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农最新章节第一二零章善恶有报全书完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仙农  作者:柴火道人 书号:23196  时间:2018年2月28日  字数:10485 
( ← ) 上一章   第一二零章 善恶有报(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怎么可能。苏眉苦笑道!“尊幸,你太写混示贼懵七飒了,倘若真是混元圣人出手,又岂能容你抵挡,只要一下,说不定连这俗界都能毁掉。”

  “眼前这天劫,不过是通天碑为了将符文召回,才降下来的吧,只要灭杀了尊主,符文自会回归,到时候自然也就万事了结。”

  陈长生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沉声道:“如你所言,是不是只要我不死,这劫云就不会停。”

  “嗯。”苏眉应了一声,而后道:“要么就消除了四周的五行灵气,让通天碑再无灵气可用,自然也就不会衍生出劫云来,不过这个法子只怕是没用的,尊主,这四界湖中五行灵气充沛,山河图正自行从中取五行灵气,除非将这里的灵气耗个光,只怕这劫雷是不会停的。

  陈长生一听到这,并没恐惧小反到是大怒,这也太跋扈了吧,不过是得了个小符文而已,就要赶尽杀绝,怒归怒,不过眼前的困境终究是要解决,沉声问道:“就没别的法子了?”

  “也有。”苏眉轻叹一声道:“一不做二不休,将这通天碑彻底的收服,而后就盼望着混元圣人不会计较此事。”

  “不管了,就这么干。”陈长生一咬牙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就不信了天会绝我。”说着纵一跃,已经腾云而起,朝着通天碑飞去。

  陈长生一动,空中的劫云顿时就有了感应,紫黑色的光芒一闪,一道有百丈的劫雷就已经轰击下来。

  “你的对手是我。”天地法相大吼一声,子一动,朝前跨出一步,手中的中砥柱使出一式天地崩,轰然巨响声中,将那劫雷拦打断。

  后半截子劫雷虽然碎裂,不过前半截劫雷却照旧如同一道利剑般劈在了陈长生的上。

  陈长生顿时就被砸的险些掉下云头,上的护体五行灵光也嘭然碎裂开来,四散的雷电在他上攒动,将他上的服烧的满是孔,肌肤更是黑默默的宛如被火烧过一般,

  “哼。”陈长生冷哼一声,心念一动,先前从通天碑中截取到的那个符文已然从神庭之中飘飞出来,顶在他的头上,绿光如条条丝绦垂落下落。在他上绕了几绕,满的伤痕登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莹莹如玉。若非是衫破烂,倒真就如同没有被劫雷劈中过似的。

  “你想拦我,只怕不能。”陈长生脚踏浮云,右手伸出朝着虚空中轻轻一划,而后跨步而出,下一瞬间便已经来到了通天碑矗立的峰数之上,头上的符文出一抹绿光,正落在了那无形屏障之上,原本坚韧至极的无形屏障上顿时就现出了一个孔

  陈长生一缩,顺势就钻了进去。

  “陈长生,你完了,报应,报应,哈哈。”此时依旧被关在笼中的青狐一见到陈长生再度进来,俩爪子握着笼子杆放声狂笑,状如疯癫。

  “报应你个头。”陈长安冷冷的看着它道:“你等着吧,只要我渡过了此劫,便是你死魂灭之时。”说完右手捏了个指诀,已经再度封上了耳识,他可不想待会自己忙于收服这通天碑时,被这个半疯的青狐给搅扰了。

  “你以天劫打我,我便来收了你,哼哼,有来有往,公道至极。”陈长生仰头看着面前的通天碑,说了一句话,右手一弹,五行灵元飞出,瞬间结成了个碾盘大的手掌小呼的一声直上云霄,一把将个正在空中盘旋的符文抓在了手中。

  滋。轻响声中,一团火光骤然迸而出,顿时将那手掌烧掉了半边,而那符文也出五大手想要逃离。

  “想跑,怕是没那么容易。”陈长生冷哼一声,手指弹动小转瞬间又是十来个水行大手出现,团团将那符文围住,令其横竖是逃脱不了。

  而后无数的灵识也绕了过来,拖拽着那符文朝着陈长生的神庭之中飞出。

  这符文虽说不甘心就此被俘小不断的出烈火来烧灼绕其上的灵识,把个陈长生疼的是浑微颤,冷汗直

  不过有了头顶上那个绿色的符文不时的洒落下道道青光,将受损的灵识飞速治愈,那些在其上的灵识也并没因此而被毁,生生的将那符文拽入了陈长生的神庭之上,逐渐被陈长生炼化。

