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传奇最新章节第六十八回元凶末日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神女传奇  作者:戊戟 书号:23194  时间:2018年2月28日  字数:21319 
( ← ) 上一章   第六十八回元凶末日    下一章 ( 没有了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正文第六十八回元凶末日

  上回说到小神女问,你想吓唬我们吗?

  邵老贼说:“你们不妨试试看。”

  小神女说:“好!我就来试试。”

  老怪物说:“小丫头,这可试不得,一试,我老怪物就完了!你可不能将我们几百条人命闹着玩。”

  “哎!老怪物,你怕什么?我活捉了这老贼,不怕他不出解药来!”

  “你一个人能活捉得了这老贼吗?”

  “老怪物,我不试试,你怎知我活捉不了他?”

  穆婷婷说:“小妹,别鲁莽行事。”她转问邵老贼“好!你说说你要我们答应什么条件才出解药?”

  “很简单,只要贤夫妇和这小妖女让老朽封了你们几处要,我就会将解药出来。”

  小神女说:“我们让你点了要,那不任由你宰割了?到时我们死了,谁知道你解药的?”

  “你放心,老朽绝不会杀了你们,老朽今后还要你们大力为我效命哩!尤其像你这样难得的高手,老朽怎舍得杀了你?”

  穆婷婷问:“这样,你就会用解药放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错!婷女侠,你为人侠义,以你们三个人而换了在场所有人的性命,不好吗?”

  老怪物说:“这样太好了!起码我老怪物得了一条老命,不怕这老贼敢为难你们!”

  一阵风说:“你这么一说,这老贼会放了你吗?”

  “他不是说,会放了我们所有的人么?他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邵老贼说:“老朽当然说话算数,但你和风大侠,得随老朽回回龙寨。”

  “你这叫放了我们吗?”

  “老朽不是答应给你们解毒么?只不过请你们作为上宾,在回龙寨居住而已。”

  小神女说:“看来少林寺的两个老和尚,你也打算请他们去回龙寨了?”

  “老朽一向对任何一上乘高手,都是尊敬有加,敬为上宾。至于以后的去留,就由他们作主,老朽不敢强留。”

  小神女说:“你以为我会答应吗?”

  “你要是不答应,老朽只好先杀了风大侠,再不答应,再杀了少林寺的一个老和尚,直到你们答应为止。”

  “你杀得了他们吗?”

  “小妖女,你是要向老朽动手了?你可以住老朽,但老朽的手下,完全可以将他们杀掉,到时责任在你,不在老朽。”

  一阵风问:“你这是什么道理?”

  老怪物说:“我老怪物活了这一把年纪,第一次听到这么样的歪理。他下令杀人,还将杀人的责任推给了别人!你说怪不怪?”

  小神女说:“这当然是黑风教的歪理了。他们杀害了姚长老、云道长,不是推给了猫儿山的几位寨主么?这有什么奇怪的?”

  邵老贼问:“你们是不答应了?”

  小神女问穆婷婷:“婷姐姐,你会答应吗?”

  穆婷婷一笑:“小妹,你答应不?”

  “我可不是一个三岁小女孩,现在已经是大姑娘啦!不会傻到连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也不如。”

  邵老贼说:“老朽喊三声,你们不答应,老朽就下令杀人了!”

  小神女说:“你不用喊了,其实你早已下令要杀云雾居士和端木堂主了!老贼!看掌!”身如电闪,直取邵老贼。

  邵老贼闪身还掌反击,一边说:“小妖女,你真的置众人的性命也不顾了?”

  小神女一边出掌一边说:“我可不是什么侠义人士,是个小妖女。我现在只想杀了你,众人的性命与我何关?有婷姐姐看顾他们已够了!”

  “你连你风叔叔的性命于不顾?”

  “我顾他干吗?邵老贼,看来你的功夫不在恶毒双仙之下呵!我可要认真对付你啦!”

  他们两人一边锋一边说话。邵老贼吼道:“鸣山、海天,你们还不率几位长老和手下的弟兄,杀几个让他们看看?”

  一位回龙寨的护法长老首先向一阵风奔来。一阵风骤然跃起,出手极快,一下将这位护法长老揪过来摔在地上:“好家伙,我叫化不想伤人,现在不想伤人也不行了!老怪物,你不会还在等人来杀你吧?”

  老怪物说:“坐在地上不比站着舒服吗?我老怪物要看看小妖女怎么活捉邵老贼的。”

  小芹说:“你这个老不死的,我还以为你真的中了毒哩!还不给我滚起来,去保护少林僧众?”

  “好好!我老怪物这就去。”说着,老怪物也站了起来。

  邵老贼虽然与小神女锋,一边还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一阵风和老怪物也没有中毒,心头大震,急下令道:“鸣山、海天,你们随便杀几个人,看他们停不停手!”

  老怪物一溜烟地冲进鸣山、海天等贼人中去了,一边说:“风叫化,你去看看少林寺的僧人好了,杀人的事,还是等我来!”他掌舞脚踢,将两三个举刀要杀人的凶手拍飞踢翻了出去。小芹见老伴一去,也飞身而来,她手中的一把宝剑,出手更不会留情,发挥了当年跟随莫纹时小狐狸的威风,宝剑所到之处,贼人们刀挡刀断,剑剑折,人给剑锋划过,鲜血飞溅。回龙寨两位护法长老,出来以兵器战他们,才阻止了回龙寨一群武士的溃散。他们这一对老夫妇,却保护了华山、峨嵋两派的掌门及其弟子免受其害。

  一阵风来到至化、至空两位禅师的身旁时,两位禅师已从地上跃了起来,一阵风讶然相问:“两位禅师也没有中毒?”

  至化禅师说:“阿弥陀佛,老衲与师弟幸得小女侠和婷女侠以言语拖延了一段时间,从而有时机得以暗运真气将毒气排出体外,现在已完全没事了!”

  原来少林寺这两位高僧,一身真气非常的深厚,别说是七酥骨散之毒,就是其他一些要命之毒,也毒杀不了他们,他们只是一时无力而已。只要给他们一段时间,便可暗运真气将毒排除体外。但他们所带来的一众武僧,真气就没有这么的深厚了,仍坐在地上运气相抵体内之毒,努力将毒气排出来。

  至空禅师一脸的怒气说:“待老衲去相助小女侠,杀了这老贼,为当今武林除此险的无凶巨恶。”

  一阵风忙说:“至空禅师,小女侠有婷女侠在旁监视着,一有不妥,她就会身相助,我叫化求禅师先保护武当、丐帮等人要紧。”

  至化禅师说:“师弟,风施主的话不错,先护着武当、丐帮两位掌门及其弟子要紧。为兄在此,护着我派的弟子。至于这元凶巨恶他今走不了,我也在密切注视着。

  一阵风说:“我叫化就拜托两位禅师了。”说完,便闪身而去护着另一处的群雄了。

  在同时间,慕容白和云雾居士双双飞进了东面郝海天一伙的贼人中,阻止他们杀害群雄。慕容白还剑下留情,他以西门剑法中剑尖点的手法,将行凶的贼人点倒。但云雾居士是一个亦正亦的人物,他杀凶恶之徒时,从来就不会手软,比小芹更凶狠,出掌就有人魂归西天,杀得郝海天全州堂下的一伙人魂飞魄散。要不是慕容白阻止,他就要去追杀逃跑的人了。

