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邪神风流最新章节第八十八章大唐之邪神风流光衣服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之邪神风流  作者:fanraofei 书号:3470  时间:2014年4月27日  字数:7833 
( ← ) 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脱光衣服    下一章 ( → )
  傍晚时分,诸葛云与十六个娇美妾用完晚餐,竟陵独霸山庄的求援使者就到了。商清雅秀眉微皱,吐气如兰道:“独霸山庄和飞马牧场,均是周围各大势力口边的肥。但独霸山庄与飞马牧场一向齿相依,使得此难哽,致无从入手。飞马牧场是一定要出兵的只不过夫君大人聪明绝顶,这倒用不着我们女儿家心,嘘嘘。“

  诸葛云无奈地哀叫道:”老杜,你这没爹疼,没妈养的大汉,你为什么不能明天再打,最起码让老子安慰一下这群深闺怨妇。”众女面色绯红,在心里咒骂诸葛云口无遮拦。商秀珣、傅君蔷、云玉真顽皮捣蛋,唯恐天下不,瞬间就回复过来跑到诸葛云面前起哄。”三个小妖,等老子回来,一定要你们三天下不来。”

  “呸,就凭你能够将我们十多个姐妹放倒吗?”三个小魔女一想起诸葛云那方面的超强能力,脸色红忙拉其她众女下水。“别拉我们下水,我们可不希望三天下不来。你们三个调皮鬼自作自受,自己承受夫君的恩宠去吧!”众女笑得花枝颤。

  诸葛云看得心大动,想起还有正事要办,运功望,平静心境,笑道:“等我回来一个都跑不了,等一下我将军务交给商朋、商震两大牧场元老高手。四十里开外有一支两万多人的军队,不知是何方势力派来的,只要小心防守就是,我从牧场带走三千骑兵就可以了。”商秀珣挥舞着小拳头:“哼,臭夫君,居然看不起我,我也能指挥大军打仗。”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秀珣是谁,天下无双,地上少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飞马牧场的小公主,可惜你还未经过战场上的磨练,战场上残酷无比,残肢断臂,鲜血地,夫君怕秀珣一晚上睡不安宁,现在我得出发了,这两天你们都睡在一起,注意警界,小心敌人以及刺客来袭击你们。”诸葛云运起神通感应留在四大寇身上的精神气息。“妈的,跑得倒蛮快的,不是老子需要你们来给老子完成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计划,老子早把你们给卡擦了。”

  一个神通之术来到四大寇驻轻扎的营地,看着七八糟的帐篷,心里都无奈苦笑道:“这种匪兵居然学正规军攻城略地,那不是找死吗?到处抢劫杀人放火倒是一把好手。”将四大寇变成傀儡,下令他们收拢残兵和招纳盗匪等待命令。诸葛云没收曹应龙等四大寇多年抢劫搜刮来留给‘王’石之轩的藏宝图,嘴上念道:便宜的岳父兼情敌,在一次对不起你这患有中度精神分裂症的帅哥,这张藏宝图我就当作时你送给青璇的嫁妆吧!“

  回到飞马牧场,骑着‘望月’(抱月乌龙驹)没想到‘望月’几十天未见,体内的真气越见雄厚纯,隐隐有突破二高手的趋势。诸葛云亲呢抚摸着‘望月’顺滑的长长黑色发,向‘望月’体内输入一股强大的真气。帮助‘望月’冲破那道无形的枷锁。‘望月’从二高手踏入一高手境界,实力上长了一大截,骨头劈里啪啦一阵爆响,眼神更见乌黑晶亮,身体高大有四米左右,四蹄强劲有力,奔跑如飞,崎岖的山地犹如平地。诸葛云一马当先除了飞马牧场的大吊桥,二个小时之后,抵达竟陵独霸山庄。

  竟陵地处江汉平原,北倚大洪山,南挽汉水,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既可作为沿水路北上的据点,又可做为大军北上的后备基地。进入城中,只见这城中士兵守护森严,训练有素。诸葛云暗自点了一下头,你道为何,这厮哪有那么好心来救援竟陵,其实是来想兵不血刃的接受竟陵的‘独霸山庄’。

  竟陵有三万军队的编制,‘独霸山庄’庄主原为隋朝旧将,见隋朝灭亡在即,即在驻守之地竟陵建立了‘独霸山庄’等待明主出现。方泽滔外还有其弟方泽,不过此人比起乃兄可差得远了,另有老将冯歌征战经验丰富,他的侄子冯汉也是不可多得的将才。