  陈长生此时也知道眼下情势危急,若是自己再磨磨蹭蹭的,只怕就算自己将这通天碑炼化后。山河图中多半也已然被劫云夷为平地了。

  因此不等这个符文彻底炼化,他再次故技重施,又抓了个符文下来。

  虽说先前有过炼化这蕴含着大道至理片段的符文的经验,只是终究不甚熟练,再加上陈长生心中急切,又多抓了几个,故而一开始时炼化的极其艰难。

  好不容易将第一个火行的符文炼化,竟是花费了足有三年之久。

  一惊之下,陈长生传念给苏眉道:“外面怎样了?”

  “劫云虽没散去,不过却不再轰击尊主的天地法相,眼下山河图中一切安好,只是这劫云却是越来越厚了。”苏眉如释重负地答道。

  听了这话,陈长生反到是一愣,继而便猜到了几分缘由,当时自己收服那符文时,用的乃是本命元神,并且那符文也被安置在元神之中。

  就算通天碑想要将自己灭杀小针对的也只是元神,与天魂所化的神全无干系,若非神主动挑衅,劫云并不会主动的轰杀神寄的天地法相。

  随着自己的钻入了这无形屏障之内,元神也随之进来,反倒是成了灯下黑,一来是有无形屏障遮挡,劫云未必能找到自己,就算通天碑、知道自己就躲在它的眼皮子底下,也不可能调动劫云朝着自己一通猛轰,要不然岂不是成了自杀。

  这通天碑虽说是个死物,可到底是混元圣人炼制,灵也还是有的,自然不会蠢到自己毁自己的地步。

  如此一来,山河图中的万千生灵反到是躲过了一劫。

  想明白了来龙去脉之后,陈长生自是更加不会冒然出去,既然苏眉说外面的劫云并没消散,想必这通天碑依旧还惦记着将自己轰杀掉,何况自己此番又炼化了符文,这两罪并罚。估计一出去就是大的没边的劫雷轰落下来。

  与其现下出去送死,到不如安安稳稳的躲在这里,先把这通天碑给收服了再说。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横竖已然是招惹到了混元圣人,那就一条路走到黑。

  其实陈长生不是没想过将那符文还回去,只是要命的是这符文一被炼化后,便如同和他的元神融为了一体,除非他的元神湮灭,否则的话,想要丢弃这符

  既然是甩不掉这狗皮膏药,陈长生也就不甩了,横竖也不是坏东西,通统都过来炼化了便是。

  下定了决心,陈长生也不再多想,一门心思的躲在这无形屏障之内炼化这些蕴含了大道至理片段的符文。

  这些符文看似各个不同,其中蕴含的大道至理片段更是支离破碎,宛如毫不相干,但是随着陈长生将其一一枚枚的炼化,不少的符文中的片段竟是渐渐的连缀了起来。

  如此一来,陈长生再炼化新的符文顿时就比先前容易了许多,从最初炼化一枚符文需要耗费一年,缩减到九个月,六个月,三个月”

  到了最后,随着陈长生元神之中的符文越来越多,新的符文一抓过来后用不了三天两天就能炼化。

  伴随着符文中的片段越来越完整,陈长生对其中所蕴含的大道至理的领悟也越来越深,道行也是越来越发的纯高深。

  这些符文,皆以五行为主,正好和他修炼的《混元五行经》相互印证,对于道法以及大道的理解愈发的透彻。

  到了后来,通天碑四周的符文越来越少,陈长生甚至用不着再动手抓取,反到是那些个符文自行飞落下来,融入到自己的元神之内。

  到了此时,这方蕴含着天道威压的通天碑也算是有一半落入了陈长生的囊中,等到所有的符文都被收取,陈长生的灵识探入通天碑中,想要在其中留下元神烙印时,却发现其中早有了一个烙印。

  那烙由是个斟料文,只是更加的古朴而简洁,似乎只要看到了这斟斟文,便能从中感悟到何谓大道至简。陈长生猜到这必定是那个炼制通天碑的混元圣人留下来的,虽说恼恨这个混元圣人太过霸道,只是截取了他个符文就要赶尽杀绝。