  端木良三眼神再也不装作受重伤了,他和慕容家五位武士,来到南面阻止回龙寨人杀害群雄。三眼神拱手向指挥杀人的灵川分堂堂主陈岚说:“陈堂主,到了此时,你还为邵老贼这用心险恶的人行凶杀人么?何况在中毒的群雄中,不但有史堂主、伍堂主,也有不少是回龙寨的弟兄,你忍心将他们杀害,不顾以往兄弟之情?我们以往投靠回龙寨,也是看在侠义之分上。陈堂主和手下弟兄,大多数也是行侠仗义之人,不杀无辜,不欺负弱小,更不杀无反抗之力的人。现在他们中毒而不能自卫,在下劝陈堂主别再为邵家父子卖命,辜负了以往的侠义之名。尽管在下也知道陈堂主和手下的弟兄受邵家父子之恩,不忍背叛,但大丈夫也应是非分明。在下不敢叫陈堂主反戈一击,但也不能助纣为。在下奉劝陈堂主就此收手,散去吧!别再为邵家父子成为杀人的工具了!”

  陈岚和他手下弟兄听了三眼神这一番正气凛然的话,果然停止了行动。有的弟兄说:“陈堂主,端木堂主说的话不错,我们的确不能杀无辜,我们散去吧!我们两不相助,也算报了邵家之恩。何况史堂主平也对我们不错,我们在江湖上多少也是一条好汉,能杀自己的总堂主和其他中毒的回龙寨弟兄么?”

  陈岚看了一眼正与小神女锋的邵老贼,叹了一声说:“好!我们散去!从此,我们再也不是回龙寨的人了!”

  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中,只有南面一处,没有血冲突。陈岚在三眼神的相助之下,率众离开,从而保全了一部分回龙寨的弟兄,没有成为邵老贼的陪葬品。

  这时整个场面,已完全控制在穆婷婷等一批侠义人的手中。北面,老怪物和小芹不但将回龙寨的人杀散,更活擒了邵老贼的两位护法长老。东面,慕容白和云雾居士更杀散了群贼,令贼人们不敢接近。西面,在至化、至空两位禅师的神威之下,回龙寨的人更不敢动。同时他们也不敢杀害武当、丐帮等掌门人,不然,自己将永远无法在江湖上立足了。并且有的人,也像陈岚一样,摇头离开,不再为邵家父子卖命了。

  整个场面,只有小神女和邵老贼仍在锋。邵老贼这个神秘的黑风教教主,第一次在群雄面前抖展了少人知道的湛武功。他不但内力深厚,更精通各大门派一些湛的上乘绝招,几乎招招变幻莫测,式式倏然化成另外一种杀人的绝招。要不是小神女有不可思议的轻功与灵巧百变的身法,真是奈何他不得。像武当、丐帮、峨嵋等派的掌门人,就不是邵老贼的对手,就是至化禅师等人,恐怕也不易取胜。小神女也可以说,自从出道以来,少逢劲敌。这一次她是真正遇上劲敌了!这老贼深藏不的武功,真的在恶毒双仙之上。怪不得云雾居士等一的上乘高手,败在他的手下,而为他收服,不由自主地由这老贼摆布。

  小神女一边锋一边说:“原来你这老贼,果然是那一位拦截江湖狂生的黑衣老者,竟然还想叫江湖狂生服下你那‘神丸’,使他成为你的杀手。”

  邵老贼问:“你怎么知道了?”

  “老贼!你怎么忘了,那一夜出现的三个鬼脸帮人,其中一个夺去了你装有‘神丸’瓷瓶的小鬼脸帮人,就是我呀!”

  邵老贼惊愕:“什么?你也是那些神秘莫测的鬼脸帮人?”

  “是呀!你这黑风教教主可以神神秘秘的,难道我们就不可以神秘吗?这叫做以毒攻毒!或者是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呀!你明白吗?”

  “小妖女!老夫誓不与你两立了!”邵老贼说着,出手更为凶狠了!

  一阵风见场面已控制下来,担心小神女有什么闪失,悄然站在一旁。尽管有穆婷婷护着,他还是不放心。要是单以武功而论,邵老贼怎么也胜不了小神女,而且迟早会为小神女击败。但邵老贼会金针刺这一门绝技,他一旦将金针刺在自己两边太阳位上,那他的功力就会骤增十倍,小神女就危险了。不但穆婷婷护不了小神女,就是连穆婷婷也会有危险。到时,只有合自己三人之力,才能挡住老贼的狂大发。当然,邵老贼不敢轻易来这一手,因为狂大发之后,仍不能杀了对手,自己无异自寻死路,到时自己也疲力尽,无力反抗,任对手宰割了。所以不到万一,邵老贼绝不敢轻易采用这一金针刺法。

  邵老贼见自己已抖了八成的功力,仍胜不了小神女,也奈何不了小神女。小神女不但身似灵豹般敏捷多变,更如幻影飞魂般在自己身旁时隐时现,摸又摸不着,击又击不中,不时她那一双小小的玉掌拍来,奇快异常,一给拍中,那可不好受,老贼不能不在攻中有防。老贼这时几乎抖尽了所有的湛绝招,抓、勾、截、拍、击,都给小神女不可思议的身法闪开了。似乎小神女不以全力应付,意在游斗,要消耗他的精力与体内的真气,然后一击而中,令他无反击之力。

  邵老贼是要急于速战速决,却给小神女住。他眼见自己手下的人纷纷溃退或变心离开,更令他害怕的是少林寺的两位禅师,竟然恢复了功力。现在自己连一个小丫头也对付不了,要是几大高手联手围攻自己,自己怎么应付?

  也在这时,青龙堂堂主带着二百多人从全州赶来了。青龙堂下的一百多位弟兄,个个都是凶悍剽勇的亡命之徒。青龙堂是回龙寨下的第一大堂口,也是回龙寨对外行动的一个堂口。在青龙堂的人,除了一身极好的功夫,他们一个个都视死如归,骁勇能战,就是断手断脚,只要有一口气,他们都会拼下去,要与对手同归于尽。严格来说,他们是邵老贼手下的一个杀手集团。在湘南、桂北一带,他们为邵家父子东征西讨,平了不少的草寇,征服了一地的恶霸,收罗了一批黑道上的人物,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搞暗杀活动的不是他们,而是老杀手叶飞长老、快剑辛飞,以及追魂剑独孤燕和猫头鹰等人。青龙堂的人,是明目征讨、公开叫阵。也可以说,他们是回龙寨最精锐、也最忠心的一支队伍,不是心狠手辣、具有一门独步江湖的武功,进不了青龙堂。

  现在,青龙堂主率领堂下的一百多位弟兄,加上全州堂的几十位弟兄,形成了二百多人的精锐队伍,赶来湘山寺支援了。邵老贼一见,不由精神大振。他一边出手一边下令:“青龙堂主,给我将坐在地上不能动的人先砍了几个,慕容家的人不可动。他们要是不听,就全砍了!”

