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西游记最新章节第二十四走还是留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西游记  作者:柳暗花溟 书号:23216  时间:2018年3月9日  字数:9288 
( ← ) 上一章   第二十四 走还是留(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地宫中的东西,阿斯取出来后,全送到船上来了。他说那是你找到的,应该归你所有。他是沙漠中人,只要水和自由,而你破解了亡灵诅咒,咱们明军帮霍尔姆兹人除了鲁图这个大患,所以一切全是咱们应得的。”花想容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这下你开心了,那些宝贝整整装了一船,船也是伊尔汗王赠送的。但是你这个样子是不能动的,小弓说你伤后过力,损了经脉,要休养好几个月,大概回到金陵才会完全康复,中途再出问题的话,只怕会一辈子落下病,所以…你不要再想阴谋诡计沉船了好吗?”

  “怕我死吗?”高闯调笑了一句,没想到花想容的泪水夺眶而出,比他那天的昏厥来得还快。他怕她甩手而去,急忙表现出痛苦的样子,其实匡医生父女的医术极高,他的身体只是无力,并没有疼痛。

  “已经两回了。”花想容怕高闯的伤口再度裂开,不敢挣扎,被高闯拉得俯下身去,几乎是趴在他身上了,又气又急的泪水一滴滴落在他的脸上“上回是差点被一箭死,这回肚子上有那么大伤口还去救我,不能派个士兵吗?如果你为此死了,你要我怎么办?”

  “当然不行了,我的老婆我自己救。”高闯嬉皮笑脸“我可是个醋坛子,别的男人不能碰你一下。”

  “谁是你老婆,我还没有答应!”

  “咱不带这样的,还反悔!那天我死过去前,明明听你说什么都答应我的。”高闯**地看了花想容一眼:“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以后拼命时都带着你,为了你,我死赖活挨也会保着小命,行了吧?不过…既然你什么都答应我了。现在先亲个嘴,然后我们亲热亲热吧,我好久没有碰你了,想得不得了。”

  花想容脸孔涨红,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严重怀疑这个男人不是纯正的人类。伤得这么重了,居然还有心,而且兴趣浓厚。

  两人就这样,一个调戏,一个害羞。这场意外之灾的恶劣后果和感情考验的不确定瞬间烟消云散了。高闯算计了一下,估计回到大明后。他和张辉及那几个西藏人约定地回现代时间差不多快到了,那是他即将离开的时刻,他现在只要安静的等待就行。

  这一趟,他收获很大,不仅是财富,还有他亲自经历的这场征服和传播之旅。他目睹了中国最强盛时期对世界的影响,大中华的荣耀和光荣,那让他热血澎湃的民族自尊和自豪感时时鼓在他心中。

  当然,他还收获了最珍贵的感情。

  然而他想平静渡过这段时光的愿望根本没有实现,在他醒来的第二天,船队就出事了。本来按照船队的计划,回程的时候除了补充给养,是不会在任何港口停留地,也不拜会任何国家,但船队还未出阿拉伯海,船队中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人。

  开始时,高闯还以为是坏死病或者奇怪的热带疾病,但后来光军带来的消息是说,随队的医生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但还是有人不断的死去。不是成批地死人,而是一个一个的,没有任何征兆的,忽然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而且,死亡的时间有白天、有晚上。

  一连九个年轻的士兵丧命,船上的士兵和水手开始恐慌。声称一定是有恶鬼在船上游

  “那些去世的人。生前没有染病的迹象吗?”花想容问,整个人偏坐在高闯身后,扶着他。其实高闯根本没有那么虚弱,但非常喜欢装虚弱,以博得花想容的温柔爱怜。

  “没有啊,容姐姐,我爹的医术可是高明得很,我可也是女神农呢,不会看错。”小弓说。

  自从光军英勇救美后,小弓不再避嫌,天天和光军呆在一起,好在船队回程时没有什么特殊任务要执行,大家都很闲在,倒也没人反应光军违反军规。

  “我不是怀疑匡神医的医术啦。”花想容忙道“可是这也太奇怪了。你说呢?高闯。”

  这回高闯很严肃正经,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皱着眉头问:“真的没有任何征兆吗?这些士兵生前没有说过什么吗?”

