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41-145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大唐歌飞  作者:天策真鸾 书号:3841  时间:2014年5月18日  字数:15709 
( ← ) 上一章   第141-145章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第一百四十一章 谢谢你,陪我到现在

  “公主!九公主!”微弱而急切地声音在呼唤我。

  谁在叫,是在叫我吗?头脑中一个懵懂的念头想到。

  究竟是谁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可是…不管了…现在,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人!

  “哈哈哈!”我狂笑着,大步向着帐篷外面走去。

  忽然之间,双脚不由自主地停在原地。

  有什么从身后,将我紧紧地抱住了。我愤怒地回头,喝道:“滚开!”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我身上蓬散发而出,将我身后抱住我的那个人猛地弹了开去,只听他闷哼一声,从空中跌落地面,嘴角鲜血狂

  可是目睹这一幕的我,心头的疼痛感越来越重了,不,很不,不能杀人却看到这个,让我非常的难受。

  是的,我得去杀人!我想,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公…公主啊!”身后的声音仍旧在呼唤。

  不管他不管他!我告诉自己。继续向前走,但是为什么脚步如此沉重?

  “月姬…”

  那个声音还在叫。

  “你好烦!”我愤怒地大叫一声,转过头怒吼,那个人正向着我爬了过来,在我一声大喝之后,起的气流将他从地面掀起,抛向空中,然后重重地重新跌落地面。

  一股鲜红的血从他嘴角了出来,星星点点,在空中好像下了一场壮丽的红雨。雨点丝丝,有地落在我的脸上。

  “啊!好疼!”剧烈地刺痛感从脸上传来“这是什么?”

  我无意识地在脸上抹一气:“该死该死的,这是什么!”我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

  “月姬…”那个人被摔得好像一个破烂的布袋一样的人,摇摇晃晃地从地面爬了起来,浑身不知有多少的伤口,鲜血从头到脚,将他染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血人。

  本来看到这一幕,我应该很开心很开心,那么多血。那么多伤,一个垂死的人。但是,就在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忽然痛的无法压抑。

  那个人跌跌撞撞,走到我地面前,我甚至想我只要一个小手指头就能将他戳倒,但是我伸出手,我却没有能推得下去,而他伸出双臂,不由分说地。将我的身子,紧紧地揽住了。

  那么高大地人,将我的身体搂在怀里,紧紧地,我想象不出这么一个伤地如此严重的人居然还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你…你走开…”我说,试着去推他。但那身体不动如山。

  “公主…月姬…我不会。不会离开你…”那个声音如叹息如起誓,却如此清晰。

  “你…你是谁?”我的心好疼头好疼,漫无意识地问。

  “臣…我。我是任天兴,我是公主的臣子,我是公主的人。”那个声音在耳畔说。

  他垂下头,沾血的双,慢慢地印在我滚烫地双上。

  “任天兴…”这个名字在我的心头百转千饶,滴溜溜转了无数个来回。

  记忆里…那张坚毅果敢的脸,那额头的宝石熠熠生光,那是比鲜血更加好看的美丽的光芒,但是那个人地双眼,如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如星子一样的眼睛,这么温柔地人——他叫任天兴,他说,他是我的人。

  任天兴!

  脸上,一滴眼泪,冰冷地,从眼眶之中滑落下来。

  就好像一滴泪的雨水浇灭了倾城的大火,我心头的火焰也慢慢地熄灭下去了。

  是的,我记起来了…

  “呃!”双目猛地睁开,我将眼前的一切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月姬?”温柔的呼唤声,那个脸是鲜血的人儿,松开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任将军…”我回答“你…你怎么变得这个样子?你有没有怎样?”我惊慌失措地看着他,他看起来就好像刚刚从冰山上翻滚爬下来,浑身的伤口跟浑身的鲜血,我不明白为什么一瞬间这个人会伤的这么严重。

  “没事了…没事了公主!”他像个孩子一样又想哭又想笑似的,抱着我,看着我。

  我看着那张脸,脑中瞬间闪过一个景象,眼光一转,我看到地面上翼人族武士支零破碎的肢体,不大叫一声:“这…这是什么?”