  “是!寨主。”

  青龙堂主指挥这一伙如狼似虎、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冲杀过来了。其中有快剑辛飞,也有昨夜伏击少林寺僧人失利而逃回来的老杀手叶飞。当他们看见湘山寺升起了告急的信号后,便随同青龙堂的人赶来了!

  青龙堂的人一到,被杀散的邵鸣山、郝海天的残余部下,也集中起来,在一侧接应。一时回龙寨的人声势浩大,邵老贼更是转危为安。他认为这样一来,就是不能穆婷婷停手讲条件,也可以令他们分心,分头应付,顾此失彼,自己就可以全力对付小神女了。这个老贼看准了侠义人士的弱点,就是不能见死不救。何况救的不但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更多的是武林中的众多侠义之士,武林中的一群精英。极有可能,令穆婷婷等人就范,从而答应自己的条件。

  小神女说:“老贼!你怎么这般的凶残呵!”

  邵老贼恶狠狠地说:“小妖女,这都是你胡乱逞能的结果。你想救他们,就乖乖的停手,不然,这么多的人冤死了,他们在地府里也不会放过你。”

  “老贼!你当天下群雄都是糊涂蛋吗?你杀了他们,他们怎么会找我?当然是不会放过你这老贼了!”

  “小妖女,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了!”

  “你才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哩!恐怕你见了棺材也不流泪。”

  可是邵老贼怎么也没有想到,穆婷婷带来的这二十多名武士,其中除了五位是紫竹山庄的武士外,其他全是幽谷大院的飞虎队员,其中十二郎夫妇也在。幽谷大院中的飞虎队员,不但个个精明能干,勇猛善战,而且个个身手不凡,敏捷如豹,猛如山虎,不论刀法剑术,都含有太乙门剑法的湛招式。平他们单独与一些上乘武林高手手,也可以应付得来。要是他们两人一组,三人一伍,互相配合默契,连一上乘高手,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战胜他们。何况他们更善于在集体中拼杀。当青龙堂的人的还没有冲杀过来时,他们在穆婷婷示意下,一个个似敏捷的猎豹跃出去了,人到刀光剑影闪耀,霎时之间,便有十多个青龙堂的亡命之徒倒了下去。这一下,令青龙堂主愕然。他想不到慕容家的武士,这般的骁勇善战,而且还一招致命,刀法剑术,皆属上乘。他大吼一声:“给老子全上!一部分将他们包围起来,一部分去杀人!”

  这真应了一句俗语:蚁多咬死象,儿多累坏娘。青龙堂二百多的亡命之徒,分了六十多人去包围这二十多个慕容家的武士,其中还有快剑辛飞。其他一百多人,涌向会场而来。老怪物、慕容白和一阵风,不能不跃出来阻挡了。小芹、云雾居士、三眼神不能不留在原地护着中伤的群雄。至化、至空禅师更不能离开,一个要护着武当、丐帮的掌门及其门下子弟,一个要护着少林寺众僧。尽管一阵风、老怪物、慕容白是武林中的一上乘高手,他们身如飞魂幻影在群贼中来往穿,也点倒了不少的人。但青龙堂下的一百多个亡命之徒,几乎个个都不畏死,前赴后继地似水般涌向会场。一阵风等三人就是武功再好,也阻挡不了。有几十个亡命之徒冲进会场来了。

  也正在这时,蓦然间,一支二十多骑的骠悍人马从松林中冲杀过来,他们是猫儿山的一支骠骑队伍,由粉面哪咤小霸王蓝琼率领,如利箭般入亡命之徒之中,铁蹄飞奔,马背上的武士,刀起剑落,鲜血四溅,人头飞起,他们可不像侠义道上的人物,手下留情,他们知道,大敌当前,不是敌亡,就是己死。顷刻之间,就打了回龙寨青龙堂的阵营,吓退了这一伙亡命之徒。

  粉面哪咤蓝琼在马背高呼:“各位侠士和英雄好汉,我们猫儿山人来了!来相助你们杀贼!”他又指挥手下弟兄冲杀。

  跟着不久,林中飞狐宫琼花也带着一支人马从另一处冲杀进来了,顿时解了会场天下群雄之危。猫儿山这两支人马的及时赶到,令双方形势顿时一变。

  本来湘山这次集会,是天下群雄要围剿猫儿山人的,现在反过来,是猫儿山人解了天下群雄之危,与回龙寨人拼一血战了。他们的到来,挫了青龙堂一伙亡命之徒的锐气,再加上慕容家的二十多位骁勇善战的武士,转眼之间,便杀得回龙寨人狼狈而逃,尸横遍地。这真是江湖上少见的一场血腥拼杀。这是侠义人士怎么也不想看到的。但情况如此,犹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任何人也阻止不了。

  在这一场混战之中,老杀手叶飞给慕容白一剑挑了,快剑辛飞也给粉面哪咤打发上了西天,青龙堂主更给老怪物扔下了地府,郝海天却给小芹活擒了过来。小芹所以不杀他,就是要他出解药来。邵鸣山也给云雾居士拍碎了脑袋。至于邵老贼的几位护法长老,不是死的死,就是伤的伤,没一个能幸免。狼狈而逃的回龙寨人,慕容家的武士和猫儿山的人,更是穷追不舍。邵老贼眼见大势已去,早已无心跟小神女锋了。他几乎抖尽了平生所学到的各种凌厉绝招,仍伤不了小神女半。小神女这时已摸透了这老贼的各种招式,出手反攻了。小神女说:“老贼!现在你黔驴技穷了吧?我劝你乖乖束手就擒,要不,莫怪我出手将你活抓了呀!”

  邵老贼骤然以一支银针进了自己的太阳,怒吼一声,一掌向小神女拍来。穆婷婷一见忙说:“小妹,小心了,千万不可与他对掌!”

  小神女从老贼拍来的掌劲掌风之中,已感到这一掌力比以往老贼拍出的掌力骤增一倍。早已身形纵开。可是老贼就在小神女纵开时,飞身如矢向西北方向逃走了!

  小神女一见,大叫:“老贼!你还想跑吗?”她的身形更似闪电般追去。

  穆婷婷也想飞身追赶,一阵风忙说:“婷女侠,你别去,让我叫化去,你在这里收拾残局好了!”说完,身形也一闪而逝。

  婷婷一听,只好留了下来。这时,她眼见另一条人影也朝西北方向追了去,那是少林寺的至化禅师,心想:小神女有一阵风和至化禅师两位上乘高手护着,大概也不会出什么事,更放心留下。的确,会场这一残局也需要自己收拾才好。

  邵老贼刚才以金针刺,令自己功力突增一倍,并不是要与小神女同归于尽,而是以攻为退的策略。因为只有增一倍的功力,才可以摆在场所有一上乘高手的追赶。不然,他不能逃走。由于老贼功力增添一倍,他施展起轻功来,真的奇快如电。刹那间已去百里之遥,就是当今武林再好的一高手,一时也难以追上,更谈不到能超在他前面而拦截了!

