在我身上,大哭起来“你这样的话,他会很不安的,舞月姬!”

  “很不安?”我漫无目的地重复“哦…我不要呢…”

  “月姬!”眼前,秦琼皱着双眉,唤我。

  “秦大哥…呃…”我一歪头,吐出一口血“我不要他死后不安,那没有用,你知道吗,如果要不安,我要他当面跟我说!”

  我抬起手,按在秦琼肩头,支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站起来。

  “九天十地,诸方来往神魔,听我神族九公主舞月姬之祈祷:就算是跟恶魔定下条件也好,就算是堕落也好,就算是奉献我的灵魂跟我的身体也好,我只要能够救他,只要他能够复活重生!”脑中一个念头闪过。

  我支撑着,抬起手,捻住莲花诀。

  “九天十地,诸方神魔啊…”勉强念出这句。

  就好像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拍在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好似一个在大海之中的小舟,忽然遇到了恐怖的大风暴,于是摇摆不定,只好无力地随着水飘动,随时都有翻船,一直到万劫不复的可能。

  “没有办法了吗?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心如死灰,绝望地想。

  是的…

  我的能力有限呀。

  我最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先是动用灵力,跟天雷抵抗,从天雷之下硬救了玄霸,然后改变天象,阻止翼人族跟兽人族攻破神族都城,后来又为

  了杀莽燕那一干人,拼了全力,因为灵力已经渐渐虚弱,导致差一点就入魔…

  本来,该好好地休息一阵子才是。

  可是…我没有时间休息。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活生生的容颜渐渐地化成白骨骷髅,我不能容忍他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在我生命之中消失。

  如果你就这样离去,我千秋万载,永远不原谅你!

  “任天兴…”我看着面前这个人,努力叫道“你给我醒来,你给我醒来!我不许你这样我不许!”

  我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混账,给我醒过来!”

  眼前一片黑暗,我倒下去。

  身子浮起来,好像漂浮在黑暗之中。

  好轻松,好轻松,连刚才怀的悲伤也烟消云散了,啊…这是什么地方呀?

  我好奇地四处张望,但是,除了黑暗,这里没有别的…

  “喂!有人吗?”我大声叫。

  “九公主陛下,光临黑暗之渊。”虚空里,有个声音响起。

  “咦,你是谁?”我问“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你?”

  “鄙人是黑暗之渊的主人,其他人通常叫我暗之魔神。”那个声音继续温文有礼地说。

  “暗之魔神?”我皱起眉头“没有听说过。”

  “其实,九公主,我们已经见过一面了。”他说。

  “哦?我怎么不记得,在哪里?”我问。

  “就是在公主你杀机动了的时候。”那个声音笑道。

  “杀机…啊!你说得莫非是…”我皱起眉头,想到残杀翼人族的那一幕。

  “公主果然聪明。”那声音温柔赞叹。

  “可是…”我思索着“那时候,我不是差点入魔吗?”

  “呵呵呵…”那声音笑“是的,九公主,你差一点就入魔,也差一点就归属于我了。”

  “什么意思?”我问“你这次见我,又想要做什么?”

  “其他的,倒是无所谓。九公主,我想问问九公主,你这句话算数与否。”那声音忽然变得很严肃,很恭敬。

  “什么话?”我问。

  黑暗中有什么一动,好似是一件黑色袍子挥舞了一下,接着眼前的黑暗场景忽然一变,变得很熟悉:

  在戾天公主的大帐之中,有个眼泪,右边脸颊上有淡淡桃花痕的女子站在一面榻之前,如此绝望地看着榻上一动不动的那个人。

  不知怎地,我竟能看穿她的想法,她在想:“九天十地,诸方来往神魔,听我神族九公主舞月姬之祈祷:就算是跟恶魔定下条件也好,就算是堕落也好,就算是奉献我的灵魂跟我的身体也好,我只要能够救他,只要他能够复活重生!”

  我的心一疼——那是我。

  是的,任天兴…

  我想起来了。

  “你想做什么?”我问黑暗中的影子。

  我终于可以看到他,因为那袭袍子跟黑暗一个颜色,所以不容易注意得到,当双眼习惯了黑暗之后,才可以看到他。

  “如果九公主你这句话算数,那么,我可以救你想要救的人。”影子低着头,看不到他容颜,只听到那声音继续严肃说道。

  我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那声音虔诚说道:“暗魔之神的契约想要生效,便必须要双方都发出誓言,若任何一方违背,都将灰飞烟灭,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我笑着点头,说道:“好,开出你的条件。我的条件很简单,——救他复活。”

  “九公主,你的勇气,的确让我刮目相看。”那个声音淡淡地响起“我的条件同样也很简单,我要你二十年寿命。”

  “成。”我一点犹豫都无,清脆声音,在黑暗空间之中坚定响起。

  “九公主,你真的不需要好好想想?你身为光明之体,跟黑暗之神定下契约,可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影子惊讶道,似乎没有料想我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几乎接着他的声音便响起。

  “这条件很公平,不必多想。”我笑。

  二十年寿命换得他复活,我很满意。

  “如此…契约达成。”黑暗中的影子浅浅一笑“多谢九公主,暗魔之神公主来到黑暗之渊。”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穿越之大唐歌飞   下一章 ( → )
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妇皇穿越之决红尘穿越之明月何我的灵魂在古穿越之爱起落穿越之平凡王穿越之醉红颜诱惑小王妃穿越之瑾皇妃穿越之清国倾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天策真鸾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穿越之大唐歌飞》第146-150章及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46-150章在线阅读,《穿越之大唐歌飞(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