  任天兴提起左臂,伸出手,将我的眼睛捂住,把我重新抱回怀中,低声说道:“没什么,公主,一切都过去了,这就好…”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但是在黑暗之中,一个个恐怖的景象仿佛影片倒回一样,在我的脑中泛显出来。

  我的心慢慢地沉到了黑暗之中。

  “是我做的对不对?”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此艰涩。

  “不,不是公主。”他说。

  “你骗人!”我大叫。

  “属下没有骗公主,那个人,不是公主。”任天兴坚定地回答。

  眼泪从眼睛之中涌出来,将他的手

  “我差点杀了你?我差点杀了你对不对?”我哽咽着,问。

  “没有…公主你没有。”他说“公主怎么会杀属下,公主只是想要保护属下,是属下无能,公主。”

  “我不要你叫我,叫我公主。”我了一口气。

  “哈!”他轻轻地一笑“我知道了,公主,哦不,我知道了,月姬。”

  耳畔传来他长长地叹息,似乎是足,似乎是喜悦。

  “任天兴,谢谢你。”我着泪,倒在他怀里,发自内心地说“谢谢你。”

  “月姬,你谢我什么?”

  “谢谢你将我从黑暗唤回,谢谢你。”鼻子,努力地忍住眼泪,我慢慢地,轻轻地说。

  “那是属下应该做的。”而他,仍旧云淡风轻,不在意般地,回答。

  帐篷外传来嘈杂的声音,隐隐夹杂着莽燕惊慌失措的声音:“妖女,那是个妖女,叫多点人来,快快!”

  匆忙的脚步声很沉重,越来越近了,而帐篷内非常安静,如暴风雨来临之前。

  但是我的心中,真的一片宁静。

  任天兴松开捂住我眼睛的手,我抬头,对上他的温柔眼眸。

  “害怕吗?”我问。

  “这句话,本来是我想要问你的。”他哑然失笑说。

  “我不怕。”我回看着他,摇摇头,脸上慢慢地爬上笑容。

  “我也是。”他看着我,静静地回答。

  就算是死,也是死在一起,就算还是要面对死亡,我们已经努力过挣扎过,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就算是死,只要死在一起。

  我伸出手,握住了任天兴的手。

  谢谢你,陪我到现在。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当局者,旁观者清

  任天兴握着我的手,跟我并肩出了帐篷。

  我跟他肩并肩,站在翼人族跟兽人族的营地上。

  周围,是数不清的慢慢地包围过来的两族士兵,手中明晃晃的兵器,散发着寒光。

  而我面带笑容,傲然不惧。任天兴站在我旁边,宛如出鞘的剑,默默守护。

  “我是神族的九公主舞月姬,你们谁敢杀我,站出来!”我淡淡地说道。抬起眼睛,看向面前这群士兵。

  “她不是九公主,她是妖女!”莽燕躲在人群之中,嘶声叫道:“快!快点给我杀了她!”

  “哦?那你为何不亲自动手?”我冷冷一笑,嗤之以鼻。

  话音刚落,只听“嗖”地一声,从人群之中飞出一枝冷箭,直直地向着我的方向窜了过来。

  我心头一凛,方才动用过灵力,此时此刻,无法随心所的做法,而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旁边伸出一只手,牢牢地将那支暗箭握在手中。

  那只手上,还有我裙子上撕下来给他包扎用的布条。

  任天兴!

  我转头,看着他,不说话,只是笑。

  他手中握箭,稳若磐石般不动,回看了我一眼,双眼之中是深情,随即,转头向着两军战士,大喝道:“我是神族的任天兴,你们可认得我?”

  他虽然身受重伤,但是身上那股睥睨天下,威风凛凛的劲儿却丝毫都没有减少分毫,这话一出,顿时在两军队伍之中掀起一阵动。

  “是任将军!”

  “没错,你看他的额头,是任将军的血凝宝石!”

  “这身手如此敏捷,反应如此快速,神族的任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那么任将军身边的,自然就是神族九公主!”

  军心开始动。

  就在这时,远远地传来一声清斥:“你们都在干什么?唐都军马来犯!你们还不去防范戒备?都在这里做什么?”

  这个声音…

  我跟任天兴对视一眼,互相了然于。这个声音,是戾天公主。

  她终于回来了。

  面前,两军队伍分开两边,从中慢慢地奔出一匹白马,马上的人,红色斗篷如火一样耀眼,身形婀娜,体态妖娆,正是戾天公主。但是跟先前离去不同的是,戾天公主的脸色却无比的苍白,是一种近乎痛楚驱使下的惨白,而当她看到我跟任天兴两人的时候,那张苍白的脸上更浮现出了一种难以置信般的怒气。

  “谁!这是谁干的!”她指着任天兴,扭头呼道,大怒不已。

  无人回答,莽燕也许又在偷偷溜走了吧。

  “公主,你现在不宜动怒。”身后,是傲战狂狮,他策马向前,低声劝道。

  戾天公主脸上怒气不改,正要再行训话,傲战狂狮已经喝道:“大家速速散去,各归各位,唐都兵马来犯,准备敌!”