  邵老贼略略回身一看,只见小神女一个人追来,不由冷笑一声,心想:你这小妖女,在众多高手面前,老夫心存顾忌。现在你一个人追来,那是自寻死路了。好!看老夫怎么收拾你。邵老贼身形一下骤落在一处森林中,隐藏在一棵大树之下,等候小神女的到来。到了这个时候,邵老贼仍心存幻想,想将小神女收服过来为己用。他感到要是得到了小神女,那些为他而死去的长老和部下,又算得了什么?

  邵老贼落下来不久,小神女也在另一棵树下出现了,笑着问:“老贼!你跑呀!你怎么不跑了?”

  邵老贼嘿嘿一笑:“小妖女,你难道不知老夫特意在这里等你?”

  “哦?你等我?你难道不是跑累了吗?”

  “老夫再跑十天半月也不累。”现在这个老贼,再不自谦称“老朽”了。

  “你等我干吗?不怕我活捉了你?”

  “小妖女!你还想活捉老夫?”

  “我不想活捉你,追你干吗?”

  “小妖女,等老夫来活捉你吧!”

  “哎!你不是老糊涂了吧?要不,一定是在说梦话!刚才在湘山松林,我只是一味闪身让你出手,你都沾不了我一片衣角。现在你却想活捉我?”

  “嘿嘿!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不信你试试老夫的手段。”

  “我劝你别试了。现在,你恐怕想跑也跑不了了!你看看你前后左右,出现了什么人?”

  邵老贼不由往后一看,只见一对中年夫妇,含笑地望着自己。这对中年夫妇,正是钟离雨和小兰。邵老贼不由一怔:这对中年夫妇几时来到了?怎么自己一点也没发觉?他再往左一看,也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忠厚老实,女的眼角眉梢却是出一股聪明伶俐之。这正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黑豹聂十八和穆娉娉。但邵老贼并不认识。他往右一看,是一阵风和少林寺的至化禅师。邵老贼感到这些不声不响,悄然而出现的人物,绝非一般的武林人士,恐怕一个个都是极为上乘的高手。论单打独斗,邵老贼还可以应付,要是他们联手而上,单是小神女和一阵风,他就难以招架了。

  钟离雨首先笑问:“邵寨主,你认识我们不?”

  邵老贼不由一怔,这说话的声音,颇为耳,似乎在哪里听过似的,不说:“阁下之声音,老夫似乎听过,只是老夫一时想不起来。阁下能否赐教?”

  “是吗?难道你忘了那一夜你拦截江湖狂生时,我们不是过手么?”

  “什么?你们就是那行动神秘的鬼脸帮人?”

  “不错!不错!正是我们,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

  “贵帮不是只为财富,不卷入江湖中的恩怨仇杀么?怎么现在又手这一场纷争了?”

  “是呀!我们眼睛里只认得奇珍异宝,从不卷入江湖上的仇杀中去。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了你有一颗极为珍贵的武林异宝,所以不能不来了。”

  “老夫有什么异宝了?”

  “当然有,只要你答应给我们,我们不但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怨仇杀,而且还相助你,打发他们离开。”

  “好!只要老夫有,一定赠送。”

  钟离雨笑问:“那你答应了?”

  “阁下请说,你要老夫的什么异宝?”

  “你不后悔?”

  “老夫有何后悔?只要你们将这小妖女,漠北怪丐一阵风和少林寺这个老和尚活捉交给老夫,老夫就是将整个回龙寨所有的金银珠宝以及寨中一切房地都给你们也不后悔。”

  “不不!我们要那么多干吗?我们只要你身上的一件异宝。”

  “哦?老夫身上的一件异宝?”

  “是呀!就是你颈上的这一颗脑袋。”

  “什么?你们要老夫的脑袋?”

  “邵寨主,你不会后悔吧?”

  小神女叫了起来:“哎!我还以为你们要老贼身上的什么异宝哩!原来是他颈上的这颗臭脑袋!它算什么异宝了?送给我也不要。”

  钟离雨说:“小妖女,你就不明白了!他这颗脑袋,武林中少有,什么恶毒阴险的事都想得出来,怎么不是异宝了?而且是当今武林绝无仅有的一颗,异常难得。”

  邵老贼狞笑说:“好!老夫将脑袋割下来给你们,你们必须先给老夫杀了他们三人。”

  钟离雨说:“不不!你还是先将你的脑袋割下来给我们,我们才动手。不然,我杀了他们,你不割下来,我不白做了?”

  小神女笑着说:“人家割下了脑袋,人已死了,什么也不知道,谁知道你们干不干的?”

  “这个放心,我可以请他们两位作证。”钟离雨指着聂十八夫妇说“我要不做,他们就会动手杀了我们。”

  小神女问:“他们两个能杀得了你们吗?”

  “嗨!小妖女,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位是什么人?”

  “哦?”小神女故意问“他们是什么人?武功比你们好吗?”

  “他们两位何止是武功好,简直比我们强多了!就是我们几个人联手,恐怕也接不了他们夫妇三招!”

  “你不是在吓唬人吧?”

  “小妖女,是不是吓唬,你不妨去试试。”

  “我跟他们无怨无仇,去试干吗?他们武功这么好,是什么人的?”

  “我说出了他们的名号,你千万别吓倒了!”

  “你以为我是纸扎的人吗?这么易就给吓倒了?我告诉你,我可是吓大的。”

  钟离雨一笑:“好!小妖女,你听清楚了!他们就是惊天地、动鬼神、令所有恶之徒闻名而魂飞魄散的黑豹聂十八夫妇!”

  邵老贼一生绞尽心血,用尽一切手段要称霸武林,一统江湖,就是害怕招惹了慕容家的人。其中最害怕的就是招惹黑豹。所以才采用了两副面孔行事。公开的面孔是侠义道上的邵寨主,暗的和神秘的面孔是黑风教主。两副面孔,也就是两重身份错运用,除了惑侠义人士之外,就是不引起黑豹的注意。想不到自己的真面目暴之后,却将黑豹也招惹了过来。他现在想逃,四周都是武林中最为拔尖的一上乘高手,恐怕难以再逃了。所以他一听说是黑豹,除了惊震得胆裂之外,急问一句:“阁下真的是黑豹聂大侠?”

  钟离雨说:“你以为我随便拉一个人出来,冒充黑豹来吓唬你吗?”

  聂十八却说:“不敢!在下正是。”

  邵老贼一听聂十八说话的语气与神态,跟武林中人们传说的差不多,是位忠诚老实的人物。再看看他身边的中年美妇,在眉宇之间,与慕容家的穆婷婷有几分相似。这更是武林中的一个可怕人物,曾大闹中原武林的娉女侠。以往的七煞剑门和天魔教,就是毁在他们的手中。邵老贼极力镇定自己,问:“看来聂大侠要和他们一起联手来对付老夫了?”

