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大风流往事最新章节第三十六章毕业全文完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理工大风流往事  作者:张韬 书号:23211  时间:2018年3月8日  字数:6309 
( ← ) 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毕业(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转眼就要毕业了,那几天学校里面有两种行为近乎疯狂,一个是搭末班车谈恋爱的,一个就是打牌。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搞黄昏恋,这里面很有讲究。我们都知道大学生谈恋爱最喜欢整天海誓山盟的,什么“爱你爱到死为止”一类的话比尼姑的菩萨保佑还要念叨的顺嘴,但是一毕业大家就拍拍股各自走人,把所有的誓言都纯当放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个在天南,一个在海北,这年头谁也不想当牛郎织女。就算有人肯当牛郎织女,也不可能完全放心对方不会红杏出墙。整天都会算计着这家伙该不会背着我出去搞吧,那心里的,恨不得把贞带给他她穿上。

  但是有一点,这年头去社会上找对象,那还真不如在学校里面就找一个,毕竟外面的社会关系太复杂,不好就搭错了车上错了,还是从学校带一个出去稳妥一点。特别是理工大的女孩,当老婆那是最适合了。(说这话旁边南师大的男生就啐了一口,呸!废话,当情人谁要?)

  到了邻近毕业的时候,大家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去向,心里就开始动起来。大家都对即将前往的地方丝毫也不了解,不知道有什么险山恶水在等待自己。这些共和国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对于独立生活的恐惧,往往使他们难以拒绝异过来的丘比特之箭,所以毕业前这几个月,整个学校简直就成了恋爱速成班,不管是帅哥美女还是蛤蟆恐龙,用不了三言两语就勾搭上了,然后就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

  应了那句经验之谈:一进大学就谈恋爱的,最后10对有9对不成功。临走搞黄昏恋的,估计还能成个3-4对。

  至于打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学生都是穷人,能玩什么?学校里的乒乓球收费、网球收费,健身房收费,游泳池收费,就连去系里的电脑房作毕业设计,也要收费。篮足球倒是不收费的,但是那东西能消耗一天的时间么?即使是姚明在球场上蹦上一天,也非要吐血不可。马家军拉出来,最多也就几个小时而已。

  除了个别今年毕业后不工作准备继续考研的,大家都是无聊得要死,做毕业设计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早就做完了,一种是根本没打算做,将来随便糊上去算了。一天24小时,就算睡上10个小时,吃喝拉撒1小时,打球1小时,剩下的12个小时,如果不打牌,怎能熬的过去?上网?理工大上网1小时3块钱,有几个人能负担得起?

  由于已经快要毕业了,学校的管理也不像平时那么严格,所以大家常常是一边打牌,一边喝酒,楼下的小店都是啤酒和扑克牌搭配着卖,随时会有一些宿舍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半夜三更了也不睡觉,点两蜡烛夜战。

  有一次曹喝多了,平时性格就比较暴躁,敢在课堂上跟老师顶,那天就开始撒酒疯。他把一屋子的酒瓶全砸了,水瓶也砸了,甚至板凳也摔坏了两张,可能仍然觉得不够过瘾,还想砸电视,可惜喝的手软脚软,搬不动超过三公斤的东西。他发疯的时候宿舍里的人全跑了出来,躲在其它宿舍打牌。一直等到他软倒了,才进去把他扶起来,把身上衣服全扒了下来,先到水房把他吐在身上的东西都冲干净了,然后又回宿舍把学校发的校服给套上。用捆行李用的那种草绳,从他脖子后面的领口进去,从下面出来,然后绕到宿舍门的门梁上,就这样把他悬空吊在那里。楼道里不管是谁经过都会停下来观瞻一下,顺便不忘推他两把,于是曹就在门上晃悠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觉得肩膀疼,还说做梦坐了一晚上的船。

  还有一次,是孙权他们宿舍,在宿舍里喝酒打牌,打着打着就喝多了,太史慈发现没酒了,就说我再去买一点来,说话间推开窗户就翻了出去,吕蒙一看大骇,连忙去拉他,但是他也喝得两腿发软,这一拉也就被带下去了。黄盖还算清醒,对愣在那里的陆逊说:“他们两个走错门了,我去叫他们回来!”说完也从窗户翻了出去。最后孙权说:“要去一起去。”然后也想往外翻,总算是被陆逊死命拖住了。第二天扬子晚报上登了出来:理工大一个二楼的男生宿舍因不明原因,相继3人跳楼,幸喜无重大伤亡。各高校应重点注意大学生心理素质问题,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后来7舍三楼角落的那个宿舍,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异常勇猛,居然从外面电线上搭了一线过来,通宵通着电。又把窗户都糊上报纸,用墨染了,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从此以后这个宿舍就被大家称为不夜城。早上在水房里,就能听到这样的对话

  :“吕蒙呢?”