  轰然一声,聚集在原地的两族军马如风卷残云,尽数散去。

  傲战狂狮翻身下马,快步走到戾天公主旁边,伸出双臂接似的,戾天公主头一昂,跟着翻身下马,本来想要推开傲战狂狮,但在双脚刚落地的时候,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歪了一下,顿时倒在了傲战狂狮的怀中。

  而就在瞬间,我跟任天兴两人心中同时一震,因为我们都看到了:戾天公主,负伤在身。

  就在她身子一歪的瞬间,我跟任天兴同时看到,就在她大红斗篷掩盖的身体之下,靠近左边心脏的部位,渗出一大片的血渍!

  看样子竟然还受伤不浅!

  出了什么事,对方究竟是谁,居然可以让身手非凡而且身边有傲战狂狮这号一保镖护卫的戾天公主,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受伤?

  可是,就在傲战狂狮扶住戾天公主那时候,任天兴低声对我说道:“狂狮也负伤了。”

  “啊?”我心神一震,但细细看狂狮浑身上下,没有看到什么伤口,我正在疑惑,任天兴小声说:“看他双手腕。”

  我闻言,赶紧看过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傲战狂狮的双手腕之上,透出一大片的血痕,血将他的护腕都浸透了,原来他受伤的部位是手腕,加上护腕遮挡,我一时看不出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这伤势为何如此奇特?居然会伤到手腕?

  那个厉害的对手,究竟是…

  我跟任天兴两人正百思不得其解,那边,戾天公主努力推了傲战狂狮一把,喝道:“我不用你扶!”

  说着,咬了咬,恨恨地看了我跟任天兴一眼,转身踉踉跄跄

  入了大帐。

  我这才察觉,我跟任天兴正依偎在一块,宛若情侣一般,在戾天公主这含怒一眼之下,我登时反省过来,猛地站直了身子,离开了任天兴的怀抱。

  任天兴身子一晃,我这才懊悔:他可是重伤着呢,也许是强忍着才支撑到现在的。于是赶紧搀住他的手臂,小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没事。”他看了我一眼,说。

  虽然他没有责怪我,但我仍旧在瞬间觉得有点不安。

  傲战狂狮目送戾天公主入了大帐,才叹了一口气,对我跟任天兴说道:“任将军,九公主,你们也请进来吧。”

  我正想要问问究竟是什么人伤了他们,当下跟任天兴两人,跟着傲战狂狮一起入了大帐。

  “狂狮,你越发没有规矩,让这两个人进来干什么?”

  我们刚一入大帐,戾天公主立刻怒道。

  “公主,现如今,你切勿再意气用事了。”傲战狂狮快步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

  “我意气用事?狂狮,你是不是反了?啊?”戾天公主蓦地站起,伸出手“啪”一个巴掌打在傲战狂狮脸上。

  狂狮身子一晃,却不曾后退半步。

  “和天!”任天兴低低地叫了一声,双眉皱了起来。

  “怎么?任天兴,你又要说我野蛮了对不对?我从来就没说过我是什么温柔的人,不过若论起温柔,谁能比得过你旁边那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呢!等闲的人你也放不到眼里去!”戾天公主宛若一个炮仗般跳起,她又气又怒,口不择言。

  此时此刻,我只好缄默不言,我知道,现在只要我一开口,保准又是一条导火线,戾天公主的怒火会向着我这边熊熊燃烧过来。

  因此虽然我有很多话想说,但还是忍住,一语不发。

  任天兴悄悄地捏了我的手臂一下,仿佛是安慰我,我抬起头看了看他,随即又面无表情地低下头。

  戾天公主看我不说话,果然,气稍微平了点,捂住口重新坐了回去。

  “狂狮,”她低低地叫了一声,随即闷闷地说“你的脸,疼不疼?”

  傲战狂狮脸色淡淡地,说道:“末将皮糙厚,不疼,只怕公主的手疼。”

  “噗!”戾天公主忽然笑出声音“你这个人呀!”

  她忽而发怒忽而大笑,性格竟然变得极快,而我冷眼旁观,忽然心中一动:戾天公主跟傲战狂狮,这两个人,跟周瑜打黄盖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哈,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可惜当事人也许不知情,看样子,要找个机会…

  且不说我正在“心怀鬼胎”那边,戾天公主安抚了傲战狂狮,忽然又重新把目光投向我跟任天兴。

  那方才还欢笑如银铃的声音忽然变了,冷冷地说道:“你们两个!我刚走一会就搞得这么狼狈,真是让人憎恨!狂狮,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军医叫来?就算让他们两个血而死不打紧,狂狮你可也有伤在身呢!”