  聂十八还没有出声,小神女已忍不住了:“凭你这样的武功,值得聂大侠出手吗?你别老鼠上天平了。聂大侠会联手对付你?单是我一个人,足可以对付你了!”

  邵老贼一听,正中下怀,急用话套住小神女,说:“那么说,是小女侠与老夫单打独斗以决胜负了,其他的人都不手?”

  “好!我就与你单打独斗,以决胜负!”

  邵老贼转向聂十八:“聂大侠,你们都是武林有名望的人物,不会手吧?”

  聂十八是位老实人,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说手吗?似乎有损小神女的面子,说不手吗?又有点不放心。但穆娉娉却开口了:“我们可以不手,但你和小妹的锋,必须光明正大,不许用毒,也不能用暗器伤人,凭真正的武功以决胜负。不然,莫怪我们手。我手中的利剑,会将你一双手砍了下来。”

  钟离雨说:“娉姐姐,我要他那一颗稀有的臭脑袋!”

  小兰在他身边说:“你呀!不出声没人说你是哑的!”

  邵老贼一听钟离雨称穆娉娉为姐姐,顿时又目瞪口呆起来。现在他才注意到,这个所谓的鬼脸帮人,面孔与穆婷婷一模一样。那么说,他就是当年在大漠山中与聂十八、穆娉娉齐战三个天魔教主的小飞侠了!怪不得他的武功如此的了得。邵老贼想了一下说:“一定!一定!老夫只凭真实本领与小女侠决胜负!老夫再想问一句,要是老夫败了,自然听由小女侠处置,不知小女侠败了又如何?”

  小神女说:“你打败了我再说!”

  “不不!我们在聂大侠面前,还是先说清楚才好!”小神女说:“我败了,我将我的小脑袋割下交给你!”

  邵老贼忙说:“这个老夫不敢。老夫只求一事,要是老夫侥幸取胜,各位让老夫离开这里,不得阻拦。”

  穆娉娉问小神女:“小妹,你看怎样?”

  小神女说:“好!就让他走。可是在没有分出胜负之前,他可不能逃走了!”

  穆娉娉又转问至化禅师等人。至化禅师说:“阿弥陀佛!既然小女侠答应了,老衲也只好听从。”

  一阵风说:“我叫化无所谓,让他走好了!”钟离雨说:“行呵!我也答应。以后,我去回龙寨,再向他要脑袋!他这一颗臭脑袋,我是志在必得。”

  邵老贼心想:只要老夫能平安离开这里,还会回回龙寨么?到时,恐怕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了!以后,老夫却要一个个找你们报仇,以雪今。这个老贼,一下又恢复了他一派宗师的风度,向小神女一揖说:“小女侠!请赐招!”

  小神女再也不同他客气了,说:“老贼!看招!”说时,身形如电闪,小小的玉掌朝老贼要害拍去。邵老贼身形一转,避开了小神女这一掌,并且也顺势一掌拍出。转眼之间,双方身形都快如电闪,四掌纷翻,时聚时散,时分时合。

  邵老贼仗着一针刺,将自己的功力增添一倍的优势,几乎是招招采取进攻的招式,更希望与小神女对掌,从而击败了小神女。邵老贼感到,尽管小神女轻功超绝,身法奇变莫测,但刚才在湘山寺旁松林中与她锋时,小神女却不敢与自己正面锋,而采取一味闪避游斗的方法,只是不时偷袭而已,但那时自己仍占上风,而现在,他功力已增添了一倍,更有信心战胜小神女了。他哪里知道,小神女在湘山松林中与他锋,完全是要摸清这老贼的武功招式与来路,所以才不与他正面锋。现在不同了,小神女已基本上摸清楚了他的武功招式,不再是一味闪避和游斗了,同样也是招招进。她看准了老贼在换招时那一霎的破绽而进攻,令老贼不能不回掌护身。

  小神女在锋中,也不能不暗暗佩服老贼的反应极为敏捷,掌式也奇无比,攻中有防,防中有攻,变化极快。但小神女不想过早与他对掌拼内力,要等到这老贼功力消耗得七七八八时才对掌。她要一掌震老贼的筋脉。小神女一身佛门易筋神功,内力是用之不尽,取之不竭,如长江大河之水,滚滚而来。现在,小神女只不过用了自己五六成功力而已。所以她在锋之中,挥洒自如。既似彩蝶纷飞起舞,更似灵豹般矫捷纵跳,招式从心而发,收发如意。小神女这时,已发挥了她练功多年的绝技,令聂十八、穆娉娉、钟离雨、一阵风和至化禅师等人看得不暗暗点头称赞。

  从整个锋场面乍看,邵老贼是步步进招,招招致命,而小神女却似飞天仙女般的,人在空中,恍似飞魂幻影般飘然而去,又骤然而来,似乎双脚不沾地,身段轻盈盈、舞姿美妙极了。来时如灵豹般的矫捷,出手如电,一时得老贼手忙脚。当老贼挥袖出掌反击时,她又似粉蝶般飞开了,还上下翻飞,潇潇洒洒,令老贼拍出的什么伏魔掌、弹出的什么指劲功,皆一一击空。尽管老贼精通各派的一些湛杀招,能将各派一些上乘的掌法信手拈来使用,但好像对小神女不起作用,原因是小神女一身不可思议的身法,变化得太快了,并且感应十分灵敏,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预先知道。有时老贼刚想出手,她就先封杀了老贼的招式,叫老贼不能不换招。这大概是小神女练成的易筋神功的奇效作用,只要老贼略微一动,小神女立刻就感应到老贼抖出的会是什么招式,朝自己身体哪一部位击来。她不是闪避,就是事先封杀,令老贼所有凌厉湛的绝招发挥不出来。就是发挥出来也没有用,不是击空,就是白费功力。加上小神女根本不按武林常规的武功套路进行锋,而是招由心变,随意挥洒,有的动作,根本不成招式。在老贼看来,就往往变成了一些莫名其妙、古灵怪、令人匪夷所思和难以理解的招式。甚至小神女去揪老贼的耳朵,抓老贼的胡须这样小孩子顽皮的举动也抖了出来。她哪里是什么锋,简直是在戏老贼。令穆娉娉和小兰看得忍俊不,叫一阵风看得捧腹大笑,令至化禅师看得瞠目结舌,暗想:小女侠这是哪一门的武功?

