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鱼落雁最新章节第三回老夫少沉鱼落雁情绵绵芙帐春宵乐融融免费在线阅读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诗歌散文 两性小说 综合其它 幽默笑话 军事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现代文学 红尘艳遇 丹药大亨 至尊无赖 最强房东 废弃王妃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官路迢迢 极品白领 醉卧沙场 步步生莲 艳福难挡 小兵传奇 铁血军魂 盗墓笔记 星际流氓 杨家将传 玄天邪尊 校园疑案 抗战悍将 重铸官梯
三围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沉鱼落雁  作者:tangdai 书号:16059  时间:2016年2月19日  字数:4844 
( ← ) 上一章   第三回老夫少情绵绵芙帐宵乐融融    下一章 ( → )
  诗

  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奏鸳鸯弦。

  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

  却说冰之夏日送省亲。这对老夫少,自有他人事妙处。冰之虽然年届知命,但其经验颇丰,对儿体贴入微,少娇美如花,温顺绵软。

  冰之一生经商为乐,为儿孙赚下不少钱财,后因发早故,受朋友之媒,娶了唐氏,冰之曾以其年少而略加辞谢,奈朋友力劝,方才结了这段姻缘,老夫少,白首红颜,举案齐眉,倒也相皆。

  一,唐氏忽的垂泪幽泣,这可吓煞冰之,惊间其故,唐氏方哀哀啼啼告诉夫君:“奴家自嫁于夫君,未曾回家归省,况父母年高,不知状况,今见雀鸟反哺,忆及父母大人恩情,无一回报,心里至哀,故而哭泣!”

  冰之寻思道:“是也,唐氏自嫁于我门,未曾出深闺半步,父母膝下又无其他子女,无人端茶送水,嘘寒问暖,回去探望也是理所当然,也聊表我为婿一片真心。”遂对娇道:“爱,我亦尝至你家省视,怎奈路途遥远,只担心娘子娇弱身子,不堪旅途劳顿,故而一推至今,实乃为夫之过。今如此记挂,不如就择,为夫陪你亲往,可否?”

  听罢冰之一番温言细语,娇唐氏破涕为笑,且道:“夫君,奴家知你至情至;对我入微体贴,奴家感激不尺,奴家为你即便舍身碎骨,亦不会皱下眉头。”

  冰之听罢,亦是十分感激,又道:“夫本是同命乌,一恩,何况我俩合苞已有数年,情深意重,哪须这些客套?”

  次,冰之吩咐铁盛合铁勤好生把持,更是严令二小姐铁俏不得生事端。他哪里知晓俏姑娘自那之后,已知人事之乐,常常处于内室,以自制角先生入其内死,哪有闲心到外胡乱生事。

  一应事件全皆安排妥当,冰之吩咐仆人驾车吆马,办罢了许多寿礼,地装了几大箱子,然后让夫人唐氏坐于车中,冰之又带了几个得力健仆,一家人相送至柳林话别不衰。

  单说冰之一路风尘往唐氏家处地云南而来。当时云南地处边界,是少数蛮荒野夷居住之地,少不得要尽心提防,一路上倒也平安,虽有几处小麻烦,不过冰之处置起来,倒也得心应手,一干人经云南进发。不几,已望见唐氏夫人郡县了,众人皆松了一口气,大家放慢脚步,信马细踱,进入郡县,一路奔向唐氏府第。

  早有看门之仆于苍头接着,连呼:“贵客至矣!”一语飞奔进内宅向老爷夫人报信。

  唐老爷、唐夫人在丫鬟扶持下,颤颤巍巍出门接着女儿、女婿。

  唐氏见了爹娘,早已哭倒在地,众人连忙扶起。唐夫人亦是垂泪,平里,府里虽然仆役人等一应俱全,怎奈仅是外人,膝下并无子女相顾,极是冷清,今见远方女儿归省,目是不胜激动,嘘不已。

  冰之见此,自责不已,遂一跪在地:“望泰山、岳母大人见谅,小婿罪大至矣,将人情抛于脑后,乞双亲见恕。”

  这边唐老爷、夫人忙慌慌将他扶起,唐老爷道:“贤婿不必自责,我知你路途遥远,一路可见困厄?”