  戾天公主一边说,一边在脸上出一种近似于调皮般的表情,目光在任天兴的脸上斜睨着看了看,又看向我,嘴角一撇,出不屑的表情。

  到最后,她再看向应声向外走出的狂狮,脸上却出了安静的表情,双眼之中的不屑跟怒火也渐渐地隐去了。

  她虽然说着是因为关心狂狮,但是肯定是因为看到任天兴伤势严重才出言叫军医的。只是她面皮儿薄,故意拿狂狮做借口。

  但是,为何她的目光在接触到狂狮的时候才放的温柔安宁?而女子一生,岂非都是想要找一个可以让自己倚靠,让自己一生平和喜乐度过的人儿么?

  我看着这幅景象,心念转动。

  唉…我忽然想到,这个性格也算可爱直的女子,她对任天兴的喜欢,大概并不是她想象之中的那种男女之情吧。

  而尘世间,大多数自以为陷入爱恋之中的女子,岂非也是当局者

  找来找去,天涯海角的找,最后忽然发现,最好的,原来就在身边。

  如此简单的道理而已。哈。

  到此为止,我心中对于戾天公主先入为主的不,憎恨跟厌恶全部都烟消云散了,在我心中,已经暗暗决定,需要找个机会点醒这个迟钝的可爱女子,免得她跟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幸福失之臂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三族战,两军救援

  不一三刻,军医来到,帐篷之内又是一阵忙

  一直到现在,任天兴绷紧的神经才松懈下来,他被安置在一张长长的上,接受军医的治疗。

  那个兽人族的顶级名医一边检查一边啧啧地摇头,不停地说:“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呀?如果是平常人,怕早就一命呜呼了!”如此雷同的话一连说了好几遍,一直到戾天公主怒道:“你啰里罗嗦说些什么?他如果一命呜呼,你也要跟着一命呜呼!”吓得那花白胡子的军医从此一言不发,紧闭着嘴巴一直到替任天兴浑身上下都上了上好的金创药外加厚厚的绷带之后,才躬身对着戾天公主说道:“禀告公主,属下已经替任将军诊治过了。”

  戾天公主斜睨着他问道:“他还会不会一命呜呼呀?”

  白胡子军医立刻脸堆笑,说道:“不会不会,任将军会长命百岁,福寿安康!”

  “哼!”戾天公主的脸上这才出一丝笑容,连连夸奖说道:“不错不错,你做的不错,出去吧。”

  白胡子军医千恩万谢地向外走去,走到帐子门口才松了一口气。

  我暗暗偷笑:跟在这个喜怒无常的公主旁边,一定很辛苦的。

  正在暗自得意,戾天公主瞪了我一眼,怒道:“舞月姬!你在笑什么?”

  我吓了一跳,连连摇手:“没有没有,我不过是天生的笑模样,公主请恕罪请恕罪!”

  看我这般低声下气的哀求,戾天公主眼睛一瞥,出一丝笑意,说道:“舞月姬,你真的跟传说中的不同…”

  我正担心她又会刁难我什么,不妨她脸色一沉,重新怒道:“任天兴,到底是谁把你成这个模样的?”

  “这…”任天兴瞅了我一眼“这个事情很复杂。”

  我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说,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胆,我绝对饶不了他!”戾天公主走到桌子边上,冲着桌子狠狠地一掌拍下,桌子登时掉下一个角来。

  看得我眉角搐,面苦笑。

  如果戾天公主知道任天兴的伤势,其中起码有一半是拜我所赐,不知道我是否也会变得跟那个桌子角一样下场。

  而就在一拍之下,戾天公主面痛苦之,慢慢地弯下去。

  傲战狂狮一直站在她身边,此刻赶紧扶住她。

  “公主,你的伤!”狂狮略带责备一样说道。

  “哼!”戾天公主咬了咬“没事!我自己会处理,你呢?”她眼睛一转,盯向狂狮。

  “属下没事。”傲战狂狮回道。

  “对了…”旁边的任天兴忽然开口。

  “怎么?”戾天公主问道。

  “和天,你的伤跟狂狮的伤,是怎么得?”任天兴慢悠悠地开口问道。

  “哼哼!”戾天公主冷哼两声,眼睛一转,重新落在我身上,看得我浑身发

  “还不是因为她?”

  戾天公主恶狠狠地盯了我两眼,忽然叫道。

  “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苦笑。

  “是,都是你!是不是你把那个煞星给招来的?”她大怒叫道。

  “煞星?”我摸不着头脑。

  傲战狂狮看我不明白,沉声说道:“是小霸王,唐都的李玄霸。”

  “哦!”我恍然大悟,随即喜道:“玄霸他来了吗?”