  右先锋名方道原,这人有勇无谋只是倚仗着本身是方姓一族才坐上这样的高位,他的手下有一文书名虚行之却是大唐里出色的谋士,方道原许多计策都是由他提供,不过这方道原有如此人才却并不重视。是金子总会发光。诸葛云期待虚行之未来的表演。半路上,方泽才姗姗来迟接诸葛云,进入城主府。

  诸葛云早已知晓事情原委,明知故问道:“方庄主呢?怎么不见他人?”方泽苦涩的老脸一红叹道:“还不是为了一个祸国殃民的绝美妾,现在连我们这些最亲近的人都被阻拦于山庄外杜伏威的十万大军明天就该到达城外,大哥还沉于美之中,得三万士兵士气低落哎。”

  话音一转“飞马牧场刚退强敌四大寇,兵马疲顿就来救援竟陵,道在这感激不尽,在这里戴全城百姓谢了。相信有李公子这天下第一高手加盟,这次竟陵一定能打退杜伏威的江淮军。”诸葛云哈哈大笑道:“杜伏威如跳梁小丑,想当初还被李子通追得如丧家之犬,况且这次我们只要守城,谅他能蹦跶出什么来吗?”

  方道看诸葛云一幅莫测高深的样子,心中的重石也落下了。谈话也变得轻松起来。晚上,大开宴席为诸葛云及三千骑兵接风洗尘,纷纷介绍大家认识。竟陵城里一座偏僻的四合院里,一间透着亮光的秘密小屋里。“大师姐,今天飞马牧场已击败四大寇,派了三千骑兵来支援竟陵,领头的是天下第一高手,天师道的‘妙手书生’李逍遥,莫不是要取消行动。”“不用,照原计划执行,只要方泽滔一死,竟陵三万士兵士气大降,到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大势已去,天下第一高手‘妙手书生’李逍遥又能奈我何。

  “男人在什么场合能最快成为朋友,当然莫过于酒场,酒酣耳热之际。众将纷纷放下去诸葛云天下第一名头的尊敬、顾忌,称兄道弟起来。诸葛云一举一动莫不牵引着众将的心神,每句话语都恰到好处,再加上诸葛云很不小心地用上一丝魅惑精神暗示之音,众将只觉得诸葛云就像多年来的兄弟一样,宴后,方泽送诸葛云回厢房休息。

  “方泽看着我的眼神。”方泽一抬起头就看到一双妖异的双眼。不陷入其中,不能自拔,让方泽变成半个傀儡,让他派人依照地点去监视。诸葛云待方泽流离开后,便出府来到虚行之的隐居之地。“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虚行之,难道不客人来临吗?”房门开处,只见一文士悄然而立门槛之处。充智慧的双眼也是惊讶。一瞬间便归于平静。“贵宾来临,未失远,还请恕罪。”

  虚行之只见一白衣英俊男子在哪里微笑,自己却陷入一种空明难以明了的境界,以前未能想通的东西一下子全然贯通。虚先生多年光养晖,现在也该出山做一番大事业了吧!不然岂能对得起自己的一身好本事。“虚行之回过神来,便已明了来人是谁了,”原来是天下第一高手‘妙手书生’李逍遥亲自驾临,明主出现,虚某愿尽展所学为主公分忧解难。“”竟然这样,封你为左军师,待竟陵之围一解,你便启程去彭城去帮我的两个徒弟出谋划策,我会派五个高手做你的贴身侍卫。”虚行之不以为然,认为五个高手中,最多能有一个一高手也就很了不起了,待见面时,大吃一惊,两个一顶尖高手,三个准一高手。

  不对诸葛云这个新主子的实力暗自测估了一下,得到的答案让他再次大吃一惊,隐藏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深不见底八个字来形容概括。第二,杜伏威大军赶到竟陵城下,见竟陵守卫森严,便撤退三里依山安营扎寨,歇息恢复士兵、马匹的体力。次一早便催促士兵攻城,竟陵大军纷纷上城墙鼓励士气。杜伏威的攻城大军丢下三千具尸体便撤回营地。

  这两天,诸葛云混迹于众将之中,虽不能说,方泽涛一死,自己就能被众将给推举成为竟陵城主,但野在众将面前展现了自己的谋略于手段,将在众将心中竖起一代明君的旗号。不投靠自己投奔谁。于是吩咐方泽带领诸将以擒拿妖女为名,让‘独霸山庄’庄主方泽涛重振昔日雄风的口号,进入‘独霸山庄’,老当益壮的老将冯歌一马当先带领几十人沿着大街朝城心的独霸山庄驰去。