  冰之答道:“回夫人的话,托二老保佑,倒还平安。”

  唐爷、夫人见二人舟车劳苦,吩咐下人好好接待,洗浴之后,又大摆宴席为女儿、女婿接风洗尘。

  席间冰之向唐老爷、夫人一再致歉,两老倒也通情在礼,只是不停地劝酒,酒本醉例,加之冰之有些困乏,三五杯之后,便有些不胜酒力,二者见状也不过分劝食,叫女儿扶他入房休息。

  冰之一觉醒来只觉得席窝暖,娇玉体肌柔密贴紧,只觉心神皆逸,不由兴略发,只享得鱼水之。唐氏虽然年少,倒也已经几年磨练,深谙那事儿甚有趣味,舍不得弃,时时念念不忘。倒变成一个极风之小娘,每逢干事,渐渐谂,并不畏惧,且每有创新,冰之知其玉户儿已在磨练之下见阔大,尽可承受倍大物尽须入,故每逢干事,他亦是猛猛送,尽情玩

  这唐氏本温顺,事事又体贴丈夫,百顺百依,闺房之内甚是欢乐,唐氏怕丈夫干事频了有伤身体,不允他夜夜会,要他将息一,方可行房一次。

  冰之也知娘子美意,忍着念听她规劝,不过到那良辰美景,月白风清之时,兴发不可收,或者厚着脸皮央求,她也不拂夫意,自会允许,所以两人虽是老夫少,但情意浓,恩义绵,一个是树茎儿,一个是树叶儿,形影相吊,密不可分,旁人无不啧啧称赞,两人听了暗暗得意,自不待言。

  却说冰之在岳丈家中之甜蜜光过得飞快。不觉已是夏日,气候炎热,大家都换了单衣,惟有这时,女子身上之美妙处方显无遗,得男子动,此亦是天使然也。

  唐氏本是个娇美娃,在娘家又无甚事干,身上只穿一件银红蝉翼纱衫,内衬贴。小嵌肩,下空曲绿芙蓉薄纱,隐隐现出肌肤,脚上白袜鲜无比,配着圆圆一个脸蛋,比往时更是丰润俏,头上着乌光漆黑之通心髻,两鬃烫贴着成排的茉莉花,香气袭人,越显得她水骨白,格外动人,看了,只觉尘柄闪闪晃晃被火纵,怎的忍受得住。

  一午间,唐氏正与冰之在书房里共读一本传奇,忽然有只蚊虫飞入唐氏脚里面,在其玉腿近处咬了一口。唐氏觉得有点发,用手摸时,已肿起一块,急叫冰之去梳妆台取花水来,提挽脚,出一条雪白腿,搁在冰之身上,叫冰之替她搽。

  冰之一面着一面看呆了,原来冰之虽与唐氏作了多年夫,夜间在上无所不干,也看过她之皮,不过是在烛光底下,又隔着一层帐子,当时看得不甚清楚。

  这时,在四面明窗小轩里,又是白昼,自与那夜间不同,只见唐氏之纱直卷到大腿部,整个玉腿完全,又白又,滑润得似滴得出水来,哪里是凡物胎,直如那书中仙子。

  冰之看得如痴如狂,花水掠过,唐氏便要把腿缩回,冰之伸出两手,死命抱住玉腿,再也不放,口里不住地说道:“亲亲,我的好娘子,今个儿是大好日子,泰山,泰母大人均出外访友去了,你我从未在白里行,今何不一试?”

  唐氏指一点冰之额头,娇哄笑道:“老不正经。”且说话,唐氏便下衣,把两股分开,出那高堆堆,蓬蓬,紫,滑腻腻小儿,儿中间,水唧唧,滑滑粘粘,若银丝一般,直令冰之爱煞死矣!

  冰之不住伸出手去摸那光滑平坦之小腹,软柔柔的,似一团又柔又韧之锦缎,又再往下摸去,触及黑茸茸的一撮儿,上面微微着儿丝水条儿,如晨一般。再朝下,便触到那道窄窄儿,光光肥肥,翕翕张张,且时而又又动,似在低语,玉之处,已为水滴透,并润了香草,再瞧那两条玉腿,活似两白萝卜,再看那三寸金莲,小巧可爱,好一个令人情俱而又忘魂不已之唐氏。

  冰之已不自待解了衣衫,遂提起物,在那户口沿探拭一番,得唐氏酥软难当,叫道:“我的夫君,别再蹭了,快些过去罢!”

  冰之按兵不动,只让那紫亮紫亮大头在外轻点轻扣,且道:“么?”

  唐氏双眼微闭,整个身子时伸时缩,幽幽地吐气儿,道:“怎的不!快些为我杀罢。”冰之知他情已然暴涨,遂身子一耸,只听“哧”

  的一声,那全然没进,逝了影踪,唐氏玉牝内却是又紧又暖,似红炭样的儿,冰之这一进,便将玉户清当当,唐氏双股一夹,裂,冰之大叫道“乖乖儿,不得了耶!”

  那唐氏亦觉浑身如浮云为轻风拂动一般,似云非云,虽觉利却不遣兴,不住将肢摆动起来,那白皙轻摇,口里之声又柔又,呼道:“这才抉!”

  冰之兴大起,对准玉牝,连连抵进,回回杀,实干实打,脚吱吱作响,秀帐东摇酉摆。刹时间,户内摇吱吱声,口中哼叫声,声声人耳,连成一片,如仙乐齐奏耳。

  足足有三千余回,唐氏犹得不解兴,翘翘的叫:“我的心肝,可用力再干,我死了!”