  但是陈长生此时却也没有胆量将这个烙印给抹掉,一来是他没有那个本事,因为他发现这小小的烙印上所蕴含的神威其实就是先前自己感受的威压,不过却比那个更强上百万倍不止。

  二来,他也不想彻底的将这混元圣人给惹了,若是不然,人家一怒之下直接将这个俗界抹掉,自己岂不是也跟着完蛋。

  尽管如此,不过陈长生也不是那种入宝山而空手归的人,略微一沉吟后,他也学着那混元圣人的样子在通天碑之内的别处留下了个元神烙印。

  有了这个烙印,通天碑虽说还算不上彻彻底底的成了他的东西,可若是有人要借助通天碑飞升仙界的话,自然也是要承他的情的,那么天道降下来的功德自己也会多拿上一份。

  至此,陈长生方才是睁开了双眼,眸子之中五斑澜,深邃一如茫茫星空,璀璨中带着令人倍感渺小和敬畏的威严。

  “青狐,你屡犯挑衅本道尊小该是时候惩戒你了。”陈长生俯视着关在鸟笼之中的青狐,心念一动,那鸟笼子的门便无声无息的敞开。

  这鸟笼子能关押的住青狐,也算得上是件了不得的法宝,只是和通天碑比却又相差了许多,陈长生既然把这些个蕴含天道至理的符文都参悟了一番,随手之间破去备笼子上的禁制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笼门虽开,那青狐却是并没有趁机逃跑,反到是蜷缩到了鸟笼子的一角,四爪死死的扣住了笼子上的柱子,声音凄厉地道:“你不能杀我,我乃是苏眉老祖的嫡传血脉,你杀了我如何对她待。”

  “多哼,我如何待又哪里用的着你个小小的妖孽心。”陈长生冷哼一声,手指一探,已经一把抓住了她脖子后的皮子将它从鸟笼中抓了出来,心念一动把鸟笼子收入了残月戒指后,随后便昂首阔步的朝外走去,那无形屏障虽然还在,不过对其已然是形同虚设。

  “苏局,近前来说话。”陈长生站在峰巅之上,朗声道。

  “奴婢在。”下一瞬间苏眉已经现出了形,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竟是连抬头看陈长生一眼都不敢。

  “老祖,救我呀,我再不敢了,求求你,救救我吧。”那青狐尖声哀求着。

  “不,我不想死,陈长”不,长生道尊,你放过我吧,我有惊天隐秘禀告,只要你饶了我,我不仅拜在您的门下为奴为婢,更是将这与你有关的隐秘之事告诉你。”那青狐道。

  “我对你说的隐秘不感兴趣。”陈长生冷笑一声,手指一弹,那灵狐已经是化成一道青光直上九霄。

  “啊,陈长生,我若不死。必不会放过你的。”那青狐怒吼一声,浑之上妖气汹涌而出,原本瘦小的子就如同是打了气似的飞速膨起来。

  “哼,你罪孽深重,天道必罚之。”

  陈长生的话音方起,天空中蔓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劫云之上徒然间一亮,一道百丈的劫雷已然是劈落下来,不偏不倚正中那青狐,雷光到处,它连惨叫都来不及就已经化成了飞灰。

  “苏苏,我在里面待了多久?”陈长生问道。

  “前后共有三十六年十一个月零七天。”苏眉恭恭敬敬地问道。

  “山河图中可有大事?”

  “有。”苏眉道:“兴许是先前收了劫雷的余威,鬼面血灵桃在半年前成了,奴婢便自主主张摘了两颗,分别给了主母和老鬼长老,他们眼下正在闭关。”

  “这么说云思就要恢复了?”陈长生信息地问道。

  “是。”

  “她在哪里闭关?”陈长生急切地问道:“用不用我出手相助。”

  “就在茅屋之中。”苏眉道:“尊主无须担心,鬼面血灵桃药力温和,再加上主母通药理,想必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嗯。”陈长生点了点头,随即脸色一喜道:“呵呵,她已经集关了,去,送套服给她,我随后便来。”

  苏眉答妄一声,闪离去。

  陈长生则闲庭信步一般走下山来,此时他虽说道行大进,穿越虚空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此时他反倒更乐意这么脚踏实地的走路。

  不仅如此,此时心中也是有些不知道待会见到静云思后该说些什么,就算连死都不怕的他,此时反到有些忐忑起来。

  “汪。”

  犬吠声中,来福窜了过来,扑到陈长生近前就是一通摇头晃尾,大献殷勤。

  至于那些随它而来的妖兽却没有一个有胆量凑到陈长生的近前,隔着老远便被陈长生上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威压震慑住了,一个个趴在地上,瑟瑟颤抖。