  聂十八初时还担心小神女的安危,因为他在湘山那处悬崖下的山谷中,曾经与邵老贼过手。虽然那时还不知道那位黑衣老者就是邵老寨主。现在从邵老贼抖出的招式中,他看出来了,感到邵老贼的内功深厚,精通各门派各种上乘武功的湛绝招,小神女恐怕不是其对手。现在聂十八完全放心了,小神女不但没有任何危险,而且战胜老贼是迟早的事。他舒心地笑了。但仍在暗中防着老贼会突然施放暗器伤害小神女。

  邵老贼越战心情越浮躁。他以为自己增添了一倍功力,轻易能战胜小神女,令黑豹等人无话可说。他怎么也想不到小神女的武功,竟超乎他预料的好。对这老贼来说,他一生只遇上过两大劲敌,一个是在湘山悬崖下与那个鬼脸帮人也就是聂十八锋,第一次手腕负伤而逃;第二次就是这个侯三小姐了。其他的任何一的上乘高手,莫不败在他的手下,成为他的俘虏。现在他与小神女锋已过百招,小神女不但不现败迹,反而越战越强,并且已占上风。

  其次令老贼浮躁不安的原因,是被他毒倒的一些名门正派的掌门,现在已先后赶来了。不知他们是用自己的深厚内力将毒出来,还是已得到了七酥骨散的解药。目前已出现的有丐帮的金帮主和门长老,有武当和峨嵋派的两大掌门人。要是再不击败侯三小姐,以后还有很多的愤怒者赶来,到时自己就难以身,就是聂十八等人答应放过了自己,愤怒的群雄也不会让自己轻易离开。而且时间也不容自己再拖下去。

  上乘高手锋,最忌的是心情浮躁,不够沉着冷静。现在邵老贼正犯了这一大忌。他急于取胜,一味强行抢攻,不免出了在招式转换时的破绽。小神女感到时机来了,看准了邵老贼在转招要时间的空隙,一招狸猫千变身法,奇快如电,接近了老贼,一掌拍出,正正拍中了老贼的下腹要害之处,将老贼拍得身形横飞起来,摔在一丈远的草地上。同时小神女的身形也跃开了。丐帮、武当、峨嵋等三位掌门人,看见的是双方一沾即分,但聂十八、一阵风和至化禅师却看清楚小神女已拍中了老贼,已经取胜了。

  小神女身形落下来时,望着老贼问:“老贼!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小神女这一掌拍出,运劲只有五成的功力,就是这五成的功力,一般高手也受不了!不是立刻毙命,就是重伤倒地爬不起来。小神女所以不运劲八成,就是想将他活擒了,由群雄们处置,在这方面,小神女也看低了老贼。老贼一身的真气,也是相当的深厚,他只是感到腹下一阵难忍的疼痛,并没有受重伤。他急运气压了下来,同时一跃而起。

  小神女有些惊讶:“咦!你没有受伤?”

  邵老贼狞笑着说:“老夫能这么轻易受伤么?”

  “看来,我还是看低了你。好!我们再来。”

  作为上乘高手比武锋,邵老贼给小神女一掌击在地下,无疑已经是败了,不必再战,应听由小神女处置才是。可是老贼并不言败,小神女也不认为自己是胜了。看来这一场锋不是决胜负,而是决生死。就是不决生死,也要打得对方重伤无力反抗。

  邵老贼以飞快的手法,将一支银针在自己另一边的太阳上。这就是武林中所谓的“双针**”能将自己体内所有的潜力全部发出来,功力不是增加一倍,双针同,就是增添十倍以上了。这时,任何一等一的上乘高手,也难以招架邵老贼的功力。现在邵老贼的功力,无疑是无敌的,他要与小神女拼一死战了。

  不是万不得已,邵老贼不敢也不愿以双针**的方法与人锋,就算自己能杀死了对手,自己的精力也已消耗尽,得不好,会虚而死。就是不死,也如同废人,无力再战,任由人宰割。

  一阵风一见老贼双针**,急用密音入耳之功对小神女:“丫头,小心,老贼已双针刺,功力比平增添十倍以上,切不可与他硬拼,要尽量闪开他的进攻!”

  小神女向一阵风点点头,表示知道。此时,邵老贼已如发了狂的野兽一般,双掌齐向小神女拍来,掌劲未到掌风已扑面而到,宛如一股狂风怒,击得小神女几乎不过气来。而小神女在掌劲来到之时,人似疾燕,随这一股掌劲冲天而起。当她如隼鹰般扑下来时,老贼又一掌劲朝她拍来。人还没有冲下,小神女身形又随掌劲飞在半空中了。这时小神女浑身已布了深厚无比的易筋真气,尽管老贼的掌力掌劲凌厉无比,但却伤不了小神女半。但小神女也无法能接近老贼半步。也就是说,她怎么也无法出手反击,只能任由老贼出手。

  邵老贼发狂似的一连拍出十多掌,四周观看的人看见,小神女身形似片残叶,在老贼的掌劲掌风的狂之中飘落飞上,又像一叶小舟,在狂风怒海之中,随风起伏。时而升在尖之上,时而没入谷中去,不由自己去控制。这真是武林锋中少有的现象。要是别的高手哪里受得了老贼这十多掌的拍击?不但四周的高手为小神女担心,就连聂十八也暗暗为小神女担心了。在锋场地周围,已形成了一股旋风似的狂风掌劲,功力不足的,早已不能站立,闪到远远的地方去。有的闪到大树背后,只有聂十八、一阵风、钟离雨和至化禅师四人,能在这一股狂风中站立不动。穆娉娉和小兰,也只有依附在自己丈夫身边,才能站稳。穆娉娉和小兰都心中凛然。想不到这老贼有如此可怕的功力,要是单打独斗,自己若不取巧,真不是这老贼的对手。

  邵老贼骤然停掌不发。小神女身似树叶,飘飘而落。老贼以为小神女已成为一具尸体,摔在地上了,就是侥幸不死,也身受重伤,倒卧在地上爬不起来,自己便可以离开。可是小神女竟然安然无事地立在地上,除了发形散之外,连衣服也没有损坏,还笑着问:“老贼,你怎么不拍了?拍呀!”

  邵老贼骇然:“什么?你一点也没受伤?”

  “你这掌力,能击伤我吗?不过,我承认,你的掌力好劲呵,令我在空中飘上飞落的,好玩极了!你再拍呀!我还想在空中飘来飘去玩呀。”

  “好!老夫就让你玩去!”邵老贼骤然一指劲击出,宛如一支无形利箭,直向小神女击去。小神女身形早已平地飞起,闪开了老贼冷不防的一击。“笃”的一声,指劲击在小神女身后不远的一棵树干上,竟然击穿了树干,形成了一个树。金帮主他们看得骇然,暗想:想不到这老贼有如此的功力,真的是高手,恐怕我们丐帮没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小神女说:“老贼!你怎么不打一下招呼,冷不防出手,这算哪一门的?”

  穆娉娉说:“小妹,你别天真了,他当然是恶一门的了,什么手段使不出来。要不,他怎会成为神秘黑风教的教主了?”

  邵老贼又一指劲向小神女击出。他再也不用掌了,用掌去拍,对小神女根本起不了作用。便改用指力,远可以击,近可以当利剑刺。他根本想不到小神女有一身的佛门易筋神功,浑身上下,几乎每一处毫,有如电波似的反应,只要老贼一动,她就感应到,及时闪开。老贼一连击出几指劲,全部落空。小神女这时也迅速反击了。她闪开老贼最后一次击来的指劲后,人似流星飞矢,直扑老贼,人到掌出,邵老贼急举掌相。一阵风看得心头大震,急说:“丫头!不可硬碰!”