  街上一片萧条,店大多停止营业,间有行人,亦是匆匆而过。一派城破在即,人心惶惶的末日景象。把门者认得是他,不敢拦阻,任各人长驱直进。这支由飞马牧场精锐,竟陵将领组成的联军,驰到主府前的台阶处甩蹬下马,浩浩的拥上石阶,朝府门冲去。十多名卫士从府门出,守在台阶顶上,带头的年青将领暴喝道:“未得庄主之命,强闯府门者死,你们还不退下。”

  冯歌反喝道:“飞马牧场商场主千辛万苦率众来援,庄主在情在理亦该立即亲自,共商大事。现在不但屡催不应,还闭门拒纳,这是庄主主意,还是你马群自作主张呢?”马群大怒道:“冯歌你莫要恃老卖老,庄主既把护卫山庄之责交给我马群,我便要执行庄主的严命。你们若要求见庄主,就好好的给我留在这里,再由我报告庄主,看他如何决定。否则休怪我不念同僚之情。”诸葛云手摇折扇不清不淡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

  方泽也出言喝骂道:“飞马牧场商场主千辛万苦率众来援,庄主在情在理亦该立即亲自,共商大事。现在不但屡催不应,还闭门拒纳,这是庄主主意,还是你马群自作主张呢?”诸葛云‘哦’了一下“你便是绾绾大小姐看中的看门狗啊!我还以为谁呢,竟然在这里叫。看看这些人那个不是身份显赫,武功高强之辈,哪有什么蝼蚁在这里猖狂。”

  马群闻言大怒,横刀而立,大喝道:“我马群奉庄主之命把守庄门,即使你是庄主的弟弟那又如何,谁敢叫我滚开?难道你要趁机造反夺权。”诸葛云拍拍手掌,”不错,口才蛮不错的,黑的能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的确了不得。只不过你这种小人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

  手指隔空一点,封闭了马群的道,上前道:“把这个废物给拉下去,耽误军机大事,待打退杜伏威的江淮军之后,重新发落。”方泽领着众将直奔怡情园,沿途放倒数十个侍卫,来到了一个幽美的大花园中。筝音隐隐从一片竹林后传来,抑扬顿挫中,说不尽的绵悱恻,令人魂销意软,众人的杀气亦不由得减了数分。

  众人掠过竹林间的小径,跟前豁然开朗,又是另一个幽深雅静的大花园。园内不见婢仆府卫,惟只园心的一座小亭里坐着一男一女。男的自是方泽滔,只见他闭上双目,完全沉醉在筝音的天地中,对此之外的事一概不闻不问。女的背对他们,双手抚筝,只是那无限优美的背影已足可扣动任何人的心弦。予人绵不舍,无以排遣的伤感;愈听愈难舍割,心头像给千斤重石着,令人要仰天长叫,才能渲一二。众将将小亭团团包围住。

  诸葛云早已通过神识看清癸派传人绾绾的姿容,方泽涛然大怒道:“你等前来做什么,打扰我听曲。”诸葛云上前一步,无尽的潜力向方泽涛于绾绾两人,冷哼道:“方庄主好大的面子,战士在外外抛头颅,洒热血,庄主却在这里安享温柔,乐而忘返,不觉心中有愧吗?还请方庄主通告全城,让位于你的弟弟方泽,如何?你也可以在这里享受你的温柔乡。”众人眼中无不出鄙夷之

  方泽滔运功抵押诸葛云的威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愤怒大声吼道道:“竟陵的事,我自有主张,不用你来教训我。何况你还不是竟陵的将军,你有什么本事来教训我。”而绾绾则静如止水的安坐亭内,似对众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令人莫测高深。只是脸色苍白香汗淋漓的样子。方泽涛见爱妾如此,更加愤怒:“李逍遥你不要以为你是天下第一高手,我就怕了你,不就是把大权让给我弟弟吗?何必对一个性情温婉,又不懂武功的弱女子下手。”

  诸葛云目的达到,那还管绾绾杀不杀方泽涛这个废物城主,收了威压说道:“竟然方庄主都这样说了,大家听清楚没有。”众将早就不想将身家在一个废物的人身上。虽说方泽涛比其弟方泽更出色,可方泽好歹也是以为大有前途的五好青年,不抽烟,不凶酒、爱岗敬业、尊老爱幼、不争权夺利、不打骂人…众将一听越想方泽越像一名大有才华之士,他们有眼无珠,没有发现方泽有这么多的本事。纷纷表示赞同。方泽面部红、气不、也不推辞接过城主之位,带领众将退出竹林。