  “来福,随我回去见你的女主人。”陈长生见到来福反到是心情松快了不少,笑看着来福在自己边跑来跑去,朝着茅草屋走去。

  慢悠悠的走到草屋前,际山二复见到袭白的静云思正站在茅屋前看着他,脸毋悦的笑容。

  “媳妇,咱们什么时候成亲呀?”这是陈长生来到静云思面前后的第一句话。

  “呃!”静云思被他问的一愣,继而脸上绯红一片,低下头细声道:“这个还是要问问姐姐的,我可是不敢自己做主。”

  “那好,咱们就去问她。”陈长生说着一把拉撞云思滑的手,闪便出了山河图。

  只是方一出来,他的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原来正有不少修士在攻打他布置在外面的阵法。

  哼。”陈长生冷哼一声,那一道道的阵法瞬间全力运转开来,惨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而他拉着静云思的小手安然穿过层层叠叠的阵法,走出了府,却见到外面正有不少人在对峙,其中一伙人为首的是窦文瀚以及静雨思,旁边还有几个着五行宗服饰的老者。

  另外还有四伙人,一伙着四宗二十八派的服饰,余下的三伙人则是方寸山,蜀山和慈恩寺的和尚。

  这些人中,除了四宗二十八派的人陈长生不认识外,其余的人他都认得,方寸山的人中为首的是董晴,蜀山的则是徐清影和柳清风,慈恩寺的则是了凡。

  此时见到陈长生出来,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只是或喜,或忧,或怒,或哀,各不相同。

  “诸位兴师动众,闯我府所为何事?”陈长生环视了众人一眼,面沉如水地问道。

  “陈长生,长老会派人前来传你去问询,你却闭关不出,任其陷入阵法之中死于非命,如此轻慢无礼,草管人命,你该当何罪?”徐清影大喝一声,义正言辞地道。

  “呵。”陈长生冷笑一声道:“上次青丘山一别,没想到你非但没有收敛,这脾气反到是越发的大了,是不是以为在这里我不敢动手杀你,故而才如此的嚣张?”

  “你徐清影秀眉一挑,就要反驳。

  “你什么你?给我滚到一边去。”陈长生低喝一声,本来半睁半眯的眼睛陡然间睁开,一道毫光闪过,庞大的威压席卷而至。

  “啊!”徐清影惨叫一声,不由己的连连后退,好不容易站住脚跟,已经是在数百丈外。双目发呆,七窍血,竟是已经傻了。

  “施主”了凡念了一声佛号,就要说话。

  只是陈长生却根本不买他的帐,断喝道:“你也给我闭嘴,和尚,别以为我一直留着你就是不敢拿你怎样,再敢在我面前聒噪,那徐清影就是你的榜样。”

  说完,陈长生看向实文瀚道:“道友,到底是毒么回事?”

  “此事我也不很清楚,你还是去拜见一下诸位长老,当面问个清楚吧。”

  “也好。”陈长生点了点头,捏了捏静云思的手道:“我先去见见那些长老,你去与姐姐说说话,待会再商量咱们的大事。”说着朝静雨思一点头,而后跟着窦文瀚朝着四界湖的方向飞去。

  虽说陈长生等人立足的乃是一方广阔的陆地,不过这陆地中央却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名为四界湖。

  陈长生先前听寰文瀚说起过,但是并没亲眼见过,此时跟着他一路过来,才发现这四界湖波光粼粼,当真是大的惊人,而湖边更是有一座殿,看那样式到是极为古朴,和玄空子府中的通天殿到是有几分相像之处。

  “道友,这殿可是你们建的?”陈长生指着那殿问道

  “不是。”寰文瀚道:“这殿乃是上古时留下来的,诸位长老平素就都在殿中,道行不到渡劫期是不能进去的,就送你到这吧。”说这话,实文瀚已经按落剑光,停在了殿前的台阶之外。

  陈长生朝他点了点头,而后迈步走上台阶,见殿门虚掩,当下便推门走了进去,却瞅见殿中也是用了空间法术,外面不显,里面却甚是巨大,其中充斥着浓重到极点的五行灵气,虽说五行灵气齐聚一堂。但彼此间却并不相斥,反到是相安无事。

  心中惊讶之余,陈长生的目光旋即就被分别立在殿中的五块巨碑给吸引住了。

  每块巨碑都有百丈来高,其上满是各种玄妙的斟料文,不仅如此,每一块巨碑上都凝聚着一种单纯的灵气,竖立在那里,殿外的五行灵气源源不断的淌过来,注入这巨碑之中,宛如永远不会盛满似的。