  “你还高兴?”戾天公主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而我就是那个踩她尾巴的人,她跳起来,就向着我冲过来,我见状不好,赶紧抱头鼠窜,蹭到任天兴身边,躲在他身后。

  任天兴支撑着坐了起来,一只手护住我,叫道:“和天!”

  而狂狮也趁机将戾天公主拦住。

  戾天公主这才悻悻地站住,只是气鼓鼓地仍旧瞪着我。

  我站在任天兴身后,辩解说道:“你们杀来神都,我当然要请人帮忙啦!不过,

  我并不知道玄霸会将你们两个打伤的嘛!”

  说到这里,我也明白为什么狂狮的伤势会那么奇怪的了,想必是小黑脸那两柄锤头向着戾天公主捶了下来,天生战神,天生神力,当然不是戾天公主能抵挡的住的,而狂狮及时从旁相助,不知用什么法子挡住了玄霸的锤头,所以才保住她平安。

  至于她口的伤,看形状,倒似是箭伤,大概在混乱之中被中了的吧。

  我不知我的猜测跟实际发生的情形八九不离十。正在胡思想,忽然听任天兴说道:“和天,事到如今,你是否可以考虑一下退兵的可能?”

  戾天公主瞪着他,断然说道:“不行!”

  傲战狂狮也说道:“公主,小霸王天生神力,杀人如麻,众所周知,我族士兵望风披靡,无法抵挡,如果硬战下去,恐怕死伤会很惨重。”

  戾天公主咬住嘴,冷道:“那也不能就轻易认输,我不干!我不信我数万大军,无法战胜一个半大孩子!”

  我张口想说话,忽然看到戾天公主的眼光,吓得又咽了下去。

  事到如今,我还是少说为妙,免得火上浇油,让这个喜怒无常的公主发起火来,将我这个半吊子的公主得“一命呜呼”

  我紧紧地捂住嘴巴,怕自己不小心说出什么来。

  不料,情况却不容我不说,任天兴抬眼看着我,问道:“公主,我听你说,会有两路军马来救神都,小霸王是一路,那么另一路是…”

  听到任天兴说这话,我感觉我的眉角重新开始搐。

  如果他不是一个受伤严重的病人,我一定会飞起一脚,将他踢出千里远——真正是没有什么眼力呀?我的任天兴任大将军,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果然,听到任天兴问,戾天公主像中箭一样大叫一声:“什么?还有一路军?舞月姬你给我拿命来!”

  幸亏傲战狂狮眼疾手快,从旁将戾天公主一把抱住,死死不放,连声说道:“公主,你冷静点,公主!”

  明明是他们来侵略我们,还不许我们自保了咩?我心内委屈地想,但是表面却无法表出这点,毕竟,咱这是在人家的大帐之中呢。

  我只好吐吐舌头,准备坦白从宽,于是说道:“那个,是还有一路的…他们是…”

  就在这时候,大帐之外有个惊慌的声音从远及近:“报!报告公主!”

  接着,有个身影踉跄冲进大帐,顺势跪倒在戾天公主面前,抬头一看傲战狂狮正抱着戾天公主,来人有点愣,却仍旧说道:“公主,大事不好了!有一路军从后方进攻我大营!”

  “什么?”戾天公主双眉竖起,喝道:“探明白是什么人了吗?”

  那个小卒子脸上出惊慌的表情,说道:“公主,探听明白了——因为领头的貌似是唐都的李世民殿下,但是打头阵的却是——那个混世魔王程咬金…”

  “程咬金?你说是难道是那帮传说里打起仗来不要命,几乎百战百胜的瓦岗军?”戾天公主倒一口冷气。

  而回答她的是很坚定没有疑议的声音——“回公主,正是!”帐篷之内顿时鸦雀无声,在死寂一般的沉默之中,戾天公主慢慢地回过头来,杀死人的目光瞅着我,冷冷地问道:“舞月姬,你说的另外一路军…”

  唉,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十分害羞,却不得不说话,于是愁眉苦脸地说道:“是…正是瓦岗军…”

  于是,当,腹背受敌的翼人族跟兽人族大军在战斗之中,听到从主帅帐篷内传出戾天公主惊天动地的大叫:“你们谁都不要拦住我,舞月姬,你给我拿命来!”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质,内幕,和谈可能

  “公主,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傲战狂狮死死地拦住戾天公主,不停地劝她。

  还好还好,幸好兽人族还有傲战狂狮这么个明理的人。

  我躲在任天兴旁边,一边对着手指,一边默默地怨念:其实都是你们挑起来的战端,关我什么事儿啊,而且我又不知道玄霸跟老程他们居然那么厉害,能够让两族联军震撼成这样子…

  脑中正在胡思想,任天兴坐起身子,正说道:“和天,事到如今,你暴跳也无济于事,最紧要的是想出一个法子来,缓解目前局势。”

  戾天公主一听,更是怒火攻心,双眼目光钉子一样向着任天兴以及他身边的我了过来,同时恨恨地嚷道:“想法子?想什么法子?谁不知道那个小霸王是有名的杀人狂魔,而那个瓦岗军更是烫手山芋,我们碰到其中之一就已经很是头大了,现在倒好,居然两个联合而来!事到如今你还要我怎么做?”