  :“去不夜城看看!那小子昨晚上进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估计睡那儿了。”

  看楼的老头听到这番对话,就心想如今这帮学生真够堕落的,年纪轻轻的就出入这种不三不四的地方,而且居然嫖夜。

  打牌的多了,宿舍楼里自然也会有一些赌博的,大赌的很少,但是小赌一把的人大有人在,一晚上的输赢一般也就刚够请大家去10舍楼下吃几串涮蘑菇。常常有人到最后了发现自己赢了八二分钱,还不够请客的,于是就故意输掉,然后被所有人鄙视,都骂他没义气!但是不管这个人讲不讲义气,只要桌边四个人有一个人的路费还有多余的,那天晚上的夜宵总会有人请…虽然不一定都是自愿的。

  在宿舍里打牌,带来的问题也不少,最突出的就是地的瓜子皮,马上都是要走的人了,谁都懒得去打扫卫生,于是就越积越多,有些宿舍要不是管楼的大爷看不过去每天进去大扫把给他搂几下,那地板上就有兔子来做窝了。

  在毕业生中,打牌已经不局限于本宿舍或者是本班了,不管是谁想打牌,打开宿舍门扯开嗓子喊一声:“433的,80分三缺一!”马上就有一大群人轰隆隆冲过来。然后很快隔壁就有人喊:“434的,斗地主一缺三!”于是刚刚来晚了没占到座位的一群又会前仆后继的朝隔壁涌过去。

  有些妇女关系搞得不错的宿舍常常会有女生光顾,经常就能看见一些女孩坐在一群男生中间打扑克,当然这时候男生们都会穿的很严肃。有时候个别促狭鬼还是会朝着楼道里面大吼三缺一,然后轰隆隆冲过来的男生大多都是全身上下只套一件三角头的,甚至有光着股刚刚睡醒的哥们儿裹着被单就扑了过来,等他们进了门才发现这里居然有女生,只好扭头往门外钻,但是门外的人还在努力的往里面冲,就这样在门口堵在一起。被单和头在混乱中常常就糟了毒手,被女生看了股。

  眼看就要离校了,楼里面弥漫着一种特殊的气氛,大家都开始忙着打点行李。学校发了很多草绳下来,在楼道里堆的一捆一捆的,大部分学生对此表示出极度鄙视,都已经新世纪了,怎么还用土办法,现在谁还用草绳捆行李呀。但是过了几天,大家才发现原来最好用的东西还是草绳,不管是什么行李,在外面结结实实的捆上十几道,摔都摔不坏。所以一开始扔得到处都是没人要的草绳,到了后来反而成了抢手货。

  孙权的行李就不用说了,早就被陈登走了,他现在留在学校主要是负责送人。太史慈和黄盖的行李也不多,他们在毕业甩卖大会上把大部分课本都卖掉了,剩下没人要的一古脑全都卖给了废品收购商。后来觉得枕头被子也麻烦,干脆也一起卖了,小书架卖掉了,语音机卖掉了,就连塑料盆都卖了5钱,一副超级败家子的德行。本来太史慈还想卖蚊帐,吕蒙告诉他蚊帐折叠一下刚好可以用来装行李,这才算是留下了。

  电视和凳子都退给学校了,宿舍里唯一剩下的一件公共财产,就是那个幸存的热水瓶。一宿舍人围在桌子边上,守着这个热水瓶,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大家默默地坐了半个多小时,都看着这个热水瓶心澎湃,后来太史慈提议干脆砸了算了,一了百了。大家都不同意,但是也不可能分开带走呀!另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大家凑钱再买五个,然后每人带走一个。这办法好是好,但是真这么去做的肯定是傻鸟一群。后来大家还是采用了鲁肃的建议,把它留在宿舍里,管他后面究竟是谁得到呢,反正也算是给理工大的后人留了点儿东西。