  光军摇摇头“我仔细打听过了,真的没出过什么与众不同的事,都是轮调守船的弟兄,他们头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所以,老兵们都说是以前这里沉过不少船,一定是水鬼索命,大家都去找智光大师写‘佛’字符,带在身上。”

  “都是轮值到哪条艘船后出的事?”

  光军被问愣了,心里蓦地一紧,也想到了那种可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高闯,半晌后才说:“难道没…杀死?”他看看高闯的肚子,这下差点扎死他大哥,竟然还…

  “肯定是死了,这点没有疑问。但是难保没残留点什么,人可是有三魂七魄的,也不知道霍尔木兹人是不是和咱们大明的人一样。”高闯说得蛮不在乎。

  光军脸色变了又变,咬牙道:“大哥等着,我这就去查。”说着拉上小弓就走。

  “到底什么事?”门一关上,花想容就急着问。

  高闯本不想告诉她,怕把她吓到。她听光军讲起他被恶灵附体的事时,就紧张得不得了,他不想她再受惊了,可是他答应过不隐瞒她任何事,只好实话实说。

  “这是有关于那个绿洲地。”高闯尽量说得轻描淡写“我们初到地宫时,那个小兵被不知什么东西控制了意识,曾经说过,不能带走地宫中的一草一木,否则会永无宁。不过你也别担心,我觉得那是吓唬人的,就算真有这事,我们船队有那么多高僧法师,也不会怕他。”

  花想容惊得连嘴也合不上。一草一木?他们带走的何止一草一木,那是一船的金银财宝!

  “要不?咱们不要了。沉掉。”她迟疑地说。

  这话,让高闯混沌的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整个人都清醒了好多。对啊,不管那船上是不是闹鬼,只要赖在那个恶灵身上,这船就可以沉了,他回到现代后再打捞出来。

  他根本就不怕那个恶灵,六百年前不怕,而且还杀掉了他…说是杀掉一大半也行,六百年后他还会怕它吗?问题是它又杀伤了这么多人命,不能轻易饶恕,但它这么一闹,也确实解决了他的一些棘手问题。

  因为答应了花想容不动,他就没有再去打沉船的主意。但他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些从地宫中出来的东西,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怎么会放过?顺手把那恶灵的残留意识打入深海,让沧海桑田去解决它!

  等了有少半天,光军急匆匆的跑来,情况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那些死去的士兵在死前确实轮值到那条伊尔汗王送的船上,也就是说,接近过那批宝物。

  这下高闯坐不住了,马上去找郑和,因为事关多条人命,花想容也不好拦着,只是紧张的跟在后面照顾。

  郑和听完高闯的说法虽然有点半信半疑,但随即从光军和其他几个当进入过地宫的人证了实,不皱眉道:“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呢?高大人有什么意见?”

  “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沉船。”高闯平稳地道。但却低着头,不让郑和看到他有点兴奋的神情“不过我可以带几个人先过船看看,再请智光大师和哈三掌教写几道降魔符咒,制成铁卷。好镇着那恶灵。”

  “沉船?”郑和犹豫了一下,着实有点舍不得,倒不是很在意这些财宝,而是惋惜这些奇珍不能献给皇上赏玩。

  “卑职只是建议,决定该由大人来下。但是这个恶灵非常厉害,如果真要请智光大师和哈三掌教去降魔捉鬼也可以。只怕除恶未尽,它潜藏起来,到时候带到大明皇宫…”

  郑和听高闯这样说。不一惊,心想自己只为了取悦皇上,让皇上在处理国事地百忙之中保持心情愉快,却忘记做为一国之君,安全最为重要,又想到如果恶灵没有除尽,真的危害到大明的国体,他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就这么办吧。”他痛下决心。财宝不算什么,重要的是龙体,是国体,为了这些,一点危险也冒不得,必须万无一失。