  诸葛云趁机在周围摆下魂大阵,将方泽涛于绾绾困在里面,良久,方泽涛转过身呆呆地望着敬若天人的绾绾,温柔而深情地说道:“绾绾,现在再也没人来打扰我们了,绾绾从新弹一首曲子吧!”方泽涛轻摇螓首柔声说道:“你已经是一个废物了,又如何值得我谈一曲。”方泽涛熊躯一震,瞠目结舌,像是不能相信此话是绾绾说出来的。异变突起,古筝上其中一条弦线突然崩断,然后像一条毒蛇般弹起,闪电间贯进了方泽滔膛去,再由背后钻了出来。

  方泽滔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叫,往后疾退“砰”的一声撞在亭栏处,仰身翻跌亭外的草地上,脸上血尽退,鲜血随弦线出,点点滴滴地在亭栏与地上,可怖之极。方泽滔一手捧,脸上血尽退,一片苍白,另一手指着仍安坐亭上的骇然道:“你…你…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下毒手!”

  绾绾柔声道:“我从没有迫你欢喜我,更没迫你去杀任何人,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的,能怪得谁呢?”方泽滔气得猛鲜血,眼中出悔恨莫及的神色,仰后翻倒,横死当场。绾绾缓缓站起来,左手挽起乌亮的秀发,右手不知何时多了个梳子,无限温柔地梳理起来。说不尽的软柔乏力,顾影自怜。待方泽涛一死,绾绾便赤着那双玉脚缓缓走向竹林小径,却发现现场募地变得虚幻起来。左转右转还是只能回到原地。

  绾绾不由脸色大变,知道是‘妙手书生’李逍遥暗中做了手脚,用什么东西困住自己。忙用魔门秘法传信让竟陵城中的癸派手下取消在竟陵城中的行动。却始终联络不上,平静的俏脸野面显愁容之。洁白的小贝齿轻咬:“‘妙手书生’李逍遥你敢阻扰我圣门大业,我圣门跟你没完。”

  诸葛云如果听到绾绾的这句话,不要哑言失笑,愤怒的女人当真不可理喻,绾绾也不想一想,诸葛云是谁,别说那天下第一高手的名衔,就是其暗中的实力就可把癸派从头到脚杀个底朝天。魔门只要将那些重要的主事之人杀死,就是帮派不灭,实力也会大损,怕是要几年、几十年才能恢复到如今的实力。

  诸葛云有一统魔门的想法,现在已经对癸派下手了,还巴不得这朵带刺的红玫瑰跟他没完没了,最好是诸葛云他蹲坑的时候,绾绾野看着他。众将回到城主府。方泽坐在帅椅上发话道:“方道远、冯歌两位将军去驻守城墙,千万不要出城战。冯汉将军从城中招纳农夫运送物资协助两位将军守城,并派一队精锐士兵去围杀癸派在竟陵城中隐秘据点的人员。下午正点,杜伏威的大军来势汹涌,搭墙梯,悍不畏死攀爬墙梯,想冲上城墙竟陵守军,将一瓢瓢沸水、一块块巨石滚木向着爬城墙的士兵砸下,连人带墙梯一起灭亡。

  残酷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杜伏威见不可取,下令撤兵,竟陵城上的一些老将一看都知道杜伏威要撤军,连忙指挥弓箭手,从竟陵城上出一阵密集的箭雨,将还未来得及逃跑的的杜伏威大军到一大片。此役杜伏威折损四千士兵,竟陵守军占地利、精锐之利,只折损了五、六百人。

  待杜伏威大军撤退后,竟陵城门大开,三支百人小队出城收集箭、长矛、长、盔甲,运返回城,如此两天,双方互有折损。杜伏威大军折损两万多人,竟陵守军折损六千多人。第三天,杜伏威大军再次来攻。突然,竟陵城里起了烟花,杜伏威精神大震,将手下四万人马投入攻城之战中,一万弓箭手也是紧随而上,想用密集的箭雨压制住竟陵城墙上的守军。为攻城部队掩护,取得机会。

  竟陵城墙背后飞出无数石头砸向密密麻麻的江淮军。非死即伤。还波及到周边之人。冯汉这几组织城中工匠夜赶制出数百投石机,此时发挥着巨大的杀伤力。诸葛云带领三千牧场精锐骑兵和竟陵城中原有的三千骑兵,严阵以待。竟陵全部守军,一万民兵也被用来守城之用。江淮军不得寸步之地,战斗惨无人睹,江淮军损失惨重。