  冰之将其一脚提起,扛在肩上,两股叠;那斜里来回动,比那先前探得更深,得唐氏叫爹叫娘,快活无比,只听她道:“我的心肝,这招果然厉害,是何招术?”

  冰之一边猛,一边答道:“此乃老汉推车,亦算得上为夫之看家本领也。”

  唐氏道:“你有多大能耐,只管使将出来,我一并享用得了。”

  冰之一咬牙,送之力更猛,节奏也更快捷,眨眼功夫,又了千余多回,冰之又架起双脚,对着牝户,又是一阵狂捣,得唐氏默哑无声,息之声亦是时有时无,恍若行将亡过之人。

  约莫又一个时辰,冰之渐渐不支,送一次轻过一次,一次缓过一次,唐氏顿觉不甚解,遂翻身扳倒冰之,令其仰卧,让那玉茎冲天,竖将起来,唐氏腾身跨上,瞄准玉户,向下一,将那具至夯入户内,手抚自家涨红玉,于冰之腹上一起一落,且那儿自起自落,间又颠又颤,似若即将飞腾之仙鹤,直得二人俱是魂飞魂动。有千余回,唐氏方才软坐腹间,遍体已香汗淋淋,气吁吁,柔弱无力,瘫成一团,倒在冰之身上,冰之也早已疲力尽,二人瘫成一处。

  良久,冰之方打起精神,搂过唐氏,又在其粉脸上亲了几口,方才相拥睡去。不提。

  第二,冰之起时,只觉一阵头晕,几乎摔倒,唐氏急忙扶住,惊问其故,冰之强打精神,安感爱道:“想是昨合过度,有些力乏,头晕眼花而已,无甚大碍。”

  唐氏面上一红,道:“平里,叫你不要贪吃,你偏不听。”

  冰之说道:“娘子,只不过是一时兴致所驱罢了,我宝刀还未老呢。

  今晚,我还要重振雄风,让你舒服透顶。”

  午间,岳丈、岳母娘听女儿道女婿有恙,俱甚焦急,连到房中探问,且请了当地名医来看。

  冰之挣扎着起,道:“爷,娘,不劳二老心,想必是前旅途劳顿,受了些风寒,故而今有些头痛,不碍事的。”

  二老说:“冰之,家中之事你不用心,二小姐也平安无事,今早你家报信传来矣。”

  冰之听了,心里释然,放心让郎中诊治病情,郎中也言是偶每受风寒,凉了身子,吃几副药,即刻痊愈,二老也就放心了。

  自此,每唐氏尽心服侍冰之,望其早康复。谁知冰之的病不但未如先前郎中所言会早痊愈,反而是愈来愈重,头痛得十分厉害,口已不能言。

  二老见状急打发仆人快马回长安报信,仆人一去,过了数都不见回信。冰之始终盼着两个儿子和女儿,希望在临终前,见上一面,可这竟成了绝望。

  一,中午,冰之与唐氏在房中,冰之口不能言,唐氏伺立旁边递茶送水,她见冰之神色好了很多,恰好换了个郎中,还以为是神医妙手回了,可她哪里知道,冰之是回光近照,即刻就会离世了。

  冰之之嘴动着,唐氏凑近耳朵,方才听见了后面两句:“儿孙们我都放心,我去后,你去找个好人家,别耽误了青春。”说罢,头一歪便断了气息。

  唐氏想及平时之夫恩爱,不呼天抢地,听者闻之伤悲,不住地摆冰之,似乎想把冰之唤回,可一切均是枉然。

  二老听见女儿哭声,已明白七八分,二人老泪纵横,虽道女儿嫁了个老女婿,但女婿待女儿甚好,亦是难得之贤婿,不想一去了,反令他俩白发人来送黑发人,好不伤悲,二人相搀来安慰女儿。

  看着女儿伤心绝之模样,二者也悲不自胜,还得强忍悲痛,劝慰女儿人死不能复生,料理后事要紧。一面赶紧派仆人报丧,按下不衰。有诗为证:

  才道锦怅好,而今动不了;呜呼且哀哉,软香与谁抱?

   wWw.3WxS.cc
( ← ) 上一章   沉鱼落雁   下一章 ( → )
梦中的女孩山野花香极品女上司:我的姐姐是美鹿鼎风流记暴力故事阴谋赤裸英雌导火线青蓝双娇狂风暴雨
三围两性小说推荐榜为您提供由tangdai最新创作的免费两性小说《沉鱼落雁》第三回老夫少情绵绵芙帐宵乐融融及沉鱼落雁最新章节第三回老夫少情绵绵芙帐宵乐融融在线阅读,《沉鱼落雁(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的免费两性小说排行榜,请关注三围小说网(www.3wxs.cc)