  傲战狂狮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公主虽然脾气急了点,但说的倒是实情,小霸王的威名震动四族,瓦岗军更不消说,那帮魔王也是极度不好惹的,没想到他们居然都跟九公主有所际…唉,这样一来,恐怕两族联军要死伤惨重了。”

  “还不止…”任天兴淡淡地说。

  “任兄此言何意?”傲战狂狮问道。

  “如果神族见救援来到,也许不会再闭门不出——毕竟,我已经来到这里这么久,却毫无音信,想必在神族都城高层内部也早就灭绝了和谈可能,今见两军救援而来,必定会打开城门,趁机反攻。”任天兴慢慢地分析说道。

  我猛点头:“说的很有道理。”

  戾天公主听我这么说,顿时又把杀死人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赶紧捂住嘴巴,不再说话。

  傲战狂狮听任天兴这么说,脸上顿时更添了几分愁容。

  而戾天公主踌躇了一会,忽然冷笑一声,说道:“李玄霸跟瓦岗军都是冲着舞月姬你来的,而神族主要的目的也是想要救回你。事到如今,如果那两军真的将我翼人族跟兽人族联军伤的惨重,那么我戾天公主在战死之前,也要先杀了你舞月姬!”

  她冷冷地说道,目光之中散发杀机。

  “我才不知道会这样!而且是你们先挑起战端的!你不能错杀无辜呀!”我立刻叫起屈来。

  戾天公主看也不看我一眼,手腕一动“当啷”将间的佩刀拉了出来。

  “你不会动真格的吧?”我愁眉苦脸地看着她。

  “你说呢?”她垂着眼睫,云淡风轻地回答。

  这是什么世道呀…

  正在我叫苦连天的时候,旁边的任天兴伸出手,拉住我的胳膊。

  “嗯?”我扭头看他,却对上他含笑的眼眸,不心一动。

  “和天,你想不想改变目前这种颓势?”任天兴见我安静下来,才放下手,扭头,不动声地问道。

  “难道…你有办法?”戾天公主失声叫道。

  任天兴此言一出,连傲战狂狮也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

  我双手握在前,星星眼地望着任天兴:任大哥任大侠,难道说你有什么办法吗?在这危机时刻火烧眉毛的时候能够身而出镇静如此,你真素唐代的诸葛孔明鬼谷子孙武呀!

  帐内顿时一片寂静,而在三个人期待的目光之中,任天兴慢慢开口说道:“其实,要解决两军的围攻外加神族的反扑,办法很简单——只要和天你放一个人。”

  “什么人?”帐篷内三个人不约而同地问。

  “那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任天兴微微一笑,眼睛弯弯地看着我:“月姬公主。”

  话音刚落“不行!”戾天公主首先跳了起来。

  “你说我?”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任天兴:“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喃喃地。

  “公主,且听听任兄怎么说。”傲战狂狮安慰戾天公主。

  “哼哼,我不要听,他怀着什么鬼主意?无非是想要救舞月姬罢了!”戾天公主撇撇嘴。

  虽然我很不赞同她说话的语气,但是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默…任将军,你这一招未免做的太明显了。

  而,就在几个人心怀鬼胎的时候,任天兴不慌不忙,继续说道:

  “解铃还需系铃人——不知大家听说过这句话没有?”他说道“试想,李玄霸是看谁的面子来的?自然是九公主,所以,如果要阻止他继续进攻,除了九公主前去劝阻,别人去的话恐怕全无效果;第二,瓦岗军是谁请来的?凭着程咬金那个火爆脾气说一不二的性格,如果不是九公主亲临的话,恐怕也是不做第二人选;第三,如果这两军暂时停止进攻,神族自然也不会轻举妄动。”

  他说完,傲战狂狮点了点头:“任兄你说的的确不错,可是…”

  “可是你们怕我这是故意放走九公主的计谋么?狂狮,你觉得九公主是怎样的人?”任天兴问道。

  “这…”傲战狂狮看了我一眼“九公主本良善…”

  “狂狮!”话音未落,戾天公主立刻冲到他面前:“你敢再替她多说一句好话?”