  但是已迟了,小神女的玉掌无法避开,老贼的魔掌已与她相碰在一起了,再也分不开。这是武林中上乘高手相拼内力与真气之争,谁的内力深厚谁胜,要不就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这时老贼一身的潜力已发挥到了极点,小神女哪怕内力再深厚,就算能击败老贼,自己也元气大伤,甚至成为废人。何况老贼十分的险,以一掌接了小神女的双掌,有一掌可以腾出来,向小神女另一处下手。在这十分危险之际,聂十八、至化禅师、一阵风和钟离雨都跃了出来,去解救小神女。但有一条人影凌空而至,比聂十八等人行动更快,人到掌出,接住了老贼的另一掌。他说一声:“小丫头,吐力!”这是一位苍老者的声音。

  众人都看得愕然不已,不知这凌空而来的老者是谁。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听见邵老贼一声惨叫,口吐鲜血,身形已横飞了出去,摔在一棵树下,似一堆烂泥,再也爬不起来。聂十八、一阵风和至化禅师一下看出,这个扰江湖的魔王、当今武林的一代枭雄,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言武了!他全身的经脉,已给小神女和这青衣老者强大深厚的内力,完全震了!他的精力也耗尽了,已形同废人,别说无力反抗,连逃跑的余力也没有了。这也是他作恶多端的报应。

  四周观看的高手也不屑去看他,让他似死狗般躺在那里,更不害怕他会逃跑。大家十分惊讶的是那突然凌空飞来的青衣老者。这是一位年已古稀的老者,白发白须,一双目光炯炯有神。聂十八等人从来没有见过武功如此奇高的老者,不知他是哪一处的高人。可是小神女却惊喜地叫了起来:“爷爷,你怎么也来了?”一下像一个撒娇的小女孩,雀跃跳到了老者身上,抱着老者又亲又说的“爷爷,你来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不是想吓我吧?”

  老者也嗬嗬地笑着:“小丫头,你已经不小了,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还像小姑娘似的要爷爷抱?爷爷已抱不起你啦!”

  “不!爷爷,我才12岁,还小哩!”

  “好了!好了!小丫头,下来吧!你看别人都在笑你哩!”

  “爷爷,我才不管他们笑不笑的。”小神女话虽这样说,还是松手跳下来,不好意思地向众人笑了笑,说:“他是我爷爷呀!你们不会笑我吧?”

  众人相视会意一笑。至化禅师和几位掌门人从他们之间的亲切对话中,早已知道是小神女的爷爷了,但却不知道这位神奇的老人,就是湘桂黔三地界崇山岭中不真相的世外高人,更不知道他就是在当地民间广为传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不时蓦然出现打救世人的山神,小神女一身不可思议的武功,完全是由他一手传授。这只有一阵风知道得最清楚,就是聂十八等人,也只是感而猜测到,小神女的爷爷,也就是那崇山峻岭中神秘的世外高人,他们都以尊敬的目光望着这位老人。

  小神女正想介绍各人给爷爷认识,老怪物却一溜烟跑来了,跟着慕容白、穆婷婷和小芹也相继而到。

  老怪物一到,眼睛便四处瞅,一边嚷道:“喂!那个邵老贼呢?怎么不见的?你们不会是让他逃掉了吧?你们…”

  老怪物话还没有说完,一下看见了小神女的爷爷,仿佛像中了似的,眼睛呆了,神态更愕然了。他害怕自己看错了人,用衣袖将眼睛擦了又擦,看了又看,自言自语地说:“不可能!不可能!这不会是真的。”

  聂十八等人见老怪物这一副神态和举止,愕然起来。小神女问:“老怪物,你怎么啦?这是我爷爷哪!”

  老怪物更惊奇愕异了:“什么?你爷爷?这不可能!”

  “哎!你说什么?怎么是我爷爷也不可能的?你胡说什么呀!”

  老怪物不理会小神女的责问,回头见自己的老伴小芹也来了,他一下拉住小芹说:“你帮我看看,会不会是我的眼睛看花了!这明明是明大哥呀,怎么成了这小妖女的爷爷了?”

  小芹闻言留心打量这青衣老者,顿时激动地说:“你这老糊涂的,他就是我们的明大哥啊!”“你没有看错吧?”

  “我怎么会看错了?”小芹这时走过来,向青衣老人下跪叩头拜说:“明大爷,小芹给你叩头请安了!你这三十多年来去了哪里了?我们两家人找得你好苦呵!”

  老怪物也慌忙过来向青衣老人下拜说:“明大哥!不不!明姐夫,我小飞也给你叩头了!为了你,我和智二哥几乎跑遍了整个神州大地,都找不到你的踪影。我小飞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却见到了你!”

  聂十八和群雄都看得惊愕不已。老怪物和芹女侠,不单是当今武林一上乘高手,也是点苍派的掌门人,同时也是武林中的上一辈人物,竟然向这青衣老人下跪,一个口称“明大爷”;一个口称“明大哥”和“明姐夫”这位世外高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位人物?至于小神女,更是惊异得不得了!她简直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青衣老人长叹一声:“飞弟,芹妹,你们都起来吧!”

  老怪物和小芹起来,看见慕容白和穆婷婷愕然站在那里不动。小芹说:“白儿和婷儿,你们还不过来拜见,他就是你们的亲伯父慕容明呵!”

  慕容白和穆婷婷一听,不敢怠慢了,双双走过来纳头便拜。

  聂十八等人这时才明白,原来这位神奇的老人,小神女的爷爷,竟然是黑鹰慕容智的亲兄长慕容明。聂十八等人还不大清楚,但至化禅师却清楚记得,三十多年前,慕容明由于天姿不慧,怎么也难以练成上乘的武功,他不但远不及自己的弟弟有名气,可以说在武林中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物。后成为点苍派的上门女婿。子一死,他心灰意懒,更自感无颜留在点苍派,留下一书,便不辞而别,从此便在江湖失踪,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点苍和慕容家的人多次派人出外寻找,走遍神州、西域等地都不遇。谁也想不到他却隐居在湘桂黔三地界神秘而可怕的摩天岭的森林中。事隔三十多年,他不但成了武功莫测的世外高人,当地百姓敬仰的神灵,更调教出小神女这样一位奇少女,也算是不负此生了!由于小神女,他更令人尊敬和神往。

  慕容明扶起慕容白和穆婷婷,其他人也纷纷拜见。慕容明一一回礼谢过,他终究是一位隐者,过惯了平静和自由自在的日子,不喜欢热闹的场面,更不善于与人来往际。他眼见不断有人赶来,便向众人告辞说:“老朽有事,不多陪了,就此告辞!”

  老怪物可不客气,一把拉住他说:“不行!你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就算你不去点苍山,难道也不回紫竹山庄么?你知不知道,智二哥和莫二嫂多么想你?”

