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胭脂最新章节终结章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毒胭脂  作者:当当2008 书号:23221  时间:2018年3月11日  字数:5182 
( ← ) 上一章   终结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家帮忙去《珍腴记》捧场呀!谢谢鞠躬中…

  感谢的分割线…

  副官扶着燕又良下得火车来,不禁环顾四周,副官甚是焦急了道:“顾司令派来的人还没有到吗?”

  燕又良道:“先在站上等等,我们也不急。”副官听罢便搀扶了燕又良坐在站台的长板凳上,不多时,一辆轿车便嘎然停在站台外,几个军人打开车后门,里面出来形魁梧的军官,他大步流星步入站台内,几个卫兵紧随其后。

  一进了站台,便见坐在板凳上的燕又良,忙迎上来抱了歉意地道:“燕兄,让你久等了,近来军务颇是令人头疼,耽搁了时辰,快快随我回府上休息。”

  燕又良缓站起来道:“顾司令,你百忙之际还出来接我,快别这么说了。”说着两人便往站外的车走去。

  车子驶回顾司令家中,燕又良下得车来不禁感叹道:“顾司令,你们在南边的驻军便是滋润得多呢!这广州气候如此宜人,还真比上海好得多!”

  顾司令下得车来笑道:“燕兄,广州哪里比得上上海那样的大都市热闹,哎不过听说上海如今也开了战了,本兵不将来到广州了!”

  燕又良又是感喟一番,与顾司令一同进了屋内去。

  两人正聊着当下时事。又沟通彼此军中讯息,正说着,女仆领了莫医生来,莫医生见顾司令正在会客,便笑了道:“顾司令,今会诊已经好了,我告辞了。”

  顾司令亦是恭敬了道:“好,辛苦你了莫医生。”女仆又与莫医生走了出去。远处,惊黛正推着那老人地轮椅在草地上晒太阳,莫医生走上前道:“我们回家了。”惊黛笑了笑,女仆一边道谢了一边接过惊黛手中推着的轮椅。

  燕又良在顾司令家中吃完饭后便与副官二人由顾司令家中出了来,前往顾司令安排好的香江饭店去,顾司令一再要求开车送,燕又良婉言相拒,只道是伤患多时,也需多走动以活动体。顾司令也便不再坚持。

  两人走在灯火初上的广州街头。燕又良不免回想起苏州与上海来,最难以相忘的莫过于苏州,那里便是他遇险后重获新生之地,竟也溶入了血情深。何来的这情深。燕又良却是苦笑,伊人已逝,再如何有情?

  副官只管扶着燕又良,缓步而行,副官道:“广州终是保不住了。军部让我们苏城的驻军与顾司令相汇又是何意。南京京都都失陷。我便不明白,来广州又有什么意义?”

  燕又良凄凄一笑,道:“不管如何。我是太后悔了,张正元当初有意邀我一起去起义,我犹豫不决,如今…也是难了,我不能让军中的兄弟白白去送死…。”

  这沉若千斤地话题只让两人甚是抑郁难平,正走着,忽地路边有小摊的贩子问道:“先生买烟么?也有瓜子杏仁…”听口音便知并非广州本地人,燕又良不禁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小贩蹲在街边,缩了缩头笑道:“我是从甘肃那边来的,本人一来,家就没了,只好往这里逃。”

  以后,这里亦恐怕再不能是个落脚之地了。像这小贩般的千千万万人,他们又要往哪里去呢?

  燕又良拿起摊子上的一包烟,副官忙付了钱,打开烟盒,不经意却见摊子上有几罐甚似胭脂的瓶子,燕又良又拿起细看,小贩忙道:“先生,买回去送给小姐用,这正合适,许多太太小姐都喜爱用这凡士林呢。”

  燕又良只是第一次听这物什,不禁笑道:“凡士林?是胭脂么?”

  小贩道:“广州的女子都爱用凡士林,不爱用胭脂,凡士林可比胭脂要好呢。”燕又良如是鬼使神差地,对副官道:“买一罐吧。”副官忙又付了钱。

  小贩不住地朝他们两人点头:“谢谢客官,两位好走。”

  翌一早,莫医生与惊黛又来了顾家为老人作针灸、按摩、开药,女仆将药汁一点点喂进老人的嘴中,不待几时又全然了出来,与唾沫一道成一条线似地淌在服上,女仆忙擦去,惊黛笑了道:“让我来试试。”说罢便将老人扶至半躺,再接过药汤,用勺子舀了半口,小心翼翼地喂进老人口中去,老人这才慢慢咽下去,一碗药汤半天时间才算喂完。

  顾司令正要出去,又过来看看,见惊黛亲自喂药,不禁大加赞赏道:“惊黛姑娘,真是个细心体贴地好女子,莫医生,你有这样的女儿实在是福份才是。”

  莫医生笑道:“顾司令,让小女喂药不过只是芝麻小事罢了,顾司令不必挂怀。”

  顾司令忽地想起什么来,问莫医生道:“我有个朋友,中了枪伤,子弹已经取出,只是休养了许久也不见恢复,如今他人又在广州,倒是想请莫医生治治,不知是否治得了?”