  临近开拔的那个晚上,一宿舍人在宿舍里待的实在是无聊,干脆一起跑了出来,窜到冶园的一片草地上。

  此时的冶园,花草树木都处在最茁壮的时刻,由于光顾的人很多,蚊子也处于最茁壮的时刻。陆逊刚坐下,股底下还没暖热呢,就不见了二两血。六个人围成一圈坐在那里,无聊的,黄盖有点后悔没把吉他带出来。他往后一倒,干脆躺在了草地上。

  夏天的夜空是非常美丽的,理工大又地处郊区,空气格外的好,黄盖躺在地上,能看到很多星星。于是他就开始感慨起来:

  “兄弟们,我们多久没出来看星星了?”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孙权说话了:“靠!我们好像从来没看过吧?”

  “我怎么突然觉得理工大的夜空还是很漂亮的!待了这么多年,居然第一次发现!”

  :“现在我也感觉咱学校的好处还真不少,以前咋就没发现呢?”

  吕蒙听孙权这么说,撇了撇嘴:“是呀,你再也不能在饭里吃出创可贴了,也不能和七八个人挤在一个龙头下洗澡了,也没有机会走夜路被女生吓倒了,也不可能打电话扰她们了…”

  “停!”黄盖一声断喝:“打电话扰女生,应该还是可以的嘛!”

  :“你以为是以前呀,就跟你上次扰1860小姐一样,人家要是往公安局一报,看你吃不了兜着走!”

  太史慈从地上揪下来一比较的草茎,放到嘴里咀嚼起来,旁边把陆逊看的恶心坏了:“这东西你也吃?多少人踩过了,说不定还有人吐在上面呢!”

  “靠,刚长出来的好不好?”

  太史慈转头冲旁边啐了一口绿色的唾。顺势倒下去,枕在了黄盖的左大腿上,出了一副很享受的神情。孙权一看,干脆也躺了下去,枕在了黄盖的右腿上。不多一会儿,兄弟几个都躺倒了,互相枕着对方的肚皮或者是大腿。他们的身体横七竖八的胡乱叉在一起,就像一座印象派的奇异雕塑,

  太史慈顺手又揪起了一草茎,发现上面还挂着自己刚刚吐的一串唾沫,顺手抹在了枕在自己口的陆逊头上。他又侧头看了看,发现大家都在想心事,就拍了拍陆逊的脸问他:“你小子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也没什么具体打算,就一个目标,毕业三年后,收入能追上坐台小姐。”

  :“吕蒙你呢?”

  :“先泡个妞再说,老是当光对不起我爸我妈。”

  :“你们说,再过十年,我们都会是什么样子?”

  黄盖一听这话就来劲了,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10年后哥们儿我早就发达了,到时候我跟那老默一样,用我的私人飞机把你们都接到我的私人岛屿上来度假,我把当年的世界小姐前十名全包下来给你们几个,一人两个怎么样!”

  太史慈根本就没动身子,轻舒猿臂,一巴掌就把黄盖倒了:“你丫的要是发了财肯定早把我们全忘了!”

  黄盖跳起来就扑在了太史慈身上,顺带把陆逊也在了下面,孙权和吕蒙一看有便宜可沾,就扑了过去,五个人在草地上打起滚来。鲁肃仰面朝天躺在稍远处,凝视着理工大的夜空,一动也不动。

  鲁肃是第一个走的,全班同学都来送了。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孙权他们班气氛虽然还算不错,但是毕竟都是跨世纪的大学生了,一个个都是非常个性,能象鲁肃这样受到全班同学爱戴的学生还真不多,大多数人走的时候也就是宿舍里的同学以及好朋友一起送一送。还有很多人干脆偷偷跑,根本不要人送。

  鲁肃叫了一辆出租车,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奢侈,司机也算是经验丰富,把车停在人群旁边,让鲁肃挨个儿跟大家告别。场面上气氛还算不错,大家都是有说有笑的,还有人跟鲁肃开玩笑说常回学校看看,毕竟你只是去苏州也不是很远。说话一听就知道是留校读研的兄弟。