  高闯险得乐出来。

  他当初铤而走险来到大明的目的,就是要清大明船队沉没的具体位置,还曾想能沉掉几只更好。为此,他差不多是殚竭虑,从小到大都没走过这么多脑子。但是后来,他与这些人相处久了,便有了身为大明人的意识,有了身为中国人的骄傲与自豪,一心只想着要帮助郑和的船队完成这次史无前例的伟大航行,所以事事用心,件件效命,好几次差点把小命搭上,拼命保着船队不沉船。

  没想到陈祖义就像上天的礼物一样出现,他在渣子滩藏匿了巨额的海盗之宝,那些不属于船队,而且老陈连船都为高闯备好了。那高闯还有客气的,连同从占城得到的宝物,毫不犹豫的沉掉了第一只船。

  本来以为,有这海盗之宝保底,他穿越时空一回也算值了,没想到前往霍尔姆兹的路上遇到了龙水,老天帮他沉了第二只船,而现在,那恶灵又来帮他沉第三只了。事不过三,三番的好运齐聚,他再没什么想头。

  “我…不同意。”没想到花想容突然出声反对“高…高大人才醒过来两天,如果出点什么事,他可能就…回不去了。”

  郑和一想也是,一时之间有些为难。他相信高闯的能力,事实上这么多日子来的相处,他对高闯疑心尽去,打算回大明后就把他的军功禀告给皇上,给他加官进爵,培养他为大明的栋梁。

  而这次的古怪事件让他焦头烂额,他相信只有高闯才能完成这些艰险的任务,可是高闯的身体状况也确实堪忧,连着两回走在生死边缘,没死已经是奇迹了。

  本来他们是军人,在刀口上血的生活是常事,但人家的老婆走出来说话。他总不能太不进情理。

  正沉间,就听高闯道:“容容,这个恶灵极不好对付,只有我和它过手,它附上我的身时,和我的意识融合,我知道它的许多事情,这样对彻底消灭它是有帮助的。况且,我相信它已经只剩下残体了,不会危害到我。”

  “不会危害吗?那些士兵是怎么去世的?”

  “呃…那是因为弟兄们没有提防。”高闯胡乱解释道:“容容。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可是不能为了自己就不管别人是不是?你一向心善。一定不会放任再有弟兄死去。放心,我会多带点弟兄上船,还带着智光大师和哈三掌教的符咒、法器,保证不会有事。你想,那么多年轻男人,气旺也旺死它了。再说我又不是和它拼命,不过是把符咒铁卷放好,镇它在船上,然后沉到水底就行了。”他知道花想容心软,所以故意用其他人的生死来说事。

  郑和尴尬的咳了一声,提醒二人这是在上官的居处,不宜私谈。

  花想容一时失态,红了脸,高闯脸皮厚,倒没有什么。只说回去后再研究,对着郑和连使眼色,让他着人准备。眼看天快黑了,换岗的时间到了,如果不快点动手。今晚还会死人,如果不派人守船,那恶灵就会提防,到时候再要除它,就难了。

  不出所料的,花想容最后还是被高闯的花言巧语打动。不过坚持要和高闯一起上鬼船。害高闯又掰了一通气什么的,才把她忽悠得决定等在大船上。而此时,郑和已经准备好一切了。

  军服,都是以符灰刺血,智光大师和哈三掌教亲自写上两教的正宗法咒,就连武器也加了制,镇铁卷也已经由随船的铁匠赶制完毕,郑和等人在主船上供出佛牙舍利,佛光直对那条波斯船,守护挑细先的十名守船兵那貌似平静的换岗。就连这些士兵的生辰八字都是批过的,而且是处男,保证纯正气十足。

  圆月,明亮地照着,平静的海面上像撒了一层碎金,船队缓缓前行,除了劈波斩的声音,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什么也没有,只有远处的海天一线处,隐隐有些黑色的莫名影子,也分辨不出是什么。