  莫医生笑道:“这枪伤恐怕以中医只能是扶元补气之功,也能帮助他恢复,也不是不可的。”

  顾司令听罢高兴了道:“那好,我这便去接我那朋友来。”说着便风风火火地坐了车出去。

  惊黛喂完药汁,又扶起老人,莫医生褪去老人脚上的子,拿出几细细长长地银针,一一消毒,又看准了道扎下去,老人的脚似有反应,微微轻弹了下,莫医生对惊黛道:“惊黛,你看这老人的脚便是气血不通所致地僵硬。银针便看准这些道扎下去,你细细看看。”惊黛俯了去,看后便默记在心。

  自认莫医生和夫人为爹妈后,惊黛便随了莫医生行医,莫医生也自是教会了惊黛些许医术,抓药开方这般简易之事惊黛也便可一一应付了。

  针扎好后,莫医生道:“惊黛,你回家中取些金创药来。待会顾司令的朋友可用得着。”惊黛应了声便回去取药去了。

  不多时,顾司令果真回来,还拉着燕又良进来,一边仍在说道:“燕兄,你听我一次,莫医生不比那些江湖郎中,不然我能放心让他治我父亲地病嘛,你现在人在此地,最合适不过。快给他看一看,也不碍事啊!”燕又良只是不情愿似地:“顾司令,我这伤又不是内伤,哪能是什么中医可以解地?”而顾司令却不由分说。将燕又良拉进来,莫医生忙出了来,见那顾司令的朋友气度风范皆在极品之列,不由笑道:“先生,承蒙顾司令如此信任。还需先生相信我莫成一的医术。”

  燕又良听罢。便只得乖乖在厅中地沙发上坐下。笑了道:“顾司令盛情难却,我再相拒便是不识时务了。”

  莫医生在燕又良一侧坐下,示意燕又良伸手。两指按在燕又良地脉上,半炷香功夫,莫医生道:“先生受伤乃是其一,实则还是有心病加重了你元气的损耗,一时间未曾得到恢复,如若心病治好,那皮之伤也便不在话下了。”

  燕又良一听,也甚是惊奇,果然说得不差半厘。他是心病已纠成顽疾,而无关枪伤,自上次在码头上受一枪被副官背回来后,因听闻是斧头帮掺与其中搅事,斧头帮死伤无数,他这一听,本是受了重创,而因挂念惊黛早已落下心病,这便一直抑抑地旧创无法得以恢复。

  顾司令一旁道:“燕兄,你这又是什么道理?心病?什么心病?”

  燕又良提不得惊黛,那两字已成为他内里的隐痛,一提便有许多不奈涌来,他已是心力瘁。

  莫医生见这先生甚是年青,倜傥不凡的模样,也在一旁道:“先生诸事还需宽心才,这才帮助伤口复元…”正往下说去,忽地一名士兵急奔进来道:“报告司令,惠东军来报惠州区已有军来犯,要求我方支援。”

  顾司令豁然起,怒道:“这本兵来得还真快!给惠东军报,说我方即就到。”说罢,又忙打电话:“命一营二营作好战斗的准备,出发与惠州的东江纵队汇合共同巢!”

  燕又良一旁忙道:“本兵已经是将全国团团包围起来了,顾司令,还需我调动多少人马,我与你们一同并肩作战,再不用理狗的军部命令了!”

  莫医生见状,忙告辞了回去。

  莫医生刚走,又有士兵来报,广州现在混乱得紧,人们都坐上火车往香港逃,现在火车站附近已是混乱一片。顾司令摘下军帽,沉了脸道:“香港也怕不久了,到时他们又要逃到哪里去?”

  顾司令与燕又良出去,上了车直往司令部去。

  车刚要开,女仆急急赶来,道:“司令,燕先生…惊黛小姐把金创药送来了…”

  顾司令接过药,便一把给燕又良道:“你好生收着吧,现在若是忙起战事,可就顾不了许多了。”

  燕又良却直直盯住那女仆,甚是疑心她方才所说的一席话,问道:“惊黛小姐?哪个惊黛小姐?”