  而每块巨碑左右都有不少的修士,无一例外,道行都相当之高深,起码也是渡劫期以上,此时或坐小或立,或冥思苦想,或是争论不休,所说的话全都离不开五行碑三字。

  随着陈长生的到来,众人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徒然间停了下来,一双双眼睛看了过来,不过却没一人说话,原本闹哄哄的殿中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听说你们在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吗?”陈长生慢条斯理地问道。

  眼前这些人道行虽说甚高,可说与成仙不过是一步之遥,但是在陈长生看来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若是真的殊死搏杀的话,这些人联手也不见得能奈何的了他,故而说话时也远没有太多的恭敬,反到有些怨气。

  “你就是那个陈长生?”

  “我是。”

  “听说悬空岛被你收了?”

  “的确。”此时此刻,陈长生不担心有人能从自己手里抢东西,自然也不再隐瞒。“不要眼下改名叫长生岛了。

  “通天殿你也去过了?”

  “没错。”

  陈长生再次点头承认,此时他已经德隐约约的猜到是什么人向这些老头子了自己的底细了。

  “那你在通天殿中找到了什么没?”

  “有。”陈长生笑道:“通天碑。”

  短暂的沉默后,众人哗然。连声道:“那还不赶紧贡献出来给我们。”

  “凭什么?”陈长生反问了一句,从残月戒指中取出了把太师椅坐下。面色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一众人道:“长生岛是我的,通天碑也是我的,既然是我的,又凭什么白白的拿出来给你们?”

  说到这,陈长生的目光一冷,脑后的五光十圆轮显现了出来,更是无数从通天碑中得到的符文在圆轮中游戈,一股股的威压荡漾开来,顿时得对面的一众人不由自主的朝后面一退。

  “你,最好安分一些,若是再想对本道尊动手,我必将你轰杀成渣。”陈长生点指了一个隐藏在角落中的黄袍僧人,随后将圆轮等收了回去,脸上出人畜无害的和煦笑容,慢悠悠地道:“就算你们想让我拿出东西了,也总得将理由说个明白吧?”说完,陈长生看着其中一个着五行宗服饰的修士道:“你,对,就是你,给我

  那是个须发有些花白的老头,方才见识了陈长生显出来圆轮等物候。他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位长生道尊虽说年纪不大,可是道行却不比他们低,当下也没了倨傲之心。

  上前一步,很是平和地道:“之所以想让你把那些东西奉献出来,也是为了天下的修士。”

  “别拿大帽子扣我,有什么就说什么,我想听实话。”陈长生淡淡地道。此时此刻,他隐隐已经猜到了一些缘由,只是眼下却不的定。

  那老头点了点叉道:“此处,原本乃是上古时修士飞升之所在,只是后来被毁,才成了眼下这个样子,外面的那个四界湖本来就是悬”长生岛的所在之处,而那所得通天碑以及这五块五行碑,还有长生岛三者合一,才能重开仙凡通道,我等才能渡劫成仙。”

  听到这,陈长生顿时就什么都明了,那长生岛上的碑座上的六个四槽注,以及自己得到的那枚通天印,还有通天碑,等等东西都连缀到了一起。

  只是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到了我的手中?

  心中转过这个念头时,陈长生想到了所谓的天命,但随即更觉得这是个早就布好的局,一步步引着自己走下去,到了末了,自己也就成了所谓的天命之人。

  去他娘的天命。

  陈长生暗骂一声,随后看着一旁满脸热切的众人道:“你们真想让我将这通天碑什么的拿出来,然后重开仙凡通道?”

  “想,太想了。”五行宗的那个老头道:“想了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多少人因不能飞升只能在这里活活老死,我们能有个希望,哪里会舍弃。”

  “就是死都乐意?”