  高闯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感觉腹部的伤口有些发紧,倒不怎么疼痛,只是绷得难受。对面,就是那只波斯船,船上漆黑一片,只有灯笼随着船只的晃动轻微的摇着,虽然每只船货船上都很安静,但不知道是不是心中有事的关系,他总觉得这艘船充斥着一些妖异之气。

  深了一口气,高闯稳步走过了两船间的搭板,光军紧紧跟随在他身后。听说童子头上三把火,他早在十六岁时就已经没有火了,好在光军还有,所以这傻兄弟紧贴着他保护。

  一上船,他就感觉头皮发炸,心里很确定,那恶灵的一部分一定在这条船上,可是当时为什么没有杀透了它呢?是光军不忍扎他个透心凉造成的,还是他迫那恶灵到他体内一角的时候落下了一丝一毫?但无论怎么说,大错已经铸成,今天一定要做个了断。

  他把心一横,慢慢走了过去,带着一队人假装巡逻,仔细搜查船上的每一个角度。走着走着,他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惊慌与愤怒、绝望和凶狠!

  那是它!它在!它的想法清楚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他感觉得出来,或者因为它曾经呆在他的身体里的原因,它想什么,他都知道。它曾经折磨得他生不如死,差点噬他的灵魂,妄图取而代之,但现在它再没有力量对抗他。

  它只能趁那些年轻的士兵不备,钻进他们的心脉,食了他们所有的灵和人气,让他们在一天一夜内,毫无预兆的死去。

  杀死那些士兵,它是想得到他们年轻的血气,只需要十个,它就能完全隐身了,然后潜藏起来,谁也找不到,慢慢恢复法力和全魂,直到东山在起。可惜只杀了九个就被人发现了,只差这一点,这一点!

  它不想被带到船上来,在沙漠中,它更容易恢复,可是它的残魂被附在那个权章之上。结果被阿斯放在珍宝船上,送上了去大明的船。它没有了能力,身不由己。

  它知道那个战胜它的大明凡人受了重伤,但是没想到他恢复得那么快,而且很快猜到所有的事都是它做的,现在就找上门来了!

  它知道这是它的末日,因为他能感觉到它,也知道他带队的这些士兵身上穿的衣服都不是平常,那可怕的无形烈焰让它无法靠近,只有躲躲闪闪。越来越深的缩到角落中去,但仍然不能逃脱被镇和沉入水底的命运!

  它恨哪。无比的憎恨,无法形容那种切齿之感,它只盼望真主保佑,无论多少年,无论这大明的男人转世多少辈,它还能遇到他。报这天大的仇怨!它以真主之名起誓,只要让它再遇到他,它一定会赢他!

  眼看着这大明的男人走到了底舱最里面一间舱室,它拼命释放的惊悚之气也不起作用,那些兵的火在燃烧,衣服上的法火在燃烧,船舱中的人被这大明男人带动的勇气之火也在燃烧,它无能为力,只期待千百年后仍有机会与这个男人重逢!

  当的一声,一个铁卷被扔到地上。接着高闯指挥其他士兵扔下的第二个、第三个、第N个,按照一定的角度把一个木箱围在其中。铁卷落地就仿佛生了爪一样,自动攀紧船板,铁卷上眼无法见到的红光让一团腐气一样的东西渐渐微弱,蜷缩在那柄权章之中无法动弹,并失去意识,似乎彻底“死去”了。

  高闯看不见,可是却奇怪的感觉得到。现在,一切结束了,至少在大明的一切结束了,如果这恶灵要袭击人类。只有在沉船被打捞起来的一天。

  可是那一天,也许它消散了,就算不。他一样可以再次战胜它,只要之前这船没有被别人打捞。

  顺当的完成任务,在船底凿了一个大,高闯等人快速回到主船。花想容等得都要急哭了,看高闯回来还不放心,全身上下检查了个仔细,害得高闯只能看到船只全部沉没的一瞬,用他的现代仪器再度确认了一下方位,感觉那个恶灵和所有的恶一直沉到最深最冷的海底去了。