  慕容白和穆婷婷更上前恳求。慕容明说:“好好,我今后一定回紫竹山庄看看你们。”

  穆婷婷问:“大伯!你不会骗我们吧?”

  小神女说:“婷姐姐放心,就算爷爷不去,我抱也将爷爷抱来看你们!”

  穆婷婷一笑:“有小妹这句话,那我就放心多了!”

  这样,慕容明再向至化禅师、聂十八等人告辞,便闪身而去。这位世外高人一走,人们自然而然将注意力放到邵老贼身上了。

  这时老贼已挣扎坐了起来,以往白发红颜的面容再也不见了,神态更是颓丧,像一个大病的老人一样。他一身经脉全,手脚也不能自由行动,只能等死。他见群雄朝他走来,干脆闭目不望。

  小神女问:“老贼!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你们要杀就杀,又何必多问?”

  丐帮的门长老首先怒不可遏地说:“你这恶的老贼,还想生么,不杀你难以解众人之恨。”

  邵老贼对门长老的怒喝,似乎不屑一顾,闭目不语。似乎他心里说,老夫要不是为小妖女击伤,凭你这个老叫化,能杀得了老夫么?群雄见老贼这副神态,更愤怒了,纷纷说:“杀了这老贼!别再和他费口舌!”

  穆婷婷叫将一个人押上来,向老贼说:“你睁眼看看,我们捉了一个什么人来见你?”

  邵老贼睁目一看,不由心头大震。这捉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邵家唯一传宗接代的儿子邵震山,回龙寨的少寨主。邵震山从新化带着一支人马赶来湘山途中,遭到了猫儿山其他三位寨主伏击,全军覆没。邵震山也给猫儿山的大寨主蓝笛活捉了过来,交给了慕容家的人处置,穆婷婷现在将他捉来见老贼。

  邵老贼在湘山毒倒众人时,的确希望自己的儿子赶快带人赶来,将群雄都捉了去。当他在这里给击伤之后,就不希望儿子赶来了,却望他见机而逃,今后邵家复仇也有希望。现在老贼连这一点希望也落空了。他急问:“你们想要老夫怎样?”

  门长老说:“我们要你死!”

  “好!只要你们放了老夫的犬儿,老夫愿一死以谢天下!”

  群雄中有人说:“你这老贼说得好听,什么一死以谢天下。你认为你还有能力反抗么?可以不死么?”

  “你们难道连我的儿子也不放过?”

  “老贼!你在湘山松林里,用毒药毒倒了我们,你放过我们没有?”

  邵老贼不由长叹一声:“震山,都是为父罪恶深重而害了你。我们父子两人,双双共赴黄泉好了!”

  聂十八看得不忍,说:“在下可以放过了你的儿子,但他的一身武功,必须废掉。”

  邵震山说:“你们还是杀了我的好!”小神女问:“你要死?”

  邵震山说:“在下想不死也不行。在下没有了武功,要是有人上门寻仇,在下就死得更惨,不如现在一死还来得干净!”

  聂十八说:“只要你今后不再生歹念,为非作恶,在下可保你生命安全,没人敢向你寻仇生事。”

  邵老贼一听,急说:“震山,聂大侠这样的大仁大义,你还不赶快谢恩?”聂十八一摆手说:“谢恩不必了!只要他今后好好做人,比谢恩更好。”

  邵老贼说:“那小老多谢聂大侠了!”他转对邵震山说“震山,你今后务必好好做人,千万别存歹念,更不可生报仇之心。不然,为父也死难瞑目。”跟着他又向群雄说“小老自知罪孽深重,不死难以消除各位心头之恨。现小老一死以谢各位!”老贼说完,一头便向大树撞去,在他太阳上的那一支银针,便直刺入了他脑中,顿时气绝而亡。这个老贼,他以银针刺的手法,提高了功力,最后却死在银针之下。

  正所谓人死无大恶,老贼一死,群雄心中的怨恨怒气也跟着化解和消除了!至化禅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说:“老施主要是不生贪念,权势心,就不会落得今的下场了!善哉!善哉!老施主好好去吧!”也有的人,见老贼一死,不胜慨叹,尽管他罪有应得、咎由自取,但他生前彬彬有礼、礼贤下土、热情好客,尽管是假仁假义,也叫人怀念。

  老贼一死,群雄也纷纷各自散去。聂十八、小神女等人,最后也离开了。只剩下邵震山和他两个忠诚的手下,悲伤地埋葬了父亲的尸体。

  聂十八等转下山峰时,穆婷婷对小神女说:“小妹,你除了这老贼,不但为武林除了一大害,也算对侯府商队死去的人有了一个代,为他们讨回了血债。”

  小神女说:“这都全靠姐姐、风叔叔和十八哥的全力相助,单是我一个人,恐怕对付不了这老贼!”

  “小妹,你怎么还这般和我们客气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是我们慕容家的人了,我们之间,已不分彼此啦!”

  “我怎么是慕容家的人了?”

  一阵风说:“你当然是慕容家的人。慕容白的伯父,是你的爷爷,论辈分,你还是慕容家最小的一辈哩!”

  慕容白说:“是呀!你应该叫我为叔叔才是。”

  “那我和娉娉姐姐、婷姐姐结拜之事怎么办?那不白拜了?”

  “哎!”穆婷婷说“别管他,我们称我们的,我们依然是金兰结义的好姐妹。”

  小神女这时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凝神倾听。穆婷婷问:“小妹,你怎么啦!不会是我们四周又有事情发生吧?”

  “不是!是爷爷用密音入耳之功和我说话,说我母亲病了,爷爷正是为这事前来寻找我,叫我回去看看。只是老贼的事未了,所以当时没对我说,怕我分了心。”

  “小妹,那你打算怎样?”

  “姐姐,对不起,我只好先回去看我母亲了。全州那些为老贼用毒控制的人,就麻烦姐姐去打理了。请小三哥和珊珊姐为他们解毒。”

  “哎!小妹,我忘记告诉了你一件事,就是小三子和九龙门的毒蝴蝶,已带了解药前去全州湘山寺,为他们解毒了!”

  “真的?这样,我更放心回山了!”

  慕容白说:“小妹,你回去以后,务必请我伯父回紫竹山庄。不然,我一家人就会去摩天岭寻找你们。”

  “一定,一定!我一定请爷爷去。我还打算将爷爷和我父母,一齐搬到听泉山庄去住哩!”

  “小妹,要是这样,就太好了!”

  于是小神女向众人告辞,闪身而去… Www.3wXs.CC
( ← ) 上一章   神女传奇   下一章 ( 没有了 )
欢乐奇侠奇侠传奇搬山云梦城之谜飞刀,又见飞长剑相思陆小凤系列·陆小凤系列·陆小凤系列·陆小凤系列·陆小凤系列·
三围武侠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戊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神女传奇》第六十八回元凶末日及神女传奇最新章节第六十八回元凶末日在线阅读,《神女传奇(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武侠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