  “是。”这一次不仅是这老头,其余的人也纷纷点头。

  “也罢,那就遂了你们的心愿,但愿你们不会后悔。”陈长生冷然一笑,反手一招,五个巨大无比的大手飞出,已经把那五行碑抓了起来。

  陈长生一出这大殿,下一瞬间已经到了四界湖上空,心念一动,已经把祭炼好后只要巴掌大的长生岛抛了出来。

  光芒闪动之间,长生岛迎风而长,转瞬之间已经是恢复了原样,此时陈长生催动通天印,将岛上的阵法全数开启,长生岛并没掉落下去,反倒是悬在空中。

  “归位吧。”陈长生轻喝一声,心念一动,五个大手将五行碑安放回了光秃秃的碑座之中。

  嗡。一声轻响,陈长生手中的通天印已经亮了起来,而陈长生也感觉到随着五行碑和碑座融为一体,原本需要耗费自己的灵元才能运转的长生岛上数万阵法此时自行运转了起来,所需的灵气正是那五行碑上源源不断供给出来的。

  轻嘘一口气后,陈长生也再次祭出了山河图,本来就留在山河图中的天地法相随即出来,手中搬着的正是那块通天碑。

  一旁观看的众人一瞅见陈长生的天地法相全都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个失声道:“这是神通呀,他莫非已经成仙了?”

  陈长生懒得回答众人的疑问,只是看着随着通天碑一起从山河图中汹涌而出的劫云,心中冷笑道:“不修功德,罪业,你们这些人在劫云到来之时,不知道有几人能够活下来。”

  只是这话陈长生却是不会当面说出来的,修士们难逃一劫,那些个。罪孽深重的妖族,巫族哪个又能逃脱的了,左右不过是个死罢了。

  转念之时,天地法相已经把通天碑也放回了位于五行碑中间的四槽之中,而后朝着陈长生拱手施礼,化为一道光,消失在陈长生脑后的五光十圆轮之中。

  随着通天碑安放好,陈长生手里的通天印中也变了模样,巧的碑座上也多了六块碑。

  “那就渡劫吧。”

  陈长生看着四周看着头顶上的劫云满脸期盼的一众渡劫期修士,不无嘲讽的一笑,念头一动,原本被他炼化的符文已经飞出,重新落回到了通天碑中。

  这符文被他祭炼后,虽不能舍弃,不过运用却是不难,此时符文一落到通天碑上。四周的五行碑也随之亮了起来,这四界湖周围的五行灵气纷纷涌入五行碑中,而后又源源不断地转入通天碑内。

  劫云不断从通天碑中冒出,飞速的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几乎在场的每个修士头顶之上都多了一块。

  “啊,不好。”

  陈长生忽然间想起了静云思和静雨思。也顾不得看这些修士被劫雷轰得魂飞烟灭的壮观景象,形一闪,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府之中,见静云思和静雨思正在府外闲聊小不由分说就已经把他们收入了山河图中。

  “怎么了?”静云思问道。

  “天劫来了。”陈长生道:“所有的修士,只怕都得经历这一劫,罪业深重的人尤甚,若是平时积德行善,有功德金光护体,想必还能活下来,要不然的话,哼哼”

  “呼。”静云思长出了一口气道:“那就没事了,我师父一定没事,要不然咱们成亲时没人主婚岂不糟糕。”

  “我还是去看看吧,稳妥一些为是。”陈长生一听这话,连忙出了山河图。

  恰如陈长生所言,这的的确确是一场席卷修真界的劫数,不仅是道行到了渡劫期的修士会被劫云盯上,就连平素里罪业深中之人也照样难逃一死。

  至于妖族,巫妖,曾经满手血腥,杀人无数之辈,更是在天劫之下被轰成了烟尘。

  这场劫数一连持续了半月之久,偌大的修真界当真是哀鸿遍野,死者超过八成,尤其是四宗二十八派这些和世俗纠太紧,或是白莲教以及背后的普度寺,更是由于盅惑人心,祸天下,害死无数苍生。罪业无数,最终在天劫之下被一一清算。

  天道至公,当真是无一人可逃。

  随后,原本纷的天下局势也为之逐渐平具下来,陈长生的婚事也开始了。

  陈长生也没忘了兑现当之承诺,在此之前,前往青丘山接来了张三和余有财观礼,而后在长生岛上,由土申和静云思的师父观礼,拜堂成亲。

  “一年天地。”

  “二拜尊长。”

  “夫妻对拜。”

  “共入房喽!”

  (本书完) WwW.3wXs.cc
( ← ) 上一章   仙农   下一章 ( 没有了 )
阳神仙剑尘缘录超级炼丹记极道龙尊快乐飘香剑雨续无上业位我本小人残花败柳邪风曲龙战星野
三围仙侠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柴火道人最新创作的免费仙侠小说《仙农》第一二零章 善恶有报(全书完)及仙农最新章节第一二零章 善恶有报(全书完)在线阅读,《仙农(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仙侠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