  狂狮立刻鸦雀无声。

  “呵…”任天兴一笑,脸上竟多了几分自傲“九公主的为人,不消多说,你可以当面问:可愿见到三族战,血成河,尸横遍野的场景?九公主身上担负着挑选天下皇者的重任,为的也就是维持天下之和平。”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况且,你们可以派人跟随九公主前去,而我,就留在这里,作为人质。”

  他声音淡淡地。

  “人质?”我失声叫道。

  戾天公主跟傲战狂狮面面相觑,沉不语,似乎在心动。

  “如果九公主未曾拦住两军,那么你们可以立刻将我碎尸万段。”任天兴说道。

  “不行!”我大叫一声“我不走!”

  是的,我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够劝住那两军,况且变数那么多,我才不愿意留下他在险境当中呢!

  翼人族跟兽人族来犯神族,是他们自找死路,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我只要保住我要保护的人安然无恙就行了。

  ——我心中略带自私的想。

  “公主…”任天兴看着我,柔声说道“不必担心属下安全。你要想想,若无法阻止小霸王杀大发,以及瓦岗军一众精锐,兽人族跟翼人族必定会惨败,公主你愿意看到那种场景么?虽然说他们来犯是他们的不对,但是…我相信,这背后之内幕一定并非这么简单。”说到这里,任天兴转头,看了看戾天公主,似在询问她的意见。

  戾天公主本来正全神贯注听他说话,但是听他这么一说,脸色顿时变了,立刻转过身去不看他。

  我的心一动:的确,两族进攻神族的事情,并非表面这么简单,我要找出幕后黑手!

  任天兴继续说道:“如果不将那幕后心怀叵测之辈揪出来,恐怕将来相同的事情仍旧会发生,而目前要做的,就是将这混战的局面先控制住,然后——才能着手进行下一步肃清工作。”

  他说完之后,期待的目光看着我,似乎相信我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凝视他清澈双眼片刻,低下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去好了吧。”

  第一百四十五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经过协定,由狂狮陪同我前去和谈。

  任天兴点头,是因为狂狮是兽人族之中数一数二的顶尖儿高手,让我担任护卫我的职责绰绰有余;戾天公主也同意,因为在戾天公主心目之中——狂狮性格忠诚勇毅,是绝对不会因为意气用事而背叛兽人族的,所以他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

  狂狮先前私放我,就是恐怕戾天公主一气之下杀掉我,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三族之战没有挽回余地,如今他一定会盯紧我,同样是因为要将三族战争的大事化小。因为,如果他放掉我,那么李玄霸跟瓦岗军,还有城中蓄势待发的神族精锐,就有可能毫无顾忌地,如风卷残云般毫不留情地将驻扎的两族军团全部消灭。

  傲战狂狮虽然忠厚,却具有相当敏锐的军事嗅觉,他自然知道身上担负的是什么任务。

  而对于我来讲——虽然觉得让受伤的任天兴留下,跟戾天公主单独相处始终有点怪怪的,但是我没有第二个选择。

  心里有点不舒服,但却不知道是什么,我皱着眉头,想了想,没有头绪,终于放弃。

  当我站起身准备向外走的时候,任天兴忽然伸出胳膊,拉住我的手。

  我蓦地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公主,请放心。”他看着我,温和的脸上,出自信的忠诚的笑容。

  “我、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忍不住觉得脸开始发烧,结结巴巴着问。

  “哦…没什么。”他依旧含笑说,大手轻轻地捏了捏我的手掌,旋即放开,转头对一边整装待发的狂狮说道:“狂狮兄,九公主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狂狮严肃地回答。

  “那么我走了,”我依依不舍地看了他一眼“你要好好养伤,不要动。”

  “属下遵命。”任天兴微微颔首示意。

  戾天公主出乎意料地没有出声讽刺,只是站在一边默不做声地看着这一幕。

  “嗯…”我答应了一声,向前走了两步,狂狮全副盔甲,紧紧跟在我身后,为我守护。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脚步很沉重,走了两步,好像灌铅一样,简直动不了了…

  勉强走到帐篷边上,心头忽然很疼,一种很熟悉的不好的感觉。

  我蓦地站住脚。

  “九公主?”傲战狂狮在身边轻声询问。

  “没…没什么…”我压抑心头不停翻涌的血气,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这么难受?

  鼻子一酸,眼中好像有什么在晃动。我伸出手一擦——居然是眼泪?

  天啊!我这是怎么了?

  身后好像有一道热切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

  不行了…好想回头看他呀…

  心里有个声音在叫: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

  但是…我已经承诺了,答应了,我不能反悔啊!而且如果我现在回头,我这眼的泪,又是怎么说?