  但是很快场面就失控了,事情还是坏在大哥太史慈身上。鲁肃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太史慈本来是想说几句豪言壮语的,但是嘴一张眼泪就下来了,他索就把鲁肃一把拉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面,哽咽的话都说不出来。兄弟几个一看大哥这样,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赶快扭过脸去抹眼泪。几个女生觉得男生都哭了,自己不哭不好,干脆陪着他们一起哭。旁边几个哭不出来的男生,怕被大家鄙视,赶快把手伸到子口袋里去拔腿

  那天晚上陆逊也走了,就象前面说的那样,只有十来个关系好的男生送他,兄弟几个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脆一路把他送到了机场,自然又是一番泪别。送完他以后,大家又在机场看了一会儿空姐,很晚才回来。

  第二天楼里面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孙权他们宿舍里还剩下四个人。孙权不用走,其他三个人火车都在同一天下午,但是时间是错开的。头天送鲁肃和陆逊的时候都难过得要死,晚上又一直聊到半夜,所以早上谁都没有起。四个人就在上静静的躺着,想聊一点儿什么,但是好像又没什么好说的了,昨晚上把能说的话题都说完了。后来想不起来是谁先提议的,说我们在这里耗时间还不如打牌吧,吃了散伙饭也要打一次散伙牌。于是几秒钟后四个人就在桌子边上坐定了。

  那天玩儿的斗地主,也没商定什么惩罚方式,但是一开始就说好了不管是谁到了时间就自己走,大家不送。要不然又会哭得跟昨天一样,你说一帮大老爷们天天哭鼻子这算什么,所以大家约定除了要走的人,一律不准送出宿舍大门。玩儿着玩儿着吕蒙的时间就到了,他今天就要直接去上海的单位报到。吕蒙背起包,说了声兄弟们保重,有机会我们还一起打打牌,然后就准备开拔。其他几个人扶着吕蒙的肩膀把他送到宿舍门口,按照约定,都没有踏出大门。孙权和吕蒙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太史慈走过来抱住他们两个,黄盖又走过来抱住他们三个,顺便把鼻涕擦在太史慈的衣服上。

  吕蒙走了以后,空气就有点儿沉重,但是大家还是努力把场面得热闹一点儿,于是就接着斗。毕竟两个农民对付一个地主相对三个对付一个困难多了,所以大家都争着当地主,就这么闹腾了一阵儿,黄盖又开拔了,少不了又是一番互相拥抱抹鼻涕。

  现在只剩下孙权和太史慈,斗地主已经是玩儿不起来了,孙权坐在桌前,懒洋洋的靠在架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太史慈反反复复的折腾着那副扑克。后者把那副牌摊开,一张一张的放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太史慈突然就站了起来。他背起包,脸上的肌拼凑出一个狰狞的微笑,说声保重,走过来想抱一下孙权,又感觉有点别扭,就转身出了门。

  最后剩下的这位忍不住了,追到门口说我还是送送你吧,求你了老大,让我送送吧,说着就带出了哭腔。恐怕太史慈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象今天这样潇洒。在那个脏而又寂静的走廊里,太史慈背朝着孙权停住了脚步,但是没有回头。他将手臂抬到齐肩高度轻轻的挥了挥:“还是别了,你如果送了我,咱俩儿就对不起刚走的兄弟。”

  走廊的尽头,是楼梯间那扇巨大的窗户。明媚的阳光肆意的从窗口泻进来,将太史慈的身影映照在宿舍门口的地面上。孙权没有将脚步迈出宿舍,他低着头,目送着地面上那个巨大的身影有节奏的的晃动着,就在那身影消失前的最后一刻,他轻轻地嘟囔一声:“兄弟,明儿见!”

  黄昏的时候,宿舍的大门被锁上了,在这间空的屋子里,有八张,和一张大桌子。桌子上,静静地躺着一副扑克牌,被擦拭的一尘不染,微微的带有一点主人的体温。陪在它身边的,还有一个孤零零的热水瓶。

  (全文完)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理工大风流往事   下一章 ( 没有了 )
错跟总裁潜规魅惑帝王爱我的俏皮王妃凰之翼原始动力现代异能传奇那小子真帅2那小子真帅离爱一个ID糖衣左耳
三围都市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张韬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理工大风流往事》第三十六章毕业(全文完)及理工大风流往事最新章节第三十六章毕业(全文完)在线阅读,《理工大风流往事(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都市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