  而费信大人在他的手札游记中郑重地记着:因瘟疫,殁九人,自沉一船。

  接下来的日子,就算真的平安了。只是路上有几场不大不小的风暴,由于预见得早,船队没有造成损失,顺顺当当的回到了金陵。

  不过过程虽然顺利,高闯的身体也在花想容几乎是强迫的照顾下完全康复了,可是时间却耽误了不少,回到金陵的时候,离高闯和张辉约定的回现代时间已经相差不多。

  回航的那天,金陵万人空巷,无数百姓争相目睹下西洋的英雄回归,朱棣更是亲自率百官到码头接,那些异国的宝物,带回来的珍奇动物,令所有人都惊叹不已。

  这种英雄的待遇,高闯是第一次感受到,有那么一瞬,他都不想回到现代了。大明,汉人最强大的时期、中国绝尘于世界的地位,郑和七次下西洋的壮举,他只经历了一刻,只走过了一次,多么可惜啊!如果他能再走几次,他要证明非洲是中国人最先到达的,美洲是他高闯发现的,没有哥伦布什么事。

  可是,他虽然是个孤儿,离开那个现代社会,只有张辉会想念,花想容可不是。她有家、有事业、有亲人、有舒适的生活,他即爱上她,就准备为她做出让步了。

  再想想,那三艘沉船还躺在海底等着他,他怎么能让中国的宝物,被外国人拿走。

  不行,他要让中国人在现代社会也让老外吃瘪!

  怀着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他混在人群中渡过在大明的最后时光。原本以为自己是一直想回去的,但现在只是机械履行程序,他不清自己的心。

  而回金陵后,无数的庆祝和饮宴,让他闲不下来,好在因为国事太多,虽然朱棣下令封赏所有的船队人员,但还没有特别诏见他。他乐得清闲,又因为离别在即,他和光军、同样重伤康复的老铁抓紧一切时间相聚。

  这些都是生死与共的兄弟,而且他要想顺利的离开这里,确实也需要他人的帮助。于是他向他们解释他的来历,胡编了一套连他自己都觉得幼稚的话,说他是世外之人。因为犯错而被扔到大明受惩罚的,现在受罚期,自然要回去。

  他编得太盖了,害得老铁和光军以为他是下界神仙,差点当场跪拜,差不多三天后,这二位才相信高闯是来自一个他们不理解的世界,但绝对不是神仙。话说神仙也没有他那么五毒俱全的德行,何况他还偏好女,成天着人家容书记官不放。

  当然,知道这事的还有小弓,光军是个怕老婆的,什么事也不敢隐瞒。

  眼看约定的日子到了,老铁和光军虽然万分不舍,却还是帮他把那个小木偶埋在了约定的地方。但是第一夜,高闯没有等到,他心;第二夜,还是没有等到,他心焦;第三夜,高闯以为他回不去了,也许真是张辉在现代挖静海寺的柱子时被逮到,因破坏文物建筑而被扔到班房里。

  他心里说不清是喜是忧,但是老铁和光军很高兴,还一个劲儿劝他说:呆在大明多好,不久光军就要娶小弓了,少了这个大哥该有多别扭;又听说不久郑大人就要再下西洋了,哥儿几个一起,多么畅意快活。等等、等等…

  他想想也是,虽然现代让他留恋,有他的事业和朋友,但在大明也是一样,现在是走是留都是个问题。他感觉自己要被分裂了一样。于是决定一切交给老天。

  如果错之下,他走不了,那么他就安心呆下来,将来做个威武将军什么的,娶了花想容,生上几个孩子。好好过日子。也可以和郑和七下西洋。如果他终究还是能回去,他也不会违背冥冥中的天意。

  时空的两端是不一样的。大明的一天,换算到二十一世纪,不知道是多长时间,二十一世纪的一分钟,也不知道是大明的多久,他的计划本来就有风险,也许只是一瞬间的差距,却要错过所有。