  杜伏威也怀疑癸派这个盟友是不是在害自己呢?猜疑不定之时,对折损了几千士兵咬咬牙,下令撤兵。“吱呀…吱呀”竟陵城门大开,出现一队队整齐盔甲明亮、闪着寒光的骑兵,马蹄声密如暴风骤雨,向撤退的江淮军席卷而来,闪着寒光的武器如死神镰刀般疯狂收割着江淮军士兵的生命,兵败如山倒江淮军的军纪本就不怎么好。

  加上后面的疯狂的杀人机器,士兵拼命逃亡,有的甚至将兵器、盔甲下,以求减轻自身的负重,跑的比被人快一些,那些人深知只要有落在他们身后的人越多,他们活命的机会就越大。杜伏威接连斩杀几个逃亡的士兵,也丝毫不见半点效果。杜伏威无能未能,只能带着五千精锐铁骑、五千精锐的士兵上前阻拦诸葛云率领的六千铁骑,待杜伏威的精锐五千铁骑靠近之时,诸葛云大喊一声:“上弦,。”

  “唰唰…唰唰”上千支箭雨如离玄飞舞的精灵在空中不断翻腾滚舞。杜伏威的五千精锐骑兵瞬间倒了一大片。“前三排进攻,后几排继续自由击。”诸葛云一拍‘望月’。‘望月’前蹄直立于半空之中,高大强壮的身躯衬托出诸葛云如战神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降龙十八掌。第一掌,亢龙有悔。”一条凝练的金色巨龙凭空而出,向着天空一声长啸龙,张牙舞爪,气势腾腾奔向杜伏威的五千骑兵,骑兵的坐骑一听折龙声。天生对上位者的恐惧臣服之感令它们立马匍匐在地。措不及防的骑兵被惯性从坐骑上甩了下来,被随后而来的马蹄践踏,不是双腿被坐骑断,就是从坐骑上相前方飞出,重重砸在前方士兵的身上,有许多人更是被随后而来的坐骑当踏死,兵器散,鲜血四溅。江淮军至少损失了七成攻击之力。

  杜伏威恐惧地看着一条龙所造成的巨大威压。这一情形将永远笼罩杜伏威这一代枭雄的心灵。只怕杜伏威从此在武学上再也难进一步。败局已定,慌忙带着周边几千亲信撤离战场。诸葛云控制着金色巨龙飞上天空,人从‘望月’背上一点,飞驰而上金色巨龙的背上。俯视着整个战场,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等…可…愿…降”

  随行一个骑兵惊喜地大叫道:“李元帅是真龙天子。李元帅是真龙天子。”迅速下马匍匐在地。周边的士兵不管敌友抛下武器跪倒在地“真龙天子…真龙天子…”正在溃逃的士兵也受这种庄严神圣的气氛感染,纷纷停下脚步向骑在金色巨龙身上的诸葛云跪下。竟陵城墙上的将士,民夫看次情形立马跪倒在地“吾皇万岁万万岁。”

  诸葛云从空间戒指拿出轩辕神剑。拔出神剑指向天空,一股神圣、仁和、庄严的白色气息蔓延整个战场,洗涤着战士们的心灵于体,身上的伤口不再血,反而在慢慢愈合。诸葛云乘着金色巨龙飞到竟陵城墙上,金色巨龙募地缩小身形钻进轩辕神剑剑身上。竟陵一役,中国联通招降了四万士兵。杜伏威带着两万残军回到老本营江淮之地。

  诸葛云‘真龙天子’之名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声势如中天。不几,飞马牧场、竟陵附近的郡县纷纷归降。

  老师提问小明:“长江第一大支流—汉水发源地在哪里”小明急得头上直冒汗,得了启示曰:“汗水发源于头上

  果农发现一小孩在偷苹果:小捣蛋,你等着,我要去告诉你爸爸!男孩抬头向树上喊道:爸,下面有人找你

  新五大亲密关系:同过学,下过乡,一起扛过,集体分过赃,共同嫖过娼。

  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着你的妹妹,拿着你的存折,提上你的现金,开着那宝马来! WwW.3wXs.cc
( ← ) 上一章   大唐之邪神风流   下一章 ( → )
太极少女色美穿越清朝的太极恶女当家穿越之驸马传回到清朝当海穿越之医圣韩国娱乐大亨不做帝王的女穿越之被弃新穿越之清影随回到古代住冷
三围穿越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fanraofei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大唐之邪神风流》第八十八章 脱光衣服及大唐之邪神风流最新章节第八十八章 脱光衣服在线阅读,《大唐之邪神风流(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穿越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