  他看了,会不会笑我很软弱很丢人?

  走吧走吧!反正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会回来!对!我要赶紧走,然后很快回来接他。

  我劝着自己,脚一动,已经迈步出了大帐。

  任天兴,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兽人族的士兵将傲战狂狮的黑马牵了过来,傲战狂狮先将我扶上马背,随即自己翻身上马,将我拥在怀中护住。

  就在他一抖马缰绳,想要出发的时候,大帐内忽然跑出一个人影。

  有个声音叫道:“等等,狂狮!”

  我跟狂狮一同回头看,原来是戾天公主,她迅速跑到黑马跟前,不知

  是因为跑的紧急还是怎样,脸竟然隐隐有些泛红,她迅速地扫了我一眼,翻翻白眼,然后将目光落在狂狮身上,目光之中却带了一丝担忧。

  “狂狮将军,你…你万万要小心呀!”戾天公主看着狂狮说道。

  狂狮的身子明显一抖:“末将…一定不会辜负公主所托!”

  声音竟然也抖抖的。

  哼哼,这一对傻男傻女。我心中想。

  “哼,你不要以为我关心你,我只是关心你如果失败,或者叫舞月姬跑了,那么我们兽人族可就遭殃了,知道吗?”戾天公主装作不在乎的样子,重新又凶巴巴地说。

  “这个…末将,明白!”傲战狂狮似乎带着一点失落。

  “假的啦!都摆明关心了嘛蠢蛋!”我小声地嘀咕。

  “你在说什么?”戾天公主耳朵居然很灵敏,立刻不悦地瞅着我。

  “我说今天的天气很好!啊哈哈哈!”我赶紧掩饰,一边抬头看天,正在这时——“轰隆隆”闷雷从云密布的头顶慢慢地滑过。

  真是天下大囧,老天你也不帮我圆谎。

  幸好戾天公主的心思不在我身上,只是轻蔑地笑了笑:“天气很好?哈,舞月姬你的审美水平也算惊世骇俗。”

  “过奖过奖!”我装模作样地抱拳说道。

  “这绝对不是夸奖!”戾天公主毫不客气地揭穿我的“虚伪”

  真是个难相处的小姑娘呀!我十分无奈地想。只好将头转到一旁,打量周围的场景。

  就在这时候,有一道冷冷的目光,从人群之中冒出来,在我的脸上,居然有点刺痛。

  我心一动,察觉那目光之中的敌意,赶紧凝目看向目光所来的方向,隐隐约约只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在人群之中一闪而过,仿佛大海之中的一滴泡沫,重新归于平静,全无踪影。

  嗯?看起来很眼…到底是谁?为什么他好像很仇恨的样子看着我…

  就在我脑中搜索的时候,那边戾天公主咬了咬,终于向着傲战狂狮伸出手:“给!”

  傲战狂狮一愣:“这是?”

  “这是父王给我的护身符,给你。”戾天公主说。

  “这个?末将怎么能收?”傲战狂狮受宠若惊般说道。

  “你不爱要吗?那么我就扔了她!”戾天公主怒道。

  “这,末将…”傲战狂狮不知说什么好,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手伸出,又缩回来。

  而戾天公主气鼓鼓地,手就那么伸着,场面一时尴尬。

  我实在看不过眼,偷偷用胳膊肘捣了傲战狂狮一下,小声说道:“拿着呀笨蛋!”

  傲战狂狮这才伸出手,呐呐地接过了那枚浅黄的护身符。

  “多谢公主!”他说,脸涨红。

  戾天公主也好不了多少,脸红的跟番茄一样,不知是恼怒还是害羞,她大声说:“我不是关心你!我这是为了我们兽人族着想,记住,给我安全回来!”

  “末将遵命!末将一定会不辱使命!”傲战狂狮大声回答说道,到现在为止,他好像才明白了一点什么似的。

  手中缰绳一抖,战马长嘶一声,奋起四蹄向前。

  走出了好远,我感觉戾天公主还站在原地,痴痴目光,向着这边久久地张望。

  唉,这一对傻男傻女呀!

  我摇摇头,感觉本来对待感情已经算蛮迟钝的自己,在这么纯情的他们面前,简直变得跟情圣没什么两样啊。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穿越之大唐歌飞   下一章 ( → )
穿越之我不是穿越之情妇皇穿越之决红尘穿越之明月何我的灵魂在古穿越之爱起落穿越之平凡王穿越之醉红颜诱惑小王妃穿越之瑾皇妃穿越之清国倾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天策真鸾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穿越之大唐歌飞》第141-145章及穿越之大唐歌飞最新章节第141-145章在线阅读,《穿越之大唐歌飞(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