  等吧,这第三夜是最后一天了,只要天色一亮,那么他就不能再离开,而要安心留在大明了。至于在这边的许多危机,可以慢慢解决。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当他把一切交给老天,倒是踏实了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东方有一丝微弱的浅灰慢慢出现,光军和老铁开心又紧张的等着天亮,那意味着高闯不会离开了。

  可正在这时,高闯忽然听到一阵说话的声音,或者说不是听到,而是心底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声音。

  “高爹,你他妈的在哪,快给老子滚出来!高爹!应老子一声,不然…”有哽咽声和嗡嗡的念诵声。

  终于,张辉还是办到了吗?他是属于二十一世纪的,终究还是要回去吗?对于伟大的大明天朝,他只是个过客吗?

  “傻叉二子,叫什么叫!”他情不自地冲口而出,眼眶也了,不过说不请是为什么,矛盾撕扯着他的心。

  所有人都变了,高闯的脸色复杂,不知道是喜是忧。花想容看来很紧张,但也坚定,她只是跟着这个男人而已,他走,她就走,他留,她也留。而老铁、光军和小弓,在瞬间就泪面。

  “铁哥,光军,千里搭长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两位保重。”高闯应了一声张辉后,看到静海寺前面的空地上腾起一团白雾,开始很淡,但随着诵经声越来越响,震得高闯头昏眼花,雾气也越来越浓了。

  他怕雾气中有危险的东西,先于花想容一步踏入,大声说道:“是爷们血不流泪,转世再为人,我们一定还有相见的时候,到时候咱们哥儿仨再闯一次大海,把没完成的,全补回来。”

  他说得哽咽,老铁和光军虽然目光坚定,似乎坚信来生会再见,但终究忍不住伤怀。

  高闯也心酸,佛说人生苦,生离死别为最,他现在感受到了,可现在也只能咬牙忍下“容容,快来。”他向花想容伸出手。

  别人他可以离开,可是她,他要一辈子带着。

  花想容点点头,和一直拉着她手的小弓道:“好妹妹,好好待光军,他是个好人,妹妹一定会幸福的。”

  小弓哭得泣不成声,死拉着花想容的手腕不放,才要说几句挽留地话,只觉得手心中有不寻常地跳动,按指一探,惊道:“姐姐,你有喜了!我摸到了你的喜脉!”

  高闯和花想容都大吃一惊,也顾不得雾气催促,急忙让小弓给号脉。

  “真的是喜脉,我拿脑袋担保,姐姐有孩子了!”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他们来时,那西藏法师曾经说过,不能带回任何一个人,可是高闯情到浓处,什么也顾不得了,也没想到这一层。但是,这腹中的胎儿算是人吗?还是只是母体的一部分。如果这样回去,孩子的安全是一方面,花想容会不会为此失去生命?

  还有,六公主因为花想容救了她的命,已经不再想独占高闯,而是在回大明后禀明了朱棣,想让朱棣赐婚,她为正室,花想容为侧室。

  高闯当然不愿意,可是抗旨是大罪,依着朱棣的脾气,恐怕他们藏到天边,也会被抓回来正法。如果他们走不了就算了,肯定要想别的法子,但如果能走,就会彻底解决问题,对他们而言也轻松的多。

  那现在要怎么办?

  看着越来越浓的雾气开始旋转,听着张辉的急切呼唤和念轻之声的催促,高闯心里焦急万分。他指望上天帮他做决定,可是老天又把问题踢回给了他。

  他拉着花想容向白雾走了几步,一只脚踏入了雾中,却犹豫的停下了。

  走还是留?这是个问题!

  (全文完) wWW.3WxS.cc
( ← ) 上一章   大明西游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妻妾成群II盗世奸雄穿越之逍遥逛异时空之中国一个人的抗日大宋之风流才回到隋唐当皇爆笑花木兰唐歌明末风流逐鹿我自寻我道
三围历史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柳暗花溟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大明西游记》第二十四 走还是留(大结局)及大明西游记最新章节第二十四 走还是留(大结局)在线阅读,《大明西游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历史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