  顾司令笑道:“正是方才莫医生的女儿。”

  莫医生地女儿?难不成是同名而已?但燕又良心自兀突如若鹿撞,似感知那个寻夜觅的人儿就在边擦肩而过。

  燕又良忙下得车来,摇了摇女仆的肩问:“现在惊黛小姐在何处?”

  女仆甚是惊骇,慌恐了道:“惊黛小姐把药送来后她就走了。”

  “走了?去往何处?”

  “这…我就不知道了…”

  燕又良上得车来,定定对顾司令道:“这个人对我很重要,请带我去找她!”

  顾司令只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便只好让司机往莫医生住地地方开去,燕又良不住地看这地方,人多而杂乱之地,但他必须要记住,这是去找惊黛的途中,再不小心丢了她,便是永世不回!

  燕又良在那长长窄窄的巷子口下车来,他一步步往里走去,每一步皆是翼翼小心地,只怕是走错了地。

  惊黛,果真是你么?果真是你么?

  巷子里皆是吵杂声响,麻将声声,孩子的哭声,又有不住的服淌下水滴来,路面坑坑洼洼,积水处飘浮料料瓜子壳。肥胖地妇女满面愁容地抱着怀里地婴儿,趿拖鞋男子出得门外来,便是一口痰飞吐而出。

  燕又良小心地闪开他们,这便是惊黛生活地地方么?

  走着走着,便似已走到尽头,再无去路,燕又良退回来问那肥胖妇人道:“请问附近有莫医生吗?”

  妇人抬起无神双眼,看了看燕又良,又低下头去,道:“不知道。”

  拖鞋男子伸出头来,问:“找莫医生?”

  燕又良忙道:“是的,是的。”

  拖鞋男子指了指二楼:“上面啦。”

  燕又良千恩万谢地又走前去,才见那尽头有个转角处,转角处挂着小小破烂木牌:莫氏诊所,燕又良拾级而上,木楼梯吱吱地响。

  上得去,那人家地房门未关,半掩着,燕又良轻轻敲了门问:“请问有人在吗?”

  一位妇人听得声响,便出了来打开门,问:“你找哪位?”

  燕又良又问:“请问这是莫医生家吗?”

  莫夫人微然一笔:“莫医生还没有回来呢。”

  燕又良急了道:“不,我不是找莫医生的,我是找…”说着便往屋内瞧。

  莫夫人见他眼神直往屋内飘来,不禁警惕了问道:“你来问是不是莫医生家却又说不是找莫医生,你终究要找谁?”

  屋内有曼妙的女声传出:“妈,是谁呢?”

  燕又良认得出这嗓音,夜夜婉转在他枕边的声音,往昔瞬间打捞而出,那自是郎情妾意的洛水秦风,两人提步行在枕水人家前,念残诗,你来一句,我去一行,烟波渺渺如梦境逍遥世外的神仙人儿。如今这嗓音越山涉水而来,燕又良的心如是跳上嗓门口,怕只怕,一恍神,那美妙的却不过是化作昏影气泡。

  莫夫人却见来人只一个劲往屋内看,又是神色恍惚的模样,便料定大约不是善类,不由将燕又良推出去,怒道:“你看什么看,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你快走,快走。”惊黛在屋内洗,却听得莫夫人赶客的不悦语气,忙试了手出得来,这一出来,当下雪水倾倒而下,头顶如是分开三块顶骨,顿时化石在原地。

  燕又良失笑,原来真的是你,原来你真的藏在这里。

  惊黛只疑是梦中,他曾经款款的深情,他又天喜地地新娶,他一副笑脸迎向山泽浩武,他直直倒在自己枪下,再什么都比不得此刻,千年万年都凝固成琥珀,两人隔了几步,如是隔世般遥遥相望。却是望不够,看不够,如将那人烙印在生命最深处,这正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燕又良轻轻走到惊黛面前,掏出大口袋中的凡士林,只是道:“送给你。”

  就像是第一次送胭脂盒给惊黛那样,他将那凡士林的瓶子放在惊黛手中。

  果真的,如若真是良缘,他始终还是会回到面前。燕又良一把揽过惊黛“若不是与本人同合污,我如何将你引出来,又如何找得到你?…”

  一语未完,两人猝然双双泪落。

  (全文完) Www.3wXs.CC
( ← ) 上一章   毒胭脂   下一章 ( 没有了 )
欲穷千里目不灭传说理工大风流往错跟总裁潜规魅惑帝王爱我的俏皮王妃凰之翼原始动力现代异能传奇那小子真帅2那小子真帅
三围都市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当当2008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毒胭脂》终结章及毒胭脂最新章节终结章在线阅读,《毒胭脂(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